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4集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5集

上一篇:

下一篇: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本第3集

第4集


1、田野上  黄昏——外

        

牵牛老人的话音刚落,远处田野传来应答声。

农妇画外音:“哎,阿爸——”

        随着声音,一位壮健农妇出现了,背上背着孩子,手里提着锄头。

老人画外音:“快回屋给猪煮食!”

农  妇:“〈捋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就回就回!”


2、村口大榕树下  黄昏——外

       

岑猛、黄维、钟富三人顿时泄气了,一股脑地瘫坐在地下。

黄  维:“〈大张着嘴〉老爷,这个村子也没有你要找的阿花。再走,可又回到归顺州城了!”

岑猛抹了一把汗,眼里是失望和不能相信的神情。

岑  猛:“〈对着大榕树闭眼默念〉祖公布洛陀老爷呀,快让我阿猛找到阿花吧!只要我阿猛找到了阿花,给你上整头牛的供!”

        老人牵着牛慢悠悠地来到树上,望着几个明显不是本村人的人。

岑  猛:“〈急上前〉老人家!”

老  人:“嘿嘿,老同,看样子你们是远客呀!”

岑  猛:“老人家,我们从田州来,是来找一个叫阿花的姑娘!可是,归顺州的地面村村都有阿花,把我们弄糊涂了!”

老  人:“〈哈哈大笑〉哈哈哈——,老同,这个阿花,是我的儿媳。我们归顺州的壮人,家家敬花神婆子,供着她的神位,所以啊,有女孩子出生,都喜欢给她起名阿花,就是希望她像花一样漂亮!”

岑  猛:“〈明白地点头〉哦,我们田州壮人也敬花神婆子,也有阿花!”

老  人:“我们这里,有刚出生的阿花,有待嫁的阿花,还有奶着孩子的阿花,更有嘴里没剩几颗牙的百岁老阿花。老同你看,阿花们在那里唱歌呢!”


3、田野上  黄昏——外

        

田埂上野花纷披,田间的女子正在收拾农具,准备回家。

一边收拾着,一边互相唱着歌,这边唱,那边和,十分热闹。

众女子唱:正月茉莉花,二月野玫瑰。

          三月桃花开,四月山姜花。

五月红石榴,六月满塘是荷花。

九月菊花黄,十月辣椒花。

冬月野牡丹,腊月开梅花。

花开花落催新芽,人人都唱花神歌——


4、村口大榕树  黄昏——外

        

三人听得入神,看得入神,突然,另一方向又出现了歌声,三人又朝另一处看去。


5、另一处田野  黄昏——外

       

这里的人们已陆续走上田野,牵牛找犁,有男有女,边走边唱。

男女合唱:

好花红,

          好花生在高岩中。

          哥想伸手摘朵戴,

          又怕岩翻惊动龙。

好花鲜

          好花生在岩上边。

          哥想伸手摘朵戴,

          怕踩岩崩惊动天。

好花多,

          好花生在那边河。

          哥想伸手摘朵戴,

          一来隔水二隔坡。

          妹是那边一蔸藤,

          朵朵花开十八层,

          哥想爬藤去连妹,

          又怕藤断两头崩。

         太阳快要落山了,田野十分灿烂,歌声使人人脸上洋溢着劳作一天后的欢乐神情。

         远处的山峦和闪亮如带的田间小河构成一幅美伦美奂的画面,令人陶醉。


6、村口大榕树  黄昏——外

        

三人都在如痴如醉地伸长脖子观望这些绚丽的场面。

突然,岑猛一拍脑袋,跑向自己的马,翻身跃上,一纵缰绳,绝尘而去。

黄维、钟富莫明其妙,也急忙上马打鞭,,一时震得村口鸡飞狗跳猪跑!


7、原野道路  黄昏——外

        

岑猛纵马奔驰,黄维、钟富二人在后头紧紧追赶着。

黄  维:“老爷,老爷,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岑  猛:“〈大喊〉去找阿花——”

黄  维:“〈一时愣神,苦着脸〉还找啊老爷?”

岑  猛:“〈回头大笑〉你们这两个愣头娃崽,还不明白吗?岑璋老爷瞒了我们,我要找的阿花就在土司府里,错不了!”

黄维、钟富:“〈恍然大悟地〉噢,对,对,老爷——〈高兴地纵马跟上〉”

        夕阳西下,岑猛三人一溜烟直奔归顺州城而去。


8、归顺州土司府大门前街道  晨——外

        

岑猛三人身披蓑衣,头戴草帽,扮成农夫在街上走动着。

三人的眼睛不时扫向从大门里出来的人。

达妮从大门走出,往街道一头走去。

三人见状,跟了上去。


9、归顺州城街道  晨——外

        

这里是卖线的摊贩,因是早晨,顾客还不算太多。

达妮在几堆彩线面前流连,摊贩是一个老太婆。

达  妮:“阿婆,织绣球的彩线就这几种吗?

阿  婆:“〈盯着达妮的眼睛,满脸是笑〉哎,是啊,姑娘家,有心思了?”

达  妮:“〈羞涩地〉没有!这是府里的小姐要的!”

阿  婆:“〈帮着挑〉知道知道,谁不知道府里的阿花小姐漂亮得跟仙女似的。来,来,这都是最好的!”

达  妮:“〈付了钱,拿上线〉谢谢阿婆!〈转身就走〉”

        达妮刚走了几步,就被迎面三个头戴草帽的农夫拦住了。

岑  猛:“阿妹,能打听个事吗?”

