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6集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7集

上一篇:

下一篇: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5集

第6集


1、僻静山野  日——外

        

家丁头目临危不惧,一骑当先,驰到前头。

阿  花:“〈勒住了缰绳,对车夫〉停,快停下!”

林  氏:“〈探出头来〉出什么事了?”

阿  花:“姐姐,我去去就来〈一勒缰绳上前〉!”

        阿花刚刚驰上前去,就看到惊人的一幕。

        家丁头目惨叫一声,胸前中箭,摔落马下,众恶徒呐喊着蜂涌而至。

        阿花连忙拨马回来。

阿  花:“〈命令家丁〉快,挡住他们!”

        家丁们持刀和众恶徒杀在了一起,恶徒们明显是害命,目标是林氏和邦彦。

他们拼命突破家丁们的抵抗,扑向车子,但都被徒手的阿花踢打回去。

        林氏捂住邦彦的眼睛,在车里缩成一团。

        眼看家丁越战越少,阿花下马扶着林氏和邦彦出车,拉上她们,就往山林深处跑。

        众恶徒呐喊着在身后追来,远远传来强盗头子的声音。

强盗头子:“〈凶狠地〉别留活口,给我追!”


2、田州土司府岑家祠堂前  日——外

        

卢苏正在和仆役们往门上贴装饰,突然一名老仆役从身后跑来。

老仆役:“总管大人,老爷回来了!”

        卢苏回头望去,只见岑猛和黄维、钟富等大步走来。

卢  苏:“〈躬身〉老爷你回来了!”

岑  猛:“忙死了老总管!你们两个,给老总管帮忙!”

黄维、钟富:“是〈帮着动起手来〉!”

卢  苏:“明天就是大典了,时辰也定下了,我想老爷也该回府了!”

岑  猛:“唔,邦彦和他阿妈呢?”

卢  苏:“还没回府!”

岑  猛:“〈急了〉让人迎了吗?”

卢  苏:“派人到城门十里外迎了,有阿花夫人跟着,不会有事,今晚她们会回来的!”

岑猛脸色略变,但点点头。


3、田州土司府韦氏院落  傍晚——外

       

韦氏在院落中踱来踱去,阿红等下人们在心惊胆颤地干活。

陆玉从门外进来,满脸得意之色。

陆  玉:“表妹,给邦相好好打扮打扮,明天好给祖宗上香!”

韦  氏:“〈大喜〉表哥,这?”

陆  玉:“别问了,邦彦他们没回来,不是邦相上香谁上香?只要邦相上了香,这世子之位,就能有说法了!就有长老替咱邦相说话了!”

韦氏又惊又喜,还想再问。

陆  玉:“〈一摆手〉别问了妹子,我这使了钱,请了麽公作法,派了拦路鬼把她们拦在路上了!”

韦  氏:“〈将信将疑地〉表哥,你真有这本事?”

陆  玉:“〈推了韦氏一把〉我是邦相的表舅爷,我不帮他谁帮他!进屋进屋,看看给邦相准备什么衣服!”

        陆玉不由分说,把韦氏推了进去。


4、一个山洞洞口  傍晚——外

       

 林氏把邦彦紧紧抱在怀中,和阿花一起探出头来,观看外面的情况。

远处,几个持刀恶徒一步一看地朝洞口方向搜寻过来,林氏不禁闭上了眼睛。

阿  花:“〈摇摇林氏,轻声地〉姐姐,姐姐——”

林  氏:“〈睁开眼睛〉这可怎么办阿花?这伙人一出手就要人命啊,啊,〈哭起来〉邦彦,这怎么办?”

阿  花:“姐姐,我出去引开他们,你们千万别出洞,别吱声!”

林  氏:“〈六神无主地〉行吗妹妹?行吗?”

阿  花:“〈拍拍林氏肩膀,跃上洞口〉姐姐,记住,和邦彦别出声!”

岑邦彦:“〈担心地〉小阿妈!”

        阿花的身影一跃而出。


5、树林里   傍晚——外

         

强盗头子和十来个恶徒散开扇面,东张西望地搜寻着。

头  子:“妈的,杀的尽是没用的,该杀的却让他们跑了!”

恶徒甲:“能跑到哪儿呢?两个女人和一个娃崽——”

恶徒乙:“不对,是一个女人背着一个娃崽,还拉着一个女人!”

头  子:“是啊,这两个女人里有一个有点力气,要不然,她们早到地下见她们的祖公爷了!”

         突然,恶徒甲听到了什么似的。

恶徒甲:“谁?”

        阿花出现在他们前面,倏地跑了过去。

头  子:“就是她,抓住她!快!”

       头子一挥手,众恶徒闻声一起追了过去。

阿花在前面跑着,众恶徒在后面追着,吆喝声、喘气声、脚步声混杂在一起。

恶徒甲:“哈哈,你个女人家,看你往哪跑——快,抓住她!”

        追着追着,天就要黑下来了,恶徒们竟然失去了目标,脚步慢了下来。

恶徒甲在树下转悠着,突然头上被踢了一脚,转了个圈,脸上又踢了一脚,倒下。

众恶徒均被接二连三来自树上的袭击击中,晕头转向。

头子睁大了眼上,终于发现阿花跳下了树。

头  子:“〈往前一指〉那棵树,快!”

        阿花撒腿就跑,众恶徒从地上捡起刀,继续穷追。


6、田州土司府大堂  夜——内

        

只有岑猛和卢苏两个人相对而坐,烛光摇曳,映出两人焦虑的神情。

突然门开了,闯入报信家丁。

报信家丁:“老爷,总管大人,城外的下人还没见夫人和少爷的影子,他们问,撤不撤?”

卢  苏:“〈瞪起眼睛〉给我睁大眼睛候着,等到天亮也要等!”

        岑猛也是一脸焦虑地直起腰来。

岑  猛:“〈烦躁地〉邦彦他阿妈真是,她也不想想,明天邦彦要赶不回来祭祖,长老们不知有多少话要说!怎么就那么糊涂,不会算好回城的时辰!”

