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10集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11集

上一篇:

下一篇: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9集

第10集


1、 田州土司府大堂  日——内


岑猛回头一望,原来是阿花正伤心地望着他。

        阿花扶着岑猛把刀缓缓放下了,阿花对岑猛摇摇头。

阿  花:“阿猛啊,老人们常说,鼠咬鼠就死,贼杀贼就亡——”

岑猛坐了下来,两眼发怔。

卢苏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

卢  苏:“老爷,夫人说得对!私下动兵,我们有理会变得没理,先向督府衙门官老爷们控告他,然后再动兵,这才是正理!”

岑猛霍地起身,勃然大怒,咬牙切齿。

岑  猛:“梁接鬼佬得意了,岑猛白当了个领主,又能怎么样?他照样睡大觉,他照样当老爷!不出兵的道理我懂,可出兵的道理更大,〈腾起一股火气〉我阿猛宁愿得罪官府,也要把这个鬼佬拿下来!”

阿花悲伤地摇摇头。

阿  花:“老爷,没有督府衙门的调兵令,不能出兵啊!这样出兵,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谋反啊老爷!”

岑猛急了,一声断喝。

岑  猛:“不要说了!”

        一时,三人都不说话了,良久,卢苏才继续开口。

卢  苏:“老爷,我和阿花夫人都劝你先别动兵,梁接鬼佬不得人心,总会有人反他的,我们先静观其变吧!”

        岑猛眼一瞪。

岑  猛:“静观其变?那我为什么要当这个领主!请示督府衙门,说得轻松,难道梁接鬼佬不会给那些官老爷们塞大把的银子!”

岑猛踱着步子走了几步,想了又想,一股火气又冒了出来。

岑  猛:“〈咬牙切齿地〉谁说了都不得算数,让断事祖娘来决定吧!”

        岑猛说罢,气愤地甩门而去。

        卢苏和阿花大惊失色。

卢苏、阿花:“啊?”

两人急跟着岑猛出去。


2、田州土司府廊道间  晚——外

        

下人们走来走去,他们或手拿香烛,或提着生猪肉,或提着公鸡,神色慌张。

几个大麽公穿着法服,在黄维、钟富的带领下穿堂入室。

月亮高挂树梢,月光下的土司府的各个房间灯火通明,一派紧张气氛。


3、田州土司府大门  夜——外

        

大门两侧各挂着一个灯笼,发出昏暗的光。

门侧的两个卫兵对望一眼,然后向府内张望,一脸迷惑。


4、田州土司府林氏住处  夜——内


家奴们神情紧张地跑来跑去。一侍女慌张跑来。

林氏夫人:“府里祭请祖娘的东西准备得怎么样了”

侍  女:“回夫人,卢老总管说,都备好了!就等后天麽公定出的时辰,全族长老和府里所有的人都要到场!”

林氏夫人叹了一口气。

林氏夫人:“哎——”

侍  女:“〈怯怯地〉夫人,奴婢大胆问一句?”

林氏夫人:“说。”

侍女好奇而紧张。

侍  女:“奴婢听说,听说只有族中遇到天大的事情无法决断的时候,才会请出老麽公在祖娘岩前祭请。老爷碰上什么大事拿不定主意了?”

林氏夫人忧心忡忡,长叹一声。

林氏夫人:“田州土司已经整整三代没有祭请祖娘了!这事能不大吗?〈自言自语地〉阿花,老总管,你们可得多费心思劝老爷啊!”

侍女一时闹不明白。

侍  女:“啊?说什么夫人?”

林氏夫人板起面孔。

林氏夫人:“多嘴!”

        侍女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5、爬山的路  日——外


狭窄的山道,飞奔的马蹄。

卢苏骑着马飞过一道坎。

阿花也骑着马跃过一条小溪。

两人一前一后,纵马跑在山道上。

前面出现了一条宽阔的山沟。


6、断事祖娘岩大麽公法场〈一个山洞〉 黄昏——内


卢苏和阿花挚诚地跪在洞口前。

麽公的画外音从洞中传出,神秘诡异。

麽公画外音:“你们再跪到天黑,我还是那句话——回去吧!”

阿  花:“麽公阿爷,壮人都知道你神力非凡,只要你能劝阻老爷不出兵,子孙后代都会感激你的,在你升天之后,他们还要供奉你为神灵。”

卢  苏:“是啊麽公师傅,我们说话老爷不听,只有你的话,老爷才会听呀!动刀动兵就要流血丢命,你就做做好事吧!”