        达妮刚要说话,但她分明从草帽下的面孔认出了熟悉的东西,不由自主地跟着走。


10、归顺州城街道一角僻静处  晨——外

        

走到僻静处,岑猛着急得干脆把草帽取了下来,达妮眼睛一亮。

达  妮:“〈指着岑猛,结巴起来〉我想起来了,你,你就是那个人!”

岑  猛:“〈惊喜过望〉阿妹,你认识我?”

达  妮:“〈高兴地〉怎么不认得!去过那天歌墟的阿哥阿妹们都把你传遍了,〈顿了一下,疑惑起来〉噫,那个勇敢的阿哥不是田州府的阿猛老爷吗?怎么是个种田的?”

黄  维:“〈把草帽也掀掉了,朝岑猛拱手〉阿妹,他正是我们田州府的阿猛老爷,请问阿妹,府里的阿花小姐是不是去过敢壮山歌墟?”

达  妮:“〈点点头〉是啊,是她先跳上台撑住了要塌下的歌台柱子的呀!”

岑  猛:“〈浑身一震,一拍大腿〉哎呀阿妹,我可找到你了!”


11、归顺州土司府阿花闺房  日——内

        

阿花一针一线地绣着绣球,全神贯注。

达妮急急闯入,几乎要乐疯了似的。

达  妮:“〈又急又喜地〉小姐,小姐——”

阿  花:“〈头也没抬〉拨拉你去买卷彩线,倒像是刚会过情阿哥,疯什么?”

达  妮:“是,是啊,刚,刚会过阿哥!”

阿  花:“〈放下了绣球,疑惑地〉什么阿哥?”

        达妮凑到阿花耳根,悄悄地耳语。

        阿花倏地站了起来。

阿  花:“〈惊喜万分地〉真的?快带我去见他!〈站起,就要出门〉”

        达妮死命拦住了她。

达  妮:“小姐,不行!快回来!”

       达妮把阿花拉回坐下,又贴近她耳根说话,说着说着,阿花羞涩地露出笑容。

阿  花:“好吧,你去告诉他,就在下个月祭农神的时候,让他千万要记住!”

        达妮点点头。


12、归顺州土司府岑璋夫妇内室  夜——内

        

岑璋斜躺在床上抽水烟,满腹忧虑的样子。夫人在给他轻轻捶着背。

岑  璋:“哎哟,轻点,轻点,下人不知轻重也就罢了,〈埋怨地〉你也——”

夫  人:“老爷,这才隔多久,前晚还给你捶背来着,老爷是不是嫌妾老了!”

岑  璋:“你想哪里去了?我不过是心里烦!”

夫  人:“嗯?”

岑  璋:“阿花这妹崽像头犟牛,死不回头,这回,是她第一次对男人动了真心,这可怎么办哟?”

夫  人:“〈笑〉老爷,你真是操多心了!人家岑猛老爷有什么不好,和我们阿花也门当户对,又不是嫁种田农夫!妾看啊,蛮好的!”

岑  璋:“〈急了起来,打掉了夫人的捶背的手〉我说阿花这孩子怎么也劝不过来,你这个当阿妈的就没劝过她!”

夫  人:“〈委屈地〉哎,老爷,自从我嫁到岑府,那么多年都顺着你,达妮来求我放阿花我都没答应。你说我劝有什么用,我拗得过阿花吗?”

岑  璋:“〈一轱碌坐起来〉得赶紧给她找个婆家!”

夫  人:“〈堵气地〉妾看阿猛老爷就很好!”

岑  璋:“〈几乎暴跳起来〉那小子,死了这条心吧!〈妒忌地〉田州是强,人多,兵多,钱粮多,岑猛这猛崽会做事,可出头鸟不好当啊,这个人牢靠吗?”

夫  人:“都当了土司老爷了,还有什么牢靠不牢靠的?妾不明白——〈说完,把背对着丈夫,眯起了眼睛〉”

岑  璋:“〈也躺了下来〉你不懂!”

夫  人:“〈打了个哈欠〉行,妾依你了一辈子,妾依你就是了!睡吧!”

        岑璋吹灭了床头的灯。


13、归顺州祭农神山野  日——外

        

人如潮涌,人人脸上洋溢着欢乐和兴奋的情绪。

山坡上下,人们身披彩衣、蓑衣,头戴斗笠,敲着铜鼓,吹着唢呐,跳着舞。

不少人在举行着壮族传统体育活动:打陀螺、摔跤、斗牛,一副热闹景象。


14、归顺州城门  日——外

        

土司家族也要亲到现场祭农神,岑璋乘着小轿,随从浩浩荡荡地出城。

陈师爷、阿花、达妮、三个哥哥骑着马,在众俍兵的护卫下骑行着。

陈师爷兴高采烈,东张西望,一副采风的高士文人模样。


15、归顺州祭农神山野老树下 日——外

        

人山人海的人们聚集在一棵老树下,围着一头披红挂彩的牛举行敬牛仪式。

身披麽公服的一位老麽公敲了一下锣子,便有人给老牛捧上一捧鲜草。

众人齐唱:“牛,我的宝咧,牛,我的财咯。

捻子花开了,阳雀鸟叫了,春水弹琴了,

禾苗封垌了,四月八来了,脱轭节到了,

我把牛来敬,我把牛来脱轭,让你喘口气,

让你歇歇脚,吃口好草料,听我唱牛歌。


16、归顺州祭农神山野  日——外


从远处望去,壮人们在山坡上,斗牛、摔跤、抢花炮、打陀螺……热闹非凡。

陈师爷和阿花、达妮、大虎、二虎、三虎在人群中转来转去,乐不可支。


17、归顺州祭农神山野摔跤场  日——外

        

摔跤场,赤裸上身的岑猛举起一个大胖子,大喊一声,将其摔倒在地。


18、归顺州祭农神山野  日——外

        

阿花正在转来转去之间,忽听到前头有人议论,阿花忙往前挤去。

胖大嫂:“〈指指点点〉后生娃崽壮得赛头牛,摔跤赢了一个又一个,都没人敢上了,我看啊,土司老爷赏的一头大水牛就要落到他手里了!”

