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7集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8集

上一篇:

下一篇: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6集

第7集


1、 土司府大牢外  日——外

         

黄维、钟富率几个侍卫急步匆匆来到大牢外,牢兵打开大牢外门,让他们进去。


2、土司府大牢廊道  日——外

        

大牢外大门打开了,射进一缕阳光,几个人的脚步在半明半暗的廊道间行走。


3、土司府大牢审讯室  日——内

        

尽管是白天,审讯室内仍用烛火照明。

黄维、钟富等人威严地坐着,牢兵押来精神已被彻底压垮的张七。

黄维啪地一声,拍着惊堂木。

黄  维:“快说,你们的大首领待在长蛇岭哪个位置?”

张  七:“小的实在不知道啊,每次去见大首领,都是蒙着眼睛——”

黄  维:“你撒谎!你会不知道?快说——”

        又是一声惊堂木。


4、土司府大牢外  日——外

        

陆玉东张西望,躲躲闪闪地走了过来。

他站住了脚,斜着眼睛看着颇有几分老兵油子味道的老牢兵。

陆玉半笑不笑地呶呶嘴。

陆  玉:“哎,刚才进去的,好像是黄头领和钟头领他们?”

牢兵直了直腰。

牢  兵:“是,表舅爷!”

陆  玉:“〈点点头〉哦——〈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又抓了什么人?”

牢  兵:“〈腰又直了一下,讨好地〉回,回表舅爷,听说是抓到了长蛇岭山寨上的头目。”

陆玉脸色略变,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陆  玉:“噢,两位头领又能讨阿猛老爷的赏了!”

牢  兵:“那是那是!哪像我们,天天站在这里干晒!都快成虾公了!”

        陆玉嘿嘿干笑几声,转身离去。、

        陆玉开始的脚步还不紧不慢,随之越走越快,他的眼睛发亮,额头上冷汗直冒。


5、田州土司府廊道  日——外

        

陆玉越走越快,惊惶失措,差点撞到迎面而来的卢苏大总管。

陆玉向卢苏拱了一个手,不自然地笑了一下,又接着匆匆走着。

卢苏侧身看他一眼,若有所思。


6、田州土司府韦氏院落  日——外


陆玉匆匆走到门外,左顾右盼一番,这才推门而入。


7、田州土司府大堂  日——内

        

岑猛和卢苏感到土司府中有人严重涉黑,心中气愤不已。

岑猛啪地把茶碗放在案桌上。

岑  猛:“虫吃米坏筐,蚁凿洞崩坝,不把坏人查出来,百姓们一天也过不安宁,一定要查个底朝天!”

卢  苏:“〈想了又想〉府里的内线,张七本人说没有亲眼见过他,要不然,早把揪出来,让他肚皮翻白!”

岑  猛:“不但要查出这个吃米的虫,还要制定全歼这伙土寇的计划,决不能让一人漏网!〈义愤填膺地〉都说田州这些年太平了,老百姓有饭吃了,没想到这伙土寇就藏在我们眼皮底下,他们横行了多少年,残害了多少百姓啊!一定要彻查!不管是州府土官、当地土目、垌官,无论是谁,一经查出和土寇有染,都要拿下严办!”

卢  苏:“老爷,张七供出的土目、垌官,都已秘密布控,就等收网的时候了!”

岑  猛:“唔,阿花夫人,她身体刚刚恢复,别让她太累着!”

卢  苏:“是,老爷〈转身离去〉!”


8、田州土司府韦氏内室  日——内

        

韦氏站在窗前,面无表情;陆玉枯坐椅子上,一脸急切。

韦氏仍望窗外,一动不动。

韦  氏:“〈歇斯底里地〉我不管!邦相和我该得到的,都要得到,谁也夺不走!”

陆  玉:“〈心神不定地〉表妹呀,很多事表哥已经在做了!”

韦氏猛然回过头来,脸上一股恶狠狠的神情。

韦  氏:“可结果怎么样?我和邦相什么也没得到!〈切齿地〉阿花你这个果狸精,我什么也没有得到,你也别想得到!”

看着韦氏疯狂的样子,陆玉的面容也扭曲得非常难看。


9、田州码头怡香楼  晚——内

        

老鸨正在骚首弄姿地迎客,黄维、钟富带着众俍兵侍卫一拥而入。

众妓女、嫖客见状一哄而散,各自奔逃到各个角落。


10、怡香楼某内室  晚——内

        

黄维、钟富坐在椅子上,众俍兵侍立,老鸨低头回答问题。、

黄  维:“〈威严地〉说!长蛇岭的土寇还有哪些头目来过你这里?”

老  鸨:“哎哟喂黄头领,小的只知道做南来北往的客官们的皮肉生意,哪里知道谁是土寇啊,谁是头目啊,吓死人喽!”

钟  富:“〈霍地起身〉张七现在就押在土司府大牢里——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就算你不知道谁是土寇,张七和谁到过这里,这你总该知道吧?”

老鸨眼睛轱碌乱转,手胡乱比划着。

老  鸨:“这怡香楼里上上下下的姐妹们,谁不知道七爷是码头上跺一跺脚,地面发颤的主儿啊!他带来的客,都是从天上下凡的财神,从云里飘下的贵客!”

黄  维:“〈一拍桌子〉再胡说,拿下和张七关一块!让你尝尝土司大牢的滋味!”

