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市玛坪街清真寺的来历——阿卜杜的故事

铜鼓的故事:铜鼓显神威灭恶龙

上一篇:

下一篇:

水仙花的来历:仙女种在人间的花不需要泥土也能活

一、舍散

穷人阿卜杜和富人阿尤布是邻居。阿卜杜住的是寒舍茅屋;阿尤布的家却是高庭大院。阿卜杜常年在地里劳动,还吃不饱穿不暧;阿尤布一直是清真寺里的掌学阿訇,整日里念经讲学,吃穿不愁。每逢礼拜五讲经,阿尤布总是劝导人们:“为穆民的人啊,要经常行善,多多行善。如果有人要吃的到了你的门下,应该不分穷富,多则舍散一斗,少则舍散一口。”

有一天,阿卜杜蹲在门口吃饭,看到阿尤布指派家人在院门外晒粮食——那积压多年的生了虫子的粮食。这时,正好有一个要吃的人来到门前。阿卜杜便把手里仅有的半个馍馍散给了那个人。阿尤布本来是个言清行浊的吝啬鬼,看见有人来,却装作没看见一样。阿卜杜看了很气愤。然而,他灵机一动,笑呵呵地拉着那个人,来到阿尤布面前,嘴里高声说着:“尊敬的掌学阿訇,你讲经的时候,经常对我们说,在舍散上不分穷富,多则一斗少则一口。我手里的半个馍馍都散出去了,你家里粮食多,就舍散一斗吧。”说完,就在晒好的粮食堆上,给那个人装了一袋子。

阿尤布心疼坏了。但是这阵儿,他还能说出什么来呢?

 

二、河干了

阿卜杜虽然很穷,但性格诙谐乐观,爱说笑话,爱对富人爱斗心眼,耍戏他们。所以有钱人家说他爱撒谎,叫他谎溜子。

有一天,阿卜杜匆匆忙忙地从地里往家走。阿尤布正清闲地站在门口观风景。他拦住阿卜杜说:“别人说你爱撒谎,我偏不信你的谎话。”

阿卜杜笑呵呵地说:“平时是闹笑话,今天咋敢在您老人家面前撒谎开玩笑呢。再说,我现在还有要紧的事儿呢,不能陪您开心。”

阿尤布忙问:“啥要紧事儿?”

阿卜杜声音压得低低地说:“不瞒您说,昨天夜里,东边的小河突然干了,这么长的大鲤鱼在河槽里直蹦呢。那些放牛的娃娃们在河沟里正逮得欢呢。这不,我得赶紧回家去,找装鱼的家什。”说完,急急忙忙地赶回家去。阿尤布一听,河干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找了两个家人随后,盛鱼的大筐小筐拿了不少,自已骑着马抢先往河边奔去。等他赶到河边一看,满盈盈的河水,照旧打着漩涡往下流。放牛的娃娃们,一丝不挂地在河水里打扑通,哪里是在逮鱼。阿尤布气得鼻窍生烟,打马往回赶,要找阿卜杜算账。

 

 桂林玛坪街清真寺


三、挖金子

“好啊,阿卜杜!你竟敢欺骗到我的头上来了!”阿尤布气急败坏地责问阿卜社。阿卜杜正满头大汗地在屋后挖坑呢。

“哎呀,尊敬的掌学!”阿卜杜嘻笑着说:“我看您老在门口闲得无聊,骑上马到河边遛一圈,不是很开心嘛。”

阿尤布骑在马上,知道是上了阿卜杜的当,气得要命。他又打赌地说:“阿卜杜,你现在能把我从马上骗下来,我宁愿把这匹马输给你。”

阿卜杜擦了擦头上的汗说:“哎呀,刚才是让您到河边散散心,哪敢再跟您开玩笑呢。这匹马是您的‘宝座’,怎敢用它来打赌。”说完,又自顾自地挖着土。阿尤布感到好奇,问道:“你在挖什么呢?”起先,阿卜杜吞吞吐吐地不肯说,后来才悄悄地、神秘地说:“昨天夜里,去世的爷爷给我托梦,说是我家屋后西南角,地下三尺的土里,埋着先人留下的一块金子。这不,我正找呢!”

阿尤布一听说有金子,哧溜一下滑下马,接过阿卜杜手中的锹挖将起来,嘴里说:“啊哟,看把你累的,我来帮你挖,挖出来咱们平分。阿卜杜说:“就一把锹,太慢,我到地里再拿一把。”阿尤布讨好地说:“骑上我的马,快去快来。”

阿卜杜打马跑去,阿尤布不要命地猛挖着。挖呀挖,挖了半天,不见金子的面;挖呀挖,挖到日头西沉,还不见阿卜杜的影子。阿尤布累坏了,他忽然想到:是不是又上了阿卜杜的当?

阿卜杜终于悠闲自得地回来了。阿尤布跳起来问他,把马弄到哪里去了?阿卜杜不紧不慢地说:“您不是说,把您骗下马,马就归我了吗?您老说话要算数呀,那匹马归了我,我把它拉到集市上卖了。”

阿尤布一听, 气得目瞪口呆,差一点没栽倒在地上。

 

四、玛坪街清真寺的来历

漓江东岸的酒壶山下有一座古老的清真寺,它就是玛坪街清真寺,提起它还有一段故事哩!

明清年间,有不少回民从陕西等地迁来桂林,聚居在东郊的穿山脚下。哪里有回民居住,哪里就有清真寺。但是穿山脚下的清真寺太小,一到主麻日子回民只好分批礼拜。大家都希望有座大的清真寺。当时外地汉人要在桂林安家都不容易,何况势单力薄的回族人。当地的财主、恶痞说回民占了他们的地盘,硬要回民离开穿山一带。回民到处找落脚的地方,处处都被刁难。找呀,找呀,找了七七四十九天终于在酒壶山下找到了一个起清真寺的地方——一个无主的水塘。

谁知回民要在酒壶山下建寺的消息传到了当地一个恶霸的耳朵。他想:塘虽不是我家的,但酒壶山下有祖宗的几棺坟,若让回民建寺,祖坟的风水就会被败坏。他本想让家丁把回民赶走,转念一想,回民非常齐心,弄不好反倒自已吃亏,还是先告到官府为好。于是他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匆匆地爬来爬去,找到了府台大人。府台大人看完他的状纸久久不说一句话,他知道回民齐心的厉害,便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他对恶霸说:“待本官察看实地再作论处。”恶霸只好退走。

回民知道恶霸去府里告状,又气又急,气的是天下偌大的地方, 回民连块建寺的地方都没有,急的是府台大人明天就来察看,现在还没有想出一点对策。他们商量来商量去,最后才定出了一个迷惑府台大人,让恶霸自打嘴巴的计划。

天刚黑,酒壶山下就热闹起来了,挑担的来往穿梭,掘泥的手不停锄,没有闲着的手,没有人讲一句怨言。直到天色泛鱼肚白时,酒壶山下的地形地貌已面目全非了。原来的水塘已是一块菜地,菜叶上还挂着露珠呢。

府台大人前呼后拥地前来察看,这里哪有什么鱼塘!站在一旁的恶霸两脚象筛糠一样抖个不停。府台气得责问恶霸:“昨天你说回民占塘败你祖坟风水,水塘呢?你胆敢欺骗本府,该当何罪!”恶霸连打自己的耳光,连说:“小人知罪!”等他抬起头来,府台大人的轿子已经远去,他跺脚也无济于事了。

不久,一座清真寺在这块菜地上建起来了,回民也更加齐心了。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