老  头:“哈哈,那你得把人盯紧了喂,招了女婿,过门就有一头牛哇!”

好奇的阿花拨开人群,往摔跤场走去。


19、归顺州祭农神山野摔跤场  日——外

        

岑猛威风凛凛地站在场子中央,身上全是泥土。

阿花看见,又惊又喜;同时,岑猛也看见了阿花,向她微笑着。

二虎心痒难敖,脱掉了上衣,露出上身肌肉,跳入场子中。此处设计一套摔跤动作。

二虎最后被一个扫堂腿扫倒在场子中,刚想爬起,但被岑猛死死压住,不能动弹。

二虎认输出场,大虎大喝一声,跳入场中,和岑猛对峙起来。设计一套摔跤动作。

两人纠缠在一起,大虎险些被岑猛举起来,岑猛险些也被大虎举起来。


20、归顺州祭农神山野老树下 日——外


人群继续围着老牛唱牛歌,牛也不怯场,只顾自己吃草,不时扫视着人们。

众人齐唱:古时没有牛,人们好辛苦,

没有牛拉犁,没有牛拖耙,

拿人去拉犁,求人去拖耙。

妻子把犁扶,丈夫把犁拉。

脊梁弯像弓,手脚地上爬,

丈夫汗如雨,妻子泪滴答。

手里拿着鞭,也不忍心打,

随他慢慢走,由他慢慢爬。

人人都叫苦,叫得天要垮,

大家都喊累,喊得地要塌。

祖公布洛陀,可怜就开恩,

他把牛来造,造福给后人。

       

围观的人们深情地歌颂老牛,情绪亢奋。


21、归顺州祭农神山野摔跤场  日——外


岑猛与大虎又一次纠缠在一起,一发狠力,终于压倒了对方。

全场欢声雷动,观众拼命地挥舞手中的草帽。

陈师爷认出了岑猛,他又瞧瞧阿花看岑猛的神情,捻须微笑。

突然,场外传来喊声。

宣礼俍兵画外音:“土司老爷到——”

        岑猛一时慌了手脚,低头四顾,胡乱装作抹汗,把泥土使劲往脸上涂得乌黑。

        这时,阿花的脚轻轻一勾,一顶掉在她脚下的破草帽飞到了岑猛脚边。

        岑猛如获至宝,忙把帽子扣到头上,压低眉毛。

        人群分开,众俍兵护卫着威风凛凛的归顺州土司岑璋老爷来到摔跤场。

        作为优胜者的岑猛出场向岑璋行礼,岑璋点点头,手一挥。

        一名俍兵牵过一头披红挂彩的牛来到岑猛跟前。

        岑猛牵过牛绳,压低眉毛向岑璋再次行礼,然后向全场致意,全场欢声雷动。

岑璋一副与民同乐的神态,向人群招招手,才转身离去。

        阿花和达妮笑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黄维和钟富也乐不可支,与人群一齐欢呼。


22、归顺州祭农神山野 傍晚——外

        

夜暮降临,花丛树影中,壮人情侣双双对对,坐在山野之间对唱山歌,此起彼伏。

男画外音:孩童最喜放烟花,青年最喜四月八;

          来到子时盼鸡叫,一路摸黑到妹家。

女画外音:蜜蜂最爱柚子花,果狸最爱黄枇杷;

          暗到后院把哥等,妈骂哄讲补篱笆。


23、山野小树林  傍晚——外

        

达妮和黄维、钟富在外头望风,岑猛和阿花在树林深处窃窃私语。

岑  猛:“〈握住阿花的手,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阿花妹,要是我阿猛对你不起,就让布洛陀祖公派雷神把我劈死!”

阿  花:“〈羞涩地〉阿猛哥,要是阿花妹对你不起,就让姆六甲派鳄鱼把我拖到山洞里淹死!”

        岑猛一把搂住阿花,阿花顺势甜蜜地依偎在他的怀里。


24、归顺州土司府大堂  夜——内

        

岑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把案桌子上的东西推到地下,摔个稀里哗拉。

三个儿子愣愣地站着,面无表情。

岑  璋:“〈指着儿子们〉说——为什么阿花没回来?”

阿  花:“〈一步跨进大门〉阿爸,谁说我没有回来!”

大虎、二虎、三虎:“〈惊喜地〉阿花——”

        岑璋盯着阿花看,神清气爽却又若无其事,岑璋表情又疑又怒,但又不敢发作。

岑  璋:“你们都出去吧,阿爸和阿花说说话!”

        大虎、二虎、三虎和其他人走出,只留下阿花一人。

        阿花不看岑璋的脸,侧对父亲,但神情平静。

岑  璋:“〈干笑几声〉嘿嘿,阿花,我和你阿妈商量过了,你也不小了,该找个婆家了!”

阿  花:“阿爸你说吧,是哪家土司、土官只会白吃红蓍的儿子,要么就给癞蛤蟆一样的老土司作填房?”

岑  璋:“〈尴尬地〉说什么呀阿花,阿爸那样做舍得吗?”