老鸨停住了嘴,眼睛闪了闪,换一种语气呼天喊地起来。

老  鸨:“哎哟黄头领、钟头领啊,谁的额头上贴个字?谁知道谁是干什么的!张七是土寇,谁知道啊?都以为他是贩马匹的大爷!他和谁来往关我怡香楼什么事儿呀!”

黄维站了起来,指着老鸨鼻子。

黄  维:“看样子,你是不想说了。说白了,这怡香楼里做皮肉生意,伤天害理,土司老爷早想连锅端喽,今天,弟兄们——”

老鸨吓住了,连连摆手。

老  鸨:“使不得使不得——黄头领,这怡香楼可端不得,贩马匹带货的,这河上南北往来的,谁没有个疲乏的时候?姐妹们挣的是辛苦钱,大爷们挣的也是辛苦钱。好好,小的就破了规矩,我说我说——”

钟富狠瞪一眼。

钟  富:“快说!”

老  鸨:“这张七啊,虽说在这马市上有摊位,可没见他卖出几匹马,对姐妹们也大方,出手可真阔气,也不知道他钱从哪来的?人啊,也神出鬼没,说来,就来了,说没影,就十天半月没影儿!”

黄  维:“捡要紧的,他和谁来过!”

老  鸨:“有一回他和一个更霸气的主儿来过,〈刚想起来的样子〉是说漏了嘴还是怎么的,张七称那主儿一声,大当家的,一出口,就没第二句,往后死活就不叫了!”

黄维眼神一闪,一拍而起。

黄  维:“〈对钟富〉事不宜迟!我带人连夜审张七,这家伙瞒我们了!阿富,这妖婆就交给你了!”

钟富也站起来,拱手。

钟  富:“放心,我来问她!”

黄  维:“〈一挥手〉来几个弟兄,跟我走!”

        几个俍兵和黄维转身出屋。


11、土司府大牢廊道  晚——内

       

在手擎烛火的牢兵带领下,黄维等几人急步匆匆地走入廊道,来到张七牢房前。

牢兵哗啦啦地用钥匙开了门,把门敞开。

牢房草堆上有一人一动不动地半卧着,黄维举着烛火照近一看,大吃一惊。

张七已七窍流血,死在草堆上。


12、土司府大堂  晨——内

        

听完黄维、卢苏汇报的岑猛走来走去,突然,他立住了脚步。

岑  猛:“土司府里的那个人是谁?我们还没弄清,但不能再等了!你们要立即带人直扑长蛇岭!我相信,到时候,这个人会自己跳出来的!”

卢  苏:“看来,他们这些小头目不知道土寇头子待在哪儿是一桩鬼话!”

黄  维:“老爷,只要抓住了涉案的土目、垌官,让他们带路,就能把他们一网打尽!”

        阿花走进,岑猛忙上前扶住她。

岑  猛:“阿花?”

阿  花:“〈对岑猛〉自从知道有伙土寇,才知道他们这么些年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让他们多存在一天,百姓们就多一分痛苦,老爷,你就下令吧!”

岑  猛:“〈担心地〉阿花,你也要去?”

阿  花:“〈愤怒地〉我要亲手宰了惊吓姐姐和邦彦的恶人!”

        阿花的话刚一说完,就一阵干呕,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岑猛急忙抱住了她。

岑  猛:“〈严正地〉你们,去办差吧,不要让一个土寇跑了!”

黄维、卢苏:“是!老爷!”


13、土司府阿花住室  日——内

        

阿花半躺在床上,岑猛一口一口地喂给她参汤。

        阿花半闭着眼睛,甜蜜地享受着丈夫的照顾。

        喂了最后一口,岑猛放下了碗,看着阿花,阿花的眼睛故意闭着不睁开。

岑  猛:“阿花——”

        阿花不理。

岑  猛:“阿花——”

        阿花仍是闭着眼睛不理。

岑猛摇着阿花的肩。

岑  猛:“阿花——”

        阿花扑哧一声笑出来。

阿  花:“阿猛老爷,〈坐了起来,故意拿腔拿调〉妾就要当孩子他阿妈了,妾求老爷给我们娘儿俩多分些养田,妾——〈装作欲抹泪〉”

岑猛一把把阿花的手扒拉开。

岑  猛:“我现在就跟孩子说!”

       岑猛一头贴到阿花肚子上,用嘴嘟着阿花的肚子,阿花痒得大笑起来。

阿  花:“哈哈哈——〈推岑猛脑袋推开〉哈哈哈——你,你,快起来!”

        岑猛站了起来,一脸严肃。

岑  猛:“阿花,你要生个女儿,将来她出嫁,我要用半个土司府的财物,当她的嫁装;要是生个儿子,我向朝廷,向皇帝老爷请求封他个小土司!”

阿  花:“〈板起脸〉你有那么好,我不信!”

岑  猛:“〈急了〉你不信?要是我阿猛做不到,让雷神——”

阿花也急了,狠推岑猛一把。

阿  花:“谁让你发那么大的誓了!”

岑猛挠着脸,嘿嘿笑了。


14、土司府后花园  傍晚——外

        

岑猛扶着阿花慢慢地散着步,一边直抒胸意。

岑  猛:“多少年来,我们岑氏土司,镇守着大明王朝的边关重地,可朝廷的督抚衙门高高在上,对我们不闻不问。灾害来了,饥荒来了,他们好像没看见;土司之间,发生了骚乱纷争,他们不管不顾,甚至还煽风点火,挑拨离间。但只要一遇到用兵平乱的事,就要征调我们的俍兵去打仗!”

