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12集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13集

上一篇:

下一篇: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11集

第12集


1、梧州督府衙门外不远处  黄昏——外

        

这里又停了一长溜华丽的轿子,大小官员像一群鹅似地伸长脖子等待着。

那位穿着从二品官服的老官员站在最前面,手中提着一个大礼盒,一脸焦急。

老官员:“〈皱着眉头〉你说这个赵参军,让他进去探风,倒像个钻到泥地里的泥鳅,死活不出来了!是不是给的孝敬太重,被姚大人留下长谈了?”

沈希仪:“〈笑〉老大人,您老要等不及,就先回府,明儿再来!我们啊,能等——等到明天天亮也等,〈回头〉你们说是不是啊?”

         众官员一阵哄笑。

老官员不高兴了。

老官员:“噫?咱这按老规矩还占着先呢!不能让你小子得意喽!”

沈希仪:“哪里的话!老大人,咱这是担心您老站的时间长了,挨不住!要是能挨,铁定是老大人先,老大人先……”

老官员两眼上翻地拍拍肚皮。

老官员:“哎,咱以为你小子真忘了规矩!”

        正说着,赵臣手提礼盒灰头土脸出来,众官员都围了上去。

沈希仪:“哎,老弟,这手上提的,可是姚大人的回礼?”

赵  臣:“〈苦着脸〉快回吧,别丢人了!姚大人啊,人家可是本朝第一廉吏!”

老官员:“〈不相信〉嘿,本官还没见过不吃腥的猫——”

姚镆一步跨出大门。

姚  镆:“〈大声地〉谁是不吃腥的猫啊,啊?”

众官员:“〈齐拱手〉姚大人——”

姚镆皱着眉头扫视着众官。

姚  镆:“瞧瞧你们这些出息!告诉你们,本官廉吏之名不是本官自诩,也不是谁信口开河,而是出自圣上金口。官场陋习,在本官这里行不通!你们,只要勤于公务,洁身自好,本官心里自有一杆秤。本官心里只有皇上,只有百姓,什么时候行过那营营苟苟之事!世人皆以为世无清官,倒是让他看看,本官到底清不清?都回去吧!且饶尔等这一次,如再向本官送什么孝敬、例银,本官定责不饶!”

众官员脸色尴尬,一齐拱手。

众官员:“我等心服口服!”

        众官员纷纷拱手后退,走向自己官轿。

        姚镆神色凛然,一转身,迎面和儿子姚涞打了个照面。


字幕:

        督府参军 姚涞


姚  涞:“〈摇摇头〉哼,爹呀,这帮同僚,真以为天下没有白乌鸦了!”

姚镆瞪了儿子一眼。

姚  镆:“天下本就没有白乌鸦!”

姚涞不好意思起来。

姚  涞:“爹,孩儿说错了,孩儿是说——”

姚  镆:“〈严厉地〉身处官场,凶险莫测,凡事要认真谨慎,莫自以为是!”

姚涞躬身点头。

姚  涞:“爹教训的是!”


2、田州土司府岑猛内室  日——内

        

内室中仅有岑猛独自一个人喝酒,他一仰脖子,又喝下一碗,眼角有泪痕。

他自己又倒了一碗,放在桌子上,从怀中掏出了阿花抛给他的绣球,痴痴地盯着。

内室外脚步声响,卢苏等人推门而入。

岑猛头也没抬。

岑  猛:“〈瓮声瓮气地〉本老爷说过了,要一个人静一静!用不着下人侍候,出去!”

卢  苏:“老爷,是我!”

岑猛把绣球放入怀中,抬头。

岑  猛:“噢老总管,〈看着跟进来的黄维、钟富〉你们这是?”

卢苏低头趋近。

卢  苏:“老爷,把阿花夫人接回来吧!”

岑猛狠狠瞪了卢苏一眼,板着脸。

岑  猛:“阿花,她不再是夫人了!我惹的祸事我一个人扛着,阿花是阿花,我是我!”

黄  维:“〈难过地〉老爷——”

岑  猛:“〈斩钉截铁地〉阿花的事,谁也不要再提!”

卢苏只好换了一个话题。

卢  苏:“〈神色缓和地〉老爷,新来的总督姚老爷听说是个少有的清廉官老爷,我们要主动向他申诉动兵泗城府的缘由才好,不能老这么拧着脖子!”

岑猛一拍案桌,站了起来。

岑  猛:“我阿猛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要亲身到督府衙门再走一趟!”

        众人大惊。

卢苏急得几乎跳起来。

卢  苏:“老爷,万万不能啊!这可不是打龙州的时候了!就连黄公公都不吭声,撒手不管了!”

黄  维:“〈拱手〉老爷,在督府衙门的官老爷们的眼里,我们都算是犯了天条,他们正巴不得老爷自己送上门去呢!”

岑猛挥着手痛苦狂喊。

岑  猛:“你们,要我阿猛到底怎么办?”

卢  苏:“〈想了想〉老爷,还是我去梧州吧!”

黄  维:“老总管,我也去!”

钟  富:“我去,我就不信姚总督什么都不问,就把我这身肉活剐了!”

卢  苏:“〈大喊〉都别争了!我是总管,和官府没少打过交道!”

岑猛想了想,扶住卢苏的肩,盯着卢苏的眼睛。

岑  猛:“好吧,这场天大的祸事,能不能避过去就看你的了!”