麽公画外音:“我不能这么做,断事祖娘是神,只要按照她显示的异相去断事,灾难就会解除,疑难就会解决,诸事就会顺利!”

阿  花:“麽公阿爷,你真的没有办法让阿猛老爷放弃出兵吗?”

麽公画外音:“出不出兵由他自己从异相中判定!阿猛老爷是土司,而且是各土司的领主,他自己能从异相中做出决定的!”

阿花一脸失望。

阿  花:“那就多谢麽公阿爷了!”

        卢苏和阿花站了起来,对望一眼,失望至极。


7、断事祖娘岩山沟全景  晨——外


炉香袅袅。

盘根错节的山道。

山上古树葱茏,古藤交错。

山沟上回旋着老麽公的声音:“请祖娘喽——”


8、祖娘岩上  晨——外

        

岩壁上滴哒滴哒地掉着水滴,另有涓涓细水从岩壁上渗出。

岩洞前高高挂着绣有鳄鱼和虎的土司图腾旗。

锣、唢呐、鼓声阵阵,族中长老在前,土司府全体人员在后,庄严肃穆。

锣师一声锣响,鞭炮齐放。

一个表情肃穆的大麽公手提一只大公鸡,一刀割去鸡头。

        掌旗手将“岑”字大旗横展着,大麽公将鸡血滴到上面。

        鸡“扑”地被扔在地下,挣扎着在尘土中扑动。

    锣师又是一声锣响。

十几个年轻麽公舞蹈着,嘴里喃喃有词。

大麽公神情痴呆地走到岩壁边上,嘴里喷出火焰。

火焰冲向岩上挂着的乳珠。

乳珠上正慢慢地往下滴着清晰的水珠。

太阳光渐渐把山沟照亮了。


9、祖娘岩下  日——外


岑猛一动不动,虔诚的目光紧紧盯着祖娘岩壁。

阿花、卢苏一动不动,盯着麽公的一举一动,神情忧虑。

站立着的官族全体后面还有无数匐匍着膜拜的民众。

在整个山沟外围,肃立着手持长矛的俍兵。


10、祖娘岩上  日——外


麽公们手敲神鼓,围着岩前跳来跳去。

滴哒作响的水珠慢慢变成乳白色的水珠。

全场气氛凝重,所有人的眼睛都悬在祖娘岩前滴哒作响的水珠上。

大麽公拿起法器,跪在岩前。

大麽公半闭着眼睛,嘴里喃喃有词。

大麽公:“乳汁为平安,滴血为灾难——乳汁为平安,滴血为灾难……”

       大麽公嘴里越念越快,滴哒作响的水珠慢慢变成乳白色的水珠。

一柱香烧尽了。


11、祖娘岩下  日——外


岑猛的额头直冒冷汗,手慢慢伸向腰间的刀。

俍兵们屏住呼吸,眼睛看着岑猛,手紧握短刀,大有剑拨驽张之势。

观看的人群中,一个嘴里含着手指头的小姑娘紧张地看着滴哒作响的水珠。


12、祖娘岩上  日——外


又是一柱香烧尽。

四周静得几乎窒息。

水滴颜色如初。

大麽公再次点上一柱香。再次作法,祭请。

注视着大麽公的一双眼睛一动不动。

祖娘岩前滴下的水渐变混浊

年轻麽公们不停地敲着神鼓舞蹈着,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祖娘岩前滴下的水渐渐变成了血一样的颜色。

大麽公浑身发抖,轰然倒地。

众人惊慌尖叫。


13、祖娘岩下  日——外


岑  猛:“(怒吼)呀——”

岑猛拔出了腰中的刀指向天空。

人群中激愤的双眼。

围观者中老人掩面而泣。

    惊吓的孩子缩在大人怀中

人群中一片骚动。

人们纷纷向祖娘岩跪下叩头。


14、祖娘岩上  日——外


阿花一紧腰身,直跃上祖娘岩。全场震惊了!

阿花满脸悲伤,指着岩壁。

阿  花:“看呀,水滴得像牛血,祖娘显示动兵是一场灾难,决不能动兵啊!阿猛老爷,我们好好想想,想出更好的办法!”

