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萧朝贵初露锋芒 两人深入地方豪强炮楼内夺武器

太平天国杨秀清的故事:烧炭农民、兵器铁匠、天父下凡

上一篇:

下一篇:

太平天国将领赖九的故事 又一个打铁匠当了将军

萧朝贵(约1820-1852),客家人,生于清嘉庆末年,广西武宣罗渌垌人。金田起义的核心领导人之一,太平天国运动初期的重要领袖,官封西王。

萧朝贵的父亲是蒋万兴,母盘氏,弟为太平天国懿王蒋有福。居桂平鹏隘山下古棚村,壮族人。因过继萧玉胜为子,故改姓萧。有两子,长子萧有和,次子萧有福。萧有和袭爵为幼西王,在太平天国后期深得洪秀全信任。

萧朝贵自幼随养父长大,家境贫苦,到桂平市紫荆山山区靠种菜、耕山、烧炭艰难度日。父母亲育男四人,萧朝贵排行第三,次兄为太平天国顶王萧朝富,四弟为天平天国模王萧朝兴,族弟为式王萧三发,时家境贫寒,无钱念书,不识多少字。

为了谋生,少年时代的萧朝贵,就离家外出做工,还当过店伙计。不久,又随父母背井离乡,到桂平平隘山的下古棚落户,以开荒烧炭维持生计。这时,萧朝贵才20岁出头,都已备尝封建社会贫民的颠沛流离生活之苦。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洪秀全创立上帝会 ,派冯云山深入桂平一带传教,秘密组织革命力量。萧朝贵约在1846年加入上帝会,与好友杨秀清最早成为拜上帝会的成员。他们四处到壮、汉、瑶等各族人民中去宣传拜上帝会的教义和好处,积极动员各族众参加拜上帝会。

太平天国起义的前两三年,武宣县的东乡圩有个叫陈亚贵的是天地会成员,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招拢穷人,反对财主和官绅。那年他带领几百人马,围攻东乡财主刘奇虎的家。

刘奇虎和儿子刘继发登上炮楼,用两支猪崽脚射击陈亚贵的人。猪崽脚是长约一尺的火药枪,形如猪脚,因此得名。

陈亚贵见损伤十多个弟兄,便撒退了。

这事过后不到三天,东乡方圆几十里都谈论着刘奇虎的两支猪崽脚厉害。这事情很快传上双髻山,传到萧朝贵的耳里。

朝贵和拜上帝会的穷兄弟商量,不缴下刘奇虎的那两支猪崽脚, 日后举义定要吃亏,最后商定了夺猪崽脚的计谋 。

刘奇虎打退陈亚贵后,他爱那两支猪崽脚胜过爱他的三个老婆。他和儿子每天晩上爬上炮楼顶放两三枪,吓得百姓早早关门。

刘奇虎听到风声:双髻山、紫荆山的拜上帝佬比陈亚贵还要厉害, 他们认为清廷大小官员和地方财主豪绅都是妖魔鬼怪, 都要斩尽杀绝……刘奇虎有几分胆寒,加固炮楼,多开枪眼,四处放话要买几十斤上等平南下瑶火药,对付拜上帝佬。

一天,刘奇虎的小舅梁桂彪,匆匆忙忙来到刘家,说:“姐夫,村边大榕树下有两个人, 头戴竹丝帽,脚穿竹壳草鞋,各挑两个坛子,叫卖火药,四毛二钱一斤。”

刘奇虎非常高兴,连声问:“是下面来的还是上面来的?”