        阿花情绪低落下来。

阿  花:“阿猛哥,我担心——”

岑  猛:“担心什么?是不是怕田州当出头鸟太多,督抚衙门的官老爷们不舒服!〈甩了甩头〉别怕,我岑猛对朝廷从无贰心,他们就是要抓我的把柄,也没有把柄可抓!既然督抚衙门的官老爷就知道伸手要孝敬,对我们不理不睬,那就让我们桂西的壮人,管好自己的事情!”

阿  花:“我还是担心,这些官老爷们有监督各地壮人土司的权利,如果他们办事不公,贪赃枉法,他们告到皇帝老爷那里的状,就不是事情的本来面目了。〈一把抱住岑猛〉阿猛哥,我昨夜做过一个梦,梦见你被官军追,追啊追啊,追到悬崖边上!”

岑猛不以为然地仰天大笑。

岑  猛:“哈哈哈——为什么不梦见我阿猛老爷是一只老虎,老虎追兔子,兔子跑啊跑啊,突然变成了阿花——”

阿花也笑起来,推开岑猛。

阿  花:“你有这样的梦吗?”

岑  猛:“哈哈哈——”

        两人笑罢,发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韦氏提着一个食盒出现在花园中。

韦  氏:“哟,老爷,阿花妹妹,这么高兴啊?”

阿  花:“〈欠身〉姐姐——”

        韦氏扑到岑猛身边,眉开眼笑。

韦  氏:“〈表功地〉老爷,这是我给阿花妹炖的老母鸡!妾到了阿花妹妹的房子,没见到人,下人们说阿花妹正在后花园和老爷说话呢,嘿嘿,就送到这儿了!〈转身把食盒送给阿花〉阿花妹又有了喜,姐姐高兴得这几天都睡不着觉,妹妹这身子这回可要多注意哟!”

阿花接过食盒,一脸客气。

阿  花:“谢谢姐姐!”

韦氏几乎笑成一朵花。

韦  氏:“妹妹别客气!都是一家子人,都是老爷的骨血,〈转身〉得了,我还要去看看邦彦和二姐姐!以前千错万错,都是这个当三夫人的错,姐姐在这里陪不是了!”

岑猛脸色缓和了。

岑  猛:“你能知错,我就放心了!”

韦  氏:“〈一边转身走〉看老爷说的!我阿韦是没心没肺的人吗?阿花妹,趁热喝了!”

        韦氏一步一扭地走远了,岑猛有些发愣,扶着同样发愣的阿花的肩。

岑  猛:“阿花——”

        阿花双手捧着汤罐,还在发怔。

岑  猛:“阿花——”

阿花终于意识到叫她。

阿  花:“哎——〈望了岑猛一眼〉”

岑  猛:“〈温柔地〉回房吧,〈接过汤罐,贴近阿花的耳朵,低声地〉我喂你——”

阿花感激地对岑猛一笑,和岑猛相依相偎地离开。


15、路上  日——外

        

黄维、钟富带俍兵队伍直奔长蛇岭。

“黄”和“钟”字的大旗在前头飘扬着,队伍一股脑卷着黄尘前进。

马队在前,步兵奔跑在后,人人刀枪闪亮,表情凝重,村落、树林在身后掠过。


16、田州土司府林氏住室院落  日——外


林氏正在精心地给岑邦彦量着衣服,岑邦彦也高兴地把身子转来转去。

韦氏手提礼盒,陆玉拉着岑邦相的手走进院落。

韦  氏:“〈亲热异常地〉姐姐啊,我带邦相来看他哥哥来了!”

林氏放下手中的东西,疑惑地站起来,勉强地笑。

林  氏:“表舅爷也来了!”

陆玉点头哈腰。

陆  玉:“嘿嘿,二夫人!邦相他想哥哥了!”

        林氏一时木愣愣地,不知所措。

韦氏放下礼盒,一边往外掏出东西。

韦  氏:“姐姐呀,以前,都是妹妹的不是——”


17、长蛇岭村寨  日——外

        

黄维、钟富率领俍兵呼啸而至,一名大腹便便的土目和一名精明的垌官连忙来迎接。

土  目:“〈施礼〉黄头领、钟头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垌官一躬到底,面露奸笑。

垌  官:“土司府大头领来到僻陋小村,嘿嘿,真是太阳照到了自家茅舍,快请,快请!”

黄维端坐马上不动,面色严肃。

黄  维:“奉土司老爷之命,着长蛇岭土官带路,务将盘踞长蛇岭的土寇全歼!”

土目装出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

土  目:“土寇?在下没有听说,是不是搞错了?”

垌官一副流氓相。

垌  官:“头领大人,托土司老爷的福,本地风平浪静,人人安居乐业,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怎么会有什么土寇山贼!”

黄维气愤地扬手一指。

黄  维:“给我拿下!”

        众俍兵应声押住了土目和垌官。

土  目:“〈挣扎着〉哎,哎,我们有什么错?头领大人,你们不能冤枉好人哪!”

垌  官:“〈梗着脖子〉可不能冤枉好人啊!我们可是为土司府各位官爷办了不少差!”

黄  维:“〈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提着马鞭点着垌官的鼻子〉哼,是办了不少差!张七,你们该认识吧!”

土  目:“张七,他和我们一样都是为各位官爷大人办事的呀!”

黄  维:“你知道张七办了什么事?”

土  目:“〈苦着脸〉哎,不就是办坏了件事吗?你们,是那位土司府官爷大人派来的吗?”

