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族盘王节的来历故事之一:盘瓠王的前世今生

瑶族盘王节的来历故事之一:盘瓠王的传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过山瑶的来历 千家垌的传说

盘瓠王是畲(shē)族、瑶族传说中的始祖,一只名叫"盘瓠"的龙犬(瓠的读音:[hù])。瑶族的民族节日较多,主要有盘王节、达努节等。盘王节就是纪念盘瓠王的节日。达努节是为纪念创世女神密洛陀而过的节日,日期为农历五月二九日。此外还有"耍歌堂"节,又叫"耍望"节、晒衣节、干巴节、月半节、祝著节等。(密洛陀的故事在民间故事网“神话传说”中有)。

 

说山便说山乾坤,

说水便说水根深,

说人便讲世人事,

唱出祖史世上传。

 

上古时期,有三皇,指燧人氏(燧皇)、伏羲氏(羲皇)、神农氏(农皇);五帝,指黄帝、颛顼、帝喾、尧、舜。

颛顼死后,侄子高辛即位,是为帝喾,时年三十岁。

帝喾(kù),姓姬,名俊,姬俊的祖父玄嚣是黄帝元妃嫘祖的长子,父亲名叫蟜极。姬俊5岁时受封为辛侯,15岁辅佐叔父帝颛顼,帝颛顼死后,时年30岁的姬俊继承帝位,成为天下共主。

帝喾以亳为都城, 以木德为帝,因出生并兴起于高辛(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高辛镇),故史称高辛氏。他是黄帝的曾孙,“生而神灵,自言其名”。他订立节气,改善人民生活质量,深受百姓爱戴。死后葬于故地辛,建有帝喾陵。

帝喾是上古时期部落联盟首领,是“三皇五帝”中的第三位帝王,前承炎黄,后启尧舜,奠定华夏基根,是华夏民族的共同人文始祖;是《山海经》里天帝帝俊的原型。

 

居住在中原的帝喾高辛氏王宫内发生过一件奇事,王娘的左边耳朵隐隐约约地痛了三年,那只原来和平常人一般大的耳朵长得像葫芦瓢。王宫上下都亲切地称呼她"大耳婆王娘"。

一天,王娘的大耳朵里悉悉嗦嗦一阵响,从中出来了一个小宝贝,蚕茧儿那么白,凤凰蛋那么大,珍珠那样闪闪发亮。

王娘见自己耳朵里出来了这个洁白无瑕、小巧玲珑的宝贝,又见左耳恢复正常,心里十分高兴,连忙捧起这个小宝贝蛋儿放在床边的葫芦瓢内,还在上面盖了一只彩色的木盘子。木盘加葫芦瓢,于是小宝贝取名叫"盘瓠"。


盘瓠出生


盘瓠在木盘下,王娘小心护着他,可是不一会儿,小宝贝却"咯碌碌"地滚动起来了。王娘不放心,急忙打开一看:"嘿!小宝贝变样啦!"

盘瓠变成什么样?王娘看了轻声唱:

当初为娘耳内痛,

请尽无数好郎中,

百般草药都医尽,

医出蛋儿变金龙。

 

盘瓠由蛋儿变成金龙,接着还在长,只见他身上迅速长高,一寸、二寸、三寸、一尺、二尺、三尺,身子长到了一丈二尺八寸时,头上独角似利剑,双目炯炯似电光,三分像麒麟,七分像云龙,全身上下有一百二十个花斑在闪光,雄壮威武,神态非凡。变毕,对着王娘和高辛帝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磕了三下头,直乐得王娘和高辛帝合不拢嘴,认为这是上天降下的祥瑞,高辛王朝的洪福,因此根据他的相貌取名叫"龙麒"。

 

祖公名字叫龙麒,

原是当初一朝臣,

龙麒年轻本领好,

行云过海会化身。

龙麒本领好,潜入海外斩番王;

龙麒化成人,招为附马育了人。

因此,畲族人民世世代代传唱着歌颂这位始祖的《盘瓠王歌》。

 

龙麒麟


当朝坐位高辛王,

天下太平谷满仓,

感谢高辛管理好,

百姓耕田竹朗朗。

 

话说中原老百姓在高辛帝的管辖下,男男女女的辛勤耕耘,家家户户安居乐业。不料居住在北方的犬番王侵犯,高辛帝派遣中原兵将进行了多次抗御,但因番王骁勇凶残,武艺高强,所以屡战屡败。高辛帝眼看大片疆土被侵占,边境百姓遭涂炭,急得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整天愁眉不展,忧心忡忡。

 

大耳婆王娘见高辛日夜忧虑,献谋道:"番王大举侵犯,锐不可挡,庶民受尽苦难,大王何不挂出榜文,招募勇将,斩番王以复疆土?"

