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被水猴袭击差点牺牲 战友赶来开枪击毙两个

对着镜子削苹果是为了许愿吗?还是和鬼怪对赌?

上一篇:

下一篇:

士兵管辖的地方老有一个妇女出来作怪 他们为什么不管管

当兵的时候在西北,部队的驻地四周都是戈壁荒漠,荒凉的很多地方没有公路,当年我在运输连,负责给分散的各地连队运送给养,如果是没用公路的地方,那就要靠马匹驮运了。这天我们班六名战士,驮运着给养就出发了,班长说这回走一条新路。

沿着黄河岸在无人的荒凉戈壁上走了一天,快到晚间的时候发现前面有几处房屋,我们走到近前一看,是一个挺大的院落,里面有几处房屋,院门是半开着的,院外还有几处荒芜的田地。我上前敲了敲门,但里面没人应声,我走进院里才发现没有人。班长一看说道;今晚大家就在这里休息了。

我到房间里看了看,发现这里有人住过,生活用具齐全,都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土。大家都饿了,先吃饭吧,吃完饭也都累了,班长休息前让我睡在外屋警醒着点,他也觉得这里有点怪。睡到半夜的时候,我忽然听到院里的马匹嘶鸣声,我急忙起身持枪上了一发子弹就跑了出来,随即见到一个黑影一闪就越墙而去,好快的身法。我追出院外没看到黑影,但却发现那边的草丛里有光亮,我走过去用枪拨开草丛,当即吓了一大跳,竟是几具骷髅发出来的磷光。

骷髅都是完整的,我心想,这难道会是原来这院落的主人们遭遇到什么不测了?时间久了如今就都只剩下一具具骷髅了?这跟刚才那个越墙的黑影有没有关联?

我带着疑惑走到了黄河边,放下枪蹲下洗把脸。就当我刚要站起身来时,突然从我身后伸过来一只毛茸茸的胳膊锁住了我的脖子,就把我往河里拖。那家伙的臂力极大,我一时挣脱不开,脚下已趟到河水。这时我猛然想起肋下的军刺,我一手迅疾的拔出军刺向着那家伙的肋下刺去,疼的那家伙怪叫一声立刻甩开了我。我被一股大力扔出,摔了一个跟头,刚好摔在我的步枪旁,我急忙拾起枪站了起来,随即发现在我前方站立着一个像是个大猿猴一样的家伙,青面獠牙恐怖之极,这时又从水里钻出十几只这样的怪物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黄河水怪?也叫水猴子的那种?。


水猴子,即水鬼


听说这些家伙能在人在熟睡中,把人给拖下水去给淹死后再给扔上岸来。原来院落里的那一家人,想必是在夜晚熟睡中被这些水怪上岸来拖到水里都给淹死了,然后又把尸体都给扔上了岸。这些家伙上到岸后就一起向我扑过来,我向它们开了一枪,就向着院子跑来。那些家伙在后就追,快跑到院门口时,班长他们已听到枪声跑了出来,班长大声让我快趴下。我刚一趴下,一通呼啸的子弹就向我身后打了过来,那些水怪被打死了两头,其余的扭头跳进黄河里都跑了。

后来,几个人打着手电筒过去查看,留几个人从旁警戒。我们看到了一副臭皮囊包裹着一幅骨架,那骨架真的很像猿猴,那皮就像老鼠毛附着在海带上一样,皱巴巴的样子,附满了污泥和螺丝,一阵阵恶臭,恶心至极,当天就有四个战士吐了,包括我。至今想起来还有要呕吐的感觉。我们赶紧离开,晚上大家聊了一整夜,警戒了一整夜。

第二天,大家都不敢过去查看,只在周围巡逻看看还有没有那样的东西,有的话就击毙。直到正午,没什么特殊情况发生,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必须在太阳落山前赶到有人的村落,我们实在是不想再住这种潮湿阴暗的河边!

傍晚,终于赶到了一个小村庄,老乡们接待了我们,安排了住宿。晚上,我们跟他们聊起黄河边发生的事,叫他们向当地政府汇报,多带些人过去查看。

第三天,我们由于有任务在身,一大早就往前赶路了。后来听说,老乡去向村委汇报,村委又向当地政府汇报,当地政府又联系那边的政府,就这样层层转达,也不知道最后被描述成了什么样子。

从那以后,我们出任务就没再走那条路线,也没了关于水猴的更多消息。

几年以后,一个机会,我路过曾经接待过我们的小村庄,向老乡打听关于水猴的事。他说,他也是听别人讲的,那个地方的政府带了一大帮人去查看,最后只发现几具骨骼,我们说的两个水猴的尸体也只剩下一些骨骼了......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