卢苏凝重地点点头。


3、梧州河道上  夜——外


一只花船缓缓在江面上行走。船上的灯火倒影在水中。江边飘来悦耳的歌声。

几个花技招展的女人站在船头梳妆打扮着。


4、花船船舱包厢中  夜——内

        

沈希仪和赵臣一边透过船窗看夜景,一边听粤剧,一边喝闷酒。

月光如水,泼在江面上,桨声悠悠,唱腔韵味十足。

沈希仪又喝了一杯。

沈希仪:“姓姚的他不吃这一套,咱们呀,往后的财路就少喽!”

赵  臣:“〈半醉〉他的儿子,本是状元公当了翰林,也到这里来趟浑水,哎呀,父子俩真是本朝官场中的怪人哟!”

沈希仪晃着脑袋,梗着脖子。

沈希仪:“赵老弟,要想法子把他轰走,要不然,咱这些弟兄都得活活饿死!岑猛是头大肥牛,就这样放过了,任谁谁也不甘心呐!”

赵  臣:“沈兄,小弟看姓姚的是想认真调查田州的事!张经和姓姚的都是一路货,调查田州的事,不能由他们说了算!”

沈希仪:“〈瞪一眼〉废话!就这么便宜了那个阿猛老爷?〈冷笑〉嘿嘿,未免太小看本指挥使了!”

黄爷画外音:“谁敢小看指挥使大人呐?”

        马匹巨商黄爷走了进来,拱手。

黄  爷:“果然是两位仁兄!〈指着窗外一艘自己的花船〉在下从那边看过来,像是两位仁兄,哈,没看错啊,哈哈哈——”

赵  臣:“来来来,添套碗筷!黄爷,小弟可是多日没跟你喝酒了!”

        侍者过来添了碗筷,搬了椅子,让黄爷坐下。

沈希仪眯着眼睛。

沈希仪:“黄爷又进大笔银子了,今晚这酒钱,得你掏!”

黄  爷:“〈乐哈哈地〉我掏我掏,〈回头朝船舱外嚷〉去,把那边的花船叫过来!”

        站在船舱外的亲随的脸迅速隐去了。

黄  爷:“〈拱手〉二位仁兄,心中要有什么不痛快,都化在酒里吧!〈举杯〉来来来!”

        三人一饮而尽。

赵  臣:“黄兄有所不知,新上任的总督大人,喜欢吃素啊——弄得我们现在都跟着吃素了!”

黄  爷:“哦?官场上哪有吃素的人?”

赵  臣:“〈指着黄爷〉你黄爷在道走,要遇上吃素的官儿,你怎么办?”

黄  爷:“(笑笑)如今这世道,无官不贪,清官在下还真没碰到过!”

沈希仪晃着脑子,舌头大了。

沈希仪:“管他清官也罢,贪官也罢,黄爷来了,咱得好好乐一乐!〈一头趴在桌子上〉”

赵  臣:“是得乐一乐,痛快不痛快,明儿再说!黄爷,喝!〈又是一饮而尽〉”

黄爷心领神会地笑着,起身。

黄  爷:“赵兄,你好的那一口,就来了!”

黄爷走出舱外,向离他不远处的那只花船招招手。

黄  爷:“快过来!”

        花船很快来到他的对面。


5、妓女花船上  夜——外


黄爷跳上花船。几位姑娘团团把他围住。抢着搂住黄爷。

姑娘甲:“大爷,您扶着奴家,奴家的腰呀,闪不得!”

姑娘乙:“哟大爷,〈把硕乳往黄爷跟前挤过去〉奴家这儿,可紧绷紧绷的,哟大爷给捏捏!”

黄爷连连躲开。

黄  爷:“不是咱,不是咱,咱的两位朋友在那个船上,想请两位姑娘过去一起喝酒。〈指指二人的花船〉上去吧,对对,小心侍候着,那二位可是官老爷!”

        黄爷和他的亲随半拉着把两位妓女扶上沈、赵二人花船。


6、沈赵二人花船上  夜——内

        

唱粤剧三个男女识趣地收拾东西离开了。

沈、赵二人已经喝得东倒西歪,两位妓女在他们眼里已经成了重影。

黄  爷:“〈半笑〉两位姑娘,可不能让两位大人不高兴哟!”

两位姑娘妖媚地一笑,一对一上前,把自己的整个身子往赵臣和沈希仪怀里推去。

黄爷看了一眼醉眼迷离的赵、沈二人,面无表情,甩袖而去。


7、北京皇城内  晨——内


盛应期在前导太监带领下亦步亦趋地走来。


8、北京皇城内殿  晨——内


嘉靖帝正在和一个老道聊天,吕芳入内。

吕  芳:“皇上,盛应期来了!”

嘉靖帝:“让他进来!”

吕  芳:“是!〈转身〉”

        老道起身,隐入屏风之后。

嘉靖帝端坐在御座之上,面无表情。

        盛应期在吕芳的带领下入内,。

盛应期:“(跪下行礼)臣盛应期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嘉靖帝:“平身吧!”

盛应期:“〈起身〉谢皇上!”

嘉靖帝盯着盛应期。

嘉靖帝:“人做事,天在看!朕能让你去总督两广军务,做一品大员,也可以让你去做阶下囚。你看看吧!〈甩手扔给他监军太监黄公公的密报〉”

盛应期展开一看,大惊,慌忙叩头。

盛应期:“臣死罪!”