岑猛也跳上了祖娘岩。

岑猛瞪着阿花,声音严厉。

岑  猛:“阿花,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阿花脸上是一种悲伤和不能理解的表情。

岑  猛:“打仗哪有不流血的,祖娘这是让我一定要打这一仗,杀了冒姓篡岑氏土司之位的恶徒,否则祖宗不得安宁!”。

阿  花:“可是,祖娘已有明示是灾难啊!”

岑  猛:“祖娘显出让我们流血,女流之辈,不要再参与府上的大事。下去!”

阿花还欲争辩

岑  猛:“来人啊!”

众侍卫跳上了祖娘岩。

众侍卫:“老爷!”

岑  猛:“把她拖下去!”

        几个侍卫一拥而上,围着阿花,却不敢动手。

阿花一副伤心失望的表情。

阿  花:“阿猛!”

        岑猛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冷冷地盯着她。

        阿花无奈只好走下岩去。

岑猛表情十分复杂,他突然昂起头来。

岑  猛:“本老爷现在向大家宣布——”

众人都在怔怔地望着,气氛几乎就要凝固住了!

岑  猛:“岑氏阿花自从嫁为本土司夫人,屡屡干预府中大事,不顾及本老爷脸面和尊严——从即日起废去岑氏阿花夫人名号!”

人群一阵轰然,阿花脸色瞬间变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身子摇晃着。

岑  猛:“〈咬着牙狠着心〉解散阿花统带的女兵,该下田的下田,该回家带娃崽的回家带娃崽!(停了一会)从今以后,本老爷的一切行为和她无关!本老爷和她不再有夫妻名份!”

阿花眼睛一阵晕眩,林氏夫人和岑邦彦慌忙扶住了她。

林氏夫人:“阿花妹,阿花妹!”

岑邦彦一脸焦急,望着阿花的面容。

岑邦彦:“阿妈!阿妈!”

    岑邦彦朝父亲投去了怨恨的目光。


电视剧《瓦氏夫人》主演马丽


15、田州土司府阿花内室  日——内


半躺在床上的阿花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林氏抱着岑芝从窗前闪过。

邦彦、邦彦媳妇张氏和抱着岑芝的林氏走入内室。

邦彦扶着阿花起身,坐在床边抚着阿花的手。

邦  彦:“阿妈,你怎么一下子瘦成这样?”

邦彦的泪水跟着流出来,他突然站起来。

邦  彦:“我找阿爸去!”

阿花有气无力地笑了笑,把邦彦拉住。

阿  花:“阿妈是病了,躺一躺,过几天就没事了!〈故作轻松地〉嘿,芝儿来了,芝儿都没哭,当阿爸的却哭了,哈哈!”

邦彦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己的媳妇。

林氏也心痛得眼圈发红。

林氏夫人:“阿花妹,让你受委屈了。你先好好养身子,老爷正在气头上,等他冷静下来,我们再去求他!”

邦  彦:“是啊,一定是急了才说错了话!”

邦彦媳妇张氏:“听说韦氏夫人一废就不让在府中住了,可阿爸没说过个话!看出来阿爸是一时糊涂!”

阿  花:“你们别说了,我知道老爷的脾气。老爷是田州的天,对田州的百姓们来说,他的话跟北京的皇帝老爷一样,说出来就不能收回去!〈发怔而坚决地〉我阿花一辈子是老爷的女人——夫人,那不是人叫的吗?是夫人,我阿花是老爷的女人;不是夫人,我阿花还是老爷的女人!”

邦彦媳妇张氏和邦彦一脸感动。

邦  彦:“阿妈——”

阿花望向邦彦是一副无限柔和的神情。

阿  花:“邦彦啊——你是个大小伙子了,能给你阿爸分担点责任了!〈摇摇头〉可不管怎么说,我是担心你阿爸呀!他执意要出兵,看来已成定局,他老是做出头的事,出头鸟不好当呀,猎人盯的就是出头鸟——”

邦  彦:“阿妈有我呢,我跟着阿爸出征,我会把阿爸保护好的。”

林  氏:“阿花妹妹,邦彦和老爷出征了,我和邦彦媳妇,还有芝儿,搬过来和你一起住,你看好不好?”

阿  花:“姐姐,我知道你为我好,这样就太麻烦你了,而且要让老爷知道,他会不会不高兴?”

林  氏:“没什么麻烦的,我们互相作伴,也好有个照应。你是邦彦的阿妈,也是芝儿的阿婆,老爷能不高兴到哪里去!”

