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26集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27集

上一篇:

下一篇: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25集

第26集


1、倭帐内  夜——内

        

倭寇甲浪笑着,赤裸着上身,朝不能动弹的达冲像饿虎扑食一般扑了过去。

突然,倭帐被划破了,项元池挥刀闯入,举刀就砍。

倭寇甲慌忙躲开,连滚带爬地跳出帐外。


2、倭寇帐外  夜——外

        

小倭们哇哇乱叫,持刀冲来。

砰地一声倭帐倒塌,跳出项元池。

达冲也迎头钻出帐布,蹬掉了脚绳。

项元池力战群倭,毫无惧色,正在吸引群倭之际,外围传来了义勇队的喊杀声。


3、倭寇临时营地  夜——外

    

义勇队全体手持各种武器,杀入倭营。

双方混战成一团。

那十几个百姓男人为了救出自己的女人,也手持木棒与倭寇斗在一起。

达冲虽被反绑双手,但不断起脚,把退到身边的小倭一个个踢倒。

项元池连杀几个小倭,义勇队正渐占上风。

突然,倭寇甲放下手中倭刀,用力吹了个口哨。


4、倭营外  夜——外

   

月光和火光亮如白昼,无数倭寇从暗藏的礁石处,从伏在水面的潜伏处纷纷跳出。

外围倭寇对义勇队进行了反包围,他们纷纷持刀杀入营中,兴奋得嗷嗷叫。


5、倭营海滩上  夜——外

       

义勇队迅速落了下风,那十几个男人纷纷被倭寇所杀。

反包围的倭寇十分疯狂,义勇队员陆续一个个倒在战场上。

情知中计的项元池悲愤交加,更加用力地砍杀。

带队反包围的小泉十四郎亲自架上了项元池的刀,几个回合,小泉神情一震。

他分明从熟悉的刀法中看出是个老对手,他把项元池引到战场外围。

小泉架住了项元池刀,脸上轻蔑一笑,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小泉十四郎:“〈日式的生硬汉语〉你的,中计的,明白!”

项元池连砍几刀,逼得小泉后退几步,但小泉很快稳住了脚跟。

小泉十四郎又架住了项元池的刀。

小泉十四郎:“义勇队的,比官军的大大的强,我们的,埋伏等你们——你的死拉死拉的!”

项元池:“去你狗娘养的——”

项元池用力荡开,又接连几刀砍了过去。

小泉又一次架住了项元池的刀。

小泉十四郎:“只要投降,就能活命!”

项元池再未答腔,更加用力地砍杀。

小泉也不再说话,凶狠地转入进攻,施展阴流六式,身形怪异,刀法凌厉。

项元池渐渐不支,几个趔趄,被一刀刺伤前胸,又一刀没架住,自己倒在地上。

小泉的刀狠狠地劈了下来,项元池不及躲避,眼看就要命丧刀下。

“当”地一声,火星迸出,双刀架住了小泉的倭刀,杀入一位青年刀客。

青年刀客双刀错落,刀法怪异,一上来就逼得小泉连连后退,竟弄得小泉狼狈不堪。

杀败了小泉,青年刀客跳到刚刚站起来的项元池的身边,拉起他就跑。

小泉也不追赶,盯着青年刀客和项元池离去的身影,一副不得其解的神色。


6、战场之外  夜——外

        

青年刀客拉着项元池越跑越远,嘶杀声也越来越远。

项元池挣脱了青年刀客的拉扯,立住了脚回望战场,悲愤异常。

项元池返身又要奔回去,但被青年刀客死死拉住。

项元池:“〈悲愤地〉放开我!放开我!”

青年刀客:“别回去,回去是送死呀!”

项元池又狠狠地挣脱了,持刀趔趄着又要往回跑。

青年刀客又把他拉住了。

项元池狠狠地把刀插到地下,大哭起来。

项元池:“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青年刀客把一拐一撅的项元池扶了起来,两人互相搀扶着又走了起来。


7、金山卫俍兵大营  夜——外

        

青年刀客扶着项元池来到营门,哨兵一看,喊了起来。

哨  兵:“岑头领探营回来了!”