阿  花:“〈盯着父亲的脸〉怎么做才能不舍得,阿爸?”

岑  璋:“〈一副关心的样子〉阿花,做阿爸和做阿妈的都为你好,你放心!”

阿  花:“阿花知道,女儿不过是阿爸手里的一件首饰,阿爸想给谁就给谁!”

岑  璋:“〈生气地噎着〉你!〈缓了下来〉好好好,你先听阿爸说完。阿爸是说,想让天意做主,用我们壮家最古老的办法,抛绣球替你找个婆家。阿爸会向邻近所有的土司家族派出信使,对对对,包括田州府土司岑猛——让喜欢阿花的这些土司和他们的儿子到时候都到归顺州来。阿花,让天意来决定,这总行了吧?”

        岑璋说罢,眼睛紧紧盯着阿花,生怕她又犯倔,不料,女儿的脸上竟显出笑意。

阿  花:“〈转过头来〉真的阿爸?不许反悔!”

岑  璋:“哈哈哈——阿爸是土司老爷,汉人有一句叫什么,对,就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在归顺州的地界,阿爸什么时候说过不算数的话?”

阿  花:“〈高兴地〉阿爸,就让天意来决定吧!”

岑璋脸色松了一口气,仿佛一块石头落了地。


25、归顺州土司府门前  晨——外

        

一队背插土司旗的信使整装待发,管家正神气活现地给他们说话。

管  家:“你们都给我听好喽——给各土司、土官家族报的是喜讯,别忘了讨赏,否则丢了我们归顺州土司家的脸面!记住了没有?”

信使们:“记住了!”

管  家:“好,出发吧!”

        信使们纵马出发。

        管家看信使们走远,一回头,发现岑璋站在自己的身后。

管  家:“〈讨好地〉老爷,照你的吩咐,除了田州府的岑猛老爷,邻近的土司、土官家都派了人!”

        岑璋点点头。达妮走到门洞里,听到这话,连忙回身离开。


26、归顺州土司府内室  日——内

        

夫人满含深情地给阿花梳头发,一丝一缕地,动作温柔。

阿花对着镜头子看着,一边听着母亲轻声又说又唱。

夫  人:“〈唱着〉很古很古那时候,

                收禾线不会系成把,

                男和女不会结成家,

                后生哥找不到妻子,

                妹仔也难找夫家——

阿 花:“阿妈,阿公阿婆们都是这么唱的吗?后来呢?阿公阿婆们又是怎么讲的呢?”

夫  人:“〈捋了捋阿花头发〉后来啊,男人和女人就到处在山野里走啊走的,不知道怎样才安家。这时布洛陀和姆六甲就告诉他们,要选好山好水,种上好树好花,才能安家婚嫁。后生哥、妹崽们照布洛陀和姆六甲的话,在一个叫那雅的地方种下一棵大树,不久,奇迹就发生了。”

阿  花:“〈转过脸来〉奇迹?”

夫  人:“〈唱着〉那雅那棵大树,

                树上开六种花,

                那雅那棵大树,

                树上结六种果,

                树上结了果,

                男女要成双,

                后生要讨妻子,

                妹崽要找婆家。

        阿花对着镜子动了动,很满意地拍拍头发。

夫  人:“花神是我们壮家的婚嫁之神,是她降临了那棵大树,才让壮家的男女成双成对,安了一个又一个的家。阿妈生你的时候梦见的都是花,所以呀,就给你取名叫氏花。记住,你嫁到夫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在自己住的那间房里设一个花神婆的神位,天天敬花神,给她上香火,你才能很快当阿妈!”

阿  花:“〈站了起来,羞涩地〉知道了阿妈!”


27、泗城府土司府大门  日——外

        

又是另一番堂皇威严的建筑群。

门上的匾额字样:“泗城府衙”

两只威严的石狮子分列门的两侧。

门前插一杆飘扬的土司旗,卫兵们持矛肃立。


28、泗城府土司府大堂  日——内

        

挺着大肚子的土司岑应看着归顺州信使送来的书信,摇头晃脑。

总管梁接在一旁察言观色,一脸奸相。

岑  应:“〈放下书信〉老岑璋的女儿也愁嫁了啊?哈哈……那么大的排场,动静闹得快赶上岑猛鼓捣的敢壮山大歌墟了!

梁  接:“老岑璋可是个出了名的智多星,这个动静闹得再大,也不会引起督府衙门官老爷们的注意!老爷,听说老岑璋的女儿美若天仙,老爷不去撞撞大运?”

岑  应:“哈哈哈——〈摇头摆手〉老喽老喽,这几房夫人天天闹得不可开交,再娶一个进来,土司府就得翻了天!再说,老岑璋的女儿从小就使刀弄棒,哎呀,分明是头母老虎,泗城府土司家族,决不掺和这桩事!”

梁  接:“〈贴近岑应耳边,低声地〉不过,老爷——那么大的排场,不去探探虚实,岂不可惜?”

岑  应:“〈瞟了梁接一眼,不禁又哈哈大笑〉哈哈哈,〈指着梁接,又大笑〉哈哈哈——我的总管,你本就是个土官,就充当泗城土司家的子弟去吧!又给了老岑璋面子,又,又,哈哈哈,又能撞大运!没准啊,把老岑璋家的如花似玉的女儿娶回来了!”