“那二人是带广东口音的。”

“哦, 那一定是平南下面来的,正牌下瑶货。快,快,叫他们挑火药到家里来。”

刘继发在房间里听讲来了下瑶火药,急急忙忙地跑出来说:“小舅,我同你一齐去。”一下子二人引着两个卖火药的人来了。一个是高个子,两道浓眉,双目炯炯有神,皮肤黑得发紫; 一个是矮个子,两眼奇小,但眼珠子常转溜溜的,手臂粗短。

刘奇虎在门口等着,见二人挑着坛子来了,马上迎上去说:“客商请进,请到大厅坐坐。”梁桂彪马上捧来茶烟。

刘奇虎客气地说:“桂彪呀,传我的话,叫厨房做几个菜,招待远方来客。”

“是!”梁桂彪匆匆下去。

“继发呀,你去准备两壶三花酒。”

“爸爸,我……”刘继发转头想走 。

刘奇虎忙说:“转来,近些。''和儿子耳语后,故意地说:“好好准备,不能怠慢贵客!”

刘继发心有领会地说:“好! 我立即叫舅舅去做。”转脸对二人说:“请贵客稍等片刻 。”

高个子边喝茶边说:“刘财主不必客气,有酸姜送粥就行了。”

“你们太辛苦了,喝两杯淡酒解解困嘛。”

高个子恭敬地说:“那就打扰了。刘财主,我们的火药是正牌的下瑶货,如有半点弄假, 对不起你老人家。”

“看你们的穿戴,听你们的口音,便知八九了。老实说,冒牌货我一看便知。”刘奇虎很自信地说。

矮个子的两个小眼珠老是转向四周。高个子微笑着说:“山里人早听说你老人家是很有见识的人。不过,我的货是铁,价是钢!”

“老弟,这不必担心,四毛二钱一斤,分厘不减你的。”

“刘财主真对不起,这四坛火药,有两坛已领了三里覃万象的定钱了。”(三里是地名,在今武宣县境) 

“哦,三里覃万象,他老先生是我的亲戚,货落我家,保管他没有意见。''刘奇虎笑哈哈地说。

矮个子说:“你们是亲戚,请你修封书去说明一二,日后我们和覃先生好见面。”

“你这个小弟讲得对,修书易为,明日叫人骑马送去。”刘奇虎说着走近坛子,要打开用石灰封口的坛子。

高个子阻止:“请不要费心,我这里有货样。”随即拿下挂在肩上的牛角,倒出一点火药在手掌上,说:“你老人家最识货的,你看看。''说着,矮个子用火煤触到手心上的火药,只见一股浓烟冲起,“封”的一声,火药燃烧,把手掌亮给刘奇虎看。

刘奇虎连声赞扬:“上等!上上等!”

这时,矮个子瞥见梁桂彪在锁上头门,他忙向高个子使个眼色。高个子心里领会,同时也瞥见梁桂彪在锁门。

不一会儿,刘继发引着四个大汉,捧来饭菜,梁桂彪端着两壶三花酒随后来了。刘奇虎招呼二人入座。

酒过三巡,高个子和矮个子谢绝喝酒了。梁桂彪和刘继发硬要和他二人串杯。

矮个子突然起立,抓碗舀饭。梁桂彪和刘继发有些生气的样子。高个子说:“我等失尊失敬了。”

刘奇虎一边打着眼色给小舅子,,一边笑着说:“不怪!不怪!”

刘继发在旁等着高个子和矮个子吃饭,心中很不耐烦:“你俩慢慢地吃,我去开坛倒火药,饭后就过秤。”

高个子忙放碗筷,说:“少爷,何必劳驾,最好用火枪试一试。”

这句话正中刘奇虎心思,说:“继发,还不去要猪崽脚来试一试。”

“对!爸爸。”刘继发转脸对高个子、矮个子说:“二位用饭,少陪了! ''说毕,拱拱手,由大厅后门直走进里屋里了。

高个子向矮个子扫了一眼,说:“刘老爷,你家的酒真够力呀!你,你看我,脸像火烧山了……”

“哈……够力还在后头!”刘奇虎一语双关地说。他心想等会子要你吃板刀面呢。

矮个子语不连贯地说:“我……醉,不,不,酒,我还……喝两杯。”他站起,脚步摇晃,身子打晃,“喝! 喝!”用手捂住嘴,避开刘奇虎的目光,用一只手指挖喉头,马上发出''呵呵呵”呕吐的声音,身子揺摆,步子打绞,走到大厅后门,靠在门边。