高辛帝听之有理,真的挂出榜文说:"谁能斩番王以复疆土,就将三公主嫁给他为妻,或招赘为东床附马。"

然而榜文挂出之后,朝中文武大臣深知番王骁勇,番兵凶残,竟无一人敢来揭榜,反使高辛帝更加心神不宁。

正在这时,忽听宫殿门口一声吼,只见盘瓠衔榜文上殿来。高辛帝感到奇怪,忙问道:

"盘瓠,你揭榜文,难道能挫犬而斩番王吗?"

盘瓠点了一下头。

"你抗周犬须带多少人马?"

盘瓠摇了两下头,一兵一卒也不带。

"多久可以斩下番王首级?"

盘瓠点了三下头。

高辛帝说道:"噢!你三年之内可斩番王,好啊!本王榜文载明:谁能斩番王以复疆土,就将三公主嫁给了为妻,或招赘为东床附马。待你大功告成,本王照榜执行,"决不食言。

盘瓠听了呵呵吟笑,向高辛帝鞠了三个躬,又跳了三跳,接着一声长吼,跳出宫门飞驰而去。


龙犬盘瓠


盘瓠领了高辛帝的旨意,走了七天七夜才到达番邦营寨。此刻恰遇番王在大帐中饮酒作乐,庆贺胜利。盘瓠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名番兵混杂在众番兵之中。由于番邦营中没有花名册,更数不清人数,所以盘瓠变成番兵,谁也没有认出来。

番王心肠坏,取人心肝下酒菜;

番王脾气怪,晚上睡觉贼眼开。

 

想斩番王难上难,盘瓠候了一年又一年。光阴似箭,三年时光,转眼即逝,盘瓠终于想了个智斩番王的好计策。

这一天,番王抢动了中原发了财,欢欢喜喜,得意洋洋,又在大帐中摆酒宴。盘瓠将计就计,假装高兴,殷勤向番王敬酒端菜,直乐得番王喝了一碗又一碗,当第九碗酒浇入肚内,醉得烂如泥,睡得像猪。

小番王见爷喝醉了酒,七手八脚抬着王爷到床上。小番们乐啊笑啊跳啊。王爷酒醉沉睡了,巡逻兵可以张大嘴巴喝个痛快了,于是一个个乐得狗过年似,离开番王狂饮去了。

 

番王酒醉在高楼,

身盖金被银枕头,

文武百官不随后,

盘瓠要斩番王头。

 

说时迟,那时快,盘瓠见良机已到,心想必须行下手为强,他急忙晃三下头,"唰"地抽出独角龙剑,"卡嚓"一声将番王的脑袋砍了下来。

番营兵将闻声蜂拥而入,见王爷的脑袋掉了,个个呆如木鸡,惊恐万状,急忙吹打号角擂鼓追赶盘瓢。顿时,刀枪恰似林中笋,番兵就像一窝蜂。盘瓢在前面跑,番兵在后面追,跑呀跑呀,好不容易跑到中原世界,猛见一条大江挡住了去路。江水滔滔,波涛滚滚,江边既无竹筏,又无渡船,背后番兵又是叫来又是吼,急得盘瓢团团转。这一急,了不得,盘瓠灵魂出了窍,顿时现出了"龙麒"真面貌,大吼一声跳下水,劈波斩浪往对岸游。