报信家丁一看这个架式,害怕地转身拔腿。

报信家丁:“是是是——”


7、山洞洞口  夜——外

        

林氏和岑邦彦趴在洞口借着星星的微光往外看,神情不安。

岑邦彦:“〈吓得浑身发抖,害怕地朝母亲怀里靠〉阿妈,我怕!小阿妈她——”

林  氏:“别怕!小阿妈会回来的!”

岑邦彦:“〈哭起来〉我想小阿妈!”

林  氏:“〈鼻子发酸〉别哭,邦彦你记住,是小阿妈救了我们娘俩的命!”

        洞外传来野猪的声音,接着就是不知是什么动物的脚步声。

        母子俩不敢看洞外,互相抱在一起害怕得瑟瑟发抖。

        脚步声越来越大,洞口出现了人影。

阿  花:“姐姐!邦彦!”

        林氏和邦彦惊喜地抬起头。

林  氏:“阿花妹妹!”

岑邦彦:“〈带着哭腔〉小阿妈!”

        阿花伸手拉着母子俩。

阿  花:“我们快离开这里!”

        母子二人被阿花一一拉出洞,在星光下互相搀扶着离开。


8、野地里  夜——外

   

三个人你拉我扯地踉跄走着,喘着粗气。

阿  花:“〈拉着邦彦〉快走邦彦!你大哥不在,明天所有的家族长老都要看你给祖宗上香啊!”

岑邦彦:“〈扑通摔倒在地〉阿妈,小阿妈,我走不动了!”

林  氏:“〈也走不动了,上气不接下气〉妹妹,我知道祭祖上香是邦彦的大事,你就背着邦彦走,快走!我在后面慢慢走!”

岑邦彦:“〈坐在地上,哭起来〉阿妈,你不走,我也不走!”

林  氏:“傻娃崽,祭祖是大事,只要你上了香,你将来就是谁也夺不走的第十七世田州土司了!别管阿妈!”

       林树里似乎传来野猪的叫声,邦彦扑到林氏的怀里。

岑邦彦:“阿妈,你不走,我也不走,小阿妈,你背阿妈走!”

阿  花:“〈笑了,弯下腰捡起一根枯树枝,递给林氏〉姐姐,听见了吗?你要不走,我们谁也走不了。柱着这根木条,我背邦彦,我们三人一个都不要拉下,一定要在天亮前赶到田州城!”

林  氏:“〈用树棍柱起,鼓起勇气站了起来〉邦彦,让小阿妈背你,我们走!”

        阿花背起岑邦彦,拉着林氏,三人又趔趄地往前走去。


9、田州土司府岑氏祠堂前  晨——外

        

土司旗高高飘扬,巨大的铜锅里摆放一只整猪、一只整羊,和一个大牛头。

炉香袅袅,锣、唢呐、鼓声阵阵,族中长老在前,土官们全体在后,庄严肃穆。

黄维、钟富列在队伍后面,悄声议论。

黄  维:“哎,阿富,听说呀,二少爷和二夫人昨晚就没回来!”

钟  富:“可不是嘛,老爷一夜没睡,祭祖的日子、时辰是由大麽公敬了鬼神早就定下了,不能改,这下,麻烦大了!”

黄  维:“〈忧虑地〉哎——我看,就三少爷他上香了!”

        岑猛在大总管卢苏的陪同下走到长老们的前面站好。

司  仪:〈敲了一下锣,唱道〉第十五世子孙代表给岑氏祖宗敬香——”

        一族中老者严肃地手捧巨香点着,插在了香炉上,然后下拜叩头,站起来走开。

司  仪:“〈敲了一下锣,唱〉第十六世子孙代表给岑氏祖宗敬香——”

        岑猛上前,手捧巨香点着,缓步上前,插在了香炉上,也下拜叩头,站起来走开。

        卢苏往全场着急地看着,林氏和邦彦仍然没有出现。

        韦氏目不转眼地盯着仪式过程,陆玉已把巨香交到岑邦相手上。

司  仪:“〈又一声锣响,唱号〉第十七世子孙代表给岑氏祖宗敬香——”

        五岁的岑邦相在韦氏和陆玉的示意下,举起巨香,挪动了脚步!

所有的族中长老都在观望着这一隆重的时刻。

打扮一新的岑邦相一步一步地向点香之处走去。

家族中的所有人都齐唰唰地盯着手持巨香的岑邦相的举动,突然,他们惊呆了。

他们的眼睛迅速转向从场外奔入的三个人。

阿花夫人赤着双脚背着岑邦彦奔入场内,放下岑邦彦,唰地在祖宗灵位前跪倒。

她的后面,跟着柱着树棍一拐一蹶走进的林氏夫人。

卢苏大总管见状,迅速把一支巨香递到邦彦手上。

邦彦恭恭敬敬地迈步上前,向祖先上了香,深深地叩了一个头。

韦氏夫人拉回岑邦相,呆若木鸡,失魂落魄,又气又怒。

陆玉犹如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赌徒,垂头丧气。

岑猛和卢苏大总管等人松了一口气。


10、田州土司府大堂  日——内

        

林氏靠在阿花的肩上低声哭诉着,岑猛气愤地来回踱步。

岑邦彦害怕地拉着母亲的衣角,卢苏在一旁侍立着。

林  氏:“〈抽着鼻子〉老爷,我和阿花妹,邦彦……可是死里逃生啊!”

阿  花:“〈拍着林氏的肩〉没事了姐姐!这伙山贼,老爷迟早会把他们都抓了!”

林  氏:“要是没有阿花妹,我和邦彦就没命了!老爷你没看到这伙人的狠毒,可怜那些下人,他们一个也没活下!”

岑邦彦:“〈害怕地拉扯着〉阿妈——”

岑猛“啪”地一拳击在案桌上,气得满脸通红。

岑  猛:“我岑猛治理田州十几年,本以为境内太平,百姓安居乐业,想不到还有这伙强盗,就连土司府的人都敢杀!”

卢  苏:“〈忧虑〉老爷,让黄维、钟富他们出去查一查!”

岑  猛:“一定要查,要彻查!谁在辜息养奸,谁在纵容不法,不管牵连到谁,都要严惩!”

阿  花:“阿猛哥,让我和黄头领、钟头领他们一道查吧!那几张脸,就是烧成灰,我都还记得!”

