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强做媒:阳雀上班报农时,斑鸠找食物养家

乌龟为什么能死而复生?

上一篇:

下一篇:

人类再次错过长生不老的机会

洪水潮天时,大水冲走了节气。洪水落到深坑消去了,伏羲姐妹造人烟之后,天下的人种庄稼只好凭感觉估计农时,就像摸着石头过河,没有了规矩,种的多但是收获很少,生活苦得很。

那时,阳雀与斑鸠都是仙鸟,住在天上。阳雀天生一副金嗓子,但是,它嘴巴多,三两肉,四两嘴,一天到晚不歇气地叫;斑鸠倒是不多嘴,但它懒,天天讨吃,得吃就欢喜,不得吃就怄气(不愉快)。

天王看到,天下人种五谷杂粮没有节气可遵循,好可怜,就命多嘴的阳雀下界去喊节气,提醒人适时耙田栽秧、打米点小季。

阳雀野惯了,不想到人间去受约束,便找些理由来推脱说:“天王,我只会叫‘嘎——桂阳’,不晓得节气像哪样喊法。”

天王翻开天书,指着字行对阳雀说:“你好生记在心头,合时候就叫。现在临近清明,正是适合人抢水、打田、撒秧的时候,你下去就可以开叫了。”

“哎呀,不成,不成!”阳雀赶紧说,“若是那年闰三月,还是这种喊法,那不是拐了?”

天王想了想,掐指算了一会,说道:“这样吧,若是闰三月,你叫清明后;不是闰三月,你叫清明前。人类很灵醒,你一叫,他们就会晓得。不会拐的。”

阳雀又找了一个借口说:“天天叫,哪点得闲去找吃?再说,一年二十四个节气不得歇,哪个讨我做娘姆?”娘姆即妻子。

天王觉得阳雀讲的在理,就召来斑鸠说:“咕咕咕,咕咕咕,死睡烂睡不找食,阳雀嫁你喊节气,你帮阳雀找食物。”斑鸠虽不愿意,但也不敢违抗,气冲冲地与阳雀一路飞到人间。


阳雀


起先,阳雀也很尽心尽力,它早出晚归,叫得均匀;“嘎——桂阳,嘎——桂阳”,声音悠悠雅雅,应山应水。人听见叫声,纷纷抢水打田,到处是一片繁忙的春耕景象。

斑鸠白天找食,夜晚与阳雀同歇竹林,厌烦得很。原先在天上,它想吃就讨,吃饱就睡,懒惯了,哪里做得成服待别个的事?

后来斑鸠找食,不再去山林竹丛,而是死皮涎脸地跟在人后头,人在前面撒秧点豆,它在后面翻土啄种子,时常招人打,惹人骂,扯着皮毛骨头疼。

阳雀失了脸面,臊皮得很。这不足为奇,最可恶的是,斑鸠趁阳雀不在家,大白天去玩花(谈恋爱),与老鹰勾勾扯扯,玩溶心了(心化作绕指柔,柔情似水),食物都懒得去找。

过了不久,老鹰生下一个奇怪的儿子,据讲是斑鸠的种,取名叫“铁鹞子”。

阳雀饱一顿,饿一顿,家头又出了丑事,气得颈子有一抱粗,哪还有心肠喊节气?它决定与斑鸠分手,转回天上去。大眼罩是一种鸟,因眼圈周围有一圈白毛而得名。阳雀想了个法子,它悄悄对大眼罩说:“大眼罩哥,这种日子我厌烦了。请你帮忙找点马桑泡,我把嘴巴染红,好去向天王求情,让我转回天上。”

大眼罩也恨斑鸠,很同情阳雀。它把马桑泡让给阳雀,自己吃蛇泡。马桑泡是一种野果,很美味,鸟儿喜欢吃,但是马桑泡的籽有毒,要是小孩子吃了,要吃大粪来解毒。蛇泡别名:蛇泡草、蛇莓,是长大地上的像草莓一样、比草莓小很多的小果子。

阳雀吃了马桑泡,嘴巴彤红,像淌血一样,就飞回天上去了。

天王见阳雀回来,觉得奇怪,问道:“嘎桂阳,嘎桂阳,嘴巴淌血为哪桩?不在人间喊节气,你为哪样转回乡?”

阳雀哭兮兮地讲:“嘎桂阳,嘎桂阳,天下人种五谷忙,斑鸠老鹰去玩花,害我累饿鲜血淌!”

天王听了大发脾气,召回斑鸠当面对质。斑鸠狡赖说:“咕咕咕,咕咕咕,天王命我找食物。阳雀吃多嘴淌血,斑鸠辛苦理不输。阳雀出门嘎桂阳,丢我在家守空房。世间有了铁鹞子,斑鸠玩花当不当?”

天王听了,叹口气说:“唉,你们两个公讲公有理,婆讲理更多,横直团不拢,干脆这样吧:阳雀每年下去一趟,喊完清明就回来;你斑鸠就不要再回来了,丢在人世间‘咕咕咕’。”

从那时起,阳雀只在清明前后叫,七七四十九天后,就听不到“嘎——桂阳”了,其他节气,好在人很精灵,可以自己把准。

斑鸠却因此永远留在人间,想回也回不去,想起这事,它还有点后悔。夜深人静时,斑鸠站在竹丫上,“咕——咕,咕——咕”,叫得人心酸。它是在后悔,在伤心,在呼唤阳雀哩。

 

 

讲述者:石永富  

采录者:杜晓明   

 

 

小龟侠评:说到阳雀,让我想起了刘三姐的歌声。

 

刘三姐:多谢了,多谢四方众乡亲,

我今没有好茶饭,只有山歌敬亲人,啊敬亲人。

众人唱:山歌好,好似热茶暖透心,

世上千般咱无份,只有山歌属穷人。

刘三姐:莫讲穷,山歌能把海填平,

上天能赶乌云走,下地能催五谷生。

众人唱:好歌声,三姐开口赛洪钟,

歌声还比钢刀利,难怪四方都闻名。

刘三姐:取笑多,画眉取笑小阳雀,

我是嫩鸟才学唱,绒毛鸭仔初下河。

众人唱:山歌好,好似热茶暖透心,

世上千般咱无份,只有山歌属穷人。

刘三姐:心想唱歌就唱歌,心想打鱼就下河,

你拿竹篙我拿网,随你撑到哪条河。

众男声:嗨,什么水面打筋斗,什么水面起高楼,

什么水面撑阳伞,什么水面共白头?

刘三姐:鸭子水面打筋斗,大船水面起高楼,

荷叶水面撑阳伞,鸳鸯水面共白头。

众男声:什么结果抱娘颈,什么结果一条心,

什么结果抱梳子,什么结果披鱼鳞?

刘三姐:木瓜结果抱娘颈,香蕉结果一条心,

柚子结果抱梳子,菠萝结果披鱼鳞。

众男声:什么有嘴不讲话,什么无嘴闹喳喳,

什么有脚不走路,什么无脚走千家?

刘三姐:菩萨有嘴不讲话,铜锣无嘴闹喳喳,

财主有脚不走路,铜钱无脚走千家。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