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16集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17集

上一篇:

下一篇: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15集

第16集


1、 田州土司府大堂  黄昏—— 内

        

岑猛和家仆们正在相持之际,门外闯入了大虎和众多归顺州的兵。

大虎一把夺过了岑猛的刀,一挥手,几个俍兵过来架住了岑猛。

大  虎:“官军就要追到田州城了!阿猛,跟我们到归顺州避一避!”

岑猛挣扎着推开归顺州俍兵。

岑  猛:“放开我,大虎!放开我!”

大虎对着几个家仆大喊着。

大  虎:“你们也快避一避,官军要进城了!”

        几个家仆只好放开了手。

大  虎:“快扶阿猛老爷,走!”

        几个兵架着岑猛,和大虎一块出了门。


2、田州街道  黄昏——外

       

行人纷纷四散而逃,不断有败退的俍兵进城。

街上的店铺人家,紧闭门户,百姓们躲在家里,透过窗户惊悸地看着街上纷乱场面。

大虎率归顺州的兵簇拥着岑猛奔跑着奔着城门洞而去。

城门洞旁,胡乱扔着残破的几个刀矛。


3、田州城门  黄昏——外


大虎的队伍刚刚冲出城门,就从城外远处传来呐喊声。

官军的旗号从半空中飘出,传来喊杀的声音。

归顺州的兵迅速簇拥着岑猛和大虎朝另一个方向撤离。

官军的人马从视线中出现了,官军士兵狂奔着,极度亢奋地喊着叫着。

众官军:“抓住反贼!抓住反贼!”

官军士兵手握长刀奔跑的特写。

城门口的百姓惊怕骇散,官军蜂涌入城。

城里开始冒出了浓烟。


4、距离工尧隘不远处的山野   黄昏——外


夕阳极为灿烂,硝烟和杀声已经远去。

远处仍是山连山,岭连岭,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一片绿草,几丛野花在风中摇曳着。

邦彦胸前鲜血淋漓地插着三支箭,躺在阿花的怀里。

俍兵甲取了腰间的牛角壶,喂了邦彦一口水。

邦彦慢慢睁开眼睛,他慢慢地看清了阿花挂满泪珠的脸,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看到邦彦醒来,阿花又悲又喜。

阿  花:“邦彦——你,你活着?你活着!”

邦彦的声音极为虚弱。

邦    彦:“阿……阿妈——”

邦彦动一起身子,一股血从箭根伤口处流出来。

他一阵疼痛,艰难地咬着牙,努力要露出笑脸。

阿花伤心地抹眼泪。

阿  花:“邦彦,阿妈知道你要说什么——”

邦彦的声音断断续续。

邦  彦:“阿妈,我好久没陪你说话了……”

奄奄一息的邦彦又闭上眼睛,又一次努力着睁开。

邦  彦:“阿……妈,你和我亲阿妈,都是我最爱的人。”

阿花浑身哆嗦着,流着泪。

阿  花:“我知道邦彦……我没有自己的亲生孩子,是你给了我一个真正的阿妈应该享受到的滋味。”

邦彦强忍住痛,努力露出浅笑。

邦  彦:“阿妈……你救了儿子两次,可……可这一次,你救不了儿子了(噎住了)!阿妈,你,你要帮阿爸,田州,田州……”

阿花抹了一把眼泪,疯狂地叫着。

阿  花:“别胡说!水,快,给他喝水!”

俍兵甲把牛角壶倒水往邦彦嘴里,可水却从他嘴角往下流。

邦彦的双眼直视着阿花,一动不动,终于眼睛闭了下来,嘴角仍挂着一丝微笑。

阿花抱着邦彦的身体悲痛欲绝。

阿  花:“〈号啕大哭〉邦彦!邦彦啊!祖公老爷啊,你为什么不睁睁眼啊?不什么不保佑你的子孙平安啊?为什么不让我替邦彦去死啊?”