岑  猛:“〈扶着阿花的肩〉好啊阿花,早点把这伙人除了!”

        阿花看着岑猛的眼睛,点点头。


电视剧《瓦氏夫人》主演马丽


11、右江水面  日——外

        

一艘装饰华丽的船从下游邕州溯流而上,船头站着闻名桂西的马贩子头目黄爷。

黄爷身边站着一个瘦长帐房先生和一个年轻的小亲随。

上游波涛汹涌的河面飘来堆满木材的筏子,筏子上的人持桨左拨右插,毫无惧色。

也有从上游驶下的船,装载着满满的山货。

帐  房:“黄爷,天黑之前准到田州码头了!”

黄  爷:“〈看着下驶的船筏出神,感慨地〉从云贵川下来的货物,经过这条右江河,下邕江,下梧州,再到广州,一路顺风顺水!有了这条河,就能做生意发大财,过上红火日子!”

帐  房:“黄爷是汉人,来往于这条河上的商贩大多是汉商,桂西壮人天生就没有做生意的想法。”

黄  爷:“〈淡笑〉桂西壮人,老实得像头水牛,从他们的始祖布洛陀祖公开始,就守在他们的田垌里,在土里刨食,你说,他们怎么就不开窍呢?”

        从船仓里走出一位戴头巾商人装束的中年人,有节拍地鼓着掌。


字幕:

        梧州督府衙门参军  赵臣


赵  臣:“〈继续鼓着掌〉说得好,说得好!黄兄,说得好!”

黄  爷:“〈回头〉赵参军,船头风大!”

赵  臣:“〈脸色变了一下〉哎,别叫我参军,说好的,我这一出督府衙门,上了你的船,就叫赵爷!要是走漏了风声,沈指挥使大人那儿可不好交待!”

黄  爷:“哎,赵爷是第一次到桂西吧?”

赵  臣:“〈摆摆手〉不不,桂西是来过多次公干了!有几个朋友,有的朋友还坐着土司老爷的大位呢!不过,田州这地界是第一次来,听说田州码头成了一方胜地,单就吃的东西,那蛮人野味,就美不胜收,还有啊,这码头博易场上也有丝竹之乐,夜夜笙歌,是另一番滋味啊!”

黄  爷:“〈笑了〉嘿嘿,赵参军,啊不不,赵爷,您的生意是玩着做的,不像我们平头百姓,辛苦着哪!”

赵  臣:“嘿嘿,黄兄,你也够威水啊,这桂西的马匹生意,做的最大的就是你了。这趟生意,出些本钱买马,转手过沈指挥使大人的手倒入督府军营,就干等着赚钱喽!”

黄  爷:“哈哈哈,彼此彼此,赵爷的孝敬,沈指挥使大人的孝敬,可都在里边了!”

赵  臣:“哈哈哈——”


12、田州码头  傍晚——外

        

船靠上了码头,黄爷、赵臣、帐房、小亲随下了船,往博易场街上走去。


13、田州码头博易场街道  傍晚——外

        

街上的店铺纷纷打烊关门,但还是有几个人看着黄爷一行走过,显出惊讶的表情。


14、田州码头博易场横山客栈  傍晚——外

        

客栈门口挂着灯笼,上写着“横山客栈”字样。

黄爷一行刚走到客栈门前,站在门口迎客的老板娘笑成一朵花。

老板娘:“哎哟,黄爷,大大贵客呀!”

黄  爷:“〈指着赵臣,低声地〉老板娘,大大贵客是这位赵爷!”

        赵臣故作神秘地一声不吭,仰着头。

黄  爷:“〈贴近老板娘的耳朵〉我说老板娘,二楼上房我的这位贵客都包了,不能让外人进来!”

老板娘:“〈惊喜地笑着〉哎,哎,哎——好好!”

        老板娘入内招呼着。

老板娘:“小二,快快,侍候这几位爷入上房!”

        黄爷一行鱼贯而入。


15、田州码头博易场街道  晨——外

        

街道开始有了零零落落的行人。

马匹交易的马槽里开始有人牵马入内,有人在打扫。

不断有店铺的大门打开。


16、横山客栈楼下院外  晨——外

        

竟然围了一群马贩子,人声鼎沸。

马贩子甲〈络腮胡子〉:“〈朝楼台嚷嚷〉黄爷,黄爷,你老人家来了,也不知会一下兄弟,兄弟这有刚从滇藏下来的好马,保您老人家满意!”

马贩子乙〈精瘦汉子〉:“黄爷你老一下船,就让兄弟的手下看到了,别遮遮掩掩的,在这码头上,谁不知道您老手气大,您一来,这半个马市的马就得空喽!黄爷,你也得让兄弟表表心意,兄弟请你喝个花酒,再唱个花曲!”

        老板娘插腰率众伙计拦住要上楼的众人。

老板娘:“我说你们怎么这样没脸没皮的,黄爷还在楼上睡着觉,你们这样嘈,这是对黄爷好吗?”


17、横山客栈楼上客房  晨——内

       

 睡懒觉的赵臣被吵醒,一轱碌起身,胡乱套上衣服,走出走廊。、

赵  臣:“嚷嚷什么嚷嚷什么!黄爷早就到马市上看马去了,买谁的马还不得看看啊!”

老板娘:“〈一看,忙朝上拱拱手,低声对众人〉这可是比黄爷来头还大的赵爷,各位快回各自的摊位上去吧!这几天只要把你们的马喂精神喽,洗涮洗涮,等黄爷他们看好了,一开买,准有你们赚的银子!”

        众马贩子不甘心,还想嚷嚷,被老板娘拦住,直往外推。

老板娘:“〈不耐烦地〉走吧走吧!”


18、田州码头博易场马市街道  日——外

        

黄爷化装成普通人,头上扣顶破草帽,在同样打扮的帐房和亲随的陪同下逛着马市。

黄爷看着马摊位上一匹匹,神情若有所思,帐房亦步亦趋,亲随则东张西望。

帐  房:“〈低声〉黄爷,这些货色?可不咋的!”

黄  爷:“〈摇摇头〉听说这阵子西南一带流行马病,马都被拖瘦了!再等两天看看!”