盘瓠游回家乡


 番兵见了"龙麒"咬得牙齿咯咯响,对着盘瓠射箭并投枪。盘瓠急中生智,屏住呼吸,运动真气,"呼"地一声吐出一团雾,由小变大,由淡变浓,遮住盘瓠的身,迷住了番兵的眼。

番兵箭射完了,枪投光了,没有伤着盘瓠,又来了可笑的一招,挖起田里的红薯对着雾团打,"扑通、扑通"好热闹,结果没打着盘瓠,红薯都漂到了江对岸,番兵见吃的红署挖光了,肚皮饿得咕咕叫,你吵我骂,你打我咬,就像猢狲倒了树,很快散了伙。

人们叫红薯做番薯,就是兵打盘瓠投入江中飘到中原来的,江面时常出现的雾团是盘瓠过江时吐出来的气形成的。

 

娶妻生子


高辛帝听说盘瓠斩了番王,复了疆土,顿时乐得笑咪咪。

"盘瓠啊!你斩番王,复疆土,功劳大,本王给你封官赐爵,建造府第好不好?"

盘瓠听了忙摇头,他既不想当官,也不要封侯。

"你不当王侯,本王赐你三千七百户口粮钱,子子孙孙不晓得饿来不晓得饥。"

 

盘瓠一听又摇头,他一不要钱,二不要粮,一心要娶美丽善良的三公主。

高辛帝明明知道盘瓠的心思,可就是不提及,不吭气,他舍不得将三公主真的嫁给盘瓠为妻。因此,左思后想,终于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计策:吩咐宫中一名侍女梳妆打扮,冒充三公主与盘瓠做夫妻。

不一刻,假扮的三公主上了殿。高辛帝装模装样地说:"当初本王挂榜明显:谁能斩番王以复疆土,就将三公主嫁给他为妻。现本王不失前言,你今晚就和三公主就亲,满朝文武都来向你贺喜。"


盘瓠看上公主


盘瓠一见假公主,就好像看惯了凤凰又看鸡。但是他不慌不忙不生气,围着假公主转了转,看了看,心里就像没有事。高辛帝以为盘瓠已中计,心里暗暗在欢喜。冷不防盘瓠一跳,来到自己背后,拉住真正的三公主,要求今晚成夫妻。

高辛帝一看傻了眼,正想阻拦,忽听在公主开口道:"盘瓠征番,功绩盖世,榜文所示,不可违信。奴愿与盘瓠结为夫妻。"

高辛帝不得以,只好说:"盘瓠啊!如果你能变化成人,本王准许你们结为夫妻,否则你不要想娶我的三公主。"

盘瓠一听,呵呵一笑,忽然口吐人言:"大王啊,你把我关在空仓柜里,七天七夜不要惊动我,我就可以变化成人。"

高辛帝无法推辞,只好腾出一座空仓柜让盘瓠变化。

盘瓠进了仓,三公主心里慌。心想:七天七夜没得饭吃他不会饿吗?七天七夜不见亮光他不会冷吗?七天七夜他真的能变成人吗?

三公主度日如年地等到了第六天。这天傍晚,宫门外溜溜地钻进了一位黑女子,她是番王的女儿,乔装改扮混进宫门,为的是破坏盘瓠和三公主的美满良缘。只见她偷偷摸摸向仓柜底下撒了一把米,轻轻喝声"变",颗颗大米即刻变成了臭哄哄的粪蛆,接着又扯开嗓子大叫:"盘瓠死啦,烂得身上长了蛆,还不赶快打开仓门看一看呀!"

三公主一听盘瓠在仓柜里已经饿死,又见地上果然长了一堆蛆,哭得昏天黑地,顾不得查问黑女子的来历,忘记了盘瓠的交待,乒乒乓乓就开仓,一看,盘瓠根本没有事,身子和手脚已变得和人一模一样,可惜头部没有变完,仓门一开,变化立即停止。所以盘瓠的相貌就带有一点"龙"的样子。

三公主不嫌盘瓠相貌差,欢欢喜喜和他结成了夫妻。婚后,盘瓠想自立门户有个家,高辛帝甚怕三公主跟盘瓠走外乡,只好招盘瓠为附马。

就这样,盘瓠和三公主在京城住了整整九年,生了三个儿郎。

大郎一出世,三公主叫盘瓠带着儿子进王宫,要请父王赐姓氏。高辛帝见大郎睡在木盘里,于是赐盘姓;