俍兵甲和俍兵乙跪在邦彦和阿花面前,也泣不成声。


5、田州府乡下阿花住处院落   黄昏——外


俍兵甲踉跄着倒在院门外,把门撞开。

正抱岑芝的阿红看到浑身被汗水和血浸透的俍兵甲,吓得抱起岑芝往屋里跑。

林氏听到声音,出来一看,惊跳起来。

林氏还不及说话,阿花也气喘吁吁地闯入院门,和林氏紧紧拥抱在一起。

阿  花:“姐姐,快,芝儿和芝儿他妈,我们一块走!官军就要追到这里来了!”

张氏和阿红抱着岑芝也从屋内出来。

阿花和林氏蹲在地上扶起俍兵甲。

阿  花:“贝侬,快起来,和我们一起走!”

俍兵甲中铳伤的胸前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俍兵甲:“〈痛苦地)我不行了,你们……”

        俍兵甲突然歪倒在一边,再没有开口说话。

阿花站了起来,带着哭腔。

阿  花:“快走啊!”

        四人女人抱着一个小孩急急慌慌走出院落。


6、田州城门外  傍晚——外


卢苏率一队人马飞驰到城外。

城墙上火光冲天。整个田州城都是亮的。

卢苏急急勒住马。

城墙上全是官兵旗号和官军士兵的身影,城里已被官兵占领。

风吹动着倒在地上的,气息尚存的一匹战马的鬓发。

马的旁边躺着一位俍兵,他的手紧牵着马缰不放。

卢苏对着城门下马,跪下,邦相也跟着跪下。

跟随而来的俍兵纷纷跪下。

卢苏什么也没说。跪了一会,站起,飞身上马。

卢苏走了几步,转身再看一眼城门,策马而去。

邦相及众俍兵紧跟在后。


7、田州土司府大堂  晨——内

        

墙上的田州地图,挂着的土司刀和土司图腾鳄鱼图,虽然如故,却已物是人非。

大堂空空荡荡,纸屑飞扬,一片破败的景象。

沈希仪率众军官走进来,东瞧瞧西望望,他扶起了歪倒的土司椅,径直坐了上去。

沈希仪:“〈得意地大笑〉哈哈哈——”

       众将自动分立两旁,怀着各种心境看着得意忘形的沈希仪。

沈希仪:“自从沈某和赵参军被岑猛老爷灰溜溜地赶出城门的那天起,沈某就想着,哪一天也要把岑猛老爷从这个大堂里轰出去!今天果然如愿了!”

几个士兵抬着箱子进来。

赵臣打开箱子,笑着扫视了一下众人。

赵  臣:“沈大人,诸位,都来看看,岑猛老爷真是富比王侯哇,嘿,当初要是舍得多送些盛总督和沈大人一些孝敬,何至于有今日……(拿起一根金条)”

张经和众将侧目不语。

赵臣招手,又有几个侍卫抬进几口箱子。

沈希仪站了起来,走动着。

沈希仪:“赵参军,现在都只能算是送给皇上的的孝敬喽,你们说,岑猛他傻不傻?〈对军士命令〉都给我放到后院去,严加看管!”

几个军士:“是,大人!”

        军士们又手忙脚乱地把抬进来的箱子又抬出去。

        又一名军士走进来,半跪着行军礼。

军  士:“报——沈大人,岑猛被归顺州的兵带往归顺州,岑猛的儿子岑邦相和大总管卢苏率一股逃往思恩府方向,其余如逆属林氏夫人、阿花夫人,还有岑邦彦妻张氏及其子岑芝去向不明!”

沈希仪又得意地笑起来。

沈希仪:“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就算他们跑到天边,这天边的地儿也还是皇上管着呢。〈转过身来〉众将听令——副总兵张佑!”

张  佑:“〈拱手〉沈大人——”

沈希仪:“即率所部围住归顺州,岑璋交出岑猛就万事大吉,如不然,就攻破归顺州,抓住岑猛,岑璋等人还要连坐。”

张  佑:“谨遵沈大人令!〈转身而去〉”

沈希仪:“参军赵臣——”

赵  臣:“〈眉开眼笑〉属下在——”

沈希仪:“本指挥使命你率一部官军前往思恩府,穷追岑邦相和卢苏一股,务求全歼!”