梁  接:“〈先是摆摆手〉不不不,我,哎,〈干笑着默认起来〉嘿嘿,嘿嘿——”


29、归顺州城土司府门前校场 晨——外


彩楼高高搭了起来,彩旗飘舞,唢呐声声。

在圈定的场子里,挤满了来自各地的青年土司和土司、土官们的子弟。

亢奋的人群中挤着50开外的黄土司和韦土司,特别扎眼,一副贪婪好色之相。

黄土司和韦土司挺着大肚皮,眼巴巴地望着彩楼,也往彩楼跟前挤。

泗城府土司总管梁接在场子中央,东瞧西望,一副十分精明的神态。

场外围观的平民百姓人山人海。


30、归顺州土司府校场彩楼上  晨——外

        

铜鼓声声,鞭炮齐响,岑璋出现在彩楼,摆摆手,人们安静了下来。

岑  璋:“〈对着楼下拱拱手〉各位土司老爷、各位官族子弟,本土司在这里有礼了!”

人群中画外音一:“〈乱七八糟的声音起哄起来〉岳丈大人,不要客气!”

人群中画外音二:“都是一家人了,别说两家话!”

        岑璋半笑不笑地摆摆手,人群重新安静下来。

岑  璋:“〈咳了一声〉今天,小女的喜神到了!小女将遵守布洛陀祖公和姆六甲祖婆定下来的规矩,她手中绣球抛中了哪个男人,她将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白头到老!为这个男人洗衣做饭,为这个男人生儿育女!”

人群再次哄闹起来,岑璋这才慢悠悠地从楼上走下。


31、彩楼一侧看台  晨——外

        

岑璋摆摆衣角,坐在一个太师椅上,拿起了长烟管。

站立身旁的管家忙给他点上了烟。

岑璋吸了一口,长长喷了一口烟,神情自如地看着彩楼。


32、彩楼上  晨——外

        

一个老麽公手持铜锣出现在彩楼上,狠敲了一下铜锣,全场再次安静下来。

老麽公:“祖公布洛陀、祖婆姆六甲作证,按壮人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小姐的绣球将在鬼神的使者们——麽公们挑好的时间抛出,否则就会辱没家门,辱没祖宗,因为这是祖宗帮她挑的男人!开锣,落锣,锣声一响,祖宗的眼睛都盯着这面锣!”

说罢,老麽公挺直腰身,立于彩楼旁侧,严肃地面对观众。


33、彩楼下  晨——外

        

人群再次亢奋起来,起哄之声四起。

突然,人群仿佛受到神秘号令似的,几乎同时不再出声。

全场一片沉寂,神情各异,人人的眼睛都睁得牛大,嘴张得更大。


34、彩楼上  晨——外


阿花盛装出现在彩楼上,服饰惊艳,美若天仙,光彩照人。

她在彩楼上走动着,手持绣球,目光在楼下的人群中搜寻着。


35、彩楼下  晨——外

        

瞬间,人群涌动起来,往阿花跟前挤。

阿花往左,人群就往左;阿花往右,人群就往右。

在挤动的过程,黄土司和韦土司大受其罪,被人群推来推去,痛苦不堪。

梁接被身边的人挤得呲嘴咧牙,脸被扭曲得变了形。

人群中甲:“〈向上狂喊〉阿妹,抛我这边!“

人各中乙:“阿妹,看着我,朝我抛!”

 突然,麽公手中一声锣响:铛——

所有的人都立住不动了,盯着阿花手中的绣球。


36、彩楼上  晨——外

    

阿花紧张起来,她的眼睛扫了楼下全场一遍又一遍,握绣球的手不由自主地发抖。


电视剧《瓦氏夫人》主演马丽


37、彩楼侧看台  晨——外

        

岑璋身子后仰,吸着长管水烟,一脸刻板。

他的睛睛紧紧盯着阿花,面无表情中透着一丝稳如泰山的从容。

岑璋的身后两侧,站着管家和达妮两个人,达妮的神情也非常紧张。


38、彩楼下  晨——外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人群群情激动。

黄土司和韦土司好不容易挤到阿花跟前,朝上狂喊。

黄土司:“阿妹,快抛啊!快给老阿哥头上抛!怎么不抛,不抛你这一辈子就嫁不了了!”

韦土司:“阿妹,老阿哥来了,家有金银财宝用也用不完,朝老阿哥头上抛!快!”

很快,两位丑态百出的老土司被挤出远离彩楼跟前,两位土司恼羞成怒,破口大骂。

黄土司:“老岑璋,你耍人啊?哎哟,别挤,我的鞋,我的鞋!归顺州土司捉弄人,我们上当了!”

韦土司:“哎哟,别挤了!老岑璋,你搞的什么鬼名堂,绣球再不抛下来,我们饶不了你!”


39、彩楼上  晨——外

        

人群没有岑猛的身影,阿花花泪乱颤,伤心欲绝,几乎站不住了。

旁侧的老麽公略略提起了锣,可不忍地放下了,他的脸色也紧张起来。


40、彩楼侧看台  晨——外

       

稳如泰山的岑璋也明显坐不住了,他着急地扭着脖子,直勾勾地盯着彩楼上的阿花。

岑璋身后的达妮的身子也哆嗦起来。


41、彩楼下  晨——外


群情激愤,有人口出不敬之词,有的人朝彩楼上指指点点。

尤其是挤到彩楼跟前的,更是大喊大叫。有的人更连麽公一块骂。

人群画外音:“〈狂喊〉老麽公,快敲锣!要不然,连你这个老东西一块收拾!”