太平天国西王萧朝贵


高个子心中有数,还有半碗饭也不吃了,放下碗筷,把头栽在桌上,仅是一下子,他站起身:“刘……老爷,我们下……瑶人,爱打老同,我们打老同……老同……”

刘奇虎心想,良策已实现了:“好!打老同,真正的打! 打!”打字声像虎吼一般。

刘继发应声由大厅后门跳出,双手拿着两支猪崽脚,满脸杀气,正说:“莫动!”

矮个子心灵手快, 夺过了刘继发手中的猪崽脚,把他踢翻在地。正在这时,梁桂彪领着七八个大汉,手持钢刀踊进来。也正在这时,高个子举起一个坛子捧在地上,坛破了,数十条小蛇四处飞射,人人大吃一惊。

刘奇虎正要逃跑,高个子一个箭步,使出惊天掌,把刘奇虎打翻在地,大喝一声:“统统不许动!”

手持钢刀的汉子,惊恐万分,个个丢刀跪下。

数十条小蛇四处窜。高个子愤愤地说:“姓刘的,你要谋财害命,是不是?”

刘奇虎像是听不见,连连叩头求饶。梁桂彪全身打抖,跪在那帮汉子中求饶。矮个子火子起了,向刘氏香火堂放了一枪。这猪崽脚威力真大,顿时这大厅里哀叫声、啼哭声冲翻瓦片。

刘奇虎抬起头,哭丧着脸,老泪满眶,打抖地说:“是,是我这畜生出的坏主意。请问二位是哪路的英雄,是天地会的了……亚贵的人马吗?”

高个子怒声地说:“放屁! 我是双髻山上的萧朝贵,是拜上帝会!”

刘奇虎一听说是萧朝贵,拜上帝会,他全身瘫软在地。

萧朝贵踢了刘奇虎一脚,左手拿住他颈后衣领,轻轻一端,刘奇虎站了起来。

萧朝贵缓声地问:“你到底买火药有什么用?”

刘奇虎结结巴巴地说:“萧能人,你饶我这条猪命,不,狗命,我讲,讲。”

矮个子惯怒地一脚,踢翻饭桌,碗碟粉碎,屋内又是一阵哀求声。

“我讲。”刘奇虎结结巴巴说:“买火药,是防拜上帝佬,有一天……会来打……打……我……防犯……”

萧朝贵笑着说:“哈哈,我们是奉天父命令,要铲除天下妖魔的。饶你一命吧,今后你绝不能做谋财害命的事,更不能和我们作对。不然! 就要请你吃猪崽脚!”说毕,向矮个子使个眼色。

矮个子过去抓梁桂彪的长辫子:“你这个狗舅子起来!”

梁桂彪站起来说:“日后我要是还做坏事,天收我,地收我。”

矮个子不耐烦地说:“去打开头门的锁,走!”

梁桂彪仍不断地说:“我有罪,罪该万死! 万万死!”

 

1848年,冯云山被捕入狱,囚于桂平县城,会众发生动摇。洪秀全返回广东营救。此时,萧朝贵与杨秀清假托天父、天兄托降,安定众心,坚持斗争。

他首先神化洪秀全,要大家共同拥戴洪秀全为太平圣主,大力发展会众,号召会员同心同德,共扶真主。为此他做了大量工作,始终不渝地教育会众坚定信念,坚定斗志,对巩固组织和坚定会众信念起了极大的作用。

11月19日,萧朝贵假托天兄耶稣下凡,与洪秀全有一段对话,其中有:

天兄基督谕天王云:洪秀全弟,尔认得朕么?天王曰:小弟认得。(《天父天兄圣旨》第3页)

在既成事实面前,洪秀全承认了萧朝贵代天兄传言的特殊身份。从1848年10月至1852年5月的三年半时间,天兄下凡传信有120多次,其中涉及金田起义前后的许多重要史事。

洪秀全同萧朝贵有一次对话:

"天王曰:天兄,太平时军师是谁乎?