几个俍兵出来,帮岑匡把前胸血迹斑斑的半昏迷的项元池扶进一顶军帐内。


8、俍兵军帐内  夜——内

        

项元池被扶入地铺旁,一头倒了下去,岑匡和几个俍兵慌乱起来。

岑  匡:“快,快叫土医!”

很快,营中土医提着药袋匆匆入帐。

在蜡烛的照亮下,土医给项元池处理伤口,一位俍兵给他灌了几口水。

项元池喉咙里咕嘟了两声,人事不醒。


9、金山卫俍兵大营  晨——外

        

俍兵大营地处险要之地,扼守要道,气势非凡。

第一缕阳光刚刚照上“瓦”字将旗和岑氏土司的图腾旗,营地里就传来操练口令声。

只见一排钩刀手持勾刀走过去几步,突然一回身,横钩下来。

不远处,十人的俍兵脚都套在一条长板凳上,手中武器起落和迈开的脚步整齐划一。

伴着铜鼓声,“嘎——”、“嘎——”、“嘎——”的声音不时响起。

在各个队列中不断地巡察的,是黄维、钟富及其他头领那忙碌的身影。


10、俍兵军帐内  晨——内

    

项元池醒过来了,他诧异地听着帐外的声音,直起了身。

他站了起来,像梦游一般地推开帐门。


11、俍兵大营练兵场  晨——外


脸上还挂着血迹和泪痕的项元池看到俍兵们练兵的场面,惊呆了。

他不由自主地走了出去,来到训练的俍兵们跟前。

他全神贯注地看着,神情既着迷又悲伤。

突然,另一方向的俍兵喝起采来,他连忙向那个方向走去。


12、俍兵大营练兵场另侧  晨——外


原来岑匡在这里练双刀,只见双刀上下翻飞,使得密不透风。

项元池看着看着,终于认出了昨天的救命恩人。

岑匡收了刀,把刀丢给了侍从俍兵,向项元池走来。

项元池看着岑匡走来,激动地纳头便拜。

项元池:“多谢义士救命之恩!”

岑匡忙扶起项元池。

岑  匡:“少侠请起!”

项元池:“〈惭愧不已〉在下枉称少侠之名,屡屡败在倭寇手下,惭愧呀!适才看到义士使刀,嘿——这正是在下苦求多年的破倭刀之法啊!”

岑  匡:“在下岑匡,是俍兵头领,我的刀术是我婶婶,俍兵参将阿花夫人亲传的,她才是真正的刀术国手!”

项元池还在激动。

项元池:“听说了听说了,阿花夫人能杀倭,使的双刀出神出化,烦兄弟引荐引荐!”

       话刚说完,阿花夫人已站在两人身旁。

阿花夫人:“谁要见我啊?”

       两人看到阿花夫人来到,岑匡忙施礼。

岑  匡:“婶,昨夜我到外面巡哨,刚好路过海边,就发现有一群倭寇抓了一些女人,想不到是他们故意布下的诱饵!〈指指项元池〉少侠率义勇队全体出动,想救回百姓,被早已埋伏好的大批倭寇围住了!〈低了了头〉义勇队全军覆灭,我只救得少侠回来!”

项元池抹着眼泪。

项元池:“义勇队比官军敢杀倭寇,倭寇恨之入骨,没想到这次竟遭了毒手!〈拱手〉在下项元池,请瓦参将收在下为徒,在下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

阿花夫人:“〈同情地〉那,你就留在营中吧!”

项元池大喜,纳头便拜。

项元池:“师父在上,请受项元池一拜!”

        阿花夫人忙扶起了他。

        项元池站起来,对着岑匡。

项元池:“岑头领,是你救了在下的命,瓦参将既愿收我为徒,我们二人结成兄弟,如何?”

        说罢,项元池也要下拜,岑匡也慌忙下拜,两人互拜。

项元池站起,扶着岑匡的肩膀。

项元池:“看兄弟年纪,顶多弱冠,在下可年近三十了!”

岑匡站起,也扶着项元池肩膀。

岑  匡:“兄长!”

项元池:“兄弟!”