42、彩楼上  晨——外


麽公脸上挂不住了,他偷偷看着伤心欲倒的阿花,慢慢举起了锣。

阿花突然抬眼朝着场子外看去,举起了手中的绣球。

阿  花:“〈绝望凄厉地高喊〉阿猛,你真浑啊阿猛——”

阿花用尽平生力气,将手中的绣球抛出。

绣球飞向空中,飞出场外。


43、彩楼下  晨——外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人人像只鹅似地张开大嘴,眼睁睁地看着绣球从场子上空掠过。


44、彩楼之下场外  日——外

        

天空中嗖嗖地响着绣球掠过的声音,围观的所有人的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

突然间,围观的平民百姓轰地散开一条道,一匹白马飞入人们视线。

一名年轻的土司贵族从马背一跃而起,抓住了空中的绣球,然后纵身跃向场中。


45、彩楼之上  日——外


人们还来不及反应,年轻土司又从场中一跃跳上彩楼,抱住了几乎就要倒下的阿花。

老麽公手中的锣“当”地一声敲响了。


46、彩楼之下  日——外

        

人们一片哗然,场子周围的唢呐手吹了起来,铜鼓敲响、锣号声声,鞭炮大作。


47、彩楼之上  日——外

        

阿花认出了岑猛。

阿  花:“〈泪流满面〉阿猛哥——”

岑  猛:“阿花妹,多亏达妮差人报信,要不然,哎,我还是来晚了——”

阿花幸福地依偎在岑猛的怀中,两人紧紧相拥。

看到一幕,老麽公不好意思地捡起掉在地下的敲锣棒,弯腰下楼。


48、彩楼之下  日——外


场内的众土司子弟捶胸顿足,有的号啕大哭,黄土司和韦土司则背着手愤然离去。


49、彩楼侧看台  日——外

        

岑璋一甩袖子,愤然走开。

身后众人,包括一脸笑意的达妮也随之离开。


50、归顺州土司府大门  日——外

        

岑璋率众随从急急跨入土司府大门。

岑  璋:“〈转身命令道〉把大门给我关上!没有我的话,谁也不许开门!”

众守卫俍兵:“〈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似地〉是!”

        大门紧闭,两侧迅速整齐地排站着两列挎着腰刀的俍兵。


51、归顺州土司府大堂  日——内

        

岑璋一步跨入,就挥手让所有的人都出去。

管  家:“〈担心地〉老爷——”

岑  璋:“〈厉声地〉出去!都给我出去!”

管  家:“是,老爷!”

管家挥手让众人随自己退出。

岑璋一屁股坐在自个儿太师椅上,一动不动,闭上双眼,如老和尚入定。


52、土司府大门外 日——外

        

岑猛和阿花在吹吹打打的乐队和百姓们的围观簇拥下,来到土司府大门。

看到紧闭的大门和守卫的俍兵,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乐师队伍停止了吹奏,悄悄地走开了,围观的百姓只在远处观看。

岑猛和阿花的身后,只剩下了从田州带过来的手捧各种礼盒的随从们。

突然间,岑猛和阿花几乎同时向大门齐唰唰跪下,众人震惊!


53、土司府大门后  日——外

        

天空转阴,刮起了尘土,刮起了树叶,在跪着的两人面前回旋。

贴着门缝往外观察的管家,一转身就往回跑。

他跑得急急慌慌。


54、土司府后院  日——外

        

土司府的人们进进出出,惊慌失措。

看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管家,达妮和达妮妈等洗衣妇一边干活一边悄声议论。

洗衣妇甲:“〈对达妮〉你看清了?阿猛老爷和阿花小姐跪在大门外?”

达妮点点头。

洗衣妇甲:“〈捣着湿衣服〉哎哟,这个岑猛老爷可也真是,这不是逼我们老爷吗?”

达  妮:“〈反驳道〉可是阿花就喜欢他!”

        达妮妈一捋头发,感慨地说。

洗衣妇甲:“喜欢可不能当饭吃!我年轻的时候,喜欢上一个在歌墟上认识的后生,可是他们家穷啊,家里还有生病的阿公阿婆。后来,我还不是在我阿爸阿妈的逼迫下嫁给在土司府吃差饭的酒鬼老公!女人啊,就得认命!”

达  妮:“可阿猛是土司老爷!”

洗衣妇甲:“也是啊,按说阿花嫁给土司老爷也算门当户对,我们老爷怎么不愿意呢?达妮妈,你说是吧?”

达妮妈:“祖宗传下来的规矩,谁抢到了绣球,谁就是抛绣球的女人的丈夫!土司老爷也得遵守这个矩规。”

        达妮霍地站了起来,风一般地就往外跑。

达妮妈:“〈急了〉达妮!这孩子怎么说走就走,哎,达妮——”

        众洗衣妇疑惑地朝达妮跑去的身影望去。


55、土司府廊道  日——外

        

达妮急匆匆地朝夫人住室跑去。


56、土司府夫人住室房门前  日——外

        

夫人的房门敞开着,达妮脚步缓了下来。

大虎二虎三虎正在跪求母亲。

大  虎:“阿妈,你去求求阿爸吧!让阿花和阿猛老爷进来,怎么说她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呀!”

二  虎:“阿妈,阿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大堂里,就等着你去求他呢!”

三  虎:“是我错了,我犯混!阿花绣绣球,关我什么事,是我多事,让阿爸不原谅妹妹!”

达妮跟着三兄弟后面,也跪了下来。

达  妮:“夫人!我和阿花从小就一起长大,我知道她的心思,她真的喜欢阿猛老爷,阿猛老爷也喜欢她!”

