侗族六洞琵琶歌《为什么要唱歌》

朱老爷的忌讳

上一篇:

下一篇:

侗族“嘎玛”《命终无法来避开》

“金松的嘴,是喷泉的水;金松的歌,是不干的河”。

“六洞琵琶歌”歌师吴金松的弟子姚成仁十四五岁开始喜欢侗歌,并开始创作、编歌,所编侗歌以情歌为主。姚成仁说:“文化大革命”期间,写歌都要经过有关部门审查,然而那些部门工作人员不懂侗歌,因此扼杀了很多作品。他当时都偷偷地写,不让人发现。

改革开放后,政策放宽,鼓励文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1978年他开始真正唱侗歌、弹琵琶,并在百忙中抽空编歌、写歌。

年轻时,他到处去唱歌,主要在三江宰南、从江一带。

三、四十岁时他唱得最好,现在年纪大了,唱的就不怎么行了。

访谈中姚成仁给我们弹唱了几首大琵琶歌,歌词均为汉字记侗语音,一首名为《为什么要唱歌》的歌词大意是这样唱的:

身在农家,

割草养牛、养马,

但要将语言和侗歌留在世上,

山林为主人为客,

人去阴府留下歌来传唱;

开始唱的时候,

人们都说唱歌的人是癫子,

但人就好比山上的矿石,

虽没去淘仍会闪闪发光。

我的兴趣不像别人愁吃穿,

我想有个明朗的心情在世上,

别人是长在高坡上的植物,

但我愿意在山坳里发芽,

愿做蝉虫在树上歌唱。

 

侗歌表演


另一首《开口劝世》歌这样唱道:

唱歌吧,

我们都是人类在人间。

富也好,

贫也好,

都可以唱歌。

大家都说说笑笑,

自然就可以忘记各种烦恼。    

天下有高有低,

有大有小,

有高峰也有低谷,

要饭的人也有自己的天下。

不要自暴自弃,

吃少点、穿破点也好,

不要为这个苦闷,

高高低低难得比,

就像星星和太阳。

人生落难不知时,

难满之后自然好。

日落自然出,月残自会圆。

人生之路坎坎坷坷,

三穷三富不到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

讲道德、讲文明、讲奉献、做好事,

一切自然都会好。

讲奉献的人,

晚上虽然黑夜,

也有星星照亮,

早晨不用说,就会有日照。

 

唱歌我也不会唱,

我是一个爱好者,

谢谢大家来听歌。

 

还有一首情歌道是:

她是个好姑娘,

能够共同坐在一起,

男子的命就非常不简单。

趁女子还没出嫁,

坐在一起唱歌很难得。

女子就像龙王在海里,

男子就像鸟儿在高坡,

能够坐在一起是男子的福分。

 

当姚成仁在我们面前边弹边唱的时候,一种“此歌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的感受油然而生。

以前,东郎、己埃村一带就只有姚成仁、潘宅兴唱得最好了。

潘宝兴甚至以唱这种琵琶歌糊口为生,凭借他盲人歌手的特性,继续游移于各地村寨,继续传播着“六洞琵琶歌”这种歌词可长可短、抒情叙事兼并的独特艺术形式,展示着侗族“金松派”艺术精彩的文化内涵。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