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婆系列故事:大妹小妹几次考验变婆 最后还是发生不幸

变婆系列故事:侗族、苗族放蛊、变婆传说的探讨

上一篇:

下一篇:

变婆系列故事:大妹拿刀砍了老变婆的尾巴

原标题:野人婆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户人家住在霸王岭的半山腰。这户人家有两个女儿,大的叫大妹,14岁;小的叫小妹,10岁。因为老公长年在外面做工,两个女孩子的妈妈就在家里照顾孩子。

这天傍晚,孩子的妈妈要去外婆家办事,只留下两个孩子在家守屋。妈妈走之前交待两个孩子说,“晚上不管谁叫门都不要开门,这里好多野人的,他们专门吃小孩。”

大妹、小妹很听妈妈的话,吃过晚饭后,天一黑就把门关了,在屋里聊天,聊着聊着就很晚了,两姐妹熬不住了,只有上床睡觉。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一阵叫门声:“大妹大妹,开门啦,我是你外婆。”

大妹被吵醒了,起床来到大门边说:“你说你我外婆,那你把手伸进来让我摸摸。”

大妹摸了之后说:“外婆外婆,你的手好多毛啊,以前你的手很滑爽的。”大妹不相信就没有开门,到床上睡觉去了。

过了不久,外面又传来一阵敲门声:“小妹小妹,妈妈回来了,快开门。”

小妹起床后来到大门边说:“你说你是我妈妈,你把手伸进来让我摸摸。”

小妹摸到一只滑滑的湿湿的手,就说:“妈妈妈妈,你的手怎么这么湿湿的啊?你肯定不是我妈妈。”

“没有啊。”外面的人说。

小妹马上跑到房间里,在煤油灯下看了看自己的手上,啊,都是牛屎。大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告诉小妹别开门。大妹和小妹两姐妹躺在床上,你一句我一句,就是不去开门,任由外面的人叫个不停。两个人不敢睡,只好等天亮,小心在床上说着话,迷迷糊糊的,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天亮了。

大妹和小妹一直睡到下午,才被一阵叫门声惊醒。一个大叔过来告诉两姐妹说,她们的妈妈在外婆家的事还没有做完,要过两天才能回来,并叫她们晚上早点睡,关好门,不管什么人叫门都不要开门。说完后,这个大叔就走了。

一到傍晚,姐妹就早早的吃过饭,洗了脚就上床了。

姐妹在床上不想睡,就在煤油灯下不停的说昨晚的事,越说越怕,越说两姐妹就抱的越紧。突然,“嘟嘟嘟......嘟嘟嘟......”一阵敲门声传来,吓了两姐妹一跳。接着,就听见“小妹小妹,我是你外婆,快开门,我还没吃饭呢,我好饿了。”

大妹就起床来,叫小妹睡在床上,自己来到大门边说:“你是外婆啊,那你把手伸进来让我摸摸,我才敢开门。”

于是,大妹就摸到了一只毛茸茸的手,马上就大声对外面说:“我外婆的手是没有毛的,你不是我外婆,你是野人婆!”

“哦”,外面应了一声后就没有声音了。

过了一会儿,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小妹小妹,我是外婆,快开门。”

大妹叫小妹去看看是谁。

小妹摸黑到门边,对门外说:“你不是我外婆,你是野人婆,是来吃我们的。”

外面的声音说:"我不是野人,我真是你外婆呢,你不信,我伸手让你摸一下,我的手没有毛的,很滑很滑的,是人手。"

小妹就把伸进来的手抓在自己的手里摸了又摸,说:"是人手,只是我外婆的手没有这么滑这么嫩。"

这只手马上就从小妹的手心抽出去了。

大妹也说到:"小妹,我们外婆的手是有很多皮子的,很粗的".

小妹已经来到床上,对姐姐说:"有点像外婆,又有点不像,不过她走了。"


变婆


 过了不久,又响起了敲门声"嘟嘟嘟......嘟嘟嘟......"

"大妹大妹,我是外婆,快开门,我嘴巴好干了",一个声音从门外面传了进来。

大妹和小妹太困了,没有醒。

"开门啦,大妹小妹,我是外婆啊,"这个声音又响起。

大妹和小妹还是没有醒。        

门外的敲门声一阵高过一阵,大妹打了一个翻身,听见了外面的叫门声,说了一句:“谁啊?吵死人啦。”

“我是外婆呢,你是大妹吗?快开门啊,我好饿了。”

“哦,你是外婆啊,我马上就来。”大妹应道。

大妹马上起床,点上灯,就走到大门边。

“你说你是我外婆,那你把你的手伸进来让我摸摸。”大妹没有忘记妈妈的话。

不一会,大妹就摸到了一只很粗造的老人的手,“恩,是外婆的手。”