二郎生下地,三公主又叫盘瓠带着儿子进王宫,要请父王赐姓氏。高辛见二郎睡在盛的篮子里,于是赐姓蓝;

三郎刚生下,三公主又叫盘瓠带着儿子进王宫,要请父王赐姓氏,高辛帝提起笔,突然空中雷声响,于是赐姓雷;

不久三公主又生一女郎,红似火,美如花,心地善良得和她亲娘一个样。文武大臣都来求亲,后来招赘武艺高强的钟智深做了郎婿。从此以后,畲族就有了盘、蓝、雷、钟四个姓名。

 

充官隐居

 

盘瓠在京城,领兵习武,教子耕耘,一心一意协助高辛帝治国安民。然而,高辛帝自从番王被斩、边境安宁,认为天下太平无事,日夜同百官玩乐,对盘瓠的态度变得又冷又淡。这一来,那帮贪生怕死、吹牛拍马的官员乘机讨好又卖乖,投机又钻营。

高辛帝分田地,哈巴官员会投机,分得田地面积大;

高辛帝赐粮钱,马屁奸臣嘴巴甜,得到粮钱数量多。

 

盘瓠腰板直,讲话冲,分田分不到,赏钱无一文,赐粮也没他的份。贪吃得打饱嗝,盘瓠家无宿夜粮。

三公主忧伤地唱:

官兵田地娘无份,

苦上身旁好儿郎;

京城人多难罗食,

要入潮州凤凰山。

 

盘瓠忿忿地嚷:

生气生气真生气,

白马官职不稀奇,

乌顶纱帽我不戴,

自愿戴个尖头去。

 

盘瓠和公主


夫妻俩一唱一和来见高辛帝,弃官要去凤凰山。

高辛帝听说盘瓠不要乌纱帽,不当京城官,若有所思不声响;又听说三公主也跟盘瓠去岭南,顿时发了慌:

"女啊女,你可知凤凰山多远?凤凰山多高?"

"远在天边我能行,山高入云我能攀。"

"女啊女,你可知岭山风雨如晦,走得进去,走不出来?"

"凤凰山,树遮天,盘瓠子孙正好开基。"

"女啊女,你可知久住山中仁义浅,猿啼鸟叫客伤心?"

"刀耕火种供口腹,岂怕世人来笑嗔。"

"父给你们创建宫殿,岂怕世人来笑嗔。父给你们创建宫殿,免得受凤雨之苦。"

"儿喜爱巢居鸟宿之所,青山幽岩自适。"

"父给你三千七百户口田土,锣鼓差点左右。"

"儿希图开山狩猎为主,永免劳苦杂役。"

"父给你储备国家粮钱,从此永享快乐。"

"我只求青山一座,代代不纳粮税。"

 

高辛帝磨破了嘴皮哇疼了喉,盘瓠还是要弃官。三公主一定要随行,夫妻俩秤砣落肚铁了心,坚决要离京。高辛帝没有办法,遂颁发《抚徭卷牒》一份,批准盘瓠和三公主放行广东,只望青山而去。遇山开业为业,永免差役,不纳粮税,所经州府验实放行,不得阻拦。

 

打猎殉身

 

祖住潮州大山场,

旺出子孙成大行,

四姓子孙上千万,

作田作地谷满仓。

 

盘瓠隐居在广东潮州凤凰山,带着子孙七荒辟地,刀耕火种,用自己勤荣的双手创建美丽富饶的家园,总算比在京城官场过得顺心,过得清静。

凤凰山,鸟兽多,要吃肉,快去逻。

 

一天,盘瓠身带弓箭,独自上山打猎,只见他弓一抖,鸟落地,箭一响,兽命亡。正当他箭箭命中,连连得手,忽然,树林中跑出了一只大山羊,从他身边穿过。盘瓠眼明手快,弯弓搭箭,"嘟--"的一箭射去,恰好射中了山羊的屁股。不料这山羊虽然中箭,却没有立即毙命,"咩咩--"的一声,带箭飞奔而逃。

 