钟富气愤地上前。

钟  富:“阿维,少跟他们废话!〈指着两人〉你们勾结土寇,鱼肉百姓,罪大恶极!如能带路帮着本部全歼土寇,还能饶你们一命,要是知迷不悟,就是死路一条!”

黄维用马鞭点点垌官的下巴。

黄  维:“听到没有!张七要劫杀的人,不是普通富户,不是你们任意欺凌的百姓,也不是土司府哪位官爷大人的仇人,而是土司老爷的夫人和公子!”

土目和垌官一听,两眼翻白,瘫倒在地。


18、田州城门   日——外

        

城门洞上镌刻着“田州”两个大字。

背插各路土司旗的信使络绎不绝地奔入城中,引起行人侧目。


19、田州土司府大堂  日——内

        

岑猛背着手走来走去,卢苏一边翻捡着书信,一边汇报着。

卢  苏:“派来信使的有东兰州土司、归顺州土司、那地州土司、思恩府土司等,他们向老爷表示感谢!信上都这样说,要没有老爷出头向皇帝老爷奏请逢征调留丁,各土司治下的百姓还要过着更苦的日子,这是一份天大的恩德。有的土司老爷说,愿奉田州土司老爷为领主,将来田州土司老爷的马头摆向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

岑猛立住了脚,面色严肃。

岑  猛:“让各土司信使到校场集合,我要把本土司的意图向他们说明,让他们带回去告诉他们的老爷!”

卢  苏:“是——〈躬身而退〉”


20、田州土司府校场  日——外

     

信使们排成一列,聆听岑猛训话。

岑  猛:“各位信使,这回,我们终于敢向大衙门的官老爷们提出自己的要求!皇帝老爷看了我们桂西壮人的申诉,准了我们的联名奏书,减轻了我们桂西壮人的负担,这是天大的好事!”

信使甲:“〈振臂道〉田州老爷敢出头,我家老爷愿举田州老爷为领主!”

信使乙:“我家老爷也是,对田州老爷感激不尽,愿举田州老爷为领主!”

信使丙:“我家老爷也是——”

信使丁:“我家也是——”

岑猛挥挥手,示意安静。

岑  猛:“好好好,各位信使,请向你们老爷禀报。我,田州土司岑猛,永远是为桂西壮人着想,为朝廷的边防安危着想,本老爷愿与各位老爷一道,惩奸除恶,管好壮人的事,办好朝廷和官府衙门的差!”

各位信使齐唰唰单腿跪下。

各位信使:“谨遵田州老爷之命——”


21、田州土司阿花内室  日——内

        

半躺在床上的阿花正要起身,岑猛兴奋地闯了进来。

岑猛扶着阿花起身。

岑  猛:“阿花,你不知道,今天别提我有多高兴了!”

阿花脸色较差,有些虚弱地笑着。

阿  花:“老爷高兴,妾就更高兴了!妾的心里面,没有一时一刻不想着老爷。”

岑  猛:“〈感动地〉阿花,在我心里,没有人再比你好。壮人都爱花神,家家户户都敬花婆子,你就是我心中的花婆阿花!”

阿花靠在丈夫的怀里,甜蜜地笑。

阿  花:“我有那么好,阿猛老爷,妾……我阿花不是在做梦吧!”

岑猛急了,眼看又要发誓,阿花忙用手堵住了他的嘴。

阿  花:“不要说!我知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害怕梦也有醒的时候,如果有一天——〈欲言又止〉”

岑  猛:“你想说什么阿花?”

阿花转过头去,叹了一口气。

阿  花:“哎——我不知道,我担心啊阿猛……朝廷管边务的官府老爷们没有一个不贪赃枉法的,他们的眼里都盯着敢出头的土司的一举一动,巴不得多拿些孝敬,这些年,为了喂饱他们,博得他们向皇帝老爷替我们说句好话,我们田州百姓给他们送了多少银子!〈转过头来,直视岑猛的眼睛〉阿猛,你别再出头了好吗?我担心——”

岑猛推开了阿花,走了两步,语气坚定。

岑  猛:“阿花,不瞒你说,桂西的各土司都向我们田州派了信使,愿举我们为领主,涉及全体桂西壮人的事,往后都由我领头处理。阿花,这可是我多年的抱负和心愿哪!”

阿花摇了摇头,眼里噙着眼泪。

阿  花:“阿猛哥,你就听我一句劝吧!”

岑  猛:“〈生气地〉你——,不!阿花你不懂!”

阿花突然间泪流满面。

阿  花:“是我不懂!我是女人家,用汉人的话说,是头发长见识短。可我要阿猛老爷平平安安,要田州的岑门子孙平平安安,如果,你要有个长短,我,我——”

岑猛跳了起来,一推阿花。

岑  猛:“别说了阿花!我不听!”

        岑猛正要甩手离去,突见阿花天旋地转,眼睛发黑,就要倒下。

        岑猛忙把她扶住,抱在怀中。

岑猛的声音变了调似地大叫起来。

岑  猛:“快来人啊!”


电视剧《瓦氏夫人》主演马丽


22、田州土司府廊道  日——外

        

所有的仆役下人急步匆匆,惊惶失措。

土医和卢苏大总管也匆匆走来,阿花的房门前下人端盆送水,进进出出。

整个土司府气氛紧张。


23、田州土司府阿花内室  日——内

        

阿花紧闭双眼,躺在床上,土医在给她扎针。

卢苏大总管等众人围在旁边,表情忧虑重重。

岑猛扶着墙壁,悲痛万分。

土医站了起来,岑猛忙上前。

土  医:“禀老爷,阿花夫人又流了娃崽,身子很弱,需要静养,不过——”

土医看了看旁边的人群,欲言又止。

岑猛目光冷峻,面色吓人。

岑  猛:“〈大喝〉说——”

土  医:“〈低声地〉阿花夫人这次流产,是遭人暗算,吃了被下药的东西!”