天兄日:冯云山、杨秀清、萧朝贵俱是军师也!洪秀全胞弟,日头是尔,月亮是尔妻子。冯云山有三个星出身,杨秀清亦有三个星,萧朝贵有二个星。杨秀清、萧朝贵他二人是双凤朝阳也!"(《天父天兄圣旨》第5页)

萧朝贵虽然比冯云山少一个星,但已取得同是军师的地位。在冯云山入狱未归时,萧朝贵与杨秀清二人成为扶持洪秀全创业的"双凤"。其实,在拜上帝会会众的心目中,萧朝贵早已成为一位有号召力的"救世主"了。拜上帝会以秘密宗教结社开始,逐渐演变成政治性的反清组织,最后又成为武装抗清的思想、政治支柱。萧朝贵从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

洪秀全到广州营救冯云山的同时,萧朝贵发动烧炭工人捐集了几百串钱,疏通官府营救冯云山出狱,并积极参与组织和策划金田起义。

金田起义前夕,为壮大团营组织,萧朝贵回武宣家乡招齐会众,动员同族兄弟参加起义。他断然自毁庐舍,破釜沉舟,表示义无反顾的决心。在萧朝贵的带动下,群众纷纷变卖家产,奔赴金田,踊跃参加团营。他坐镇平在山总指挥部,对各地发生的每一项重大事件,他都以天兄下凡的名义,作出指令或决策。他以极大的魄力组织会众,发展力量。他和杨秀清统一部署,精心筹划,准备武装起义,起到了发号施令、统揽全局的重要作用。充分表现了一位极其机智、极有头脑、稳重有谋略的起义发动者和领导者的风范和魅力。

 

1850年10月,起义准备已趋成熟。

 

思旺迎主之战

 

思旺迎主之战,思旺即思旺村,在平南县花洲山人村南,为金田至山人村必经之地。

1850年7月,洪秀全在马练北胜山人村发布团营令。平南等县拜上帝会众以胡以晃为首在花洲团营。同年10月4日,胡以晃率众攻打思旺,不克。

1850年十月下旬,清军侦知洪秀全等在山人村,由浔州(今桂平市)协副将李殿元会同署平南县知县倪涛、秦川巡检张镛等率兵勇扼守思旺,断洪秀全等归路。

洪秀全派人密赴金田告急。

12月25日,杨秀清自金田发兵,派蒙得恩率领,经五洞山(属鹏化山)小道,袭杀隘卡守卒,27日突攻思旺,大败清军,斩张镛。次日迎洪秀全、冯云山和山人村起义军回金田。

 

蔡村江之役

 

1851年1月1日发生的桂平县大宣圩蔡村江之役,是太平军和清朝正规军的首场大战。

1850年12月29日,驻守桂平的清军代理贵州清远镇总兵周凤岐闻思旺战败,派清江协副将伊克坦布等率兵千余人,分路进犯金田,阴谋一举摧毁拜上帝会团营的基地,破坏太平军誓师起义。当时,平南思旺圩"迎主之战"甫告结束,洪秀全、冯云山进驻金田,席尤未暖。从四面八方赶来团营的群众正在整编。如何应付敌人的突然袭击,打退他们的猖狂进攻,以保证誓师起义的顺利进行,是一个十分重大而又必须迅速解决的问题。

萧朝贵协同洪秀全、冯云山、杨秀清组织并领导了这场反击战。他们采用兵分三路,包抄合击的战术,由杨秀清率一军驻蔡村江北岸的王谟、烟村,牵制从大宣圩西犯之敌;以萧朝贵率一军埋伏于金田东南侧的盘古岭一线,监视由南渌、武靖进援的敌人。洪秀全、冯云山亲率一军驻金田,居中策应南北两翼。

