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应芳带领侗族农民起义 虎虽死 威不倒

书法家严寅亮给颐和园匾额题字的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苗族诗人宋文甫对对联的故事

姜应芳(1833-1862)是清朝时期侗族农民起义军首领。姜应芳的名字有的地方用“姜映芳”。他出生于贵州省天柱县邦洞镇坌溪寨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嫉恶如仇,具有侠义肝胆。在反抗清朝封建统治的过程中,他英勇善战,冲锋陷阵,威震敌胆。

1840年,发生了第一次鸦片战争,西方列强敲开了古老封闭满清王朝的大门,清朝的贪污腐败到了民众忍无可忍的地步。姜应芳的父亲姜老毛,被地主胡兴发勾结县官潘光泰以拖欠“皇粮”为由囚死狱中。姜应芳8岁起就给戈寥寨地主放牛,夜晚在月光下跟祖父姜思引(清代武生)习武念书。

十三岁那年,姜应芳身染天花,家里无钱医治,断粮断炊,官府却天天上门逼交“皇粮”。他祖父苦苦向官差哀求,穷凶极恶的差头不仅不宽限,还如狼似虎,将他祖父活活打死在地,他的母亲同时被打成重伤,不久便含恨离开了人世。为报这血海深仇,他毅然离乡,前往湘西学习武艺。

1850年末至1851年初,由洪秀全、杨秀清等人组成的领导集团在广西金田村发动反抗满清朝廷的武装起义,后建立"太平天国",并于1853年3月攻下江宁(今南京),定都于此,改称天京。太平天国历时14年,达到了旧式农民战争的最高峰。

1851年正月,姜应芳练就了一身硬功夫回到家乡。

1855年,贵州台拱南界高坡数千苗族群众请求清王朝减轻苛征重索,遭到拒绝和镇压,群情激愤,冲入台拱城内,杀死黄平州知州,向清政府提出取消种种苛征重税、退还被汉族地主强占的田地房屋的要求。

张秀眉联合众人盟誓起义,与包大度等人用刻木和鸡毛、火炭传令苗族各寨,率众起义,被推为元帅。顷刻之间,贵州东南千里苗疆,群起响应,张秀眉领导的持续十八年之久的轰轰烈烈的贵州苗民起义在台拱地区爆发。

1855年,姜应芳在织云秘密”天地会”(后称“金兰会”),宣传“反清复明”和“均贫富”的主张。远乡近邻的穷苦百姓纷纷响应,当即加入天地会的有姜作梁、龙海宽、杨精沆、杨连元、杨长春、杨通甲、杨起鹏等数百侗族农民,还有以杨日焕为首的开明士绅亦参加了该会。

这年3月20日,姜应芳率领广大贫苦农民在织云关帝庙前举行起义,发布讨清檄文,提出“大户人家欠我钱,中户人家莫乱言,小户人家跟我走,打倒大户来分田”的纲领。起义军攻进归东寨,没收了大地主潘乙贵的粮食和财物,分给贫苦农民。

起义队伍很快发展到一千多人,姜应芳率起义军乘胜前进,直捣天柱县城,途中于赖洞桥一举将知县董文炳派去镇压起义军的清兵击败。当天下午,清军大队援军赶到,双方进行了一场激烈的血战,最后起义军退守织云,随即转移到梁上、巴冶(今三穗县境内)一带,全部化装,分头活动。

11月,起义军攻占锦屏县城,赶走县官,砸烂大官吏徐之铭(云南巡抚)家门上“进士及第”匾额,没收其全部家财。1856年,姜应芳与苗族起义军领袖张秀眉取得联系,在张部将李恒吉的帮助下,1857年9月攻克瓦寨汛,打得贵州兵备道韩超龟缩在汛城里死守待援。

1858年5月,姜应芳联合廖洞陈老七领导的“教军”进攻天柱,占领石榴坡、沙子坡,歼灭了守敌和前来增援的湘军。这年秋,太平军将领导平靖王李文茂率军进驻锦屏,与姜部会师。


农民起义故事


1859年8月,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出靖州进锦屏,封姜应芳为“奉天伐暴灭清复明统领义师平王”。

1860年9月,姜应芳命令龙海宽以“白莲教”名义在石洞坝平召开会议,决定进军大计。1861年4月,姜应芳、张侗苗联军四万余人分三路直取天柱县城,经过皮厦、汉寨,地主武装保安团首龙燕昌率地主武装在羊峡一带狙击义军前进,被义军包围,围歼团丁一百多人,击毙团首龙燕昌,随即紧逼天柱城。

正在冷水(今水洞)向农民勒萦银钱的知县谢绍曾闻讯,放火烧毁房屋,掳掠耕牛和财物,望风逃回县城。知县谢绍派赖洞张叶祥带乞和信前往议和。姜应芳看过乞和信,立即回复:“若要义师不攻城,依我义师八条令:毋再刮剥我百姓,勿得残害我生灵;交出参将宗发开,交出恶头杨春芬;交出恶头姚金川,交出恶头赵门正(此三人均为地主武装头子);富珠隆阿(都司)来俯首,谢县老爷交印凭。八件事情要办到,少了半件也不行”!谢等看后,魂不附体,束手无策。