嘉靖帝:“知道朕为什么要把你召回了吧,朕看你是个能吏,总之还是要用你,朕要是不把你召回,不知道还会闹出什么事儿?你说说,岑猛他到底有无反心?”

盛应期:“皇上,〈拭额头上的汗〉臣总督两广,举措不端,未能安靖地方,辜负了皇上,臣万死难辞其究!但要论对皇上的忠心,臣心可对日月!〈顿了一下〉左右江一带,民户强壮者,谓之田丁,垌丁,寨丁,还有田子甲、俍丁、僮丁等各种名目,推其雄长者为首领,制度就像正规军队一样严密。首领都是世袭。壮人从一出生就打练刀铁,从小他们就习武,就能骑犬,拉弓射鸡,射兔,成人后募为俍兵。俍兵们武器精良,人人敢于死战,左右江之地,有俍兵十余万,隶属于各土司直辖,各土司本来都互不统属。岑猛此人,为各土司中最强者,自有俍兵总数三万余人,非但如此,其人自封土司领主,常能率各土司俍兵协同出战。照此看来,其人野心不在小啊!”

嘉靖帝:“照你看来,岑猛反心昭然若揭了!”

盛应期:“臣曾派督府都指挥使沈希仪和督府参军赵臣到田州调查,他们的结论与臣是相同的!”

嘉靖帝沉吟了一下。

嘉靖帝:“朕说过,你是个能吏,会对你另有任用的,你就休息些日子吧!”

盛应期:“臣谢皇上隆恩!”

        盛应期退出,走出殿外。

        嘉靖帝看着盛应期退出的背影,皱着眉头把密报又捡了起来。


9、北京皇城内  晨——外


盛应期边走边抹汗。


10、北京盛应期府宅书房 日——内


盛应期写完了最后一个字,封好信封,递给了身边的管家。

盛应期:“快,速派得力之人,只许换马,人不许停,星夜驰送广西沈希仪!告诉他们,死死咬住岑猛要反,否则皇上生疑,〈拍拍脑袋〉我们肩上吃饭的家伙,可就保不住了!”

管  家:“〈害怕地〉是,老爷!〈转身而出〉”


11、路上  黄昏——外

        

原野上的官道在灿烂夕阳中延伸,狂奔着盛府家骑。

盛府家骑一直奔跑着,他汗流浃背,鞭打快马,低头飞奔。

官道上,草色发亮,随着马蹄踏过,蒙上一层灰尘。


12、乡下院落阿花住处 日——内

        

阿花怅惘若失地扶着树,张氏正在剥玉米,几个俍兵在院外守望着。

阿  花:“芝儿他阿妈,我们该回府看看了!”

张  氏:“是啊,连邦彦也没再让人带话,这心里慌得紧啊!阿妈,那我们就动身吧!”

岑芝和侍女阿红在院外玩着。

阿红害怕地拍掉岑芝手上的虫。

阿  红:“芝儿,你,你!”

阿花和张氏听到声音忙往外看,阿红抱着芝儿从院外急步进来。

院外巡逻的几个俍兵也跑进院子。

阿  花:“怎么了阿红?”

侍  女:“〈喘着气〉芝儿他胆子真大!什么都要抓!”

张氏抱起岑芝。

张  氏:“嘿嘿,芝儿,我们去看阿公好吗?”

岑芝高兴地拍手。

岑  芝:“好啊好啊,阿婆也去!”

阿花心情好了起来。

阿   花:“是啊芝儿,阿婆也去!(看着天空)天气真好。走!(抬脚要往门外走)”

不料,哗地守在门口的几个俍兵上前拦着。

俍兵甲:“老爷交待过,没有他的吩咐,阿花夫人不能回府!”

俍兵乙:“老爷说了,阿花夫人需要什么只管跟我们说,小的们会去办的!”

        阿花和张氏一时愣住了,阿花的脸上不禁激起一股怒气。

阿  花:“老爷?他,他竟……〈扭头看张氏〉芝儿他阿妈!”

俍兵甲:“〈忙哈腰〉少夫人可以自由回府。”

阿花极力忍住怒气。

阿  花:“那好吧!你们派俩人送少夫人和芝儿小少爷回府。”

俍兵甲、乙:“是,阿花夫人!”

张  氏:“〈担心地〉阿妈,我和芝儿不走了吧?”

阿花搂住张氏。

阿  花:“你要回府看看,阿妈真的很担心邦彦和老爷他们!”

岑  芝:“〈欲哭〉我就要阿婆去,我就要阿婆去!”

        张氏只好一把搂住岑芝,走出门外。

张  氏:“〈哄着〉芝儿,你想不想看阿爸?”

芝儿渐过的画外音:“想!”

        阿花的神情既担忧又伤心,转过身去。


电视剧《瓦氏夫人》主演马丽


13、田州土司府大门  日——外


张氏的马车在大门前停下。家仆跑来。

侍女阿红先下车,接过张氏怀中的岑芝。

阿  红:“芝儿,看看,这是哪里?”