当伊克坦布督率敌军主力窜越蔡村江、深入鸡母岭时,金田一声号炮,三路人马同时奋起,围困敌人于蔡村、金田之间的望鳌岭,激战终日,清军大败。伊克坦布策马夺路逃走。萧朝贵率军奋勇穷追,阵斩伊克坦布,毙伤敌军官兵数百人于蔡村江。然后,回师灯盏桥,大败周凤岐部,黔军"七营相率宵遁"。

蔡村江战役的胜利,鼓舞了团营群众,大杀了敌人威风,迎来了十日后的金田誓师大起义。

 

金田烽火

 

1851年1月11日,两万多名汉、壮、瑶等各族"拜上帝会"会众齐聚金田,在古营盘誓师树起义旗,正号太平天国,史称金田起义。金田起义打响了反封建反侵略的斗争。太平军占据大湟江口,击败清钦差大臣李星沅和提督向荣所率的清军。

3月10日,太平军由江口突围入紫荆山。3月12日,太平军越山到达武宣东乡、三里。萧朝贵在协助洪秀全动员、鼓舞和指挥太平军英勇杀敌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23日,洪秀全在东乡登基,称天王,诏封萧朝贵为右弼又正军师、前军主将。其位仅次于洪秀全、杨秀清两人,肩负着军事指挥的重任。

 

艰苦转战

 

5月,萧朝贵等保护天王洪秀全进入象州,移营于中平圩。7月,太平军撤离武宣、象州,折回紫荆山、金田。清军集中三万兵力,分南北两路夹击太平军,太平军被包围在金田、莫村的狭小地区内,形势严峻,部分将士惧怕困难,悲观情绪严重。

7月13日,萧朝贵在新圩莫村配合杨秀清假托天兄传言,告诫将士"要同心同意,同打江山","尽忠报国",为公莫为私,忠于革命,鼓舞士气,反对叛逃,使革命形势化险为夷。鼓励将士奋勇杀敌,并身先士卒,使将士们倍受鼓舞,坚定了继续战斗的信心和勇气。

 

官村大捷

 

9月11日,太平军从新圩突围到平南县的思旺圩。

太平军向思旺挺进时,清军分两路尾追。先是,乌兰泰部万余人抢占思旺圩东南之莫村,卡住鹏化山口至官村一线,切断太平军北上通道。向荣率所部自平南县城北犯,东西连营数十座,控制官村南路。清军两大主力相去不足十华里,对思旺形成夹击势态。

萧朝贵、冯云山当机立断,调出精锐战士千余人,分作两队:主力由思旺东出,凭借密林遮掩,以快速行军,穿插于两路敌人营垒之间,趁向荣军阵脚未稳,直逼官村。另以偏师佯攻莫村,牵制乌兰泰军,策应主力作战。

向荣军被突然袭击,战启仓促,阵势全乱,且天雨淋漓,火药尽湿,枪炮不能施放。太平军发挥刀矛优势,左右冲杀。清军夺路狂奔,锅帐、器械全部丢弃,全线崩溃。

萧朝贵亲率大队猛追,一去三十里,直至平南城北之乌江边始行收队,大胜而回。复利用黑夜出动千人劲旅,手持刀矛,赤膊赴敌,直攻莫村乌兰泰大营。萧朝贵、冯云山预传号令:"冲入妖营,凡触及穿衣衫者,杀无赦"。由是乌军被歼者亦数百人。

综观官村之役,太平军一日两战,全歼向荣军,击溃乌兰泰部,夺获军资饷械甚丰,取得了金田起义以来前所未有的大胜利。向荣官村败后,"几不能军","丧师失律,未有甚于此役者"。他哀叫:"生长兵间数十年,未尝见此贼;自办此贼,大小亦数十战,未尝有此败"。从此,清军将帅矛盾重重,太平军士气大振。萧朝贵、冯云山临危不惧,英勇果断,敢于攻坚,迅速取胜的军事才能,实在是非同凡响的。