阿  花:“多谢姐姐!”

林氏转过脸来,吩咐邦彦媳妇。

林氏夫人:“去,收拾收拾东西,过来陪阿妈和亲阿妈一起住!”

邦彦媳妇:“是,媳妇这就去!”

        邦彦媳妇转身出了门。


16、土司府演兵场钟鼓楼下  日——外


土司府校场中央钟鼓楼上,铜鼓声声。

演兵场中央,陆续集合整齐列队的各乡俍兵们。

各土司的武装也陆续列队。

伴着“岑”字帅旗和领主的牛头旗,岑猛威风凛凛,纵马来到队伍前面。

鼓声停下,全体俍兵面对岑猛,整齐地等待着他的号令。

岑  猛:“贝侬们,我们每个人身上流的都是祖宗的血,你们说,能够背叛自己的祖宗吗?”

众俍兵举刀大呼。

众俍兵:“不能!不能!”

岑  猛:“可是,偏偏有人改了自己的姓,背叛了自己的祖宗,冒了别人的姓,侵犯了别人的祖宗,你们说,这种人该不该杀?”

众俍兵再次举刀大呼。

众俍兵:“该杀!该杀!”

岑  猛:“为了我们神圣的祖宗不受玷污,为了惩罚罪恶,出发!”

       铜鼓又擂了起来,队伍动了,各土司的兵,各头领率的兵依次动了起来。

       岑猛一蹬马肚子,马倏地一蹿,跑到队伍前头,领主牛头旗如风一般卷着狂奔而去。


17、田州城外原野路上  日——外

        

队伍像一股洪流,向前奔涌而去。、

“岑”字的帅旗和领主的牛头旗在队伍中飘扬着。

岑猛在帅旗和领主牛头旗之下行进着,神情严肃,义无反顾。


18、泗城土司府门前  日——外

        

门上的挂着“泗城府衙”字样的匾额。

门两侧的石狮子和面无表情的守卫,显示了一种紧张的气氛。


19、泗城土司府大堂  日——内


梁接和心腹甲、乙正在商量着什么。

探马狂奔而入,踉跄跪倒。

探  马:“报——老爷,这一个月来,岑猛率土司联军攻破了府界上的六个寨子,我们已经无险可守了!现在,他们的兵马正朝府城杀来!”

        梁接脸色大变,唰地站了起来。

梁  接:“〈指着两个〉快,你们都给我上城头,带人增援,一定要顶住!”

心腹甲、心腹乙:“是!〈转身而去〉”

        师爷匆匆从外头进来,梁接看到,眼睛一亮。

梁  接:“师爷你可回来了!岑猛刚出兵,本老爷就差你往梧州的督府衙门赶,这一趟来回,等得我好不着急呀!”

师爷趋近梁接耳边,故作神秘。

师  爷:“妥了妥了!那些银票,盛总督他老人家可是照单全收哇!照规矩这样收银子,就是放个屁也会向我们这边挪挪屁股!是香是臭都是我们的了!”

梁  接:“总督大人没说什么?”

师  爷:“说,说!盛总督他老人家当场就答应派兵,等着好消息吧!”

        梁接好像放心了些,在大堂里踱起方步来。


20、梧州督府衙门大堂外  日——外


一排号手朝天吹起了预示有紧急情况的长号。

众将领和官员急匆匆跑步而来,进入大堂之内。


21、梧州督府衙门大堂  日——内


众将及众官员纷纷进入大堂,排成两列,望着盛应期。

盛应期端坐帅座之上,一名参军手拿泗城府的告急文书站在身侧。

盛应期:“诸位,现有泗城府告急文书在此,念——”

参军清了清嗓子,看着众官员。

参  军:“梧州总督府衙门督帅盛大人:万急!田州府土司岑猛联合归顺、东兰、那地、思恩等各土司兵马,无故兴兵,犯我泗城府,现已攻破了泗城府边隘。请总督大人火速发兵阻止,救泗城府百姓于危难!”

众将及众官员纷纷议论。

盛应期:“〈啪地拍了一下案桌〉岑猛视督府衙门的命令如儿戏,屡次征召不至,这一次又在没有督府衙门命令的情况下,擅自动兵,而且又联合了桂西几个土司,如猛兽洪水,〈严厉地〉本帅看来,其谋反之意昭然若揭!”