岑芝挣脱着要下地。

家仆朝府内大喊。

家  仆:“少夫人回来了。”


14、田州土司府大堂  日——内


岑猛正与邦彦、卢苏等人议事。

家  仆:“(跑进来)老爷,大少爷,芝儿小少爷回来了。”

岑  猛:“(高兴地)哦,走,看看去。”


15、田州府廊道  日——外


岑芝不让侍女阿红牵着手,非要往前跑。

岑猛和邦彦从大堂大门出来,眉开眼笑。

邦彦迎上去抱起岑芝就亲,岑芝咯咯直笑。

邦  彦:“来,芝儿让阿公抱抱。”

岑芝不认生地往岑猛怀里就扎。岑猛把头埋进岑芝脸上,让胡子扎着岑芝。

岑芝受刺激,笑起来。岑猛笑着叫着,乐开了花。

岑猛芝儿祖孙俩:“哈哈哈……”


16、田州土司府林氏住处  黄昏——内

        

张氏和林氏婆媳坐着说常话。

张  氏:“亲阿妈,阿花阿妈她很不开心!”

林  氏:“哎,也怪邦彦他阿爸,夫妻之间,难免会吵架,可邦彦他阿爸那脾气——〈摇摇头〉难为她了,这段日子怎么熬过来哟?”

张  氏:“〈试探地〉亲阿妈,难道阿爸他就不想阿花阿妈?”

林  氏:“不想才怪,可你那阿爸死要面子,他嘴里不说,心里明白着呢,有时半夜翻身说梦话还叫阿花阿花的!”

张  氏:“那,亲阿妈,您就看阿爸高兴的时候,给阿爸说说,阿花阿妈真的好可怜!”

        正说着,岑猛抱着岑芝一步跨进来。

岑  猛:“哈哈哈,芝儿可真像我,公鸡斗他,他也斗公鸡,好,有种!”

张  氏:“芝儿,来!阿公抱累了,〈笑着把岑芝抱在怀里〉哎,有只小猪重喽!阿爸,亲阿妈,我和芝儿回屋了(说着抱起岑芝走出门外)。”

岑猛无限怜爱地抚着岑芝的脸,目送他们出大门。

林  氏:“老爷,我知道你心里想着阿花妹妹,为什么不派人接她回来?”

岑猛不高兴了,冷着脸,不吭声。

林  氏:“〈不管不顾地〉芝儿他阿妈都跟我说了,阿花妹妹在乡下过得很不开心。她想你,要和你见面,和你说话!她不是事事非要拦你,你看她后来不就练了兵马,想要上阵帮你们一臂之力吗?”

岑猛脸更阴了。

岑  猛:“这塘浑水,越搅越浑!我就像一头大水牛,跳进去,就出不来了!邦彦也跟着我跳到里边了!水能不能清,谁也看不明白,就留一个浑身清白的人吧!”

林氏带着哭腔。

林  氏:“我不懂什么水清水白,我就知道阿花妹是我和邦彦的救命恩人,你就这样对她——”

岑猛霍地转身。

岑  猛:“够了,别说了!(摔门而去)。”

        看着岑猛一步跨出,林氏两眼发怔,十分伤心。


17、归顺州土司府大堂  日——外

        

岑璋“啪”地把一封书信甩到案桌上,吓了大儿子大虎和陈师爷一跳。

岑  璋:“(拍案)哼,这浑崽竟敢这样对待阿花!”

大  虎:“阿爸,阿猛信里写的什么,让您这么生气?”

岑璋指指案桌上的信。

岑  璋:“你们看看,他还有脸给我写信!”

大虎展开信看了一下。

大  虎:“〈咬牙地)阿猛真是浑蛋!”

岑  璋:“去,大虎,到田州告诉这没脸没皮的东西,阿花的娘家可不是个软柿子,他拿起来就能捏!”

陈师爷从大虎手里拿过信看了看。

陈师爷:“老爷,我觉得这其中必有缘故,先别动怒!”

岑  璋:“何以见得?”

陈师爷:“阿猛老爷信中说要和阿花恩断义绝,阿花的夫人名份也剥夺了,如此绝情绝义,按理两人已是仇人,水火不容——〈沉吟地〉可是,阿花并没跟娘家说什么,也没有回娘家,而是心甘情愿地呆在田州的乡下——”

岑  璋:“哼,阿花她怕丢面子,可我不怕!”

大虎气得声音发颤。

大  虎:“我妹妹让他休了不说,他还有脸给阿爸送来这些气话,他眼里还有阿爸吗?他,他这个浑蛋,他忘了当初是怎么把阿花弄到手的!”

岑  璋:“(气得发抖)来人啊——”

        众侍卫涌入大堂。

师  爷:“老爷?”

岑  璋:“〈命令道〉大虎,你立马给我到田州去,问问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他到底想把阿花怎么样?”

大  虎:“是!阿爸。”

师  爷:“老爷,事情还没弄清楚,休要一时冲动——”

岑  璋:“阿猛这浑崽要像师爷这样想事情就好了!我把被他轰出田州的两位官老爷请到归顺州来,哄得高高兴兴地回去,还不是为了他岑猛,要不是阿花嫁给他,我,我才不会给他做这个人情!”

大  虎:“阿爸,我多带些人去,顺手把他抓到归顺州来?”

陈师爷:“〈摇摇头〉别,大虎,人家毕竟是一方老爷,你要见机行事!”

岑  璋:“〈想了想〉就听师爷的吧!”

大  虎:“是!〈转身而去〉”


18、归顺州城门  晨——外


大虎带着几十骑侍卫飞奔出了城门。


19、田州土司府大门  黄昏——外


大虎的侍卫把大门围住。

俍兵们紧守大门。两拨人大眼瞪小眼,互相对峙着。

大  虎:“阿猛,你给我出来!”


20、田州土司府大堂  黄昏——内


岑猛和邦彦听着府外大虎的嚷嚷声,抬头往外看。

岑  猛:“〈意味深长地〉邦彦,去见见你大舅吧!”


