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洋坪的来历:惩处洋人传教士的地方

悬崖上有个藏金子的山洞 洞口封着大石门

上一篇:

下一篇:

九牛岭的传说:九头牛变成石头住在山岭上

四川大凉山的支脉连査拉达山下,有个莫斯足坝子,当地彝家又称“惩洋坪”。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这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那是清朝时候,由于政府腐败无能,订立了许多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帝国主义的传教士乘机进入我国各地,连偏僻的大凉山地区也不放过。他们打着传教的旗号,刺探情报,掠夺资源,盗窃文物,杀人放火,无所不为。

一次,有两个叫普尔敦、普尔西的洋教士,他俩身穿黑袍,胸佩十字架,从昭觉拉达出发,来到凉山的腹地,想取矿样回去请功领赏。他们就住在头人阿侯家里。

热情好客的彝家,见山寨里来了客人,又是煮酒,又是杀猪、杀羊,盛情款待。洋教士天天酒醉肉饱,一连在山寨里住了几个月。

恶豹子闯进了山寨,牛羊要遭殃;洋教士住在彝家,彝家人要受苦难。一天晚上,普尔敦假意酒醉,又是比,又是划,操着生硬的彝话对头人说:“孩子!我们是上帝的使者,千里迢迢来到你们野蛮、落后的地区传教,拯救你们的灵魂升入天国。你们要虔诚地相信上帝。我现在向你宣布上帝的旨意:挑选几个漂亮的姑娘,作一次虔诚的侍奉上帝使者的尝试。阿门,阿门!”


彝族姑娘


头人听到这两脚兽讲出这样的脏话,想出这样的鬼主意,顿时怒火填胸,向他一拳揍了过去,不料普尔敦竟掏出手枪,一枪打死了头人,又放火烧了头人的房子。

“呜呜呜”“洋教士杀人放火啦!”一阵急促的牛角号声和呼喊声,惊醒了整个坝子的彝家。愤怒的彝家人拿起了大刀、弓箭、长矛、木棒、鋤头,像山洪爆发似地涌向出事的地点。

这时,人群里走出了两个英雄,一个叫洛拉波,一个叫洛歪吉。他俩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吹响牛角号,召集乡亲们来商议。

洛拉波怒不可遏地告诉乡亲们:“洋教士像恶豹子一样闯进了山寨,只要他们在彝乡一天,乡亲们就一天不会得安宁。”

不等他讲完,乡亲们就怒吼了起来:“猎人不拿起弓箭,豹子还要逞凶;不杀掉洋教士,他们还要继续作恶!”

洛歪吉牵来了一条大黄牛,各家支都背来了泡水酒。

洛拉波接过牛绳,操起利刀,端起酒碗,斟上酒,在牛头上绕了三圈,低声说:“黄牛,黄牛,大黄牛,不是我今天要杀你,是洋人逼我要用你的血来团结乡亲们的心。”他又转向众乡亲,大声说道:“乡亲们!我们是仲牟由的子孙,刀山敢上,火海敢闯。假如谁对我们的民族负心,就让他的下场和这条牛一样吧!乡亲们必须当机立断,快把洋教士除掉,我们彝家人才能过上安生的日子。乡亲们愿意跟着我的,就请喝这血酒,钻这牛皮。”说完,一刀砍下牛头,将牛血掺在酒里,剥下牛皮支好。他带头喝了血酒,钻了牛皮。洛歪吉紧跟着,一个接一个喝血酒钻牛皮……

喝罢血酒,钻完牛皮,大伙发誓愿意跟着洛歪吉和洛拉波,同心协力,除害灭患。

这时,已是黄昏时分,乡亲们四散分头准备去了。半夜,牛角号响了,乡亲们举起火把,从四面八方飞快地朝洋教士占据的房子奔去。火把卷着人流,人流拥着火把,形成了一条烈焰滚滚的火龙,顿时把洋教士占据的小房,围得水泄不通。

洋教士看见愤怒的乡亲们举起火把,把他们的住处围住了,吓得六神无主,面如土色,跌跌撞撞地爬上房顶。普尔敦装出一副“上帝使者”的模样,道貌岸然地站在那里,不停地在胸前划十字,嘴里嘟囔着:“上帝啊,拯救感化这些野蛮民族的灵魂吧!”他又向众人吼道:“凡民们,这样对待上帝使者,是有罪的!是会受到上帝惩罚的!”

洛拉波大声责问:“你洋人家在海外,却窜到我们山寨来杀人放火,侮辱姑娘,是谁有罪?谁该受到上帝的惩罚?”

“对,谁该受到惩罚!”众乡亲齐声吼叫起来。

普尔西脸色煞白,翻着蓝眼睛,语无伦次地说:“那,那是上帝的旨意。你们对不起上帝,你们有罪,忏悔吧!赎罪吧!愿你们的灵魂得救,升入天堂。”

“毒蛇嘴里哪能有好牙,洋教士胸中哪能安好心。你俩来山寨传了几个月教,有多少人升天堂? ”人们愤怒地质问。

洋教士被问得哑口无言,狼狈不堪。突然,他俩声嘶力竭地嗥叫道:“我们是天国派来的使者,有天国和大清王朝的保护,难道能容忍你们这些凡民横行!”说着,两人从黑袍里摸出洋抢,得意洋洋地挑衅道:“你们怕不怕这个东西?嗯,大清皇帝都要怕它三分!”接着往空中一指,“啪啪”就是两枪:“你们看见没有?谁不听从上帝的旨意,谁就要把罪招到身上。”

看到洋教士的疯狂劲,乡亲们牙齿咬得“咯咯”响。洛拉波振臂高喊:“老虎再凶,猎人总要把它打死;洋教士虽有烂枪,我们彝家也能把他除掉。”说完,拉开弓,搭上箭,对准普尔敦“嗖”的一箭,正射中普尔敦拿枪的右手腕。普尔敦一声尖叫,枪掉在房顶上。这时,普尔西又举起了枪,连连向人群射击。

“向洋数士讨还血债”洛拉波猛地跳起来,他奋不顾身地率领着乡亲们向洋教士扑去。

“为蒙难的乡亲们报仇!”身负重伤的洛歪吉忽的站起来,向前冲去……

在莫斯足坝核桃树下,英雄的彝家人处决了作恶多端的恶豹子——洋教士。

彝族人民为了永远纪念这件事,就把莫斯足坝叫做“惩洋坪”。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