大妹还是不放心,“你的声音不太像我外婆的”,大妹心存疑虑地说了一句。

“不是的,我这两天喉咙不太好,说起话来有点嘶哑。”门外的声音回答到。

“我妈妈去你那里了,你来做什么?我妈妈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呢?”大妹又问到。

“你妈妈还有点事没做完,明天才回来。你妈妈叫我早一点来看你们姐妹俩,怕晚上有野人婆来吃你们”,门外的老人回答说。

大妹把小妹叫醒,说:“小妹,你去看看那个人是不是外婆,我不敢肯定。”因为一直迷迷糊糊,她就上床睡觉了。

小妹答应了一声,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

“姐,我再去问她几个问题,看看对不对。”小妹对大妹说。

小妹走到大门边对着门外说:“外婆外婆,你让我摸摸你的头。我外婆的头发好长的。”

小妹伸出手去摸了摸那人头发,“恩,很长,是我外婆的头发。”

“外婆外婆,你让我摸摸你的背脊,”小妹继续要求。

于是小妹又把手伸出去摸了那人的背脊。

“你的背脊怎么这么多毛啊,我外婆的背脊是没有毛的。”小妹疑惑地问道。

“这是外婆我穿的蓑衣,我怕下雨,所以就背了一件来。”外面的人回答说。

“哦,是真的吗?”小妹问道。

“是真的,外婆不会骗你的。”

“那好吧,我就开门,”小妹应道。

 

大妹醒了。

外面的风声开始大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开始下起了小雨。

“大妹大妹,开门,快开门,我是外婆。”外面有一个声音在喊。

大妹赶忙下床。

小妹马上就说:“你下来干什么?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大妹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就又上床睡觉了。

“外婆,你先洗个脚吧,我帮你打热水来噢。”小妹说。

“算了,我洗了脚才来的。”

“走了这么远的路,洗个好些。”

“你先睡吧,外婆马上就睡,噢”

“轰隆隆,轰隆隆......”雷声一阵一阵。

大妹打了一个翻身,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粘住了,很湿很湿很粘很粘。

“外婆,是不是小妹尿尿了啊,这么湿。”大妹问。

“没有啊,可能是雨太大了,屋漏了,雨水淋湿了床铺。”

“哦”

大妹又睡去了。

雨声慢慢小了、细了。

突然,一阵特大的雷声袭来“轰......啪......”像炸了什么东西一样声音很大。

床被震得不停得摇动。

“外婆,你在做什么?”

“好冷,我抱着小妹呢。”

大妹的脚触到了外婆的身体,知道外婆在发抖。

外面的雨又开始大了起来,风也大了起来。

树叶被风吹得哗哗地响,被雨打得哔波哔波的,声音很吓人。

慢慢地,风停了,雨也小了。

大妹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在响,“哚哚哚,哚哚哚......”

“外婆外婆,这是什么声音?”

“没有啊”

“是不是老鼠在啃木头啊?”

外婆用手拍了几下床板,“可能是老鼠”。

“恩”大妹应了一声又睡去了。

“吱咯吱咯”外婆下床的声音把大妹吵醒了。

“外婆,你要去做什么?”

“我去尿尿,你去不去?”

“我不想去。”

外婆起床去尿尿了,大妹用脚去踢小妹,看看小妹是不是横着睡。踢了几下都没踢着,还把自己的脚弄得又湿又粘。

“这是怎么了?”大妹心里在想。于是,就爬起了床看看小妹和外婆睡的那一头。

“啊”大妹吓了一跳,“小妹哪里去了?”

大妹把被子掀开用手摸了摸,啊,都是湿的,还有一块什么东西,很湿很粘很硬,还有点刺手。

大妹的心格噔了一下,“小妹被吃了,这个外婆是假的,是野人婆。”

大妹的眼泪出来了,好怕,真的好怕,家里来了一个野人婆!!!但是,大妹想到了还在外面尿尿的野人马上就要回来。她就叫了一声:“外婆,你尿完没有?我好怕。”

“还没有呢,不要怕,外婆马上就回来,乖乖先睡哦。”

大妹心想,你这个死野人婆,你吃了我妹妹,我要搞死你。想啊想,听妈妈说过野人婆最怕打雷,特别是打大雷。好你个野人婆,看我怎么整死你。

大妹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这时候野人回来了,“大妹啊,你怎么啦?你看小妹睡得好香,哪像你,老是睡不着。快睡吧,明天早晨我煮鸡蛋给你们吃。”

“呕!”大妹心里在哭在骂,“我吃你个头,你吃了我妹妹还叫我睡着好让你又来吃我啊。”