21、田州土司府大门  黄昏——外


邦彦走到大虎面前。

邦  彦:“大舅!”

大  虎:“〈板着脸〉邦彦,你还有良心啊?”

邦彦笑了一下。

邦  彦:“大舅,阿妈救了我两次命,哪能不认你这个大舅?”

大  虎:“把你阿爸给我叫出来!”

邦  彦:“我阿爸让大舅回去,他说他不见大舅!”

大  虎:“〈火起〉啊?”

大虎一挥手就要闯入,可脚一迈想起什么似地收了回来,指着邦彦鼻子。

大  虎:“邦彦你老实告诉我,你阿花阿妈她怎么样了?”

邦彦笑着劝解。

邦  彦:“大舅安静安静好吗?我阿妈她很好,芝儿他妈在陪着她呢!”

大  虎:“安静?我还能安静?你阿爸究竟是什么意思?他要这样做大可不必给你外阿公送去休书。你阿爸欺人太甚了!来人啊——”

        但大虎带来的人都被田州土司府的俍兵们架在一边,动弹不得。

邦彦按住大虎。

邦  彦:“大舅,阿妈她好好的呀!”

大虎眼睛瞪着邦彦,邦彦真诚地看着他。

邦  彦:“真的大舅!我和芝儿他妈,还有我亲阿妈,都会好好对她的!我阿爸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但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大  虎:“〈悻悻地〉好小子,告诉你阿爸,我妹妹要是丢了一根头发,我非在他脸上煽上十巴掌!”

邦  彦:“〈笑了〉大舅,我阿妈别说一根头发了,就是一根毫毛也丢不了!”

大  虎:“哼!〈转身,一挥手〉我们走!”

        侍卫们跟着他转身。


22、督府大堂后堂  夜——内


姚镆仍在看着卢苏带来的岑猛呈上的申诉材料,他皱着眉头。

一脸书生气的姚涞悄悄走进来。

姚  涞:“爹——”

姚  镆:“噢,来了。快来看看岑猛的申诉材料,倒也和张经调查的情况一致!”

姚  涞:“是啊爹,今天在衙门大堂里听田州土司府卢苏总管的陈词,真是感人至深啊!岑猛是壮人,壮人把祖宗称为祖公,敬祖宗甚于敬鬼神,他之所以发兵泗城,原因是梁接不仅杀了老土司,而且他竟然冒了别人的姓,在壮人眼里还犯了侮辱别人祖宗的不赦之罪!”

姚镆仍皱着眉头。

姚  镆:“哎,可沈希仪和赵臣这俩人,一口咬定岑猛一心准备谋反!”

姚  涞:“〈笑了〉爹啊,这有何难,再给田州派去一个调查组不就弄清楚了?”

姚镆脸色开朗起来。

姚  镆:“涞儿,汉朝时,有个出使南越国的少年使节终军,彪炳青史!你就做个大明朝的终军,如何?”

姚  涞:“〈欣喜地〉爹,孩儿从小就喜欢终军这样的少年英雄,凭一身才干折冲尊殂,为国建立奇功呀!”

姚  镆:“好好,岑猛派来的那个卢老总管住下了吗?”

姚  涞:“孩儿安排他住下了,明天给他正式答复后他才回去!”

姚  镆:“好,明天看看他们那些人的意思!”


23、督府大堂  晨——内

        

众官员鱼贯而入,分列两旁。

姚镆清了清嗓子。

姚  镆:“今天的议事内容,主要是再次派调查组前往田州府调查的事,各位务必要尽抒己见啊!”

沈希仪出列拱手。

沈希仪:“姚大人,盛大人还在的时候,已经派下官和赵参军前往田州府调查过了,早有结论,今天怎么还要重议此事呢?”

姚镆拉长了脸。

姚  镆:“盛大人是盛大人,本官是本官,再说从岑猛特派土司府总管卢苏送来的申诉材料来看,确有隐情,总之岑猛问题,关系到桂西的安危大局,要慎之又慎,新的调查组,你们二人还可以再参加嘛!”

姚涞昂然上前。

姚  涞:“父亲,孩儿请求和沈都指挥使、赵参军一道到田州调查!”

姚  镆:“沈都指挥使,赵参军,你们看?”

沈希仪连连摆手、摇头。

沈希仪:“不行啊不行啊,公子是大明朝的状元公,又是翰林院编修,眼下虽在督府为参军,却是国之重才,田州目前已成龙潭虎穴,凶险万分,公子万不可轻身深入其地啊!”

赵臣也装作震惊的样子。

赵  臣:“姚大人,为朝廷爱护人才计,切不可让公子到田州去呀!如今督府衙门和岑猛近乎水火,公子身履险地,万一有个差池,实在不该!”

姚涞对沈、赵二人拱手。

姚  涞:“两位大人,多谢了多谢了!不过,本人却认为,岑猛未必真反,再说了,本人自幼存慷慨报国之志,有此良机为朝廷出力,敢不存汉终军之志?二位大人不必多说了,本人愿与二位大人一道到田州进行调查!”

沈希仪眨了眨眼睛,拱手,只好换了一种口气。

沈希仪:“嘿嘿,公子真不愧是少年英雄,本官愿与公子同行!”

赵  臣:“〈拱手〉愿与公子同行!”

姚  镆:“各位呢?还有什么意见吗?”

