布伯和雷公、龙王的故事

布洛陀教人们找谷种、造米

上一篇:

下一篇:

广西神话故事传说摘要(部分)

一、雷王收租

从前,天和地隔得很近。竹子向上长就会碰到天顶篷,所以老勾着腰。天上讲话,人间也都听得见。

天上住着雷王(雷公),生就一对灯笼眼,眨起眼来骨碌骨碌地闪绿光。他背脊上长了一对翅膀,抖动起来就刮风暴。他那双脚呀,重得很,走起路来轰隆隆直响。手上还拿着凿子,发起脾气来,就这里凿凿,那里劈劈。

地上呢,住着人类。人里面有个头领,名叫布伯。布伯是一条好汉,不但能耕田种地,还会放牧打猎。

当时,只要给天上的雷王供些香火,便会风调雨顺,人们便能平安地过日子了。

有一年,雷王在天上闲得闷了,便到人间来玩。布伯把他当稀客来接待,杀猪宰羊,陈酒醇厚,米饭喷香,摆满一桌,馋得雷王眼都红了起来,越想越觉得天上吃的香火不是味道。

酒足饭饱之后, 雷王抹抹嘴唇,便对布伯说: “天晴落雨归我管,你们种出的庄稼我要收租!”

布伯说:“好嘛,种出的庄稼你要上面还是要下面?”

雷王说:“我住天上,种出的庄稼我当然要上面罗!”

布伯说:“好,你秋天来收租吧!”

这一年,布伯种的是芋头。到秋天雷王下来收租时,只分到烂了的芋头叶和干了的芋头秆秆。

雷王本来想发脾气,但觉得这是自己开口说的,加上布伯热情款待,又是酒,又是肉,不好发作。

等到酒足饭饱以后,又抹抹嘴巴说:“喂,明年我要收下面的!”

布伯说:“好,到秋天来收吧。”

这年布伯种的是稻谷。到秋天,雷王下来收租时,只拿到稻根,连谷草布伯也不给一根。

雷王气得胡子都翘了。布伯仍然笑嘻嘻热情款待他,又是酒,又是肉。

雷王喝着酒,越喝越脸红,最后说:“明年的租子除了中间,上下我全收!”

布伯笑嘻嘻地回答:“好,由你挑吧!”

这年布伯种的庄稼全是包谷(玉米)。秋天以后,每秆包谷都结了三、五穗。雷王下来收租时,只能眼睁睁看布伯家的人一穗一穗掰下来装进背篓去。

雷王气得鼻孔冒烟,那碧蓝碧蓝的脸也泛起红色来。他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了。布伯还在后面连连叫他回来喝了酒再走,他连理也不理。


二、拔龙王胡须

雷王回到天上,便叫雷将陆盟过来,命令他以后再不给人间送雨水。

这一年,天上滴雨不落,滴露不撒。大家去找布伯商量。

布伯说:“天河有的是水,雷王不给,我们自己去开闸。”

布伯带众人到天河去,把雷王关好的铜闸门扒开一点,一股清流便从天上流到田里来。虽然雷王不降雨、不撒露,这年收成也还不错。

雷王知道布伯带人来打开天河的铜闸门,气得跳起来。他怕布伯带人再到天上捣乱,便把天升高,只留下人间最高峰岂赤山上的日月树作为天梯。

那一年不但雨露没有,连上天的路也断了。田里的庄稼也就一天天枯萎下来。

大家又去问布伯。布伯说:“地下的龙王是雷王的兄弟,他有水,去找他借点水吧!”

龙王是雷王的兄弟,长着一副雪自的络腮胡须。他已经听到雷王的话,所以一见布伯带大家来借水,便说:“不给!”

布伯说:“你要把我们渴死啦!”

龙王说:“水是我的,命是你们的,和我没有关系!”

布伯见软的不行,便来硬的。他两手攀着龙角问道:“你借水不借?!”

龙王说:“不借不借,一万个不借!”

布伯对大家说:“大家来拔他的胡须,看他还逞强不!”

人们七手八脚地来拔龙王的胡须,疼得龙王直喊救命,只好答应放水。

待龙王放水后,布伯才放走龙王。龙王带着残留的两根胡须,狼狈地逃到深海里去了。


龙王


三、求雨

第五年,天上没有下雨,地上没有水。太阳直往地面逼晒着,石板上都可以把鱼煎出油来。

有些父老埋怨布伯多事,触犯了神灵,大家就凑合着去请道公来念经,请师公来跳神。但是,雨还是没有下,露还是没有撒。

有些父老说:“布伯冒犯了神灵,他不认罪,雷王是不会下雨的。”求雨的人都要求布伯对上天下脆。

布伯说:“男人膝下有黄金,怎肯低头跪别人,我不跪!”