        众人皆惊,大声叫起来。

卢苏抖动着胡子。

卢  苏:“祖公爷啊,谁那么狠心,竟敢下这样的毒手!”

岑猛摇晃了一下,拍着自己的额头。

土医悲伤地对众人。

土  医:“阿花夫人伤了身子,将来再也不能当阿妈了,她不能当阿妈了呀!”

        阿花半昏迷的眼角溢出了眼泪,众人都掩面哭泣起来。

        突然,岑猛疯了似地转身就走,卢苏见状,愣了一下,急忙跟了上前。


24、阿花内室到土司府大堂间廊道上  日——外


卢苏追着岑猛,一面喊着。

卢  苏:“老爷,老爷——”

岑猛一声不吭,脚步匆匆,穿过廊道,急步走入大堂之中。


25、土司府大堂  日——内

        

大堂内早有黄维、钟富在等候。

岑猛一屁股坐在主座上,神情吓人。

岑  猛:“〈用可怕的声音〉那个人他是谁?”

黄  维:“〈躬身汇报〉据长蛇岭的土目、垌官和抓获的土寇大首领供认,出钱雇他们袭击夫人少爷的土司府土官就是——〈害怕地看了岑猛一眼〉”

岑猛的表情极其吓人。

岑  猛:“说,他到底是谁?”

黄  维:“他就是老爷当初没杀掉的表舅爷——陆玉!”

岑  猛:“〈差点摔倒,捶胸〉我早料到是他!”

卢苏狠拍了一下自己脑袋,扑通跪下。

卢  苏:“老爷,我有罪啊,据牢兵反映,张七死那天,是陆玉托牢兵送食物给张七,骗牢兵说是张七的朋友托他送来给张七的,还塞了牢兵银子。我没有向老爷及时通报,让阿花夫人又遭了罪!我该死啊老爷!”

岑  猛:“〈站了起来,用发狠的声音〉知道怎么做了吗?还愣着干什么!”

黄维、钟富:“〈齐唰唰跳起〉是!〈急步退出〉”


26、田州城门 日——外


韦氏拉着邦相,和陆玉跑出了城,还在城内的身后的追兵已明显认出了他们。

黄维指着他们的身影让众俍兵看。

黄  维:“看,就是他们,快!别让他们跑了!”

手持武器的众俍兵追了上去。

路边一进城的百姓躲避不及,被一俍兵撞倒路旁,身上的包裹滚落地下。

那百姓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疑惑地看着奔跑过去的众俍兵。

众俍兵跑出了城门洞,奔出了城。


27、山坡上 日——外


陆玉与母子俩往山上跑着,追兵愈来愈近。

前面有几棵小树,有半人高的草丛。

追兵朝小树旁的小路追了上去。追兵们的面孔特写。

陆玉和母子俩躲在路旁的草丛底下,看见追兵过去,连忙起身,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山坡越来越陡,看看追兵没有跟来,三人停了下来,母子二人相扶着喘气。

韦  氏:“〈绝望地〉表哥,是你干的好事!”

陆玉往后面张望,瞪着眼睛。

陆  玉:“别说了,都是你在逼我,不是你逼我,我能下那么黑的手吗?”

岑邦相挣脱了母亲的手,就要往回跑。

岑邦相:“我要阿爸,我不跟表舅走,我要阿爸!”

韦氏死死把邦相拉住。

韦  氏:“回来!”

陆玉脸色陡变,尖着嗓子。

陆  玉:“他们又追上来了,快跑!〈拉起韦氏的衣角〉”

       邦相还要挣脱母亲的手回头,被陆玉推了回去,陆玉干脆在后面推着着母子二人跑。

黄维发现了他们,对着他们的方向大喊。

黄  维:“三夫人别跑了,老爷请你和少爷回去!”

陆玉唰地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牛角刀,逼向韦氏和邦相,脸变得扭曲而变形。

陆  玉:“〈尖着嗓子〉快跟我走!要不走,谁都别想活!”

        害怕得变了脸色的母子俩又被陆玉推着跑。


28、山坡上陡坎 日——外


路越来越陡,母子跑得越来越吃力,可是身后的俍兵离他们越来越近。

陆玉气急败坏地推着他们拼命跑着。

母子俩还在继续奔跑,邦相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韦氏拉起了邦相。

韦  氏:“邦相,快跑,快跑呀!”

邦  相:“〈哭喊道〉阿妈,我跑不动了呀!”

看着陆玉手中明晃晃的刀,满脸恐惧的韦氏死命拉着邦相,又继续往山坡高处跑去。

众俍兵随后追了上去。


29、山顶  日——外


拼命逃跑的韦氏拉着邦相奔上山顶,猛然停止了脚步,大惊失色。

她的两眼怔怔地望着前方——前面是悬崖!

随后,陆玉也呆住了。但他只愣了片刻,猛然一手搂紧韦氏,将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陆玉声嘶力竭地用刀指着涌上来的俍兵。

陆  玉:“退下去!退下去!再上来我就杀了她!”

黄维回头喝令众人。

黄  维:“停下!停下!”