帐  房:“〈略为难地〉可,可,沈指挥使、赵参军就等咱给他们分银子呐!”

        黄爷笑而不言,从站满马匹的马槽走过去。


19、怡香楼下  晚——外

        

怡香楼临江搭建,灯火辉煌,不时传出艳曲娇唱。

重新换装,变得一身华丽的黄爷三人带着酒足饭饱,身子摇摇晃晃的赵臣来到楼下。

老鸨乐歪了鼻子,急忙出迎,一边迎进一边说话。

老  鸨:“哎哟,可盼到黄爷光临了。昨儿就听说您来了,这楼里的姐妹们嚷得都快把嗓子喊破了!今儿又带来什么贵客?”

黄  爷:“〈故作神秘地〉今儿得把这位赵爷侍候好喽,人家可是跟着总督大人做大买卖的,对对,你们这最红的谁谁,桂林妹,就是桂林妹,出来侍候赵爷!”

老  鸨:“〈脸拉下来〉黄爷,你可难为我了,谁不知道桂林妹是我们这十州八县最红的主儿,谁要她侍候,还不得十天前就打招呼啊!”

赵  臣:“〈晃着脑袋上前〉大,大爷我,今晚就要这桂林妹,就她了!谁敢跟大爷,抢这个主,啊?”

黄爷和帐房忙扶住他,黄爷低声在他耳边嘀咕。

黄  爷:“赵爷,这个妞指定是您的,您就上楼吧!”

       黄爷斜看着老鸨一眼,掏出一张银票,在老鸨眼前一亮。

黄  爷:“不就是银子的事吗?”

老  鸨;“〈眼睛亮了一下,但无奈地摊开手,一脸为难〉不是银子的事,黄爷还缺银子吗?哎呀,我是说,真有个大贵客打十天前就定下了今晚的桂林妹,他的银票,老早就揣到老娘的兜里了!〈趋近赵臣〉我说这位爷啊,怡香楼新来几位姐妹,都是广州码头见过世面的,〈压低声音〉还有一个雏,包你老满意!”

赵  臣:“〈乘着酒劲发作〉就,就要桂林妹,其他任谁,大爷都不要!”

       赵臣一阵摇晃,被黄爷和帐房、小亲随扶住了。

黄  爷:“老板娘,不是我说你,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这小地方的贵客,能比得上赵爷这个大贵客吗?就算是土司老爷来,知道赵爷的生意,对他,也得恭恭敬敬的!那位客的银票,给他退了,我这儿,给你双倍的银子!”

老鸨接过了银票,犹犹豫豫地,仍是一脸为难。

黄  爷:“〈低声〉那位贵客,还没到吧?”

       老鸨点点头。

黄  爷:“〈低声,指指两眼迷离的赵臣〉唱支小曲,再搂一搂,准睡,你就看着办吧!”

老  鸨:“那,那,那就请,赵爷,〈朝楼上喊〉来人,扶赵爷上楼!”

楼上画外音:“是,妈妈!”

      楼上应声走两个花枝招展的妓女。

      黄爷对老鸨一拱手。

黄  爷:“告辞了!”

老  鸨:“〈心神不定地笑着〉哎,黄爷慢走!”

        黄爷三人转身离去。

        赵臣在两位妓女的搀扶下东倒西歪地走上楼。


20、怡香楼桂林妹房间  晚——内

        

赵臣坐桌子旁,喝着桂林妹倒上的茶,甩了甩头。

眼前的景物渐渐清晰,出现了一张挂着职业性笑容的美人脸。

赵  臣:“〈两眼发直〉哎,哎,妹妹〈伸出欲摸桂林妹的脸〉!”

        桂林妹抓住了赵臣手,又端上了新倒的茶盏。

桂林妹:“〈嗲声嗲声地〉哟,别急嘛爷——”

赵  臣:“〈接过茶〉哎哎,哎哎哎——〈两眼再次睁了睁〉”


21、怡香楼下  晚——外

        

一阵风闯入了黑脸大汉张七和两个打手。

老鸨阻拦不住,连忙跟着上楼。

老  鸨:“〈堆笑〉七爷,不巧啊桂林妹今晚有点肚子疼,正躺在房里歇息,您等个把时辰,保准让她陪你快活!”

张  七:“〈甩开老鸨〉你耍老子!〈脸上涎笑〉嘿嘿,妹妹肚子疼,更得七爷我去亲亲她,亲亲她就不疼了!”

老  鸨:“〈急了〉七爷,你不能,不能啊!先等等,等等她缓缓劲肚子就不痛了!”

张  七:“〈头一摆,向两个打手示意〉哼——,想得美,银票老早大爷就给了你,〈摇头浪笑,阴阳怪气地〉春宵一刻,嘿嘿!”

       两名打手把老鸨拉住,张七猴急地迈步走向桂林妹房间。

张  七:“〈浪笑地〉妹妹,我张七来了,妹妹——”

老  鸨:“七爷,七爷!哎哟——〈几乎瘫在地下〉”

       突然,楼下妓女和侍者纷纷四散奔逃,闯入一队土司府俍兵。

       为首的黄维、钟富挥着手,指挥士兵围住所有的人。

黄  维:“别动,都别动。上楼,抓刚上去的!”

       与此同时,楼上突然“砰”地一声,桂林妹的房间里摔出了赤身露体的赵臣。

       伴着桂林妹的尖叫声,张七跳了出来,继续朝赵臣扑去。

黄  维:“〈命令士兵〉拿下!”

      众士兵迅速按住了张七和只着裤衩的赵臣。

赵臣吓得魂不附体,喘着粗气,狼狈不堪。

老  鸨:“〈拉下脸〉哎,黄头领,老娘这边做生意,和土司老爷可井水不犯河水!”

黄  维:“这个张七,我们盯他不是一天两天了,刚犯了一件伤人命的大案——拿下!”

      张七不服地抬了抬头,但仍被俍兵按得死死的。

钟  富:“〈对老鸨扬了扬脸〉把这位爷的衣裤找出来,送到土司大牢里去!”

老  鸨:“〈害怕地点头〉是是是——”

钟  富:“押走!”