        众将及官员一时怔住了,没想到总督大人一上来就定了调子。

沈希仪:“〈阴笑〉嘿嘿,是了是了,上次擅自攻打龙州,杀了知州赵相,这次动静更大了,不是谋反又是什么?”

赵  臣:“督帅大人,这个岑猛仗着自己势力大,早想着吞并其他土司,督府衙门的号令,对他来说就像放屁,长期以往,不反也反了!不如趁此机会,迅速把他的狂妄野心一举消灭,以免贻害地方!”

张经向盛应期拱手。

张  经:“督帅大人,依末将看,事情没那么简单!岑猛上次出兵龙州是事出有因,这次肯定也有原因,否则他不会无故联合各土司兵攻打泗城,各土司也不会跟着他起哄。请督帅大人务必明查!”

盛应期装作思考的样子,咳了一声。

盛应期:“唔,唔,眼下,关键是岑猛的兵马攻泗城甚急,诸位有何良策?”

一文官:“〈出列拱手〉督帅大人,卑职以为,应迅速派出官军制止双方,让双方停战,同时,迅速向田州方面派员调查真相!”

盛应期点点头,若有所思。

盛应期:“唔,唔——”

张  经:“〈出列〉督帅大人,末将愿率本部出兵泗城,制止双方敌对行动!”

盛应期:“好好,看来,制止双方行动是当务之急。张经听令——”

张  经:“〈出列拱手〉末将在——”

盛应期:“命你率本部火速前往泗城府,制止事态升级,并相机查明真相!”

张  经:“遵令!”

盛应期:“沈希仪、赵臣——”

沈希仪、赵臣:“〈出列拱手〉末将在——”

盛应期:“命你二人前往田州,查明岑猛兴兵真相!”

沈希仪、赵臣:“遵令,督帅大人!”

盛应期:“〈摆摆手〉还有,你二人要暗中多方调查岑猛到底有没有谋反迹象,回来如实向本帅禀报!”

沈希仪:“〈拱手〉请督帅大人放心!”

盛应期侧过身来,指着墙上的地图。

盛应期:“各部官军要预先作好战备,如果岑猛谋反是实,〈朝上拱拱手〉待本帅请得圣命后,立即出兵弹压!”

众  将:“督帅大人胜算!”


22、沈希仪府大门  日——外


一辆轿子落在大门前。

沈希仪从轿子走出。

两名家奴迎上,扶着他走入大门。


23、沈希仪府大堂  日——内


沈希仪满脸得意之色,喜不自禁。

沈希仪的夫人迎了上来。

沈夫人:“〈高兴地〉看老爷今天这模样,〈低声地〉是不是又有进项了?”

沈希仪几乎要手舞足蹈。

沈希仪:“〈笑着〉嘿嘿,这回进项大了去喽!”

沈夫人忙靠近耳朵。

沈希仪:“〈惊喜地〉哦,有多少?把银票拿出来我瞧瞧!”

沈希仪:“〈撇撇嘴〉哼,女人就是眼睛小,还没到手呢!”

沈夫人不高兴了,白了一眼。

沈夫人:“〈怪声怪气地〉嗬,没到手,那还叫进项啊?”

沈希仪:“哎呀,实话跟你说吧,我得了个大肥差!”

沈夫人:“什么大肥差?”

沈希仪:“督帅大人让我和赵参军到田州调查岑猛出兵泗城的原委。”

沈夫人又一撇嘴。

沈夫人:“〈瞪着眼〉我以为是什么呢,这也算是肥差?”

沈希仪:“这你就不懂了吧。谋反的大帽子捏在我手里,谁不害怕?〈笑,做捏银票状〉那他,还不得,还不得给我那个啊!”

沈夫人:“〈脸一拉〉哼,我虽是个妇道人家,可也听说岑猛不是好对付的人,万一真是谋反,老爷不搭上老命算老天爷开眼喽!”

沈希仪不以为然地笑笑。

沈希仪:“女人就是女人!壮人老实得像头水牛,哪会谋什么反?倒是他担心我说他谋反,你说,为了不让我说他谋反,他还不得用那个……〈捏银票状〉那个堵我的嘴呀!”

沈夫人明白了过来。

沈夫人:“哦,不过桂西那穷山恶水的地方,能有多少油水?”