钟  富:“〈指着陆玉〉好你个陆玉,绑架女人和和孩子算什么好汉!把刀放下!”

陆玉不断地往后退,到了悬崖边上。

陆  玉:“都给我下去!”

黄维往后边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后退,然后他把刀放下,往前走了几步。

黄  维:“把三夫人放开,我们好好谈谈!”

        这时,旁边的邦相冷不防地从斜里冲出,撞向陆玉。

岑邦相:“〈大喝一声〉放开我阿妈!〈撞向了陆玉的腰间〉”

        在这瞬间,黄维一个箭步跃上,拉住了韦氏。

陆玉立脚不稳,前俯后仰,做了几个夸张动作后,摔下了山崖。

        钟富和众俍兵蜂涌上了崖顶,但见前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一只苍鹰从谷底穿云而上,发出怪叫声。

        韦氏已经两眼发直,瘫倒在地。


30、田州土司府阿花住室  日——内

        

林氏和邦彦推门而入,见到阿花在老妈子的帮助下正要起身,忙上前扶住她。

林  氏:“妹妹,别起来,别起来!”

阿花硬挣扎着起来,搂住了岑邦彦,满脸是泪。

阿  花:“邦彦——”

岑邦彦仰脸看着阿花。

岑邦彦:“小阿妈——”

林氏搂着阿花,流着眼泪。

林  氏:“阿花,你不能生娃崽了!可你有儿子,你救了邦彦两次命,没有你,邦彦也活不了,就让他当你的儿子吧!”

阿  花:“姐姐,〈也流着眼泪〉邦彦——”

        阿花把脸贴到林氏的肩上,号啕大哭,全身抖动。

        岑邦彦抱着林氏和阿花的腰,懂事地望着两位母亲。

岑邦彦:“阿妈,小阿妈,别哭了行吗?别哭了,我都是你们的儿子!〈带着哭腔〉别哭了好吗?”


31、田州土司府韦氏院落 日——内

        

韦氏哭哭啼啼地站着,听卢苏传达岑猛命令。岑邦相则悲戚地拉着母亲的衣角。

卢  苏:“从现在开始,土司老爷废去韦氏夫人名号,贬往乡间居住。韦氏和邦相母子的养田,按官族之例供给。从此,韦氏不得回到土司府,与老爷永不见面!”

黄维一挥手,众俍兵围了上来。

黄  维:“请吧!”

        韦氏拉着岑邦相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走出院落。院落已有一辆大车等候。

        大车旁站着众多侍候过韦氏的佣人,人人均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幸灾乐祸。

        韦氏只好一个人抖抖索索地踩上车辕。

        这时,一只手伸过来扶着她上车,她回头一看,原来是阿红。

        韦氏的表情显得羞愧不已。


32、田州土司府祠堂  日——内

        

祠堂内正中位置,挂着岑氏历代祖先的画像,上了年纪的大麽公手持铜锣站着。

鞭炮噼叭作响,岑猛和族中长老到场,土司上下人等也全部聚齐。

大麽公铛地敲锣一声。

大麽公:“上告祖公布洛陀和岑氏历代祖公之神位——岑氏第十七世子孙岑邦彦,正式过继给岑氏花。岑氏花和岑邦彦亲妈一样,对儿子岑邦彦拥有同等权利。岑邦彦,上来认阿妈吧!”

        长老们让阿花和林氏都坐在并排的座位上,示意岑邦彦上前。

岑  猛:“〈对着岑邦彦〉邦彦,祖宗们和两位阿妈都在看着你呢!”

        9岁的岑邦彦上前,恭恭敬敬地朝两位母亲叩了三个响头,站起来。

岑邦彦两眼平视着两位母亲。

岑邦彦:“〈激动地〉阿妈,亲阿妈——”

        阿花激动得眼泪直在眼眶时打转,露出了酸楚而又幸福的笑容。


33、田州土司府大门   日——外

        

威严的石狮子,飘扬的土司旗,挺身肃立的守卫。

匾额上方的“田州府衙”字样。


34、田州土司府校场  日——外

        

巨大的钟鼓楼下,排列着整齐的手握双刀的女兵,英姿飒爽。

身披大氅的阿花正在女兵们面前教练双刀,刚劲有力地做着示范动作。

阿  花:“〈比划着〉岑家双刀和苗人的双刀风格不同,但能劈能砍,能架能打,重于实战,、重在攻,以攻代守,马上步下都能使用。姐妹们,在进攻方法上,我阿花做了改进,首刀就是要格开敌方兵器,后刀要么一招制敌,要么先攻击对手腕部——看,〈示范了一个动作〉就这样!大家做一遍!”

        众女兵练习了一遍,定格成最后一个动作。阿花穿行在她们中间,巡看着。

阿  花:“〈提了一下一个女兵的右手刀〉达荣妈,跟说你过多少遍,你这条胳膊力气不够,练石锁时多练它,你看看,都是这只手坏事!〈继续往前走,又停在一个女兵面前,紧了紧她的鼓鼓囊囊的胸前〉达利妈,看看你,刚生娃崽的女人它就发胀,出门前还不让娃崽嗍个饱!”

达利妈:“〈委屈地〉夫人,我家那个娃崽她就没那个劲,我的奶水又很多——他阿爸都说了,要能当水喝,全家人都够了!”

        众女兵轰地笑了,有的忍俊不住,身子扭了起来。

阿  花:“〈扑哧笑了一下,又绷住了脸〉别笑!收!”