        一行人押着两人下楼。

赵  臣:“〈反应过来,打着哆嗦〉哎,你们可不乱抓人哪!我,我,我可是——”

众俍兵不由分说,押着两人出楼离去。

老鸨摸着胸脯瘫坐在地下。


22、土司府后花园 日——外


陆玉立于韦氏身边,韦氏正抱着邦相给他整着小衣服。侍女阿红远远立于外边。

陆  玉:“〈满脸着急,搓着手掌〉这事儿不了结,表哥一天也睡不成一个安稳觉呀!”

韦  氏:“〈叹了一口气〉哎,事弄得那么大,要生生把我吓死!〈突然,低声地〉我说表哥,你就不能再想想别的法子!眼瞧着到年底,立了世子,邦相就一辈子低人一头了!”

陆  玉:“〈张大嘴巴〉是啊是啊,不能眼睁睁地就这么让别人坐了位子!〈搓着手掌〉表妹,你也别对她们老绷着个脸,探探她们的口气,或许,我们就能从中找到法子!”

韦  氏:“〈坐回椅子上,一副想破脑袋的样子〉你是要我——,〈点点头〉噢——”


23、田州土司府阿花住室  晚——内

        

阿花对着镜头看着自己的面容,一边让老妈子梳着头发。

老妈子:“〈一边梳子,笑着〉夫人,要说老爷爱你,捧得跟心尖似的,就看这头发,啧啧,夫人,汉人说的花容月貌,是不是就这模样!”

阿  花:“〈开心地笑着〉你真会说话!”

老妈子:“不是我人老了爱唠叨,夫人,你长得就跟你的名字,跟花一样——老爷在这几房夫人里头,最可意的还是你咧!”

      这时,门开了,岑猛闯了进来。

岑  猛:“〈高兴地〉阿花——”

      老妈子识趣地离开,把门掩上。

阿  花:“什么事把当老爷的乐得?”

岑  猛:“〈扑过来,就要把阿花抱起来〉广西巡抚衙门来公文了,田州府领衔桂西各土司上奏朝廷的征调留丁的事朝廷准了!”

阿  花:“〈也大喜〉是吗?这可是壮家百姓天大的喜事呐我的好老爷!你可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意识到了什么〉哎——”

      阿花急忙使劲地掰开岑猛的手。

阿  花:“别,别,阿猛哥,土医说的,不能乱动!”

岑  猛:“〈愣了一下〉什么?”

阿  花:“〈羞红了脸〉我身子不舒服,土医刚看了,说,这,这是有了——”

岑  猛:“〈一时没明白过来〉是什么?〈随即反应过来了〉噢,哈哈哈,阿花,你也要当阿妈了!〈高兴极了〉哈哈哈——〈疯了似地吻阿花的脖子和脸〉”

      一阵狂风暴雨过后,阿花幸福地倒在岑猛的怀中。

阿  花:“阿猛哥,你希望这肚子里的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

岑  猛:“〈痴痴地看着阿花的面容〉要女儿!”

阿  花:“为什么?”

岑  猛:“像你,我要看从小长大的你,再说,我都有三个儿子了!”

阿  花:“〈刮了一下岑猛的鼻子〉真心话?”

岑  猛:“真心话!”

        阿花再次幸福地贴近岑猛的脸,抱住了他的脖子。


24、田州码头商船上  日——外

        

黄爷坐在船舱里,透过窗看江边和码头上的情况,悠闲地喝着茶。

帐  房:“〈趋近身边〉黄爷,赵参军的事?”

黄  爷:“〈闭着眼睛〉姓赵的这几年没少揩咱们的油!”

帐  房:“可人家是堂堂的督府参军啊!”

黄  爷:“〈扑哧笑出来〉打死他他也不敢说是督府衙门里的官员,哎呀,就让他吃点苦头吧!早几天晚几天捞他出来,都一样,你们俩,多往土司衙门跑跑,只要死不了就行!他要早出来,咱们天天不都得供着他,哄着他?”

帐房先生:“〈明白地〉是,黄爷!”


25、田州土司府林氏住所院落  傍晚——内

        

林氏和阿花正在院里坐着喝茶,韦氏一步一扭地走进来。

韦  氏:“哟,二姐姐,阿花妹妹!”

林  氏:“〈连忙站起来〉三妹妹,稀客呀!来人,给三夫人沏茶!三妹妹,坐!”

阿  花:“〈也起身〉三姐姐!”

韦  氏:“〈坐了起来,往房内看了看〉邦彦呢?”

林  氏:“睡着了,玩了一天,怪累的!”

韦  氏:“〈堆笑〉老爷他老说我不合群!和二姐姐阿花妹妹就像老死不往来的冤家,〈板起脸来〉谁家的缺德的货,嚼这个舌头根子!〈又堆笑〉我这不就来了吗?”

林  氏:“是啊妹妹,邦彦要是醒了,我管保他出来叫你声三阿妈!”

韦  氏:“〈嘿嘿,望了望〉邦彦他睡外屋啊?”

林  氏:“〈一指〉呶,就那屋,儿子大了,要懂事了!”

韦  氏:“〈颇有讥讽地〉我说阿花妹妹,都知道老爷宠你,可你也得让人喝点粥啊!”

阿  花:“〈不明白地〉三姐姐的话妹妹不明白!”

韦  氏:“哦哟,不明白,哪能不明白了?自己吃干饭,让别人也喝点粥哇!”

林  氏:“〈听出点意思,忙替阿花解释〉三妹妹,阿花她是有了,这不老爷多体贴了些吗?”

韦  氏:“〈愣了一下,一抽脖子〉啊,有了?〈睁大眼睛,显出极度吃惊的样子,站了起来〉好啊老爷,你瞒得好啊,我跟你没完老爷!〈气急败坏的样子〉你成天在别人身上使劲,舍不得看我和邦相一眼老爷〈起身,抽着鼻子,摔门而去〉!”