沈希仪斜眼看夫人。

沈希仪:“又不懂了吧?穷是穷百姓,那有穷王侯的,〈神秘地〉听说岑猛富比王侯,他的土司府,和皇上的金銮殿差不多!(干笑几声)哈哈——”

沈夫人终于高兴起来,跟着干笑。

沈夫人:“这么说,真是个大肥差咧,哈哈哈——”


24、泗城府城头  黄昏——外


杀声四起,越来越近。

在城墙上的梁接手拿长刀连连往后退。

心腹甲急匆匆跑来。

心腹甲:“报老爷,南城告急!”

梁接大吃一惊。

梁  接:“〈跺脚大骂〉什么?你们这些吃干饭的!”

心腹乙惊慌失措地跑来。

心腹乙:“报老爷,城西我们的兵没剩几个了,怕禁不住又一次攻击呀!”

梁接暴怒地踢了他一脚。

梁  接:“回来干什么?给我顶住——马上给我回去,告诉你的手下,本老爷的援兵很快就到!”

心腹乙还在迟疑。

梁接大怒,眼一瞪。

梁  接:“快去啊!”

心腹乙慌忙转身。

心腹乙:“是,老爷!”

梁  接:“〈咬牙切齿地〉岑猛!本老爷帮你杀了仇人,你反而恩将仇报!哼,等官军的大兵一到,有你好看的!”


25、泗城府城下  黄昏——外


横七竖八的阵亡尸体,残缺不全的刀剑。

浓烟滚滚,被毁的攻城云梯,还有失去主人的战马

攻城阵地上,岑猛、岑邦彦和众俍兵正在吃饭。

岑猛与俍兵们一手抓着粳米团,一手把腌萝卜往嘴里送。吃得很香。

岑  猛:“好好吃,吃好了睡一觉,天一亮我们一口气准拿下城头!”

俍兵们嘴里含着吃的连连点头。

岑猛站了起来。

岑  猛:“邦彦——”

岑邦彦:“〈过来〉阿爸!”

岑  猛:“我们到那边去看看!〈转过来对众俍兵看看〉回头再让人给这里的贝侬们送些吃喝过来!”

岑邦彦:“是,阿爸!”


26、泗城府城头  夜——外


紧张走动的兵卒,天空惨白的月亮,飘过一片乌云。

梁接手握长刀,靠在柱子上似睡非睡。


27、泗城府城下  晨——外


号手们一齐朝天空吹起了冲锋的牛角号。

各土司俍兵们抬着攻城云梯边喊边往前冲。

排排云梯架在城墙上,城头上的泗城府士兵拼命抵抗。


28、梧州西江上的花船 夜——内

        

西江上,停靠着一艘接一艘的花船,丝竹之声不绝于耳。

豪华花船的船舱里,沈希仪和赵臣一边看着窗外夜景,一边惬意地喝花酒聊天。

几个戏子正在给船舱里的两人依依呀呀地唱着粤剧。

沈希仪举起酒杯,醉眼迷离。

沈希仪:“来来来,赵老弟。”

赵  臣:“(举杯)嘿嘿,跟着沈大人就是痛快!哈哈哈——”

沈希仪得意地笑着。

沈希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李太白的诗,好,好!”

赵臣一脸得意地感慨。

赵  臣:“岑猛啊岑猛,这回非得扒你层皮不可啊!”

沈希仪贪婪地笑着。

沈希仪:“人家阿猛老爷拔根毛,就够你油的了,要是扒层皮给你,那不得腻死你!”

赵  臣:“不怕,不怕,咱不像张经,假正经,装得像圣人似的,该拿的不拿,有时候吃着腌罗卜干上战场!”

沈希仪:“〈又笑〉咱兄弟俩不该拿的也拿,吃到嘴里就不要吐骨头,嗯,〈大笑〉哈哈哈——”

        两个酒杯又碰到一起,两人同时又哈哈大笑。


电视剧《瓦氏夫人》主演马丽


29、梧州督府辕门前  晨——外


沈希仪、赵臣率众随员拉住缰绳,马停下。

张经率本部士兵列成长队,他的马也停下了。

张经和沈希仪互相致意,拱拱手,各自一扬马头,在辕门外分道扬镳。

辕门前另侧的一角,监军太监黄公公看着两拨人出发,表情幽深,意味难以揣测。


30、路上  日——外


张经所部出城,将官骑马,士兵奔跑,刀枪闪亮,旗帜纷扬。

远天之下,绿草之中,队伍像一支离弦之箭,奔向远方原野。


31、路上  日——外


沈希仪和赵臣率一队衣饰穿着华丽的队伍出现在另一条路上。

沈和赵臣并辔而行,悠闲地看着风景,随员们一脸轻松表情。


32、泗城府城头  黄昏——外

        

土司联军的士兵们不断地猛扑城墙,泗城府兵拼命抵抗,眼看就要破城。

梁接披头散发,手持大刀,声音沙哑。

梁  接:“顶住,顶住!督帅大人的援军快要到了!”