众官员:“(纷纷地)同意沈都指挥使和两位参军的意见!”

姚  镆:“那本官宣布,由沈都指挥使、赵参军以及姚参军三人组成调查组,再去田州府调查。通知田州府的卢苏总管,让他先行回田州,你们三人近期就可启程!”

沈希仪、赵臣、姚涞:“〈拱手〉谨遵帅令!”


24、田州土司府大堂  日——内


家仆来来往往,摆花架、挂灯笼、往走廊的柱子上挂彩绸。

黄  维:“(指挥着)都给我搬到这,(几个男家仆抬着一个大花坛走来)对,对,慢点,就这里!”


25、田州土司府大堂  日——内

       

岑猛和卢苏两人在大堂中踱着步子。

岑  猛:“〈兴奋地〉新的调查组由姚总督的儿子领衔,可见姚总督这回是真心想弄清我们出兵的真相,〈语气稍缓地〉可是,沈希仪和赵臣是上次被我们轰走的,这次再来——〈尴尬地笑笑〉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卢  苏:“老爷,这是姚总督的高明之处!公子亲临,如同他亲临,那二位当然不敢信口雌黄,让他们二位来,等于就是让他们——”

岑  猛:“〈一愣〉他们怎么?”

卢  苏:“〈笑笑〉改口呀!”

岑猛明白地点点。

岑  猛:“噢,人家被我们轰出城,面子上总是挂不住!我看呐老总管,田州府要用最隆重的礼仪接待他们!”

卢  苏:“〈笑着〉放心吧老爷!”


26、田州城门口  日——外

        

一排唢呐手唰地朝天扬起,吹了起来。

众多的锣师也敲起了锣,鞭炮哔哔叭叭地放了起来,烟雾弥漫。

两只狮子玩着彩球在引狮少女引球下,在锣声中对着客人时而打滚,时而作揖。

姚涞、沈希仪、赵臣一行来到城门,岑猛和卢苏、及土司府全体土官均笑脸相迎。

姚涞首先翻身下马,沈、赵二人也下了马。

岑猛迎了上去,向姚涞拱手。

岑  猛:“姚参军是第一次来田州,我阿猛竭诚欢迎啊!〈又向沈、赵二人拱手〉沈大人,赵大人,上次多有误会,请——”

沈希仪脸上堆笑,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沈希仪:“哪里哪里,请——”

赵  臣:“〈也笑〉嘿嘿,嘿嘿,误会,误会!”

姚  涞:“〈天真地〉下了船,看到田州府地界,果然是一方胜地,岑猛老爷家族世代治理此地,真是福气!”

卢  苏:“〈笑着〉三位大人,〈朝众土官摆摆手〉我家老爷为了欢迎你们,全城家家张灯结彩,田州府里大小土官全部到场迎接,哈哈哈,这些诚意——”

姚涞感动地拱手。

姚  涞:“多谢了多谢了!〈作着进门的手势〉请——”

岑猛、卢苏:“〈手势〉请——”

       姚涞在前,沈、赵二人在后,岑猛和卢苏率众土官簇拥着跟在身后。

       彩狮在前,唢呐手和锣师在后,一行人吹吹打打浩浩荡荡经过街道。

       一行人走到哪里,鞭炮响到哪里,街道两旁不时有百姓欢呼。

百姓们:“欢迎督府大员莅临田州——欢迎督府大员莅临田州——”

百姓们:“皇上万岁——”

       声音此起彼伏,姚涞满面笑容,频频向众百姓拱手,沈赵二人也拱手。


27、田州土司府大堂  日——内


大堂里摆设好多桌椅,桌上放着糖果、茶水。

几个主要土官陆续进入大堂就位。

卢 苏:“先请三位大人在这里坐坐,喝点茶,随便聊聊。〈对岑猛〉老爷是不是先说两句!”

岑  猛:“〈谦让地〉还是请三位大人训示!”

沈希仪:“〈摆手〉哎,阿猛老爷客气了,那就让姚大人先说说。”

姚涞朝众土官摆摆手。

姚  涞:“〈关切地〉田州,远在大明的边地,是大明朝廷南方的重要屏障,〈拱手〉各位为朝廷守边,维护一方百姓安宁,辛苦了!”

赵  臣:“〈笑〉你看姚大人多会说话,年纪不大,说的话就是老成练达,不愧是状元公,更不愧是总督大人调教出来的公子啊!”

岑  猛:“谢姚大人!我们田州土司如果没有朝廷和督府衙门的扶持帮助,不会有今天稳定的局面。”

沈希仪:“不帮助怎么行呐,田州府离朝廷那么远,总督衙门更是要为皇上和朝廷分忧,所以呢,我们这次了解的还是阿猛老爷出兵攻打泗城府的真相。姚大人,您说是吧?”

赵  臣:“是啊,上次到田州,本参军和沈大人办事不力,姚总督这次才把公子派来呀!”

姚  涞:“〈略有不快地〉两位大人还是就事论事吧!”

沈希仪:“就是,就是,随便聊聊,赵大人也忒较真了。”

岑  猛:“〈打着圆场〉哈哈,总之,是我阿猛上次没侍候好两位大人,是我阿猛的错!”

赵  臣:“阿猛老爷有所不知啊,姚总督乃是当今圣上御口亲封的一代廉臣,在京城里那个口碑啊,啧啧——我等要是办事再不认真,回去怎么向总督大人交待哟?”

卢  苏:“各位大人,宴席已备好,请入席吧!”