        众女兵哗地收刀挺身。

阿  花:“姐妹跟我走一遍!来,〈示范着〉挡——”

        众女兵哗地左手刀一横挡,同时跟着阿花跨步向前。

阿  花:“削——〈又一步,右手刀照想像中的敌腕部一削〉”

        众女兵也整齐地一步向前,右手做着同样动作。

阿  花:“剌——〈左手变顺势往前狠劲一剌〉”

        众女兵也同步做着动手。

阿  花:“劈——〈又跨一步,同时右手刀凌空一劈〉嗨!”

        女兵们右手刀整齐地凌空一劈,对着阳光一闪刀光,“嗨”地一声震耳发力。

        校场远处,岑猛和卢苏背着手看着,脸上是一种惊叹和赞许的神情。

        远处看去,校场女兵们身须婀娜,既柔美又有力度,刀光闪亮,娇喝阵阵。


35、龙州土司府大门  傍晚——外

        

又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建筑。

肃立的卫兵,飘扬的土司旗。

匾额上的字:“龙州衙署”。

微弱的夕阳照在石狮子身上,却显得威势无存,有气无力。


36、龙州土司府内室  傍晚——内

        

岑猛的亲姑父,龙州土司赵源病倒在床,进入弥留状态,半昏迷半醒。

岑猛的姑母、赵源之妻和儿子赵璋坐在床边,哭泣着。

赵源清醒过来,喉咙里像扯风箱似扯了起来。

赵  源:“儿……儿子呀——赵相,他,他是个反骨崽〈喘着粗气〉!”


字幕:

世袭龙州土知州  赵源


赵  璋:“〈哭着〉阿爸——”

赵  妻:“〈哭着〉老爷——你,哎哟,又背过去了,哎哟老爷,你,你走了我们可怎么办呀!”

        赵源又闭着眼睛晕了过去,人事不省。


37、龙州土司府赵源内室外  傍晚——外

        

几个人在紧贴着窗户,往室内偷听。

其中一个州丁甲拔腿就跑,跑向府中廊道。


38、龙州土司府廊道  傍晚——外

        

州丁甲急慌慌地跑着,跑到大堂大门,上气不接下气地边跑边喊。

州丁甲:“总管大人,快了快了——〈直闯入门〉”


39、龙州土司府大堂  傍晚——内

       

赵相居然高坐主座上,看到州丁甲跑入,从太师椅上蹦了起来。

大堂内的亲信们也纷纷围了过来。

赵相不耐烦地一挥手。

赵  相:“什么快了快了,快说!”

州丁甲:“〈翻着白眼〉快,快咽气了。老头子说一句就背过去,醒过来,又说一句,又背过去!”

赵  相:“行了行了,什么背过去背过来,我要知道他背过去再也别背过来!行了!快去再探!”

州丁甲:“是!〈转身就跑〉”


40、龙州土司府内室  傍晚——内


赵源又醒了过来,他向儿子示意。

赵相把耳朵贴到他的嘴边。

赵  源:“儿……子,阿爸的床底下有你逃命的暗道,你就……从这儿跑出去……出城。千万别回头,到田州找到你的表哥阿猛,他是土司们的领主,他会主持公道的——〈喘着大气,又接着说话〉记住啊——”

赵  璋:“〈流着泪〉阿爸我记住了!”

赵妻俯身过来,语调埋怨。

赵  妻:“老爷你啊,平时就让恶人管事,你死了我们母子怎么办,你真要当个死鬼啊,呜呜呜——”

赵  源:“〈愧疚地〉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人,哎,哎——记住,一定要让璋儿逃出去,否则,他会要了璋儿的命!”

赵妻点点头,赵源两眼翻白,一下子又背过气去。


41、龙州土司府大堂  傍晚——内


赵相翘着二郎腿,呷着茶,半闭着眼睛,等着赵源咽气的信儿。

大堂下,众多亲信谦恭站立,大气不出一口。


42、龙州土司府内室  傍晚——内

        

赵源又醒了过来,他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不远处的桌子上,手似想抬起,可没了力气。

赵璋看着父亲的眼睛。

赵  璋:“〈悲伤地〉阿爸——〈顺着父亲的眼睛看过去,发现有一封信〉”

        赵璋起身扑过去,拿起信封,把信取出,一看原来是写给岑猛的。

赵  璋:“〈把头转向母亲〉阿妈,是阿爸写给表哥的!”

        赵妻正想过来看,突见赵源两眼再次翻白,抬到半截的手颓然落下,全身不动了。

赵妻猛然扑到赵源身上,哭喊起来。

赵  妻:“老爷,老爷啊——”

赵  璋:“〈也扑过来〉阿爸,阿爸啊——”


43、龙州土司府赵源内室外  傍晚——外

      

几个州丁神情紧张,把耳朵紧紧贴到窗户上。

终于,室内传来母子的号啕大哭之声。

赵妻画外音:“老爷呀,你闭眼了,你好狠心哪——”

州丁甲:“〈喜道〉妥了,快报总管大人!”

几个州丁一哄而散,跑向廊道,唯恐报功迟了。


44、龙州土司府内室  傍晚——内

        

母子二人扑到死去的赵源身上,哭得死去活来。

赵妻一面哭着,一面偷偷看着窗户,看到窗户上没了人影,一推把儿子推了起来。

赵  妻:“〈带着哭腔,低声〉璋儿,别管阿妈,快走啊!”

赵  璋:“〈清醒过来,低声地〉阿妈,我,我们一起走!”