父老们便向布伯告饶起来:“就算你帮大家做件好事吧! ” 说完,大家都向布伯下跪。

布伯忍着气,对着神案下了跪。

有几个孩子见布伯下跪了,便唱山歌嘲笑起来:“布伯求雨雨不下, 胡子散乱像山羊。”

布伯听了直气得翘起胡子, 全身都打起颤来,马上回家把剑磨好,决心到岂赤山那里去找日月树爬上天去。

 

四、斗雷王

这时,天上的雷将陆盟正督促雷兵们来补天河、糊天池,不准一丝水渗到下界人间来。有个雷兵名叫契高的,工作慢了一点,陆盟就用鞭子鞭打他。谁知正在扬鞭子的时候,布伯便来到他的身后,扯走了鞭子。

陆盟问:“你是干什么来的?”

布伯说:“你先回答我:谁叫你补天河?谁叫你糊天池?”

陆盟说:“你管不了我。”

布伯把手一扬,便把陆盟推下天河去了。陆盟趁势直往雷王的宫殿游去。

这时,雷兵契高才告诉布伯,这是雷王决心要旱死人,才下这样狠心的命令。

布伯气得直发抖,马上问契高:“雷王现在哪里?”

契高说:“雷王晩上在北边,早晨在东面,中午坐正殿。”

布伯说:“我去找他算账!”

陆盟刚刚爬上岸,便见布伯大踏步走来,赶忙去报知雷王。雷王来不及准备,布伯已经进殿来了。

一句话不说,布伯便把雷王拉下殿来,用剑直指雷王的鼻尖:“你给雨不给雨?不给就杀死你!”

雷王连忙磕头哀求:“你放了我,三天后一定给你们降雨!”

布伯见雷王发了誓,才放走了他,独自下到地面来。

 

五、擒雷王

布伯走后,雷王反悔起来,但又怕他再上天来闹,便叫陆盟去砍断岂赤山上的日月树,又叫别的雷将抬出板斧来,霍霍地磨着,听得人牙齿都软了。

契高知道雷王反了心,就赶忙下来告诉布伯。

契高说:“雷王天天在磨斧,不知劈人还是劈树? 雷王天天在算帐, 天河天池的水一点也不放!”

布伯知道雷王真的反了心,便叫家里人到河里去捞一种水草叫豆藜,把豆藜铺到屋顶上去。又去砍纱树来剥皮,拿来扎木楼的晒棚。然后叫他的儿女伏依姐弟,拿扁担在棚下等着;叫妻子拿鱼网,自己拿着鸡罩在屋檐下等着。

雷王找布伯报仇来了。他一展翅膀,暴风便刮得天昏地暗,雷王乘着风来到了云端。

他站在云端里眨着眼睛往下望,绿色的电光一闪一闪透过云层。 他又踏着电光走到半空。

雷王看准了布伯的家,两脚一蹬,顿时雷声隆隆,天摇地动,大雨倾盆地倒了下来。

雷王驾着雨直往布伯的房子冲下来。谁知雷王冲得太凶,冲到布伯的屋顶,脚刚踏下,屋顶上的豆藜便把他滑倒下来,一直滑到棚台上。棚台是用剥了皮的沙树,遇水更滑溜,雷王在棚台上也站不住脚,便摔倒在地上。

雷王刚想爬起,伏在棚台下的伏依姐弟的扁担齐落,一根落在腰上,一根落在脖子上,把雷王紧紧压住。雷王鼓动者背脊上的翅膀想站起来,鱼网又撒下来了,把雷王的翅膀紧紧缠住鼓不动了。雷王还想挣扎,布伯的鸡罩就象一口铜钟那样从上落下来,把雷王牢牢地罩住,再也逃不脱了 。


 

布伯


六、雷王逃走

布伯擒住了雷王,便将锁在谷仓里。有人主张杀,有人主张剁。布伯说:“我们要他放雨水,如果不答应再杀他。”

布伯心计巧,怕放走了雷王他又反了心,便想出一个办法,要雷王每天搓草绳,想用草绳来拴住雷王的心。这样,如果他再不听话,任他跑到哪里,都可以把他拉回来。于是,布伯对雷王说: “你如果能把草绳搓满一谷仓,我就把你放走;如果你不搓,我就杀死你!”

