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天下第一帝之后 梧州后来为什么没有再出皇帝?

风景秀丽的五皇山能激发情欲 金童玉女各路神仙来相聚

上一篇:

下一篇:

十一个关于梧州景点的民间故事 个个有据可查

梧州,又名苍梧,这是非常久远的古地名。尧舜禹中的舜帝葬于苍梧。

《淮南子·修务训》说,舜“南征三苗,道死苍梧”。

《礼记·檀弓上》:“舜葬于苍梧之野,盖二妃未之从也”。

《山海经·海内南经》也云:“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

古时的苍梧是不是今天的梧州,学术界还有争议。但是据民间故事说,自舜帝之后,梧州后来差点出个皇帝,可惜了,没成功。

这典故您要是查县志多半查不到。这是当地父老口头文学记载的。俺当年浪迹梧州偶然听到,觉得值得记一笔。

梧州地处两广交界处,城边有条江,谓之鸳江。江边有座山。当地百姓称之为火山。盖因这山有个奇特之处,山顶上一片红土如火焰蒸腾,十分耀眼,故而百姓名之“火山”。有文人觉得这名字甚土,翻了翻典籍,说其实此山正名是锦屏山。锦屏之名固然秀丽,但俺私下里认为其实还是火山比较质朴写实。

那么皇帝故事是怎么回事?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

大宋年间,关外有一位异人,平日隐于闹市,但精通堪舆之术。因为子嗣连考三年不中,觉得自己当年为老父亲选的墓地脉理有偏差,必须另寻更好的所在。于是云游天下,意在寻找这样一块宝地。从关东五路到中原,也曾见到几处上佳宝地,但早已被前人选做了阴宅。无之奈何,只好继续南下,往更偏远的去处探寻。光阴荏苒,长路漫漫,不觉来到广西梧州,在鸳江之滨一家客栈住下。住了四五日,每日出门到远郊山野之中访寻。但终无所获。

话说这客栈主人,生意虽然不大,人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十分的精细。他看这位外乡人住了几天店,却不像是做生意的。不知他早出晚归的干什么东东。于是找机会跟这位客人套近乎,还免费上了一壶蛤蚧酒、两味凉菜。外乡人七八盅酒下肚,胸臆间热气蒸腾,不免犯了酒后容易犯的毛病,就是舌头转得比脑子快了,于是便跟店家说自己是出门勘察风水的。惜乎时运不济,寻访了大半个神州,仍不曾寻见一处好所在。说罢一声长叹,洗洗睡了。

第二天,外乡人又带上罗盘六分仪出门,心想今日再无所获,那就算了。继续往南走吧。

当晚回店,却依然无所斩获。外乡人用罢晚膳,心中郁郁不乐,渡步到店门之外散散心。一抬眼,忽然望见鸳江对岸那座山,山顶一片红土炎炎如火,他心中一动,觉得此山有异,需得勘探一番。

不料那店老板自从知道外乡人是来找风水宝地之后,便下了决心要看个明白。他把生意交给小二照管,昨天悄悄跟在外乡人后面,足足跟了一整天。回到店里,他仍然躲在账房从窗户偷窥外乡人的举动。外乡人目视火山神情怔仲,他自是看在眼里。

次日一早,带上行头,外乡人上了火山。客栈老板带足干粮,蹑手蹑足跟在了外乡人的身后。外乡人上到半山,来到一片凹地,举目四望,不由得喜从中来:好地方!好风水!终于找到了!就是它了!

外乡人仔细丈量了地势,精确定位了气穴,并作了暗记。然后四顾无人,便悄悄地下山,后来回了关外。

客栈老板老谋深算,虽然看得亲切,却是不动声色。外乡人走了,他还是按兵不动。因为他知道外乡人还会回来的。


梧州火山


几个月之后,外乡人果然回来了。还是住在这家客栈。老板还是笑脸相迎。外乡人这回来,是将他家祖坟迁了过来,葬在了那块风水宝地。客栈老板似乎什么都没注意。每日只管侍奉茶饭。

外乡人办完事,回到故乡。让儿子再度应试。儿子本来书念得不错,前三年落榜,显然是气数有偏。这回找到的墓地,脉理精奇,绝对不会有误,摘取功名在此一举。果然,儿子出手一路顺风,乡试,会试都一路顺利。但到了殿试却陡然卡住了。外乡人心中不觉地疑惑:“以我那块宝地,我儿应该是连中三元啊。怎的到了殿试就过不去了?”

这事实在有悖义理,外乡人觉得必须弄个明白:“我得回梧州再看看。怕不是当年丈量出了点差错?”

到了梧州,自然而然的直奔那家老店。毕竟是熟人熟路,省的打听了。

住进店里,天色已晚。先用了膳,准备第二日上山。饭罢,在庭院透透风,遥望火山,那片红土依然耀眼。正有所思,忽然听到身后有小孩奔跑嬉戏的声音,便回头看了一眼。不看便了。这一看是大惊失色:这小儿,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那面相,气势干云啊!外乡人急忙找人打听:这小儿是谁?人说:哦,那不是咱店老板的儿子吗?要说那老板也是福气啊。多年未有子嗣,去年却忽然大喜,得了这么个聪明伶俐的白胖儿子。

外乡人听得暗暗心惊,屈指一算:去年?若是去年出生,当是前年有喜。前年正是我将祖坟迁来之时。当时就住在这家店里。店老板见得到我做的一切。莫非……

外乡人越想越觉得骇然,第二天一早急急上山。到得那片宝地,不由得怒火中烧:自家祖坟不见踪影,现下立在那里的墓碑,姓氏却是客栈老板的姓。外乡人已然明了,仰天长叹,知道事情至此,风水已然应验在了店家儿子身上,自己即便诉诸官司,也已经不可能沾得到那片风水的光了。何况自己是外乡人,不可能长年厮守于此地。而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斩断此地的脉象,至少可以让他家的时运失去后劲,不再提升。于是将一柄镔铁剑祭了符,深深打进地脉腰眼之处。然后下山找店小二结了帐,便悄悄离开了。

这柄剑斩断了风水地气,使得那店老板的胖儿子时运到此止步。即便如此,此小儿长大之后仍是一路飞黄腾达,官至尚书。据故老说话,若不是那柄剑斩断了脉气,梧州当年出个皇帝也未可知。

这个就是老苦听来的故事。您要是问这风水堪舆是不是真有道理,那么实不相瞒,老苦是实证主义者,对任何超自然的东西都不敢依托。当然风水之说能流传上千年,多少也会有些合理成分。那些依山傍水和方位朝向,肯定是有利于古代的生活劳作方式,比如向南的山洼前面有水,这既能借山势阻隔朔风,又保证有生命中最重要的元素:水。这样的地势当然是安居好所在。但是如果把风水的讲究弄得玄幻诡异,因为一棵树的位置“偏”了两米就认为这房子风水不好,这就是娱乐价值高于实用价值的玄学游戏了。

 

 

作者:老苦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