大妹想着这件事心里想哭,翻来覆去睡不着,感觉野人婆那头声音很少很细,在心里想还是要早点动手,不然就要天亮了。于是就大声叫了一声:“外婆,我要尿尿。”

野人婆应了一声:“呕,你去吧,快一点噢。”

大妹下了床后就轻轻地走到楼梯边,慢慢地,小心又小心地,一步一步往楼上爬。由于太紧张,楼梯都发出了一点声音。

“你在做什么?尿泡尿都要这么久,真没用。”

“好像在下雨,外婆”,大妹轻轻地说。

“是吗?那你还不快点回来?”野人婆答道。

大妹摸黑在楼上东找找西找找,把蒸糯米饭的木蒸子搞得像雷一样响。

“可能要打雷了”,大妹轻轻第说。

“哦?”

“轰隆隆,轰隆隆”雷声一阵高过一阵。大妹问外婆“你怕不怕打雷,我好怕。”

“我......我......不......不怕......”野人答道,声音抖得很厉害。

“真的吗?”大妹又问。

“恩......恩......真......真的的......的......”野人答道,声音抖得更厉害了。

“轰隆隆,轰隆隆......”突然“啪”地一声,声音好大。

“我怕我怕,大妹,你快回来!”野人大声叫。

“我还没有解完,等一下喽。”大妹忍不住想笑,继续把蒸子搞得像打大雷一样响,在心里还不住地骂。

“你快点啊,我真的好怕!”野人婆喊。

“啪......啪......啪......”雷声越来越密,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好像就打在房子的顶顶。

“大妹,快来啊,雷公要打我了,快来救我啊。”野人婆颤抖地求大妹。

“真的吗?你赶快藏进谷仓里。”

“谷仓在哪里?”

“就在隔壁房子。”

野人婆一抖一抖地摸进了隔壁房子,爬进了谷仓。

“要用仓板盖好喽,不然的话雷公会找到你,就把你打死的。”大妹大声地吓野人婆。

“呕......呕......呕......”野人婆声音抖得很厉害。

“外婆,你躲好没有?”

“我躲......好......了......”

大妹赶忙下楼来,把几根很重的木头放到谷仓上面,然后再放几个大石头。

“外婆,你躲在里面,我帮你看着,雷公来了我就哄他到别地方去。”

“哦”

大妹看了看谷仓和上面的东西,心想这个野人婆可能出不来了,就到灶屋里烧水去了。

过了不大一会,水锅里的水开始响了。

“唏唏唏......”

大妹抱来许多的干柴,把火烧得大大的。

“咕噜,咕噜,咕......”水开了。

“大妹,外面是什么声音,怎么这么大?”

“外婆,外面在下大雨,还有闪电,可能又要打雷了。你躲好一点哦,我帮你赶雷公。”

“好大妹,外婆没有白疼你,谢谢你拉。”

大妹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大通骂人的话,揭开锅盖,用水桶盛满开水,然后提着来到谷仓旁边。

“外婆,我帮你打开点缝隙好透气。”

大妹移动一块仓板留了一点点缝隙。

“外婆,这样好不好一点?”

“恩,好了很多,我在里面快透不过气来了。”

大妹再把木板盖好,又加了几个大石头,端过一张长凳放在仓旁边,然后就把开水倒进仓里。

“大妹大妹,这是怎么了,好像有热水进来了呢?”

“是啊,我给雷公吓出尿来了。”

“哦,这个死雷公,真是厉害,你要帮我赶走他啊,我最怕他了。”

大妹再也不答她了,继续提水倒水,锅里的水就快倒完了。

“啊,好热,好热,热死我了,热死我了!”野人婆在仓里开始不停地大叫,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惨,慢慢的就没了。

大妹继续提水倒水,一直把锅里的开水全部倒进了谷仓里。想了想,还是怕没有把野人烫死,又继续烧开水,然后再倒进仓里。就这样一直忙到天亮,实在是不行了,好想睡了,就进房间上床睡了。

......

“嘟嘟嘟,嘟嘟嘟,有人在吗?”大妹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爬起床看了看,啊,天快黑了。

“哪个?”大妹问了一声。

“我们是进山来做事的,想借你家住一个夜晚。”

大妹吓了一跳,不会又是野人吧。赶忙下床走到门边朝门外仔细的看了看,不是野人,是两个大男人,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她把门打开,让两个大叔进屋来。

大妹把野人婆吃了小妹、被她烫死的事讲给两个叔叔听。两个叔叔赶紧来看床上,小妹已经死了,救不过来了,大妹很伤心。他们把谷仓放让水流出来,然后搬出来,一把大火把谷仓和变婆一起烧掉了。

两个叔叔就在大妹家住几天保护大妹,直到她妈妈回来。

两个叔叔后来把野人婆的故事传开了。

 

 

作者:心佛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