        三人陆续站了起来。


28、田州府廊道  日——外


男女家仆端盘送菜,进进出出,十分忙碌。


29、田州土司府戏台前  夜——内


姚涞望着丰盛的菜肴,十分惊讶。

姚  涞:“这都赶得上皇上的家宴了——阿猛老爷太客气了!”

赵  臣:“姚大人有所不知了吧,别以为田州府远离京城,可阿猛老爷治下的田州可是富得流油哟!”

卢苏笑着,摆手。

卢  苏:“各位大人请坐下,这是我家老爷特意设的壮人招待客人的最高礼节——牛头宴。”

姚涞一边坐下,一脸惊奇。

姚  涞:“牛头宴?”

       几人落座,岑猛笑着坐下,自豪地看着客人。

卢苏热情地在桌边踱步,一边介绍着。

卢  苏:“在壮人百姓的心里,牛是天上的神物,不是凡间的一般牲口。牛四月初八诞生于天上,所以这天是牛王诞辰,当初因为陆地岩石裸露,黄土望不到边,严重影响了人类的生活,牛王奉命从天上来到人间,播种百草,原定是三步撒把草种,谁知它弄湖涂了,竟一步撒三把,使得野草丛生,侵凌田禾——”

沈希仪:“〈拍着掌〉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典故!”

卢苏继续说下去。

卢  苏:“牛因此被罚留在人间吃草。但天上的神仙并没有忘记它,每年四月初八,神仙们便从天上下到凡间,给凡间的牛过节,保佑牛不瘟死。这一天人和牛都停止耕作。主人用枫叶水泡糯米蒸饭,然后先捏一团给牛吃。牛栏外安个小矮桌,摆上供品,点香烛,祭祀牛魔王,人们还要唱山歌,唱彩调,欢庆牛的生日。所以这个节日也叫牛魂节,又叫做脱轭节。杀牛等于杀了神灵,所以,除非很重要的客人,否则主人不会摆牛头宴的。〈说罢落了座〉”

岑  猛:“〈点点头〉杀了一头牛,但却是我们田州百姓的一片心意。(端起酒碗)来来来,三位大人请——”

赵  臣:“(故作感动地)啊?我等三人,岂敢,岂敢把神灵都吃了。”

沈希仪:“〈故作感慨〉哎呀这次来,我和赵参军可就大大有面子了,这可托了姚公子的福哟!”

姚  涞:“〈不快地〉沈大人!”

卢苏感觉气氛不对,站起来,拍拍沈希仪的肩膀。

卢  苏:“沈大人,来来,尝一口烧牛肉。(切一大块放在沈希仪面前的餐具上)请大人们边吃边看我们壮家的春牛之舞!”

        卢苏话刚落音,戏台上锣鼓声起,大幕徐徐拉开,一头水牛在音乐声中出场。

        姚涞一脸兴奋,和众人一道边吃边看表演。

沈希仪:“(一边吃着牛肉,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好!好东西!〈对赵臣扬起脸〉赵大人也来一块。”

岑  猛:“(给姚涞夹了一块)姚大人尝尝。”

        姚涞吃了起来,不作声。

赵臣看了姚涞一眼。

赵  臣:“〈笑着〉噢,这牛头之宴,真是人间之至味,什么时候请请总督大人来一趟品尝品尝才好!”

岑猛高兴地拱手。

岑  猛:“那就请各位大人向总督大人美言几句,我们田州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一年四季都是春,田州的百姓盼着总督大人拨冗前来巡视呀!”

卢  苏:“几位大人不妨就到乡间走走?”

姚涞情绪高起来。

姚  涞:“好!等本官和沈大人、赵大人做好调查报告,就一同走走看看。”


30、田州府境内  田头  日——外


姚涞独自与几位乡民交谈。姚涞做笔录。


31、田州府境内  河边  黄昏——外


姚涞独自与几位乡民交谈。乡民不停说着。姚涞不住点头。


32、田州府境内  山坡上  晨——外


姚涞和沈希仪、赵臣听几位乡民说话。沈希仪、赵臣听了一会走开。看着山水。

姚涞继续听乡民说着。


33、田州城某客栈  姚涞临时住处  夜——内


姚涞在写信。

姚涞画外音:“父亲大人,这些天孩儿经过详细调查,证实岑猛谋反毫无根据,情况基本和岑猛呈上的申诉书一致。鉴于泗城府梁接杀原土司篡位,证据确凿,建议对泗城府梁接采取行动。另,应土司府众土官的热情邀请,孩儿和沈都指挥使、赵参军顺便考察民风民俗,迟回几天。”


34、路上  日——外


姚涞派出的信使跨马直奔,往梧州总督府赶。


35、田州乡间田野  晨——内


一条江水从远处穿过。沿江田园错落分布,

岑猛、卢苏和邦彦带着沈希仪三人往田边走去。

随从们牵着缰绳边看着风景。后面还跟着几辆马车。

姚  涞:“〈心情很好地〉右江真是好景致!”

岑  猛:“是啊,姚大人对田州地理民情也很熟悉?”

姚  涞:“来之前看了一些资料,右江穿过田州境,真是盘绕在万千峰峦之间的一条青绸绿带啊。”

几个壮女迎面走过来,低唱着山歌。看到车马队伍,边忙避过一旁,唱着山歌。

壮  女:问哥哪里来,为何走小路?

        山路岔道多,哥可认得路?