射出去的利箭不能回,到手的猎物岂能丢?盘瓠大喝一声,拔腿就追。一前一后,一跳一蹦,逃的疾似风,追的快如飞。穿过一垄又一垄,追过一峰又一峰,一直追到高山顶,奔到悬崖边。山羊逃得急,"咕咚"一声掉下了崖,盘瓠追得猛,"哗啦"一下落下了渊。

 

龙麒斗死在岩边,

求神问佛寻不见,

身死挂在树枝上,

老鸦一叫正寻见。

 

三公主一听盘瓠打猎殉身,顷刻间天旋地又转,窈窈跳踢,盘旋而舞,唱起了千首哭歌;盘瓠子孙见恶鸟在啄祖尸,一个个心痛如刀割,击鼓哀号,长笛劲吹,齐声驱赶百鸟分尸。从此畲族(畬族的读音:[shē zú])传下了跳舞歌哭,鼓乐伴奏的习俗。

 

三公主,有骨气,她擦干了眼泪止住了哭,用笔画下了盘瓠像,领着子孙唱:

要知祖公出哪朝?棉帛上头祖图描。

山哈代代来祭祖,荫出子孙个个肖!

 

众和:盘瓠子孙记着罗!

祖公生来爱打猎,山哈人家住山罗!

祖公喜欢尖头帽,山哈要做田头郎。

 

众和:盘瓠子孙记着罗!

 

畲族人民为了牢记盘瓠的业绩,年年都要祭祖,人人都会唱歌颂始祖业绩的《盘瓠王歌》。

 

盘瓠皇



同名神庙

 

厦门市同安区有全国罕见的盘瓠王神庙,卧牛岗上的"五谷先帝"庙是全国罕见的"盘瓠王神"庙,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溪銮殿历史

 

溪声村紧邻同安区西溪,村里的陶器非常有名,早在古代就通过水运远销海内外。村里的"龙窑"已申请国家一级文物点。村里有个被称之为"卧牛岗"的地方,"牛头"所在位置有座溪銮殿,建筑古朴,殿内端坐着一尊以树叶为衣的黑脸木雕"仙公",朝拜处的一块石头已磨得光滑如镜面。

据村老人协会副会长洪德强介绍,溪銮殿历经两次重修,其最具价值的是历史悠久的"五谷先帝","溪銮殿"的建造历史至少可追溯到明代。在溪銮殿门后的"溪銮殿碑记",记载建殿时间为明永乐年间。

值得一提的是殿内的"五谷先帝",与同安另一处知名度颇高的荏畲村宝应殿神像一样,手握宝剑,头上长角。据村民讲述:"仙公"平时坐镇殿宇,接受泉州、台湾等地乃至海外信众朝奉。

 

古榕大树

10多位老人带着记者到卧牛岗的"牛尾"位置,那里有一棵硕大的古榕,5个人合抱不来。据介绍,这棵古榕是同安树冠最大的榕树。

村里的老人陈文宽说,古榕树与溪銮殿应属同一时期,这其中还有一个传说:数百年前,"仙公"曾派一只神鸟衔着一棵榕树籽,从卧牛岗的"牛头"飞到"牛尾",山丘上原是松柏成林的地方,又名"松柏脚",榕树生根发芽长大以后,松柏因受其遮蔽,采光不足相继死去,至今一个山头就剩下这棵古榕树。

 

"五谷先帝"与"盘瓠王神"

 

对手握利剑的"五谷先帝",有关专家曾考证,之前,文史界和当地村民对"五谷先帝"人文遗产存在误读。同安荏畲村的宝应殿实为畲族传统的盘瓠王庙,所谓的"五谷先帝"其实就是畲族的"盘瓠王神"。那么,由此可推断,溪銮殿中手握宝剑、身披"树衣"的"五谷先帝"正是"盘瓠王神"。据介绍,盘瓠是畲民的祖先,按照专家看法,此处的古殿就是全国罕见的盘瓠祖殿。

对此,同安区文史专家颜立水认为,溪銮殿木雕神像保存完好极为珍贵,"文革"期间为防止遭破坏,村民一度将其放入陶器沉入溪沙中封存。若能够确认溪銮殿就是同安盘瓠王神祖殿,那么其历史与文物价值将大大提升。不过,仍需进一步找到相关建筑构件等文物佐证。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