不料契高不知布伯的心计,怕雷王放出后要找他报仇,就每天把雷王搓好的草绳咬断。

三天过后,布伯来看雷王,见雷王搓的草绳断成了一节一节,又见雷王不发雨水,便发起脾气来,决定把雷王杀掉,把雷王的肉腌起来分给大家吃,来消除人们的怨恨。

他便到街上去买盐来准备腌肉。

布伯出门前,对伏依兄妹讲:“雷王借斧不要给,雷王问水莫要拿,雷王喝水力气大,雷王拿斧就破仓。”

伏依兄妹点点头,布伯才放心走了。妻子也去通知众亲友准备来分雷王的肉。

雷王听到布伯吩咐伏依兄妹的话,很是焦急,见布伯走了,便哄着伏依兄妹走过来,准备骗小孩。两兄妹没有理他。

雷王见伏依兄妹不理,就装鬼脸来引逗他们。他从嘴巴里伸出舌头,又收缩回去。一伸一缩,一吞一吐,雷王的嘴里便喷出一丝丝蓝色的、绿色的火焰来。

伏依兄妹觉得很稀奇,便跑来看。

雷王立即收住了舌头,火焰也就没有了。两兄妹觉得好玩,便要雷王再耍一下。雷王装着苦脸说:“好兄弟,好姐妹,我渴得要死了,给点水给我解渴之后,再耍给你们看吧!

伏依兄妹说:“雷王借斧不要给,雷王问水莫要拿,雷王喝水力气大,雷王拿斧就破仓。这是爸爸告诉的,我们不能给。”

雷王一听伏依兄妹的话,就哭号起来。伏依兄妹竟被他装的可怜相感动了,便说: ”你哭也没有用呀,河水干到底,泉水给封住, 前天抓你的时候下点雨,家里的水全给妈妈封好,哪还有什么水呀?”

雷王说:“好兄弟,只要是水,什么都行!”

伏依兄妹说:“家里只有蓝靛缸没有盖,蓝靛水你能喝吗?”

雷王说:“哎哟,在天上我为王,来到地上被擒拿了,还嫌弃什么呢? 蓝靛水就蓝靛水吧!

伏依兄妹用碗给雷王乘了蓝靛水,雷王听到碗碰着缸边一声响,心里喜滋滋的。等到伏依姐弟端着蓝靛水走到跟前时,由于谷仓口太小,碗放不进去,雷王又着急起来。

雷王说:“好兄弟,好姐妹,还是劳烦你们一下。这仓口太小了,碗放不进来,你们找一根稻草来给我当作吸管吧!”

伏依兄妹听了雷王的话,便找来一根稻秆。

雷王吸了第一口,喉咙湿润了;吸了第二口,身上长了力气;吸了第三口,脸上变成了蓝色,翅膀也展动起来了;把碗里的水吸完,全身充满了力气,用力一跳,谷仓散了架,房子倒了。伏依兄妹吓得哭着跑了。

雷王想着要把世间的人都杀光,但又想到人死光了以后没人来供香火,便把伏依兄妹叫了过来。

伏依兄妹哭丧着脸说:“你骗了我们,还要杀死我们,你好狠心!”

雷王说:“我不会杀害你们,我拔下一颗牙齿送给你们,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你们赶紧把牙齿拿去种下吧。过几天就要发大水,天下的人都会死光,你们兄妹可以活下来。”

雷王拔下牙齿送给伏依兄妹,便左手招来风,右手招来火,腾风驾火回天空去了 。


七、启明星

布伯买盐回到路上,便听到天上响着轰隆隆的声音,知道家里出事了,赶忙跑回家来。

回家一看,谷仓散了架,房子倒塌了,两兄妹在抱头啼哭。布伯明白了一切,便低下头来想办法对付雷王。

伏依兄妹见爸爸的脸变了色,害怕挨打挨骂骂,跑到后园去种雷王送的牙齿。牙齿刚埋下地,立刻就发芽,洒下一点水就象纺车扯线一样长出藤条来,一夜之间开花结果,三天就长出一个像房子那样大的葫芦来。