赵  臣:“哈哈,惊弓之鸟,惊弓之鸟——属下一定手到擒来!〈转身〉”

沈希仪看了看一直阴着脸的张经。

沈希仪:“张参将——”

张经躬身拱手,不吭声。

沈希仪:“〈咳嗽一声〉啊哈,你就在田州境内搜索逆属吧!”

张  经:“本将奉命!〈转身〉”

        看着几个人走出了大堂,沈希仪背着手踱了几步,再次放声大笑。

沈希仪:“哈哈哈,哈哈哈——来人!”

        一名军官上前。

军  官:“沈大人——”

沈希仪:“向梧州总督衙门和朝廷兵部飞章报捷!”

军  官:“是!”


8、田州府城门  日——外


官兵们进进出出,横冲直撞,百姓四散避让。

逃出城的百姓慌成一团。


9、城外荒野中的道路  日——外


不时有官军骑队奔驰而过,阵阵烟尘久久不消。

阿花一手拉着失魂落魄地抱着孩子的张氏,一手拉着神情呆滞的林氏夫人走着。

三人走在惊慌逃难的百姓之中,不停地回头张望。

突然,林氏惊叫着起来。

林  氏:“〈回身〉阿红,阿红呢?”

阿  花:“〈拉着她〉刚才官军过来,大伙儿都慌,被冲散了!”

林  氏:“〈悲痛难忍地〉妹妹,邦彦没了,我,我还活着有什么劲啊,我不走了,你们走吧!”林氏说罢就要蹲下去。

阿  花:“〈一把拉起她〉姐姐,还有芝儿,难道你不要芝儿了吗?”

林  氏:“〈又跳起来〉芝儿,我的芝儿——”

阿  花:“快走哇姐姐!”

       三个人互相搀扶着,又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着。


10、乡间民宅  日——内


林氏和张氏婆媳悲伤过度,痴呆地枯坐着,岑芝牵着她们的衣袖哭叫。

她们却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地坐着,岑芝的哭声越来越大。

阿花从外面提水进屋。

阿  花:“姐姐——芝儿他妈!”

两人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清的“嗯”,但没动身子。

阿花只好一个人把岑芝搂在怀里。

阿  花:“芝儿不哭啊,不哭,你阿妈她累了,亲阿婆也累了,阿婆给你做粥了啊——”

阿花端一碗水给芝儿喂,芝儿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阿  花:“芝儿乖啊,芝儿她妈,拉着他——”

        张氏神情呆滞地搂过芝儿,芝儿继续大哭。

        灶台下,火燃了起来,锅开始冒出白气,阿花不停地往灶里吹风,眼被烟熏得流泪。

        芝儿仍拉扯着两个大人哭叫着,两个大人身子摇晃,却愣愣呆呆地,一动不动。

        阿花捧一碗热粥,送到林氏和张氏面前。

阿  花:“姐姐,多少得喝一点。芝儿他阿妈,你都两天没喝一口粥了。”

林氏摇摇头,仍不说话。

阿  花:“(把碗端到张氏面前)芝儿他妈,芝儿还小,他离不开你,你就喝一点吧!”

张氏悲伤地摇摇头,一言不发。

芝儿的哭声大了起来。

阿花只好抱起岑芝,走到一旁,给他一口一口地喂粥。

岑芝吃完,阿花端粥走到张氏和林氏面前。

阿花给林氏端了粥,林氏的手颤颤地接过,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林氏的身体似乎有了一丝活力,但泪水却从脸上不停地哗哗流下。

林氏夫人哽咽着说着话。

林氏夫人:“阿花妹妹——难为你了!”

阿  花:“姐姐,你可千万别倒下,眼下我们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就算不为老爷和邦彦,就为了芝儿,我们也要活下去啊!”

