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爱摆弄是非的竹笋

原来乌龟也做坏事 就像坏人说比干的心能治妲己的病

上一篇:

下一篇:

又一个后娘不干好事 这个后娘变成了乌龟

原先,荞子、麦子、笋子和豌豆都生得十分标致壮实,不是今天这种丑样子。

那时,它们四个同住在一个坝子头。荞子和麦子打干亲家,两个好得屙屎泡饭吃。笋子气量小,嫉妒心重,见不得荞子和麦子那种亲热劲,常常无事生非、挑拔离间。豌豆倒也不坏,不过它喜欢袖手旁观,看别个的笑话。

它们性情不合,日子久了,难免没有磕磕碰碰的事。

一天,荞子与麦子邀邀约约去碗豆家吃满月酒。笋子老远见了,心头就不安逸,气哼哼地说:“亲家亲家,我要叫你们打冤家!”

过几天,笋子故意去找麦子摆王光(即摆龙门阵、闲聊)。它绕山绕水,绕到荞子身上,对麦子说:“唉,麦大哥,你和荞子枉自打亲家,你拿心贴它,它却用背对你。热脸擦冷屁股,这还不为奇,它还在背后讲你的坏话哩。”

麦子问:“它讲哪样?”

笋子见麦子有点当真了,就接着胡扯道:“它讲你高脚高杆厚脸皮,勤吃懒做好稀奇。别个家头把年过,你在田坝抖兮兮。”

本来,麦子对神农皇帝让自己在田坝喝冷风,不得在家过年这件事有一肚皮的气,又得听笋子这样讲,认为荞子是在故意踩痛脚,顿时鬼火冒,气冲冲地要去找荞子扯筋。


竹笋


笋子刚离开麦子那里,立马跑去对荞子讲:“荞老弟,打早的时候,麦子当着我的面骂你是‘红杆绿叶黑脑壳,花口花嘴到处撮。害我田坝喝冷风,自己在家把年过。’”

荞子对麦子虽然无话不讲,但从来不提麦子的伤心事。它听笋子讲麦子反而把黄胆水呕在自己头上,想到自己好心不得好报,不由得也怒气冲冲,要去找麦子扯伸抖(即讲明白、分清是非。)。

荞子和麦子都在气头上,见面没讲得三句话,便打了起来。“啪、啪、啪”,麦子左右开弓,甩了荞子三刮耳巴,把荞子一张好看的脸打成三面平、三角尖。荞子被打急了,顺手拉过笋子,扯下笋壳,用笋尖朝麦子肚皮划去,把麦子的肚皮割得血淋淋。

豌豆从头到尾晓得笋子挑拔的事,它不吭声,阴倒在侧边看笑话。它见荞子、麦子、笋子成了这种样子,忍不住弯腰弯杆地笑。笑过头了,站不稳脚,一头撞在岩头上,把满口的牙齿撞得只剩三颗。

从那时起,荞子成了三角脸,麦子的肚皮起槽槽,豌豆只有三颗籽。笋子就更惨了,因为挑拔离间,小时候常常被剥皮,长大还要被划成篾条。为这事,它们四个成了冤家。

 

 

讲述者:石开燕  

采录者:杜晓明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