伏依兄妹把葫芦开了个口,掏出了瓢。顿时雷声隆隆,电光闪闪, 天上的天河决口了,天河天池的水往地下倾倒。两兄妹就钻到葫芦里去躲雨。

布伯知道雷王要用洪水来淹死天下的人,决心和雷王再斗一番,于是把手中的伞撑开,倒置过来,成了一只小船,在洪水里漂浮起来,站上去。

龙王要报拔须的仇,也放着海水,驱使虾兵蟹将推波助澜,直把水涨过山头,淹到天篷顶下。

雷王以为世间的人全死光了,布伯也一定死了。便打开天门往下看。谁知布伯的伞船正向天门驶来。只见布伯挺胸提剑,怒气冲冲地直奔雷王而来。

雷王两眼喷出愤怒的火光,马上持着板斧向布伯飞冲下来。

布伯眼明手快,两脚一蹬,伞船便从雷王脚下滑过去,然后回身一剑,把雷王的脚削断了。

雷王赶忙逃回天门,害怕布伯的伞船随波闯进天门,就连声喊道:“快退水,快退水!”

雷兵雷将知道布伯的厉害,赶忙退水;龙王也知道布伯不好惹,也忙着退水。

这水退得又猛又快。布伯的伞船就象从天空中掉下来一样,直坠到山顶,摔到一块大石头上,把布伯和伞船摔得稀巴烂。布伯的红心被甩到天篷上,镶嵌在那里,成为现在我们看到的启明星。


八、兄妹结婚

地上的水退了,伏依兄妹躲在葫芦里也落到地面上来。但是地面的人都死光了,怎么办呢?

兄妹在大地上走来走去,碰到一只金龟。金龟说:“天下没有人了,你们兄妹结婚吧!”

伏依兄妹说:“兄妹怎么能结婚?把你打死,你能活转来吗? 你能活过来,我们就结婚。”说完,就将金龟打死了。当他们刚要走开时,金龟又活转来,哈哈地笑着走开了。

伏依兄妹再往前走,突然一株竹子向他们叩头弯腰说起话来:“地上没有人了,你们兄妹结婚吧!”

伏依兄妹说:“兄妹怎么能结婚?把你砍断了,你能活转来吗?你能活过来,我们就结婚。”说完,把竹子砍断成一节节。当他们刚走开时,竹子又一节一节连起来长活了,向他们叩头弯腰地笑着。

伏依兄妹到处见不到人,伤心得抱头大哭。哭声惊动了天上的启明星——他们的父亲布伯。

启明星从云中探出头来对他们说:“世间的人都死光了,你们兄妹结婚吧。”

伏依兄妹说:“哪有兄妹结婚的道理?”

启明星说:“这样吧:你们兄妹各到东西两个山头去,各人点燃一堆烟火,如果两股烟能够合拢在一起,你们兄妹就可结婚了。”

伏依兄妹听了启明星的话,便各自跑到东西两个山头去, 各自燃起烟火。两股烟火直上云霄,和天上的云彩混合起来了,云彩一走动,两股烟就合拢在一起了。启明星看着两股烟合拢在一起,满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伏依兄妹结婚后,不久就生下一个肉团团,这肉团团没有眼、没有嘴、没有手、没有脚,不知是鬼还是怪,伏依兄妹便用刀把肉团团砍碎,往山下一撒,就变成了许多人。人类就这样繁衍下来了。          


九、故事的结尾

布伯到天上变成了启明星。雷王、龙王、陆盟、契高这些神的下场呢?

雷王被布伯砍断脚之后,便杀了一只鸡,用一双鸡脚衔接起来,所以雷王以后就有一双鸡脚。现在他虽然愤怒时还发出轰隆轰隆的恨声,但不敢再到人间来惹祸了。

龙王被拔了胡须之后便逃下海去,他的子孙只能生两根胡须。

陆盟变成到处游荡的妖怪,靠人们向野外撒些残羹冷炙过日子。

契高呢,由于得罪了雷王,又破坏了布伯的计策,都很恨他。所以他只好变成一条虫,永远生活在地下,它一伸出头来,雷王就要打它。现在我们一看到这种虫冒出地面时,就知道雷雨要来了。                       

那金龟和竹子因为撮合过伏依兄妹的婚姻,后人都知道他们有先见之明,所以巫师用龟壳和竹根来打卦判断吉凶。



流传地区: 广西红水河流域

搜集整理: 蓝鸿恩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