       林氏点点头,手颤抖着端起了碗。

阿花转过身去,又给张氏也端来一碗粥,但张氏的双眼仍是望着门外,神情呆滞。


电视剧《瓦氏夫人》主演马丽


11、田州府城门外  雨日——外


天上飘着细雨。

细雨把城门洞上镌刻着“田州”两个大字打得湿辘辘的。

城门洞虽然洞开,却不见一个人影,只有水在地面上冲刷出一条细细的小河。


12、乡间路边  阴  黄昏——外


阿花在一条小溪边用木勺舀着水往木桶里倒去。

阿花用一只手撑着膝盖,吃力地拎着水桶往院里走。


13、乡间民宅  阴 黄昏——内


一派破败不堪的景象。似乎几年没人居住的民间简易住宅。

林氏和张氏东倒西歪地坐在地上。

阿花收拾着房间。

阿  花:“你们不要坐地上。来来来,这床我收拾干净了。你们上来躺一会。”

林氏和张氏似乎显得很疲劳,从地上站起,爬到床上。

不一会儿,两人眼睛微闭,头一歪,倒在床上睡着了。

阿花在烧火做粥,芝儿可能饿坏了,站在一边看着锅里的粥直咽口水。

阿花舀起一碗,用另一个空碗来回倒来倒去。

当她用舌头去舔的时候,岑芝已经把嘴张开了。

阿花爱怜地给岑芝粥。看着岑芝大口大口地吃着,阿花的泪水也跟着掉了下来。

岑芝吃饱了,阿花哄着岑芝,把他抱到另屋。

岑芝出奇地顺从着阿花。乖乖地躺在床上也睡着了。

阿花疲惫不堪地靠在床沿上,睁着眼睛看窗外。

窗外也出奇的寂静,偶尔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几声马的嘶叫。

阿花的眼睛也慢慢地合上了。


14、乡间民宅    夜——外


惨淡的月光下,张经率官军一路搜索到乡下,派兵悄悄围住了阿花她们住的宅子。

大门被撞开。阿花抱着芝儿出来,芝儿害怕地把脸蒙到阿花的怀里。

几个官兵接着进去把林氏和张氏拉出来。

阿  花:“为什么抓我们?”

        火光中,映出官军头目狰狞的脸和张经沉默的脸。

官兵头目:“奉命捉拿反贼岑猛的家眷归案!”

官兵头目手拿一个册子,对着火光翻开着,露出一张画像。

他的目光从张氏的脸移到阿花的脸。

官兵头目指着阿花。

官兵头目:“参将大人,这位是岑猛四夫人,名叫岑花,归顺州土司岑璋的女儿——”

张经粗哑着嗓子打断了他的话。

张  经:“岑猛早把她休了。她不再是逆属!”

官兵头目结巴起来。

官兵头目:“这,这册子上有名字!”

张经一脸不耐烦。

张  经:“岑花被废了夫人之位,田州百姓尽人皆知!”

官兵头目无奈地又打开另一张画像,指着林氏。

官兵头目:“这是岑猛的二夫人林氏。”

张经不语。

官兵头目又打开另一张画像,指着张氏。

官兵头目:“张大人,这是……”

张经慢慢走向院外。

官兵头目疑惑地看了看张经背影,转过脸来。

官兵头目:“〈厉声地〉都给我拿下!”

张经头也没回,举起了手。

张  经:“慢着——”

官兵头目:“〈拱手〉参将大人——”

张  经:“等天亮吧,你没看又是女人又是孩子的,让她们好好睡一晚,兄弟们也在外头躺一晚,明天天亮再走!”


15、乡间民宅    夜——内


张氏将岑芝抱起来。她久久地看着阿花,眼眶湿润了。她突然给阿花跪下。

张  氏:“阿妈,媳妇心里最放不下的,就是芝儿……可邦彦,我——”

阿  花:“〈安慰地〉别胡思乱想的,为了芝儿,你这个当阿妈的一定要活下去!”

林氏泣不成声地把芝儿拉到自己怀里。

林  氏:“〈害怕地〉妹妹,官军就等在外头,我们可怎么办呀?”