        两人互摇着肩,笑了。


13、俍兵大营“瓦”字将旗之下  晨——外

        

将旗之下,香炉里插着香,众头领均到场肃立。

阿花夫人立于将旗之下,项元池三拜起身。

项元池:“〈庄重地〉天地神灵共鉴:天都人项元池,拜俍兵参将阿花夫人为师,愿将所学发扬光大,愿用毕生精力传承瓦氏刀术!〈激动地〉师父——”

阿花夫人:“元池,来,喝了这碗酒!〈递给他一碗酒〉你还要说一句:愿将所学传授于沿海百姓,破倭刀,杀倭寇!”

项元池将酒洒了一半,另一半一饮而尽。

项元池:“〈悲愤地〉义勇队的弟兄们,元池找到破倭刀之法了!元池一定要练成瓦氏双刀,为你们复仇!元池愿将所学,传授于沿海百姓,让他们世世代代,严防倭寇!破倭刀,杀倭寇!”

众头领:“〈赞许地〉好——”

岑匡走上来,拱手。

岑  匡:“兄长——”

项元池也拱手。

项元池:“兄弟——”


14、倭寇柘林大营  日——外

        

大营内,众倭兵也在练习倭刀,人人面目狰狞,一招一式,动作齐整,十分有力。

小泉十四郎带着龟田和松野等倭酋巡营,从训练着的倭兵面前走过。

小泉十四郎边走着边开嘴咧牙地狞笑,得意忘形。

小泉十四郎:“〈日语〉大明国的官军是支连烧火棍都用不好的军队,而我们呢,都几乎是妓女和海盗的儿子,都是百战余生的亡命之徒,因此,只有义勇队和俍兵才称得上是我们的对手。义勇队被全部消灭了,下一步,该轮到俍兵了。只要吃掉俍兵,大明军队将不战自溃,到那时,我们就对官军的嘉兴大营发动总攻击,活捉张经!”

龟田、松野:“哈哈哈——”

龟田浪人:“〈日语〉统领大人英明!据间谍的情报,俍兵是分成三股,被张经配置在三个不同的位置。”

小泉十四郎摆摆手。

小泉十四郎:“〈日语〉不不不,俍兵是客军,只要全歼了金山卫的田州俍兵,其他的就会返回家乡,大明军队的防线就会全面崩溃!”

松野下作仍心有余悸。

松野下作:“〈日语〉俍兵参将阿花夫人和她手下的大脚蛮婆真是厉害!”

小泉十四郎白了松野一眼。

小泉十四郎:“〈日语〉松野君,你是吓破了胆,进帐再说吧!”

        三人穿过正在训练的倭兵面前走入小泉指挥帐。


15、小泉指挥帐  日——内

        

三个倭酋入帐,聚集在地图前,指指点点。

小泉十四郎用手指指着一个圈。

小泉十四郎:“〈日语〉俍兵神秘,我们要更神秘!要选营中的资深武士和忍者,潜伏在金山卫俍兵大营附近,只要他们一出动,忍者将用最快的速度报信,潜伏在附近的六千名武士就立即出动——〈作着手势〉忍者们拦截住他们回去的路,并阻拦援兵,我们的优势兵力全面进行包围,统统吃掉!”

龟田浪人、松野下作阴险地笑了。

龟田浪人、松野下作:“〈日语〉好,好——统领大人真是高明!”

三人转过脸来,相视而笑,阴森森的笑声响彻帐内。


16、金山卫城道  日——外

        

阿花夫人和游击将军白泫并肩走上城道。

白泫的亲兵和夫人的女兵近侍都远远跟在身后。

阿花夫人:“〈焦急地〉白将军,俍兵弟兄上下都憋了一股劲,可是张督帅却命令只守不出,真是活活把人闷死了!”

白  泫:“瓦参将,要说急,张督帅和本将怎么不急?皇上可是把六省的军权都给了张督帅,责任重于泰山哪!眼下的情况却是,官军不单是战斗力和训练的问题,内部积弊也很深,不整顿好,督帅大人是不会轻易发动总攻击的!”