1861年4月,姜应芳率义军攻入天柱城,谢绍曾和富珠隆阿化装潜逃。天柱保安团首杨春元应战毙命,团丁归顺义军。起义军攻占天柱后,以汉寨为大本营,定名“九龙山”。行营王府驻城西汉寨场,后队驻剑河江口屯,护卫队扎冷水,前卫扎乐寨,王府设在“九龙山”的双凤岭上。

营盘扎定后,姜应芳以《奉天伐暴灭清复明统领义师定平王姜》发布文告,点将封王,封龙海宽为龙胜王兼元帅,杨通甲为盘古王,周家粮为文德王,杨树勋为黔南王,张老九为乾兴王;陈大六、熊老旺、龙景亮、吴应春四人分别为东、南、西、北伯侯;加封杨日焕为王府总国师。

1862年5月,起义军作出北上、南进、西征进军计划。

姜应芳在邦洞召开誓师大会,留杨日焕守天柱城,其余将帅分三路向湖南进军:右路由东大六、熊老旺、李恒吉率领,由邦洞出蓝田、占米贝、下碧涌、直取沅州;左路由龙海宽率领,由高酿取王寨汛,抵牛场,大败刘登清、龙甲三等地主武装,逼近会同;姜亲率中路主力军由款场,奔袭瓦寨、邛水和清溪,势如破竹。在玉屏城下与清军激战数日,击毙黔楚官军三千多人。乘胜而下,克晃州、阮州、会同等地。

义军马不停蹄,所向披靡,继占靖州、通道,湘军节节败退,三湘震动。湘军告急文书雪片似地飞往京城,清廷急令湖南巡抚毛鸿宾调集湘中堵击太平军的“飞、靖、和、税”等三十二营湘军,配合曾壁光十六营黔军镇压起义军。

7月,湖南巡抚毛鸿宾率湘军进犯天柱,贵州巡抚韩超率部由镇远攻邛水和清溪县,天柱县城失守,杨日焕阵亡。

姜应芳率领起义大军正在前进,得到天柱县城失守、杨日焕阵亡的消息,急忙带兵从湖南赶回来救援,路上遇到敌人拦截,作战不利,退守九龙山。

清兵用的是洋枪、洋炮,义军用的是土玩意,由于叛徒暗将抬炮灌水,抬炮失去占斗力;那时正逢天下大雨,鸟枪和抬炮又被雨淋湿,点不着火。清军用大炮轰击山寨,那木头筑的城墙经不起炮轰,垮了好多处,房屋着火。姜应芳亲临前线,与敌人鏖战了三个昼夜,看看义军伤亡惨重,他心里一急,热血上涌,头一昏,几乎栽倒在地。

这时,义军各大将领都在拼死搏斗,不能前来救援姜王。卫士将他扶起背回大殿,刚刚走到殿前的大教场,突然又是一阵瓢泼大雨。姜应芳被雨淋醒,一下从卫士背上挣扎下来,见清军已涌上山坡,下令各将领带兵分头突围,他带着几个卫士冲出包围,向剑河南明方向撤退,争取与张秀眉的援兵会合。九龙山失守。

陈大六率队撤退南洞司司头、衙寨等地。姜应芳退往高丘、高拐,在往大洋与陈大六、李恒吉会师的途中。不料走到高拐,迎面碰上清军大队人马,他急忙转身往锦屏方向去。刚走几步,迎面来了大将熊老旺。姜应芳大喜,说:“快护我突围!”

谁知熊老旺狞笑一声:“你走不了啦 !快受招安吧!”原来熊老旺已被清军收买,当了叛徒。姜应芳气得咬牙切齿,挥刀便砍,这家伙哪是姜大王的对手,不用几个回合,就被一刀砍成两段,滚下马来。这时姜应芳也因腹背受敌,身负重伤,不幸被俘。龙海宽也被俘,被押赴黎平杀害。

清军头子绰号叫曹和尚的曹元兴,把姜应芳押解到铜仁请功。镇远知府曾壁光和铜仁知府陈昌运“会审”,想以高官厚禄来诱降招安,要他招抚部下,不再反朝廷。他们问姜应芳降不降?姜答:“若要我投降,难于上天摘太阳!”问姜还反不反?姜答:“若要我不反,除非地上石头烂!”

官府又是一番威逼利诱,姜应芳轻蔑地一笑:“哼!若要我不反,除非朝廷归我管!”官府无法,便拿凌迟处死的酷刑来威吓他。

姜应芳知道,凌迟处死,是惨无人道的酷刑,就是浑身上下,一刀刀地剐,一点点地割,然后斩掉四肢,再刺喉咙,受尽折磨而亡。可他大笑三声说:“哈!哈!哈!杀吧!虎死不倒威!哼一声不算脚色!”

姜应芳视死如归,英勇就义了。但是,起义斗争仍然继续进行。没过多久,大将陈大六等人在张秀眉的协助下,又一次攻占天柱城,杀死知县方时乾。

姜应芳牺牲了,如今,侗家人民还传颂着一首歌谣:

                天柱出了姜应芳,

                英雄就义为民亡;

                只要侗家不断后,

                世代传唱姜大王!

 

 

搜集整理:minjiangushi.com站长小龟侠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