       阿花、林氏就像看一个不认识的疯人似的,愣怔得不知说什么好。


26、田州土司府后花园  日——外


岑猛扶着怀孕的阿花轻轻漫步在花丛中。

岑  猛:“阿花,我真是没想到哇,这个征调留丁的奏议朝廷能够采纳!我们桂西俍兵,在家是务农的男丁,出征就是战士。朝廷年年征调,一去成千上万,各家各户的田地荒废,老幼孤儿衣食无着,过得真是苦哇!就这样一年又一年,这些土司老爷竟没有一个人敢跟督府衙门的大官老爷提这个事,更没人领头向朝廷反映情况。这次,是我阿猛领了头,朝廷和皇上恩准了,允许壮人俍兵每逢征调,每户留一两个男丁从事耕种;长期被征调的,减免赋税!我,我真是高兴啊阿花!”

阿  花:“阿猛哥你做得对!从小我的汉学老师就说过,行王道,就是行仁政,仁,才是管理黎民百姓的关键!岑门一族世代镇守边关,是国家倚重的边防力量,只有土司境内的百姓安定了,才能成为抵御外敌的南疆长城!”

岑  猛:“桂西壮人,就像老牛耕地,老牛负重,谁都不愿意出头,现在看来,出头也有好处,哈哈,我岑猛也做了一件让壮人百姓们称道的好事!〈拍拍阿花的肩〉阿花啊,你的见识,你的一身本事,能帮我训练士兵,帮我管理百姓们!”

阿  花:“〈看着丈夫兴奋的脸,点点头〉唔——”

       阿花默默地走着,不吭声了,身子缩在丈夫有力的怀抱中。


27、土司后花园另一角  日——外

        

韦氏领着邦相刚好走过,看到岑猛和阿花相依相偎亲呢的身影,眼睛瞪得鸡蛋大。

她的胸脯气得一起一伏,表情几乎都要发疯了,邦相害怕地望着她。

发呆了片刻之后,韦氏一拉邦相,转身就走。


28、田州土司府廊道  日——外

        

韦氏拉着岑邦相,逃似地走过廊道,急急匆匆地走回自己的院落,走入内室。

在院中的阿红和老妈子急忙跑着进入。


29、田州土司府韦氏内室  日——内

        

韦氏稀里哗拉地摔东西,两个下人忙着捡碎片,邦相吓得缩在一个角落。

韦  氏:“〈哭着〉好你个没心肝的老爷,就知道迷那个果狸精!阿红!”

阿  红:“〈吓得站起来〉夫人!”

韦  氏:“把表舅爷叫来!呜呜呜——”

阿  红:“是!夫人〈如蒙大赦,转身即逃〉!”

韦  氏:“〈躺在床上哭叫〉呜呜呜——什么阿花,一个果狸精!老爷,你身边躺着是果狸精啊,你迟早被她害死啊老爷!”


30、田州土司府廊道  日——外

        

阿花领着陆玉急匆匆地走过,朝韦氏住处走来。


31、田州土司府韦氏内室  日——内

   

韦氏还在床上哭嚎着,邦相缩成一团,老妈子不知所措。

陆玉挥挥手,老妈子拉过邦相,和阿红退出室外。

陆  玉:“〈苦着脸〉又有什么事了?”

韦  氏:“〈抹着眼泪〉表哥,那果狸精怀了娃崽,老爷对她那个亲呀——哎哟,老爷你糊涂呀,那可是个果狸精变的呀!”

陆  玉:“嗨,嗨,我当什么事呢!不就怀了个娃崽吗?女人嘛,哪有不怀娃崽的!”

韦  氏:“哎哟,你不知道,老爷可把她当成心尖上的肉哪!”

陆  玉:“表妹,眼下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争老爷的恩宠,而是邦相的事!”

韦  氏:“〈又哭叫起来〉哎哟,眼看那姓林生的年底就要立为世子了,邦相怎么就没那个命呀!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哇!”

陆  玉:“嗨,嗨,别喊了,谁说我们邦相没机会!”

韦  氏:“〈收住了哭声,坐了起来,恨恨地〉你说,到底该怎么办?”

陆  玉:“〈露出苦相,摊开手〉不,不是还没找到法子吗?”

韦  氏:“〈站了起来,瞪着发红的眼睛〉我不管,你的命是邦相给你捡回来的,你给我找出法子!”

陆  玉:“〈连忙答应〉哎,哎,哎,我找,我找!”


32、田州土司府林氏院落外 日——外

        

林氏扶着阿花离开院落,走向后花园。

陆玉身影出现,偷偷地溜向邦彦住的外屋,耸起脖子从窗外望进去。

看到邦彦睡在床上,旁边有一个侍女给扇着扇子,听到响动,侍女警觉地抬头。

侍  女:“谁?〈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陆玉连忙装作刚进院落的样子。

侍  女;“〈向陆玉行了个礼〉表舅爷!”

陆  玉:“〈尴尬地〉嘿嘿,邦相醒来吵着要见哥哥,我过来看看!”

侍  女:“二少爷刚睡下!”

陆  玉:“〈转身,讪讪地〉好好,让邦彦好好睡吧!”


33、田州集市  日——外

        

集市从右江河延到城区,不断有挑担从对岸村庄乘小船过来的农户到集市摆摊。

陆玉头上扣着一顶大草帽,装成普通百姓的样子神思恍惚地走在田州集市上。

肉摊、菜摊、山货摊、布摊等各摊面前热闹非常。

布摊主:“上好的邕宁白布,来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菜刀摊主:“壮家贝侬,这可是好铁打的好刀哇,剁腊肉,砍牛蹄子,一等一的好刀〈说罢,故意把两刀相碰,发出铮铮的响声〉!”

        只有卖山货和农副产品的壮人,用壮话互相交易,甚至易货互相交换有无。

        陆玉的眼睛无目的地东扫一眼西扫一眼,突然,他看到了笼里待卖的毒蛇。

        他停住了脚步,怔住了,那蛇十分丑陋,在蛇笼里扭曲着身子,吐着信子。


34、田州土司府大牢审讯室  日——内

        

老妈子扶着阿花、侍女扶着林氏夫人在正中坐下,黄维和钟富分站两侧。

一会工夫,牢兵把张七押来,跪在众人面前。

阿  花:“〈厉声地〉抬起头来,看看我们姐妹,看仔细了!”

张  七:“〈抬头,仔细看了看,吓了一跳〉是你们,你们是土司府的人?”

林  氏:“〈带着哭腔〉你们这伙恶贼,心真狠啊,那些下人,跟了我十年了,他们,死得好惨啊〈掩面而泣〉!”