阿花夫人:“哎——不瞒将军,本部俍兵远离家乡,人人都期望着建些功劳,也好光宗耀祖,可这要等到什么时候!”

白泫笑着摇摇头。

白  泫:“瓦参将,有些事情你慢慢就会明白的!”

        阿花夫人有些发愣,脚步慢了下来,但白泫自顾自地还是往前走,只好也跟着上去。


17、金山卫城墙城道下  日——外

        

王都司和李把总对新率部来驻防的阿花夫人和白泫窃窃私语,阴阳怪气。

王都司朝两人背影呶呶嘴。

王都司:“哎,瞧瞧,这俩人各自的大营杀声震天,看来他们真是要和倭寇决一死战哪!”

李把总:“〈笑〉他们?一个是田州土司的老婆,一个原来是贵州的总兵,要么是个蛮人,要么和蛮人打得火热,就让他们拼命去吧!咱们啊,该怎么喝酒还怎么喝酒!哈哈——”

两人边笑边摇头地走向城中街道。


18、金山卫城墙上  日——外

        

阿花夫人和白泫在城墙上观看着金山卫周围地势。

白泫远望着俍兵大营内龙腾虎跃的景象出神。

阿花夫人靠了过来。

阿花夫人:“〈感慨地〉本将帐下的俍兵弟兄都是像水牛一样老实的壮人百姓,人人都憋着一股劲,要与倭寇死战。他们有这个报效国家的机会,都会视死如归的呀!”

白  泫:“〈笑了笑,意味深长地〉金山卫的城防,别看官军多,真要有事,也只有我们两部兵力可用啊!”

阿花夫人:“〈不解地〉为什么?”

白  泫:“〈又笑笑〉瓦参将,本将能告诉你的,只有这样一句话:本将所部愿与贵部同进同出,同生共死!”

说罢,白泫踱到另一侧继续观看地势。

阿花夫人疑惑不解地跟了过去。

突然,两人眼睛大睁着,分明看到了城外赵文华的仪仗队伍。


19、金山卫城外  日——外

        

衔牌高举,军骑如林,护着一顶大官轿,向金山卫城门走来。


20、金山卫城墙城道  日——外

    

阿花夫人和白泫急急走下城道,和原先驻守在这里的官军各将一同出城,准备迎接。


21、金山卫城门  日——外

        

赵文华的仪仗队伍停下了,轿子前倾,钻出了赵文华。

他整整官服,扶正了官帽,向前走去。

金山卫众将:“〈齐躬身〉参见赵大人!”

赵文华:“免了免了!哈哈哈——〈故作亲热上前,拉住了站在前列的白泫的手〉本官        就与诸位将军步行入城!哈哈哈——〈看到了阿花夫人〉哈哈,瓦参将,本官是要到你营中去看看的!”

阿花夫人急向赵文华拱手。

阿花夫人:“俍兵全体将士也盼望能见到赵大人哪!”

白  泫:“赵大人请——”

众  将:“赵大人请——”


22、金山卫城中街道  日——外

        

赵文华被众将簇拥着,仪仗队伍跟随着,浩浩荡荡朝大帐走去。


23、金山卫驻军大帐  日——内

        

赵文华端坐在主座上,众将分立两旁。

赵文华:“〈故作诚恳地〉各位将军,本官奉旨督察军务,大家有何问题,都要畅所欲言!能解决的,本官就当场解决,解决不了的,本官回到京城,还可以向朝廷各部和内阁请示解决,就是天大的事,本官还可以奏请皇上解决嘛!”

众将一时鸦雀无声,面面相觑。

赵文华有些不高兴起来。

赵文华:“是不是碍着张经的面子,不想说话呐!〈严厉地〉实话告诉你们,本官奉旨督察沿海军务,职权不仅在于督将,〈指着众将〉还能直接指挥你们各位作战!别把本官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庸官,本官心里明镜似的!张经让你们防着本官,你们就真的防着本官哪?难道以后有什么人让你们防着皇上,你们也防着皇上吗?”

白泫连忙出列。

白  泫:“赵大人,张督帅没说过这样的话!本部新到,还未了解情况,不知怎么向赵大人汇报啊!”