阿  花:“张大人不像是坏人,只要我们都活着,就有办法!”

三人互相拥抱在一起,低声哭成一团,芝儿也哭。


16、乡间民宅其中一间内室    黎明——内


天光从窗外射进一丝微白,

房间内的阿花微微醒来,她看了看身旁的芝儿,发现岑芝还在熟睡中。


17、乡间民宅院落外  黎明——外


这里的气氛已变得异常紧张,官军头目和众多士兵都站了起来。

张经在院外来回踱步,他外表保持着尽可能的镇静。

官军头目迫不及待地拱手。

官军头目:“参将大人——”

张经没有回答。只是来回踱步。


18、乡间民宅其中一间内室   黎明——内

        

窗外的小鸟开始叫了起来。

阿花在迷糊中突然听到什么东西被撞倒,她猛然起身,把芝儿也惊醒了。

阿花不顾芝儿,急忙跑到张氏和林氏住的一个屋推门而进,瞬间惊呆了。

横梁上挂着两道白布,张氏已吊死在半空。

而林氏一脚刚蹬开脚下的小板凳子,身子还在半空中扭动。

阿  花:“〈凄厉地大叫〉姐姐——”

四条腿悬在半空。

张氏的腿已经僵直。

林氏的脚还在晃着。


19、乡间民宅外    黎明——外


官兵们在院外站着,都在望着张经犹豫不决的神态。

田野上一片宁静。

偶尔听到几声虫鸣鸟叫。


20、乡间民宅内    黎明——内


阿  花:“(清醒过来,先扑到张氏脚下)岑芝他阿妈——(又扑到林氏脚边)姐姐——”

阿花凄厉的声音穿透了黎明前的寂静。

阿  花:“来人呀!快来救人呀!”

阿花扶起凳子,跳上去,把林氏解下来。

阿花把林氏放在床上,解开她的衣服,让她透气。

阿花一边动着手,泪水一边流着,泪水滴在林氏脸上,而林氏毫无知觉。

阿花不停地压住她的胸部,揉她的手、脚。


21、乡间民宅外    黎明——外


官军头目好像听到什么,他侧着耳朵听着。

官军头目:“(对众士兵)快,里面喊救人!”


22、乡间民宅内    黎明——内


官军头目撞开了屋门,冲到了屋子里,看到这个情形,也呆着站在那里。

被惊动的岑芝从床上爬了起来,也放声大哭起来。

阿花来不及去照顾岑芝,岑芝哭叫着从另屋跑来,扑到阿花和林氏身边。

官军头目:“〈指着张氏〉快,把她解下!”

几个士兵忙把张氏解下来,芝儿又哭叫着扑到张氏身上。


23、乡间民宅外    黎明——外


官兵头目跌跌撞撞地跑到张经面前。

官军头目:“参将大人,不好了!逆属上吊自杀了!”

张  经:“〈大惊〉什么?”


24、乡间民宅内    黎明——内


张氏被放在了地下,林氏躺在另一张床上昏迷着。

岑芝爬在张氏身边伤心地哭着。

张经从外面进来,看到一家人悲惨的样子,忍不住眼角发酸。

阿花的眼睛已没有了悲伤,她一把拉过岑芝慢慢站了起来,两眼定定地直视张经。

张经不敢看阿花的眼睛,连忙把脸转向另一头。

屋里死一般宁静。

张经突然间对着众士兵大吼。

张  经:“没看见吗?两名逆属都死了,给我撤!”

官军头目看着阿花,指着。

官军头目:“这,这,还有——”

张  经:“〈发狠地〉再罗嗦,本将杀了你!”

官军头目害怕得舌头发颤,慌忙转身。

官军头目:“是是!”

        张经说完扭头就走,众士兵也急忙出屋。

        阿花愣住了!