        话刚落间,一处城头跳上了联军的士兵,和泗城府兵格斗起来。

        梁接疯狂地跳奔过去,挥刀便砍。

    看看抵挡不住,梁接继续挥舞着刀,转身看下城楼的城道。

梁  接:“〈狂喊〉顶住!”

梁接说完,掉头就跑下城道,身后跟着一些兵卒

        城头上仍在厮杀,浓烟滚滚。


33、泗城土司府后院  黄昏——内

        

梁接率心腹甲、心腹乙等残余部下狂奔入府。

刚一进来,其妻妾子女哭成一团,把梁接团团围住。

女人甲:“老爷,把我们一起带走吧!”

女人乙:“是啊老爷,你要不带我们走,岑猛的兵进来,我们就活不成了!”

梁接狠狠推开拉住他的一个女人。

梁  接:“放开!本老爷跟你们说,岑猛打仗不杀女人。等本老爷安顿好了再派人来接你们。”

心腹甲、心腹乙率几个兵卒上前把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从梁接身边拉开。

梁接带着包着官印的包裹脱身而去。

抱成一团的女人、小孩纷纷对着梁接背影跪倒,哭声四起。


34、泗城府街道  黄昏——外


泗城府士兵手持武器,惊慌失措,到处乱跑。

土司兵呐喊着杀入,追击着泗城府兵。

岑猛一马当先,率军奔来,直闯到泗城土司府大门。

大门灯笼和匾额均半挂在门上,大门敞开,府内一派狼籍。

岑猛勒马停在了大门前,黄维从府内跑回,躬身报告。

黄  维:“老爷,他跑了!”

岑  猛:“(对邦彦)快,带人封住所有的城门!”

邦  彦:“是,阿爸!府里的女人和孩子如何处置?”

岑  猛:“打仗是男人的事,放了!”

邦彦把脸转向府内士兵。

邦  彦:“听到没有?放了!有马的跟我走,封住城门!”

        岑邦彦一阵风似地率骑兵奔驰而去。


35、泗城土司大堂  晚——内


大堂里站着泗城府的一些土官衙役。

被关到土司水牢里的原土官甲也在他人搀扶下站在大堂下。

岑猛像一头猛虎在大堂上走动着。

岑  猛:“梁接不是岑姓族人,他杀了老土司,罪恶滔天!本领主率各土司的兵马替岑氏祖公爷讨个公道,你们说,该不该?”

众土官:“〈一致点头〉该,该!”

土官甲推开了扶他的人,踉跄了几步。

土官甲:“梁接杀了老土司,还给自己改了姓,真是欺天哪!我们这些不服从他的土官,受尽凌辱,〈对岑猛拱手〉感谢领主老爷主持了公道,祖公爷开眼了,总算赶走了这个反骨崽!”

岑猛转过身来,神情伤感。

岑  猛:“你们老土司的首级,本领主命人用金盒装好,送回来了,尽快为他老人家发丧吧!”

土官甲:“领主仁义呀!”

岑  猛:“从老土司的后代,或者他老人家的子侄辈中选一个袭土司之位,这样才能安定人心呐!”

众土官不禁跪下,感激涕零。

众土官:“谢领主老爷!”


36、泗城府城门洞前  夜——外

        

土司联军整队完毕,火把熊熊,照着一个个年轻而敦厚的脸。

头领们站在各队伍的前面,岑猛在岑邦彦、黄维、钟富的陪同下来到队伍前面。

岑  猛:“府城我们是打下了,但梁接那个鬼佬却跑了!常言说,不和毒蛇同巢,不与老虎同窝——不把梁接鬼佬抓住,迟早他还会回来,还会咬人,吃人!本领主命你们,继续追击,哪怕他躲到螺丝壳里,也要把他挖出来!出发吧!”

全  体:“是!”