        夫人站了起来,叹了口气。

夫  人:“孩子们,你们都起来吧!我这辈子啊,都顺着你们阿爸,你们的老爷!我说的话对他来说,就像风声,就像鸟叫,难听一点,就像放屁!没用的。我倒有个主意,你们去求求陈师爷,陈师爷的话,对老爷才有点用!孩子们,去吧,别耽搁时间了!”

        大虎、二虎、三虎和达妮听罢,站了起来,转头就走。

大  虎:“〈边回头边拍着脑袋〉对啊阿爸最相信陈师爷了,我们走了阿妈。”

        夫人对孩子们点点头,

        儿子们和达妮急奔而去,留下夫人怅惘的神情和面容。


57、土司府大堂门外  日——内

        

大堂大门紧闭着,管家和众近侍在门外走来走去,急得直搓手掌。

突然,大虎二虎三虎达妮簇拥着陈师爷匆匆走来,管家和众近侍连忙让开。


58、土司府大堂  日——内

        

门开了,陈师爷一个人走了进去。

岑璋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陈师爷:“老爷,老爷——”

岑璋半睁着眼睛,仍是一声不吭。

陈师爷:“老爷,听我这个外乡人一句话吧,田州府的土司岑猛,不失为一佳婿啊!按我们汉人的眼光来看,他是一个敢作敢为的铮铮男儿,有豪杰的胸怀,有古义士之风,阿花和他是珠联璧合,这未尝不是个天赐良缘啊!”

        岑璋又闭上了眼睛,恢复如老僧入定一般的神态,仍旧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陈师爷只好焦急地搓着手掌。


59、土司府大门外  雨——外


满地尘过,树叶飘舞,飘落在跪着的岑猛和阿花的脸上,天空一声炸雷。

大雨倾盆而下,黄维连忙给岑猛撑开伞,但被岑猛打掉。

钟富给阿花撑伞,也被打掉了!

守大门的归顺州众俍兵:“〈在雨中齐唰刷跪下〉小姐!阿猛老爷!”

岑猛身后的随从们也在雨中跪下了。

天空炸雷声声,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人人眼睛无法睁开。


60、土司府大堂  日——内

        

带着一阵风雨,门再次开了,闯入了夫人和几个侍女。

面对一动不动,眼睛半睁半闭的岑璋,这些人都跪下了。

众  人:“老爷——”

        陈师爷整整衣服,也向岑璋长揖。

陈师爷:“岑老爷,我这个外乡人也求你了!”

        天空又是一声炸雷,映出岑璋的固执而半阴半晴的脸,

终于,他挥挥手,直起身子。

岑  璋:“〈长叹一口气〉让他们进来吧!”

        众人如释重负!


61、土司府大门  雨——外

        

大门打开了,达妮闯入雨中,扶起了阿花。

达  妮:“〈流着眼泪〉阿花,老爷答应了!”

        大虎二虎三虎跑到雨中,扶起岑猛。

大  虎:“阿猛老爷,快起来吧!”

        门洞里,陈师爷、夫人和管家等府中人等,微笑着迎入岑猛、阿花及随从们。

       风停雨止,太阳在云层中穿梭着,天空半阴半晴。


62、土司府大堂  日——内

        

岑猛和阿花走入大堂,双双向岑璋跪下。

岑  猛:“晚辈岑猛告罪了!”

阿  花:“〈含着眼泪〉阿爸——

岑  璋:“〈扶起了二人〉哎——是阿爸错了!阿爸啊,不该把你们关在门外那么久!”

        岑璋把岑猛拉到跟前,神情无奈而感慨。

岑  璋:“阿猛啊,不是我卖老,按我们同远宗的辈份,我也是你的长辈!将来,你要对阿花好!”

        这时,夫人走过来,阿花扑到母亲怀里抹着眼泪。

岑猛后退两步,对着二老跪下。

岑  猛:“阿爸,阿妈!阿猛给你们叩头了!”

        岑猛说罢叩了三个响头。在场的人们都会心地笑了。

        夫人刚把岑猛扶起来,突然,门外闯入一个慌里慌张的家丁。

报信家丁:“〈单腿跪下〉老爷、夫人,门外有人闹事!”

岑  璋:“〈皱起了眉头〉哦,去看看!”

        岑璋和阿花、岑猛、夫人等一行走出大堂。


63、土司府大门  日——外

    

岑璋一行人刚走出大门,就看见梁接和黄土司、韦土司一副骂大街的架式。

黄土司:“〈看见岑璋〉哟嗬,老岑璋,女婿都认下了!你也不想想,你的宝贝女儿是按抛绣球的规矩抛的吗?”

韦土司:“你女儿的绣球是抛到了场子外,场子外都是泥腿子,绣球随便砸一个,都是穷鬼,难道你女儿要嫁一个泥腿子穷鬼不成?”

梁  接:“〈上前拱拱手〉不公平,不公平,岑璋老爷,这不能算数!”

        岑猛走了上去,拍拍黄土司的肚皮,又拍韦土司的肩,看看梁接,半开玩笑。

岑  猛:“你们三位的肚皮,装的真不是油啊,是气,被本老爷气的!〈手里亮出绣球〉不管怎么说,阿花的绣球是落到了本老爷的手里,你们可是连绣球的一条线也没挨上!”

岑  璋:“〈客气地〉两位老爷、梁总管,〈故作为难地〉这,抛绣球的时辰可是麽公早就算好了的,现在时辰也过了,你们看?”

黄土司:“我们就是不服!”

梁接、韦土司:“对,就是不服!”

阿  花:“〈笑意盈盈地〉好啊,你们啊,可以选个办法和阿猛老爷比试比试,谁最后赢了,我阿花就嫁给谁,行了吗?”