良久,阿花转过身来,疯了一样地扑向林氏。

阿  花:“〈撕心裂肺地〉姐姐——”


电视剧《瓦氏夫人》拍摄现场


25、归顺州城门  日——外

        

大虎率手下的俍兵急奔向城门。

城门口的百姓看到,纷纷四散避让。

俍兵们急急慌慌,跟着骑着马的大虎和岑猛进了城。


26、归顺州城门洞内  日——外

        

刚一入城,大虎转身,对着城上城下的俍兵大喊。

大  虎:“快关上城门!”

        站在门侧的俍兵开始慢慢地合上城门。

城下的俍兵跑步上城。

        城头上的俍兵急速移动,气氛紧张。


27、归顺州土司府门前   日——内


早已得到通报的岑璋在门口迎候着,表情复杂地看着从马背上跳下的岑猛。

大虎跳下马,向岑璋跑去。

大  虎:“阿爸,我把阿猛带来了!”

岑猛跳下马,正要向岑璋行礼,岑璋上来扶住了他。

岑  璋:“快进来,快进来!”

        三人和众随从急步入府。


28、田州到归顺州的尘土弥漫的乡间小道   日——外


阿花一手拉着神情痴呆的林氏,背着半睡半醒的岑芝走着。

三个人脚步蹒跚,蝺蝺躅行。

一边走着,阿花一边给背上的芝儿说着话。

阿花语调悲伤,但语气仍十分顽强。

阿  花:“芝儿,你的阿爸和阿妈是不在了,可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我们都要好好活下去,活到让皇帝老爷明白的时候——”

推着一辆小车逃难的几个百姓迎面过来,阿花拉着林氏避让着。

林氏累得扶着腰,站着不走,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下喘着气。

阿  花:“姐姐累了不是?芝儿我们也坐下吧!”

       阿花也坐了下来,继续跟芝儿说着话。

阿  花:“芝儿,我们到了归顺州找到你阿公,就让你我阿公和我们一块儿,老的小的,走到桂林,走到京城,去见朝廷的大官,去见皇帝老爷,让他们看看,这就是田州的反民,这就是他们治下的官老爷们逼成的田州的反民哪!”

阿花突然间鼻子发酸,捂住了眼睛。

       芝儿被阿花的神情吓着,也不说话,似懂非懂地扑到阿花的怀里。


29、尘土弥漫的乡间小道   黄昏——外

       

远天之下,残阳如血,原野景色如泣如诉。

阿花一手拉着林氏,背着岑芝走着,身影渐去渐远。

她们脚步蹒跚,蝺蝺躅行。


30、田州通往归顺州城道路上 日——外


烟尘滚滚,官军人马杂踏,旗帜纷扬。

副总兵张佑在“张”字将旗之下,跃马横枪,率军疾进。

官兵步兵紧跑着,跟在马队后面,人人脸色肃然,杀气弥漫。


31、归顺州城下  日——外

        

城门洞上方镌刻着“归顺州”字样。

城门紧闭着,吊桥高悬。

烟尘滚滚,官兵的队伍在城下旷野停了下来。

张佑跳下了马,厉声喝令。

张  佑:“快,围住四门,听我号令,做好攻城准备!”

一名手持令旗的牙将挺身立于张佑面前。

传令牙将:“是!大人!〈转身跑步而去,边跑边喊〉张大人有令,围住四门,做好攻城准备!张大人有令——”


32、归顺州城头  日——外

        

守城的士兵刀出鞘,箭上弦,看着烟尘滚滚的城下神色慌张。

阿花的三个哥哥大虎二虎三虎在城头上巡视着,脸上神情凝重。

大  虎:“这官军来得可真快!妈的,归顺州可不是那么好啃的骨头!”

二  虎:“嘿嘿,我们没少和安南寇交手,要打仗,田州的俍兵不好惹,归顺州的俍兵也不好惹!”

三虎忐忑不安起来。

三  虎:“大哥二哥,他们可是官军啊,就是当年的侬智高大王,也没能打得过官军,你们说,这——”

大虎胡子拉茬,十分吓人,他眯缝起眼睛,对身边的传令兵大吼。

大  虎:“快去,快把官军信使的话报老爷,官军要动手了!”

        看看传令兵似乎还没缓过神来的样子,狠狠踢了他屁股一脚。

大  虎:“快去呀!”