黄  维:“〈一拍桌子〉你们是一伙什么人,受何人主使,从实招来!”

张  七:“〈恐惧地〉哎,我招,我招!自从被土司府的人抓进来,小的就知道坏事了!我们做事有规矩,不惹地头蛇!土司府的人,我们是不犯的!”

黄  维:“放屁!你们犯的就是土司府的人!”

张  七:“〈疑惑起来〉大首领说,出钱的就是土司府里的贵人,怎么会让我们对土司府里的人下手呢?”

       众人皆惊,阿花站了起来。

黄  维:“什么?说仔细点!”

张  七:“大首领让我们手下这伙人,什么时辰什么地段把过路的全灭了,尤其不能让一个十几岁的娃崽活着,还说,还说出钱主使的人就是土司府里的贵人,让我们放心大胆做活。”

阿  花:“那主使的贵人姓什么?叫什么?”

张七为难地摊开手。

黄  维:“〈又一拍桌子〉快说!”

张  七:“小的确实,确实不知啊!”

黄  维:“来人啊!”

        两名牢兵应声而上。

黄  维:“〈指着张七鼻子〉你要不从实招来,就让你尝尝土司府大刑的厉害!”

张  七:“〈磕头求饶〉哎哟,我的爷,小的确实不知啊,这等机密大首领怎么能让小的知道,小的只管做活,哎哟,饶命啊!”

       牢兵正要上前揪住张七,阿花挥了挥手。

阿  花:“慢!”

       牢兵停住了动作。张七重新抬起头来。

阿  花:“你们的寨子扎在长蛇岭,怎么长蛇岭的垌兵不管你们啊?”

张  七:“〈害怕地〉嘿嘿,嘿嘿,长蛇岭的头人就是我们的二当家。他白天是头人,晚上和我们一块,吃肉喝酒,就成了我们,二当家的!”

阿  花:“哼,原来是你们把垌官拉下水了!阿猛老爷的心血都扑到治理田州上,我想呢,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伙强盗横行不法呢!你们,还有什么规矩?不犯土司府,不犯官族,只欺压百姓,想的可也倒好!你睁开狗眼看看,被你们追杀的两个女人,就是土司老爷的夫人!你们想杀掉的那个男孩,是土司老爷的亲儿子!”

张  七:“〈震惊了,瘫倒在地〉啊——”

阿  花:“〈咬牙切齿地〉把你们做的事,一桩桩,一件件,都老老实实说出来,或许能饶你一条狗命!土司老爷为你们的罪恶在祖公爷面前发过誓,不把你们灭了,就让右江河的水倒流!”

张  七:“〈叩头如捣蒜〉我说我说,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啊——”


35、田州土司府廊道  傍晚——外


两个老妈子扶着阿花,和气愤难平的林氏夫人经过廊道,走回住处。


36、田州土司林氏住所院落内  傍晚——外

        

一走进院落内,下人们就迎了过来,行礼。

下人们:“二夫人!阿花夫人!”

林  氏:“少爷呢?”

一下人:“睡着了!”

阿  花:“姐姐,看看邦彦我再回去!”

林  氏:“来吧阿花妹妹!”

       两人走入邦彦屋内。


37、田州土司府林氏住所岑邦彦睡屋  傍晚——内

        

在朦胧的灯笼光的照耀下,岑邦彦似乎睡得很香,脚蹬在被子外边。

林氏上前,掀起被子给岑邦彦盖好,然后看儿子的脸,突然脸色大变。

岑邦彦脸色发紫,呼吸微弱,已陷入昏迷之中。

林  氏:“啊——〈惊骇地捂住嘴〉”

阿花一个箭步跃上,掀开了被子,一条毒山蛇从邦彦床上滑溜而去。

两人大惊失色,扑到岑邦彦身子查看,只见他的大腿被蛇咬了一口,流出黑血。

岑邦彦嘴唇发紫,直挺挺地躺着,林氏夫人失声大哭起来。

阿花不顾一切地扑到伤口,用手挤,用嘴吸邦彦伤口的毒液,一口吐出黑血。

下人们手慌脚乱地拿来盆子。

阿  花:“〈又吐出一口黑血〉快,姐姐,去找土医,找老爷!〈对着下人们〉快去,快去啊!”

       林氏止了哭,转身和下人们就跑。

       阿花伏下身去,继续挤着,朝盆子吐去,吐着吐着,终于,吐出了一口红色的鲜血。

       岑邦彦呻吟了一声,阿花的头一阵晕眩,她定了一下,又继续伏身下去吸吮着。


38、田州土司府廊道  晚——外

       

岑猛和土医、林氏夫人及下人们急匆匆赶来。

人人脸色凝重,脚步零乱。


39、田州土司府林氏院落邦彦住室  晚——内

       

阿花又吐了一口血,抬起头来。

阿  花:“〈站了起来〉阿猛哥!快,救救邦彦〈说罢扶着头闪到一边,两个老妈子忙扶住她〉!”

       一群人都伏下身去看已有苏醒迹象的岑邦彦。

      土医迅速取出一瓶东西,在众人的帮助人,给邦彦灌了下去。

      土医又从葫芦中倒出一些药末,给伤口撒上,并点燃艾叶,剌激着邦彦的有关穴位。

      终于,邦彦醒了过来。

岑邦彦:“阿爸,阿妈!”

林氏夫人:“〈哭着扑了过去〉邦彦!”

      土医直起身来,向岑猛和众人说情况。

土  医:“老爷,二夫人,都说咱们壮家土法治蛇伤最有效,可这条蛇是最毒的山里扁头疯,多亏阿花夫人拼命从伤口吸出毒来,要不少爷就救不了了!”

       众人听着土医的话,这才想到看阿花,却见阿花脸色越来越难看,站立不稳。

岑  猛:“〈跨过去一步〉阿花!〈阿花昏倒在岑猛怀里〉”

岑  猛:“快,让她躺好,〈心疼地大叫〉土医,土医!”

土  医:“〈急忙过来〉是,老爷!”

众人七手八脚帮岑猛把阿花放好,看着土医又给阿花灌起药来。

阿花喝下药,终于慢慢张开眼睛。

岑  猛:“〈痛彻心肺地〉阿花,阿花,好点没有?”

