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州真实鬼故事:民工讨薪被害 出来找老乡帮忙

阴间小吏怕我死后提拔到他的位置 玩起了梦境中意念植入

上一篇:

下一篇:

梧州民间故事:三妹如厕遇雷锋——不是活的

这是根据真人真事写的故事。

事情就发生在前几年,由于过程比较恐怖,当局怕引起太大的负面影响,涉及该案的所有人等被严令封口。本人机缘巧合听来此事,特将当事人改名换姓,冒死发表出来,以警世人。

老张是湖南人,几年前靠倒腾当地的土产存下点钱,听在梧州开宝石厂的老乡说搞宝石有赚头,就想过来看看。

临行前,村里的四婶跟老张说,自己男人也是在梧州当民工,但已经半年多没有音讯,麻烦兄弟帮忙找找。老张想这也是顺搭的事,就答应帮着留意。

到了梧州一看,这人造宝石市场热热闹闹的确有搞头,老张就思量着学学有关技术,找个师傅,再买些设备回家,在家乡也搞一间小型宝石厂。

时间上一算,在梧州起码得逗留上几个月的,于是就找中介租了套小房子住下。小房子在一个新小区的顶层,业主可能买下来就是拿来出租的,房子新的,老张算是第一个房客了。

老张住下的当晚,洗洗擦擦的弄下一包垃圾,快十二点了才拿出去倒。这垃圾就倒在楼梯转弯处的垃圾桶上,每天有清洁工收拾。提着垃圾袋推门出去一看,这路灯昏暗还是声控的,随着开门声灯亮了。于是老张倒了垃圾就回房,才走几级楼梯灯熄了,老张一拍巴掌要弄出点声音来,把灯搞亮,“啪”一声,灯亮一刹那,老张发现身边多了一人。再一看,头皮一下麻了,那人眼睛傻楞楞地望着老张,恐怖的是,他是半边身子的,不是左半边而是前后半边,只有一半身子在外面,另外一半分明在墙里面,就像一个活的浮雕。

老张毕竟是个男人,没有当场晕倒,一步两步逃回房去把门关上,关门前回头看一眼,那人没跟上,还是老姿势,半边在外半边在里,眼睛望着老张嘴还动了动,像想说什么。


浮雕


老张半天魂没回来,刚清醒点马上把一张旧沙发拉过来顶着门,啪啪地把房间里面卫生间里面厨房里面所有灯打开,然后想打电话向警察求救。但马上一想,这事说给谁谁会相信啊,警察会相信吗?搞不好还说自己报假案!还是等天亮搞清楚情况再说。

这晚老张根本没睡着,脑袋里面反反复复就是那活浮雕。慢慢地老张觉得那人有点面善,啊!想起来了,这就是来梧州当民工的四叔吗?虽然有点变形但模样还在。快天亮了,老张才迷迷糊糊睡着,醒来已经日上三杆了、艳阳高照的。

老张开门一看,那墙壁平平滑滑的,当然是没有什么浮雕了。老张走去,细细地研究起来,这一看看出点名堂来了,昨晚出来浮雕那地方比其他地方凸起那么一点点,上面还有些非常细的裂缝。看来是自己眼花了,老张想。

当天,老张在门上装了个防盗眼,后来的接连几晚,老张垃圾是敢倒了,就趴在门上瞄出去,路灯时明时暗的但什么东西都没发现。再后来,老张就去找老乡,问起四叔的下落。奇怪的是,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但有人知道,在老张现在住的小区建成前,四叔就在工地做小工。

老张觉得这事情有古怪,于是再次观察那墙壁,这次比上次不同的是,墙壁居然有水珠流出,成眼泪状沿着墙壁流下了几条痕迹来。这些痕迹成灰黑色,还隐隐有股臭味。

老张这次不管三七二十一报了警。警察也出于好奇找了两个民工来,在那墙壁上挖了个小洞,这一挖不要紧,挖出一件命案来。

原来,四叔在那工地打工,一直没得工钱,一次去跟包工头要的时候,争吵了起来,双方动了手,四叔被包工头失手打死。包工头为逃避罪责,一个人把四叔碎了尸,并把尸块倒进已经扎好的钢筋,第二天要倒水泥的立柱模子里面。

案子破了,包工头虽是误杀但手段残忍,判了死缓,还附带民事赔了四婶一笔钱,算是有了个结局。

老张没了做厂的心情,包了一小包四叔的骨灰,和过来处理后事的四婶一起回了家乡,后来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