        传令兵趔趄了一下,站稳后惊惶失措地跑下城道。


33、归顺州城内街道 日——外


传令兵背插令旗,打马飞奔,驰向土司府。


34、归顺州土司府大门 日——外

        

传令兵跳下了马鞍,早有人过来牵马,他跑入大门,边跑边喊。

传令兵:“报——”


35、归顺州土司府后院  日——内

        

岑猛和岳父岑璋再次碰了牛角壶,一饮而尽。

两人看样子都喝了不少,神情迷离,醉态十足。

传令俍兵闯入院内,跪禀。

传令兵:“报老爷,姑老爷——官军把州城都围了,他们的信使发来最后通牒……”

传令兵看了看岑猛,有点犹豫。

岑璋一跺脚,把牛角壶狠狠地砸在桌子上。

岑  璋:“快说,官军是不是要我这头老水牛的人头?”

传令兵又看了看岑猛,表情怯生生地。

传令兵:“官军的信使说,不是要老爷的人,人头,而,而是……”

岑猛站起来,一阵狂笑。

岑  猛:“哈哈哈,〈随即悲怆地〉官军杀了我儿子不说,还要对我斩尽杀绝!”

岑璋又砸了一下桌案,震得酒壶跳了起来。

岑  璋:“〈吼道〉哑了?快说!”

传令兵忙站直起腰。

传令兵:“官军的信使说,限一个时辰,如再不将姑老爷交出,官军就开始攻城!”

岑璋挥挥手,示意传令兵退下。

传令兵双脚倒退着,一转身,逃一般地奔出院门。

岑璋抬起眼来,盯着岑猛。

岑璋把头摇了又摇。

岑  璋:“你呀,是头不会拐弯的犟牛,当初啊,阿爸早就看出来了哟,你迟早会惹出事端——一旦出事,就是天崩地裂的大事!今天,〈仰天苦笑〉哈哈哈——真的就应了呀!”

岑猛的表情十分痛苦。

岑  猛:“阿爸——”

岑璋强睁带着泪花的眼睛,给岑猛倒了酒。

岑  璋:“来来来,再喝上两壶米酒,就过一个时辰了,这官军攻城的号炮就炸响了!”

岑猛接过酒杯,和岑璋同时一仰脖子,一饮而尽。

岑  猛:“〈悲愤地〉阿爸,朝廷的边疆大吏只知一昧地贪赃枉法,要是他们事事出于公心,办事公正,我阿猛还用出头吗?”

岑璋瞪着眼睛,指着岑猛。

岑  璋:“你啊你,还不懂得啊你!〈摇摇头,叹气〉唉,苦了阿花喽!〈双目圆睁〉皇帝老爷和朝廷的大官老爷们心里最怕的是什么?就是桂西各土司之间有一个统一的盟主,你呢,偏偏要去当这个什么领主,犯了他们的大忌,你呀,胆子比牛卵还大,大过天!你连累了妻儿,连累了田州的壮人百姓,铸成今日大错!”

岑猛两手抓着头发,泪眼模糊。

岑  猛:“〈羞愧和悲伤地〉阿爸,怪我啊——”


36、归顺州城外官军的阵地  日——外

        

一门号炮跟前,指挥牙将手握令旗,看着远处的城头。

炮口直指城头,炮身旁的士兵,手持点着的捻香,挺身而立。


37、归顺州城头  日——外


众士兵藏于城跺后面,或匍匐在城头地面,望着城下,目不转睛。

士兵们刀枪闪亮,张弓搭箭待发,气氛极其紧张。


38、归顺州城下官军阵地  日——外


在号炮的前面,趴着一列列和攻城云梯伏在一起的官军士兵。

官军各攻城分队的指挥官们挺身肃立在各自分队的前面,待命冲击。

突然,官军士兵们一阵骚动,副总兵张佑从另侧骑马驰来。

张佑跳下马,挺身肃立,面向城头,唰地一下拔出了刀,即将下令攻城!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