        阿花点点头,突然,她的神情瞬间又痛苦起来。

        土医伏下身子一看,大惊失色。

土  医:“啊——夫人,她,她的肚子里的娃崽流了!”

        众人大惊,立时手慌脚乱起来。

岑猛满脸痛苦,转过身去,狠狠砸向墙壁一拳。


40、田州码头博易场马市街道  日——外

        

一名锣师敲着锣,大声地喊着,一边从马市主要街道走过。

锣  师:“〈铛地敲一下〉黄爷挑马喽——〈铛地敲一下〉黄爷挑马喽——”

        在锣师的锣声和吆喝声中,大小马贩子抖擞起精神,在各自的马摊上站得笔直。

        马群都洗得干干净净,马贩子们目不转睛地盯着黄爷一行从跟前走过,极尽媚笑。

黄爷从一排一排的马匹面前走过,不动声色;帐房和亲随也把头仰得高高的。

每当黄爷走近,这一摊的马贩子眼睛放光,他一走过去,这一摊马贩子就一脸泄气。

黄爷最后竟然停在一群百色矮马的面前,整个马市哗然。


41、田州码头  日——外

        

一溜船停靠在江边,头船船头插着“黄”字的商旗,迎风招展。

黄爷在头船舱里喝着茶,亲随在身边侍立。帐房则在甲板上监督着拉马装船的民工。

黄爷头船的后面,还有一溜船,船上挤满了已拉上船的百色矮马。

黄爷又呷下一口茶,帐房先生急步入舱。

帐房先生:“黄爷,赵爷也该捞出来了!”

黄  爷:“〈漫不经心地〉放心!”

帐房先生:“这些天,赵爷在土司大牢里,也吃些苦了!”

黄  爷:“〈仍是面无表情〉赵爷在牢里一点皮肉都没伤着,天天好吃好喝供着!”

帐房先生:“〈明白了什么,点头弯腰出舱〉哎,哎——”

        黄爷又喝下了一口茶,站了起来,和小亲随走出舱。

        只见码头上站着众多马贩子、酒楼客栈老板,包括怡香楼的老鸨都来了。

        黄爷向众人拱拱手,众人也连忙拱手。

黄  爷:“列位,广州城里的几家大员外,他们家的少年托我进些练骑乘用的桂西矮马!再说你们这回马的成色不太好,黄爷对不住了!”

马贩子甲:“黄爷,这一趟买卖不成,仁义还是在嘛!黄爷,你可要常来啊,你可是咱们的衣食父母哇!”

马贩子乙:“黄爷,你走好!田州的弟兄都要靠你,你可得快来啊!”

黄爷再次向众人拱手,抬头望着船旗。

黄  爷:“〈高喊〉顺风顺水喽——”

        船帆扯起,黄爷的船队动了起来,顺着江水而下。


42、右江水面上  日——外

        

船队开出码头不久,码头在视线里看不见了。

一艘小船从江边斜插过来,除了划船的船夫,船头站着赵臣和一身官族打扮的黄维。

头船的水手把绳子甩过去,勾住了小船,拉过来,接过赵臣。

黄爷站在船头,向黄维拱拱手,黄维也向黄爷拱拱手,小船掉头而去。


43、头船甲板上  日——外

        

黄爷向刚上甲板的赵臣亲热地拱手。

黄  爷:“〈装作愧疚地〉赵爷,受苦了受苦了,让您呆在里面那么久。哎呀,我是多方打点,没少花银子,才没让您受皮肉之苦哟!和赵爷一块进去的那个张七,〈一脸不忍〉只剩一口气喽!”

赵  臣:“〈拱拱手〉这次能够脱难,蒙黄兄相救,没齿难忘啊!”

        赵臣朝后边的船队望了望,又得意起来。

赵  臣:“马到底还是进了啊!”

黄  爷:“不瞒赵爷,这回进的可全是百色矮马,全供广州富家子弟!”

赵  臣:“〈愣了,顿足〉哎呀,我的黄兄啊,这,这,沈都指挥使大人还等着分银子呢!”

黄  爷:“〈拍拍赵臣的肩膀〉赵爷,赵爷——分银子有的是时候。这回的马真是不行,听说云贵流行马病,这回的马没有成色,就这样当军马进了,总督大人怪罪下来,这往后的财路可就断喽!”

赵  臣:“〈继续捶胸顿足〉有事沈都指挥使兜着,有你什么事!哎呀——”

        黄爷把头转过一边,暗笑。


44、右江河水面  黄昏——外

        

夕阳灿烂,两岸群山、陡壁,景色如画。

船队浩浩荡荡,顺流而下。

头船的“黄”字商旗迎风飘扬着。


45、田州土司府后花园  黄昏——外

        

夕阳暖洋洋地照在花丛树影中,蜂飞蝶翻,林氏扶着身子虚弱的阿花在晒太阳。

林  氏:“〈歉疚地〉阿花妹妹,这次你为了救邦彦,让——〈话噎在喉〉”

阿  花:“〈搂住了林氏,忧伤地淡笑〉姐姐别说了——我有好几次梦里都见到他,笑啊,跑啊,就那么一个小人,那模样啊,就跟邦彦一个样儿。”

林  氏:“阿花,你会当阿妈的,你当阿妈就一定是个好阿妈!”

阿  花:“姐姐,我真想当一个阿妈呀!〈忍不住流起泪来〉

        林氏也抹着眼泪和阿花相拥而泣。


46、田州岑氏土司祠堂前  日——外

        

唢呐声声,鞭炮齐放,长老们和所有官族都聚集在一起。

岑邦彦装饰一新,在母亲林氏和岑猛的带领下走了上来,唢呐声停下了。

已是少年模样的岑邦彦虔诚地给祖宗上香,跪拜,再跪拜。

司  仪:“〈又敲了一下锣〉祖公开眼,第十七世子孙岑邦彦,立为土司世子!”

话刚落音,鞭炮又响了起来,人们兴奋欢呼。

阿花挤在女眷们之中,一脸高兴。

韦氏和陆玉则扭头不看,嘴撅得像受气包似的。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