平南官村大捷,大批粮草军械成了太平军的战利品,并且为太平军胜利进军扫清道路。萧朝贵统帅陆路大军,轻装疾进,抢关夺卡,发挥着先锋作用。

9月20日,太平军挺进藤县大黎山区,25日,萧朝贵指挥罗大纲率领前锋,以声东击西的战术,攻克永安州城(今蒙山县城),进驻永安州,部队进行了休整,健全了官制,并初步确立了太平天国的政治军事制度。

 

受封为王

 

1851年10月25日,洪秀全下诏褒奖分封,分封东、西、南、北、翼五王和陛赏官爵800余人。萧朝贵被封为西王、八千岁。他甚得洪秀全器重,并将其妹洪宣娇嫁与他为妻。在这里,在进军途中,太平军以东王杨秀清、西王萧朝贵名义发布了《奉天诛妖救世安民檄》、《奉天讨胡檄》、《救天生天养中国人民谕》三篇檄文,号召民众推翻清朝统治,大家"同心戮力,扫荡胡尘",实现"天下一家,共享太平"的社会。其影响巨大,既分化孤立了敌人,又动员了三江两湖的天地会及广大贫苦农民加入太平军,使队伍迅速发展壮大。

 

突围北上

 

1852年(清咸丰二年)4月5日,太平军从永安突围北上,萧朝贵督率太平军几千人担负着反击清军追袭的重任。

清广州副都统乌兰泰率大军尾随追来,萧朝贵和南王冯云山奉命反击。

乌兰泰率清军来犯,太平军居高临下,发动凌厉攻势,歼灭清军四五千人。清将长瑞等四总兵毙命。乌兰泰堕崖受伤,仅以身免。清军在广西主力基本被打垮。

太平军乘胜北上,一路势如破竹。

1852年夏,太平军从桂北全州进入湖南期间,东王杨秀清、西王萧朝贵联名发布了《奉天讨胡檄布四方谕》、《奉天救世安民谕》、《救一切天生天养中国人民谕》等重要檄文,猛烈抨击清朝的倒行逆施。列举了官僚地主剥民脂民膏的罪状;宣告了清朝"妖运告终","天下一家,共享太平"的新潮来临;号召广大人民大力支援革命,共同反清,"同享太平之乐"。这几篇檄文,旗帜鲜明,气势磅礴,对团结人民、孤立敌人、推动革命的胜利,起了重要的宣传鼓动作用。

 

壮烈牺牲

 

1852年,太平军陷桂林,克兴安,攻全州,北进湖南,萧朝贵统帅前军进入湖南后,"所攻必克",节节胜利,连克道州、桂阳、安仁、攸县、醴陵、江华、郴州、永明、永兴、茶陵,直抵长沙城下。

8月,萧朝贵率部诱敌作战,强攻湖南长沙,连破清军营盘多座;乘胜挺进七、八里,杀死总兵福诚以下清将数十人,清兵2000余人,缴获弹药4000余担,击溃清军在长沙城外的防线。萧朝贵指挥天兵猛攻南门,弹片横飞,火光冲天。12月,萧朝贵亲临前线,在南门外妙高峰执旗督战,指挥炮兵轰击,不幸被敌军炮弹击中胸部,回营后伤势太重,虽经多方医救,仍未能治愈,逝世,年仅32岁。

 

萧朝贵为太平天国革命做出了重要贡献,堪称太平天国的开国元勋,在中国近代军事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他的牺牲是太平天国运动的重大损失。

 

萧朝贵的一生,虽然十分短暂,但他经历过的战斗,却是十分频繁、激烈的。不少地主阶级的文人墨客,谈论萧朝贵在军事上的表现和建树时,也多怀着敬畏兼备的心情,说他为人"极骁勇";"勇悍善斗";每次临敌,"遇战当先";常"亲身迎斗,往来如飞"。在当时的军事对峙双方,不管是己方太平军,还是敌方阵营,都评价萧朝贵是一个孔武有力,不避枪林弹雨,勇于冲锋陷阵,攻必克、战必胜的农民军事家。