黄土司:“老岑璋,这可是你女儿自己说的啊!”

岑  猛:“〈故意挨近三人,笑着〉比什么?摔跤?骑马?射箭?刀术?”

黄土司、韦土司、梁接看着一身英雄气,又高又壮的岑猛,退后两步。

梁  接:“〈尖利地挥着手〉对歌!”

黄土司:“对,就比对歌!”

        岑璋对韦土司笑笑,拱手。

岑  璋:“韦兄,你是比什么?”

韦土司:“〈拍拍自己的肚皮〉本老爷这肚子里装的,都是歌,就比对歌!”


64、彩楼之下  日——外

        

雨过天晴,阳光灿烂,彩楼变成了歌台。

擂主阿花美艳惊人,仪态万方站在歌台上。

        彩楼侧的看台变成了评判席,坐着岑璋、岑璋夫人、陈师爷、老麽公等一干评判。

        歌台下场子外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黄土司一马当先,跳到楼下,摆出一副既垂涎三尺,又想整治人的架式。

黄土司:妹妹莫讲哥老多,肚皮虽大山歌多。

        记得那天下大雨,撒泡尿来到处歌。


65、彩楼之上  日——外


阿  花: 吹破天来脸不红,就像母猪它老公,

         肚里有尿没有歌,没唱几句它就空。


66、彩楼之下  日——外

        

人群一阵哄笑,岑璋等评判席人员也笑了起来。

黄土司捋着袖子又上,朝歌台上唱。

黄土司:妹你嘴巴莫唱空,哥有本事在肚中,

        若是哥我赢了你,妹是老婆哥老公。

人群的视线又投向彩楼歌台上。


67、彩楼之上  日——外


阿  花:羊羔皮子盖老羊,外头光鲜里头松

        我是塘里嫩荷尖,你是屋角老羊公。


68、彩楼之下  日——外


人群笑得前俯后仰,评判席上的人们也放声大笑,陈师爷也捋着胡子笑得弯了腰。

黄土司还要上前,岑璋和老麽公等评判举起芭蕉扇,其他评判也陆续举了起来。

黄土司只好悻悻退下,韦土司傲慢地上前,拍着肚皮,摆出志在必得的架式。

韦土司:妹有牙齿尖又利,哥是山上硬石条,

        妹你要有真本事,不怕牙崩就来叼。

        人群又一起朝彩楼歌台望去。


69、彩楼之上  日——外


阿  花: 当年你是壮黄牛,如今老肉又老皮,

今天还想吃嫩草,赶快回家找母牛。


70、彩楼歌台下  日——外

        

人们又是一阵哄笑,评判席上的众人也笑得颠三倒四。

韦土司不服气地又挺身而上。

韦土司:莫讲哥老没力气,每顿还吃两斤七,

        不信你就和哥走,要妹天天笑眯眯。

       人群差点笑翻,唱完,韦土司洋洋得意地看着现场的人们,又朝彩楼上望去。

       岑猛气得想上前拉韦土司,但被达妮拉住了衣角。

       围观的人群也都朝上望去。


71、彩楼歌台上  日——外

      

阿花生气地甩了甩头,唱了起来。

阿  花:好酒好肉喂你嘴,不是心亏就神颓。

        就是跳上母牛背,也被牛踢甩几回!


72、彩楼歌台之下  日——外

        

所有的人们哄堂大笑,韦土司还想上前,但评判席上众人一致举起了芭蕉扇。

看着彩楼之上的阿花,梁接发悚地不敢上前。

岑  猛:“梁总管,该你了!”

梁  接:“〈见势不妙,胆怯地〉嘿嘿,就请阿猛老爷先来吧!”

        岑猛向前,所有人的眼睛齐唰唰地看着他。

岑   猛:见妹就想唱支歌,歌声飞过九重坡。

         妹若有情便开口,莫把歌台丢冷落。


73、彩楼歌台之上  日——外


阿  花:高高山上种蔸竹,竹尾弯弯好织箩;

        哥敢破竹妹敢织,哥唱情歌妹敢和。


74、彩楼歌台之下  日——外

        

众人一片喝彩声,黄土司和韦土司一副又妒又恨的神情。

岑  猛:绣球砸到哥头上,连情到死永不离;

        变鸟我俩同一树,变鱼我俩同一溪。

        唱着唱着,岑猛一步步攀上彩楼。

        人群之中阵阵喝彩。


75、彩楼歌台上  日——外

        

阿花一边唱着,一边含情脉脉地盯着步步上楼的岑猛,向他伸出了手,两手相牵。

阿  花:哥有情来妹有意,蜜蜂常恋园中花。

        哥你只管留心等,到时我俩会成家。

        人群长时间欢呼不已,评判席的人们都站了起来,拥向彩楼之下。


76、彩楼之上  日——外

        

阿花和岑猛再次紧紧相拥,岑猛挥动着手中绣球,两人幸福地笑着。


77、彩楼歌台之下  日——外

        

黄土司、韦土司、梁接三人灰头土脸,挤出人群,溜之大吉。

所有的人们簇拥到彩楼歌台之下,一齐唱着壮人《婚源歌》。

众人齐唱:我用彩布彩巾包花种,

          我用美锦美毯来包花芽,

          拿这枝花去栽我园,

          捧这枝花去栽我家。

          移栽的秧苗才发芽,

          移栽的花枝才繁华。

          待到春来花繁茂,

          香气吹满我们家。

歌声中,归顺州老街上的老屋、小河、角楼、歌台等风光如诗如画。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