        姚涞、沈希仪、赵臣等汉官、随从们好奇地望着唱山歌的村姑壮女。

赵臣不住地回望村姑。

赵  臣:“荒僻之地藏美人啊。阿猛老爷,可惜皇上没在你的治下选妃,说不定田州也能出个贵妃娘娘什么的呢!”

岑  猛:“〈大笑〉哈哈哈——边僻之地的蛮人,哪里入得上皇上的眼哟!”

沈希仪揶揄地笑。

沈希仪:“嘿嘿,赵兄倒是可以大饱眼福呀!”

姚  涞:“她们刚才唱什么歌?”

赵  臣:“没听懂。沈大人呢?”

沈希仪:“本官?本官只看到如花似玉的女子羞答答地给姚公子让路。哈哈哈——(大笑)”

卢苏和岑猛互相对视,也笑。

岑  猛:“〈开心地〉她们在唱拦路歌,怕你们不认得路,走错了,哈哈!”

突然,岑猛的脚步停了,他们已经走到离阿花居住的乡间院子很近了。

卢苏继续带着沈、赵、姚三人朝另一方向踱步。

邦彦有些害怕地看着岑猛。

岑猛瞪了邦彦一眼。

岑  猛:“邦彦,怎么?”

邦  彦:“阿爸,我想……”

岑猛低喝一声,挥手。

岑  猛:“快走!”

岑猛掉头就走,追着指指点点的卢苏、姚涞一行,邦彦也只好跟着回头。


36、乡下院落阿花住处门口  日——内


马的叫声传来,正在做针线活的阿花突然放下手中的活,竖起耳朵。

阿  花:“〈激动地〉老爷?是老爷那匹大红马。阿红,快!是老爷来了!”

在一边跟岑芝玩的侍女阿红也跑出屋,冲出院外张望。

阿  红:“(回来,对阿花)夫人,是老爷带的人。好多的人马!”

阿  花:“快准备准备,收拾东西,阿红,迎接老爷!〈回身招呼岑芝〉芝儿,是你阿公,是你阿公带人来了。芝儿他妈,你没听到吗?”

张氏也走到门口。

阿  红:“(突然看到队伍转了方向)阿花夫人,少夫人!他们走了,好像是陪着什么贵客。”

阿花收拾桌凳的动作瞬间凝固住了,她慢慢直起了腰身。


37、路上  日——外


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扬起重重的灰尘。

梁接骑着马从灰尘中露出来。他的身后跟着好多兵马。

梁接不住地加鞭,马像飞一样冲到前面。


38、泗城土司府门外  日——外

        

梁接率兵马疾驰而至,他翻身落马,扬着马鞭。

梁  接:“给我围起来,谁都不许放跑!”

众手下:“是!”

心腹甲:“〈一挥手〉快,给我进去!”

心腹甲、心腹乙带人闯入大门,大门侧的卫兵刚想拦,被撞到门侧边上。


39、泗城土司府大堂  日——内

        

梁接的兵一拥而入,正在议事的土官们惊愕了。

梁接神气地走上主座上,众手下一把将土官甲抓起来。

梁  接:“〈冷笑地对众土官〉说吧,是要下油锅,还是要沉塘?你们自己挑!”

心腹甲:“〈狐假虎威地〉都给老爷跪下!”

土官甲:“〈倔强地〉我跪天跪地跪祖公,就是不跪你这个杀人凶手,反骨崽!”

梁接走到土官甲跟前,土官甲昂了昂头。

梁  接:“哼,有种,有种!看样子,你的胆子大过牛卵子。〈厉声地,指着众土官〉来人啊——都给我绑了!”

        众兵两人抓一下,一个一个地把众土官往外推。

土官甲:“〈破口大骂〉你这个鬼佬,你不得好死!”

梁  接:“哈哈哈——〈指着土官甲〉给我关到猪圈里去!猪吃什么,他就吃什么!剩下的都给我统统关到大牢里!”

土官甲:“〈挣扎着〉梁接鬼佬,会有人收拾你的!”

        众爪牙把这群土官全都押着推了出去。


40、路上  日——外


浩浩荡荡的队伍迎面而来。张经骑着马率兵走到队伍前面。

“张”字的将旗在风中纷扬,人欢马腾,刀枪闪亮。


 41、泗城土司府大牢门外  日——外

        

里面传出打手们的鞭子及木棍的拷打之声,和被打者痛苦的哎哟和呻吟之声。

梁接和心腹甲、心腹乙背着手走到牢门跟前。

梁  接:“〈冷笑〉打!给我狠狠地打!让他们知道,到底该听谁的?哼——”

心腹甲:“〈谄笑着〉老爷,岑猛那头蛮牛连老爷的一根毛也没抓着,官军也走了,这回江山我们是坐稳了!”

心腹乙:“我都说过了,老爷是天下的星宿下凡,早晚这泗城土司的位子是梁家的!”

梁接瞪着心腹乙。

梁  接:“唔?”

心腹乙意识到出错,忙改口,连连点头。

心腹乙:“老爷姓岑,哎,老爷姓岑!”

        突然,一名探子疯狂地跑入,见到梁接,扑通跪禀。

探  子:“报老爷——不好了,官军又来了!”

梁  接:“〈大惊〉什么?”

探  子:“小的们看得清清楚楚,上万人马的官军,就快逼近猴子坡了!”

       梁接和心腹甲、心腹乙及众随从一时目瞪口呆,忘了说话。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