赵妻把手拿信封的儿子往床下地道口推。

赵  妻:“〈低声地〉快走,阿妈自有办法!〈看看担心还有人偷听,又哭嚎起来〉哎呀老爷,你个死鬼真狠心啊——”


45、龙州土司府大堂  傍晚——内

       

包括几个偷听州丁在内的众亲信,一脸媚笑地望着赵相。

赵相弹弹衣服,站起来像变戏法地从怀里掏出朝廷颁给他的袭位文书。

赵相向众亲信展示,亮了亮。

赵  相:“看吧,从现在开始,我就是龙州的老爷了!”

众亲信:“〈齐躬身〉老爷——”

赵  相:“〈得意地〉我赵相是朝廷命官了,这土司之位是本老爷的了!”

众亲信:“老爷英明!”

赵  相:“赵源老头做梦都没想到,他还没咽气,知州大人的宝座已经是本老爷的了!他那个傻儿子,现在恐怕只会趴在他死鬼身边哭吧!哈哈哈——”

州丁甲谄笑着上前。

州丁甲:“督抚衙门的那帮官老爷,他们,只不过是老爷的盖印官,嘿嘿——”

赵  相:“朝廷当今的边务大臣啊,他才不管谁当这个土知州、土知府,只要给银子就推荐谁,督府衙门盖印推荐,朝廷里再给皇帝老爷身边的红人使些金银,就能拿到袭位文书,给谁,谁就是朝廷命官。这个道理,赵源老头,到死也没弄明白!”

州丁乙上了年纪,有点结巴。

州丁乙:“老……老爷,按土司的体制,土司的大位,是儿子继承老子,要有人向老爷问罪……”

赵  相:“〈一仰脖子〉哈哈哈——〈扬着手中盖着印的文书〉这是什么?嗯?谁要干涉,就是谋反!”

众亲信:“〈信服地〉我们跟着老爷干!”

赵相收起了袭位文书。

赵  相:“〈大喊〉来人啊!”

众亲信:“〈唰地齐上〉老爷——”

赵相又拍拍衣服,得意地抖抖肩。

赵  相:“跟本老爷去看看那个死鬼去!”

众亲信:“是!”

        赵相威严地走下主座,众亲信点头哈腰地尾随其后。


46、龙州土司府后院廊道  晚——外

       

赵相在前头大摇大摆走着,众亲信亦步亦趋,唯恐落后。


47、龙州土司府赵源内室  晚——外

        

赵相率人闯入室内,猛然停住了脚步。

赵妻坐在死去的丈夫身旁,面无表情,身躯一动不动,显得凛然不可侵犯。

赵相得意地一拱手。

赵  相:“夫人,哎呀,在下来迟了!请夫人、少爷快到大堂商议老爷后事!”

赵妻冷笑,起身。

赵  妻:“走吧!”

        这时,州丁甲惊慌入室。

州丁甲:“〈对赵相〉老爷——”

赵  妻:“〈一指死去的赵源,厉声地〉老爷在这儿呢!”

州丁甲:“〈忙对赵相改口〉新老爷——那,那赵璋少爷他,里里外外都找了,不见人!”

赵相怔了一下,逼向赵妻。

赵  相:“你的儿子到哪里去了?”

赵妻冷笑了一下。

赵  妻:“到了大堂自然就告诉你!”

赵相疑惑地一挥手。

赵  相:“走!”

        赵相率众亲信跟着赵妻出屋。

        几个内侍下人过来整理赵源遗体。


48、龙州土司府后院  晚——外

        

州丁甲、州丁乙率众兵丁搜寻赵璋,两人互相埋怨。

州丁甲:“都是你这个衰崽,不好好盯着,让他给跑了!”

州丁乙:“〈有点结巴〉就,就许你在新老爷面前报,报个好!不许我,报!”

        众兵丁搜到围墙,面对围墙面面相觑。


49、龙州土司府大堂  晚——内

        

大堂内灯火通明,赵妻一走进来,径直坐在主座上,神色凛然。

赵相和众亲信跟着进来,众亲信见状,齐唰唰地看着赵相。

赵相指着端坐在主座上的赵妻,气得满脸通红。

赵  相:“你的儿子呢?跑了?啊,我还等着拜他当老爷呢!你,你还——啊?”

赵  妻:“你们都听好了——这把椅子是老爷的,也是老爷给我儿子的,我得替我儿子坐着!”

赵相唰地从怀里掏出袭位文书。

赵  相:“现在我是龙州的老爷,把她给我赶下来!”

        众亲信一拥而上,赵妻霍然起身,怒目而视,众亲信一时愣着不敢动了。

赵  妻:“你们,谁敢动这把椅子!老爷尸骨未寒,他做了鬼决不放过你们!”

赵相怪笑一声。

赵  相:“这把破椅子给她,给我换把新椅子来!”

众亲信:“是——〈干脆连人带椅,抬着赵妻出门〉”

赵妻一边被推搡着出门一边回头大骂。

赵  妻:“赵相,你个不得好死的东西!”

        早有亲信搬出一把新的太师椅,躬请赵相坐下。

赵相一看官案上空空如也,一拍桌子。

赵  相:“〈大叫〉印呢,官印呢?”

亲信甲从堂侧窜出,手捧黄绸裹着的知州官印。

亲信甲:“哎,在这,在这——〈把官印放在官案上〉”

赵相冷不丁地一拍惊堂木。

赵  相:“都听着——本知州老爷发令了!”

        众亲信眼神一闪,都把身子挺直了。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