阿花夫人:“〈出列〉赵大人,本部也是新到金山卫!”

赵文华:“〈笑了〉瓦参将,张督帅把你部配属金山卫防守,足见对你部的重视!怎么样啊,俍兵兄弟士气如何?”

阿花夫人:“别的倒没什么,弟兄们都想着早早打完仗,早早领赏回乡!”

赵文华仰脸大笑。

赵文华:“哈哈哈——你们瞧瞧,这就是瓦参将属下俍兵的心情,俍兵兄弟锐意建功,这就对了!诸位,为了给俍兵兄弟鼓鼓劲,都随本官到俍兵大营看看!”

        赵文华说着,就站了起来。

阿花夫人:“〈激动地〉赵大人是皇上钦差,能亲临本营,真是我壮人俍兵天大福份呐!”

赵文华:“来来来,瓦参将,和本官走一遭,诸位,都来看看!”

众  将:“遵令!”

       以赵文华、阿花夫人为首,一行人走出军帐。


24、俍兵大营  日——外

        

高高的将台之下,肃立着金山卫诸将。

将台前面开阔地上,四千多名俍兵整齐列阵。

赵文华和阿花夫人来到将台下,准备往上攀。

阿花夫人:“〈让着〉赵大人请——”

赵文华直摆手,谦让着。

赵文华:“不不,瓦参将是俍兵统领,先请先请——”

        阿花夫人脸上顿时暖意横流,她在前,赵文华在后,攀上将台。

        两人并排而立,阿花夫人手挥令旗,赵文华身着朱衣纱帽的一品大员服饰。

        阿花夫人脸上满是感激神情,台下俍兵也无不动容。

        俍兵的军容,从服饰上,是好坏不一,武器也长短不一,但人人精神饱满。

阿花夫人高声喊话。

阿花夫人:“贝侬们——赵大人,是皇上老爷的钦差,代表皇上老爷来看我们了!你们每个人都要拿出自己的真本事,演练给赵大人看!”

        说罢,阿花夫人令旗一挥。

台上正中而立的黄维吹起了竹制笳角。

        “呜呜”地响着,接着,队伍前的几面大铜鼓擂了起来。

        只见将台下各部动了起来,动作整齐,排山倒海。

        演到最后,各种绝技好手纷纷跳到场子正中。

   舞矛飞刀,跌扑翻滚,惊险百出,精彩纷呈。

赵文华有心捧场,但见他眉飞色舞,笑得合不拢口,不断地拍掌喝彩。


电视剧《瓦氏夫人》剧照:瓦氏刀法训练



25、俍兵大营外  黄昏——外


一群军校赶着十几头牛,拉着装着好酒的十几辆车子来到营门外。

军校们也不吭声,一动不动地站着。


26、俍兵大营  黄昏——外

        

俍兵们已演练结束了,整齐地列队于将台之下,静候赵文华讲话。

赵文华:“〈挥着手〉今天,本官奉皇上的意思,专门来看望俍兵兄弟们,本官真是高兴啊!俍兵兄弟们有这样的本事,有这样的锐气,是国家之福,是皇上之福!常言说得好,师老兵疲,有锐气的军队,就是要锐意求战,才能战胜敌人!倭寇是国之大敌,所以皇上才把你们从很远的田州征调而来,本官问你们,到底有没有信心,杀尽倭寇?”

众俍兵声音顿时响起,此起彼伏。

众俍兵:“杀尽倭寇!杀尽倭寇!”

赵文华摆摆手,示意安静下来。

赵文华:“俍兵兄弟的锐气,正是倭寇的克星。本官期望你们,早早打败倭寇,早日领赏回家!现在,本官命你们,明日就和官军白泫部一道,向倭寇柘林大营方向巡哨出击,遇到倭寇,就杀败他们,本官将向严阁老和皇上为你们请功!”

阿花夫人略愣了一下,但仍激动万分。

众俍兵群情激动。

众俍兵众:“〈举刀大呼〉杀尽倭寇!杀尽倭寇!”