土司联军的士兵们迅速跳上马背,在岑猛带领下急奔出城。

城门洞里,火把照亮了一个又一个急速通过的身影。


37、路上  日——外


一块巨石界碑竖立道旁,上面刻着“泗城府界”四个大字。

“张”字将旗之下,是张经那张神情焦急的脸。

张经略看了看界石,狠打了一个马鞭,奔驰而去。

后面的士兵在骑马的领兵头目带领下,手举刀枪,整齐地跑着。


38、路上  日——外

        

另一处野外场景,岑猛率土司联军也在奔跑着。

领主的牛头旗和“岑”字的帅旗在队伍的前头纷扬着。

士兵们跟在头目的马后奔跑,身后挥起浓浓的尘土。


39、路上扎营地  日——外

        

前方有树,有村落,张经手搭凉蓬看看正午的太阳,勒住了缰绳。

张  经:“(大喊)原地扎营!”

整个队伍停了下来,头目纷纷下马,士兵们席地而坐。

一个探马从前头驰来,向张经拱手。

探  马:“参将大人,前面是个村子,要不要去看看?”

张经一回头,命令几个亲兵。

张  经:“随本将去看看!”

几个亲兵:“是!”

       张经在探马的带领下,纵马而去,亲兵紧紧跟随。


40、村庄村口大榕树下  日——外


几个老人看到张经等人,慌忙站起想走,被探马叫住。

探马者:“阿公们,我们不是梁接的兵,是从梧州来的官军!”

老人半信半疑地看着张经等几个人。

张经和亲兵们急忙下马,走到老人们面前。

张  经:“(亲切地)阿公们请坐下,我们说说话。”

几个老者怯生生地坐在爬出地面来的榕树根上。

张  经:“你们懂得府城里正在打仗吗?”

老者甲:“懂得,这几天来往的兵马很多,有时也进村抓鸡,抓猪,闹得村里不得安宁,祖公的神灵也不安了,这不,村里的年轻人今天都祭村庙去了,让祖公的神灵不要跟着闹腾,弄得鸡死鸭死的!”

张  经:“懂得是谁跟谁打吗?”

老者甲:“田州来的领主老爷带兵马打泗城府的土官梁接。”

张  经:“他们为什么要打啊?”

老者乙:“梁接是个鬼佬啊!他杀了老土司,自己想坐江山,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人做事,天在看,所以领主老爷就打抱不平,带兵马来打他,他不是个东西啊!”

张  经:“哦?他就怎么不是个东西?”

老者丙:“坏啊,梁接以前是土司府的大总管,就是个恶人,平时欺男霸女,他的手下都是恶霸,现在好了,被打得跑不见了。哎哟,听说领主老爷带兵还在追他,快快追上杀了这个鬼佬,要不然,领主的兵马一走,泗城府又成了他的天下了!”

张  经:“阿公请放心,这片天不会是他的天下,是大明朝的天下,是你们百姓们的天下!”

众老人又惊又喜。

众老人:“我们百姓的天下?”

张  经:“对啊,天下本来就是老百姓的嘛。”

老者乙感慨地作揖。

老者乙:“将爷真是好心人呐!”

张经向对亲兵们示意。

张  经:“给老人家们一些银两。”

亲兵从怀中掏出,塞给几个老人一人一些碎银子。

众老人又作揖不已。

众老人:“多谢将爷!”

        张经一回头,看到一位亲兵又领来个老人。

亲  兵:“参将大人,这位是本村的土目。”

张  经:“哦?〈拱手〉土目有礼了!”

老人丁:“〈还礼〉将爷有礼!”

张  经:“老人家懂得梁接为什么要杀掉老土司吗?”

老人丁:“哎呀将爷,那个梁接心狠手辣,他自己姓梁,却要改姓岑,然后杀了老土司,这不明摆着吗?就是自己要坐老土司的江山!这帮鬼佬,就是败了,还要猖狂,见东西就抢,见人不顺眼就杀,前天他们逃命经过附近一个村子,梁接就亲手杀了几个人,哎哟,真是伤天害理呀!”

张经朝老人拱手。

张  经:“多谢阿公!〈回头命令亲兵〉事不宜迟,传令立即出发!”

       张经跳上马背,一纵缰绳。

传令亲兵:“将爷,我们往哪走?”

张  经:“直奔泗城府,越快越好!一定要制止乱兵不得伤害百姓!”

张经一打马鞭,狂奔而去。

官军士兵们急忙跟上,骑马跑步,撵着张经后面的烟尘奔去。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