 

萧朝贵的政治才干

 

金田起义前夕,拜上帝会和当时活跃于浔州府属各地的天地会势力的联合或斗争,是关系甚大的重要事件。主其事者就是萧朝贵。太平天国文献《天情道理书》,对此事做了专门的记载:

 

"金田起义之始,天父欲试我们弟妹心肠,默使粮草暂时短少。东王、西王诰谕众弟妹概行食粥,以示节省。时有大头妖在江口,全无一点真心,借名敬拜上帝,于沿江一带地方滋拢虐害,肆行无忌,只图目下快心,不顾后来永福。我们兄弟间有不知天父权能凭据者,因一时困苦,遂易其操,欲改其初志,同流合污,跟随大头妖,利其货财,贪一时之衣食,几为所诱。蒙天兄下凡,唤醒弟妹,指出大头妖乃是贼匪,实非真心敬拜上帝之人,我们若随其徒,必致中其计,受其惑,遭其荼毒,入其网罗,那时悔之将何及乎!于是众兄弟聆天兄圣旨,憬然醒,恍然悟,因之不敢前往。未几而大头妖果然叛逆,我们兄弟幸己释迷返悟,未受其害,且旋将妖党概行剿灭。"

这是一场坚持革命原则,争取革命群众的斗争。萧朝贵面对张钊一伙"妖人"的猖狂破坏,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他伪托天兄下凡,一针见血地揭露张钊等阴谋破坏的险恶居心,撕去他们"敬拜上帝"的伪装,还其"乃是盗匪"的本来面目。同时苦口婆心地教育会众,坚持革命情操,勿改革命初志。终于斗倒了奸险的敌人,保证了团营大业的顺利进行。由此看到了萧朝贵明辨是非、识别真伪、坚持原则、敢于斗争的政治才干。

在处理太平军和天地会的关系问题时,萧朝贵既坚决打击叛变投敌、为虎作伥的张钊、田芳一伙,同时又真心团结"皈依真道"、效忠革命的罗大纲、苏三娘等人。

在起义进军中,萧朝贵身为"前军主将",而罗大纲却"屡为先锋"。由于萧朝贵的充分信赖,紧密配合,罗大纲得以发挥其敢攻坚、善速战的军事特长,一路斩关夺卡,化险为夷,为全军杀出胜利前进的道路,卓著战功。所谓萧朝贵"勇悍善战",其中应该包括他知人善任,团结部众,豁达大度的政治胆识与风格。

在太平军中,萧朝贵于1851年3月驻军武宣东乡时,即以战功受封为"右弼又正军师前军主将";第二年十二月,他在永安受封为西王,八千岁。仅次于洪秀全、杨秀清而居第三位。

在拜上帝会内,他是皇上帝的"贵婿娇客",又享有全军公认的"天兄代言人"的崇高地位,其宗教权威仅次于杨秀清,而居于洪秀全之上。但是萧朝贵并没有凭借这种崇高的地位,滥用手中的权力,去欺凌革命战友,树立自己的威望,达到个人的目的。而是把它用作教育与激励会众,揭露并打击敌人,夺取革命战争胜利的武器。

萧朝贵的妻子是洪宣娇,广东花县(今花都区)福源水村人。原名杨云娇,洪秀全因其为"天父"之女,认为妹,改名洪宣娇,萧朝贵之妻,生卒年不详。在太平天国的创建及成长过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是洪秀全和萧朝贵的得力助手。据野史记载,她还参与了天京事变。她是中国历史上众多充满传奇色彩的女性之一。想要更了解洪宣娇,请看minjiangushi.com另一篇关于她的故事。

 

 

讲述 者:雷泽民

采录翻译者:区农乐

补充整理:minjiangushi.com站长小龟侠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