将台之下的白泫竭力地保住平静的神情,但仍掩饰不住内心的慌乱。

王副将和李都司对视一眼,暗地一笑。

其余官军将领交头接耳一番。

将台之上,赵文华又摆摆手。

赵文华:“今日演练,俍兵兄弟都使出了真本事,让本官大开眼界!回到京城,本官一定禀报给皇上,让皇上也知道俍兵兄弟的锐气和志气!这次来到俍兵大营,本官就代表皇上,犒赏俍兵兄弟十头牛,十车酒肉!这些牛和酒肉,已经拉到大营门口,俍兵兄弟们,请你们尽情享用皇上的恩典吧!”

众俍兵:“〈激动地〉皇上万岁!大明国万岁!皇上万岁!大明国万岁!”

阿花夫人感激地望向赵文华,十分激动。

欢呼声此起彼伏,而台下众将领各怀鬼胎,面面相觑。


27、金山卫城墙上炮阵地  晨——外

        

城防炮兵指挥官举刀一挥,“咚——咚——咚”三声号炮陆续鸣放。


28、金山卫城门  日——外

        

一千名俍兵在阿花夫人和黄维、钟富、岑匡等二十四名重要头领率领下出了城门。

游击将军白泫也率一千名官军出城协同巡哨出击。

“瓦”字的将旗和“白”字的将旗映着蓝天白云,前行飘动着。


29、柘林和金山卫的中间地带  日——外

        

一队忍者打扮的忍者武士急速奔跑着,轻捷如电。

他们动作诡异,交替掩护着,急速朝后退去。


30、倭寇伏击阵地  日——外

        

这里的沟沟坎坎竟然密密麻麻地埋伏着黑压压的人头。

倭寇们显然已有精心准备,人人杀气腾腾,就等着俍兵和白泫部官军进入伏击圈。

小泉十四郎、龟田浪人、松野下作站在伏击阵地后面的沟里。

一名忍者急速跑到三人面前,半跪。

忍  者:“〈日语〉报告统领大人,俍兵所部和一部官军毫无查觉,正以巡哨的旅次行军的姿态向这里开进!”

小泉十四郎挥了挥手,忍者敬礼而去。

小泉十四郎:“〈得意地。日语〉今天,是决定历史的一天,大明国所组织的六省军队,从今天开始就会土崩瓦解!”

龟田浪人:“〈日语〉哈哈哈——张经的人头就要被他们昏庸的皇帝砍下来了!”

松野下作:“〈狂妄地,日语〉我要多杀几个大脚蛮婆,我要让她们知道海盗的儿子的自尊心是不能伤的!”

        三人挺胸叉腰,顾盼自雄,仿佛已征服了一切。


31、路上  日——外

        

前头的俍兵正走着走着。

突然,从路的两旁纷纷钻出无数弓箭手、火铳手。

如蝗的飞箭射出,铳声阵阵,前头的俍兵队伍乱了起来。

大家各自拿着藤牌挡着箭,不少人措手不及,被箭和铳射中倒地。

骑着马的阿花夫人知道遇到了严重的情况,不明敌情的她提着缰绳转着圈圈。

白泫部官军也受到了袭击,白泫也晕头转向地观察着敌情。

突然,四处喊声大起,数不清的倭寇手举倭刀呐喊着杀入俍兵和官军队伍中。

忍者装束的倭寇跳跃着,以十分轻捷的身手杀入阵中。

俍兵和白泫部官军很快被分割开来,陷入各自为战的混乱之中。

黄维、钟富、岑匡及众女兵依托着阿花夫人,构成一个三角阵地,拼命抵挡着攻击。


32、战场中心  日——外

        

小泉、龟田、松野三个像狂人般地砍向俍兵,不少俍兵倒在他们刀下。

龟田手举倭刀,疯了似地朝“瓦”字将旗奔来,黄维见状,和他撞在了一起。

阿花夫人骑着马,手挥双刀,砍了几个跳近的倭兵,带着众头领且战且退。

黄维和龟田凶狠对砍,正万分紧张之间,一名倭酋跳近了黄维身后,就要下手。

钟富见状,放开和自己对砍的对手,直扑过去,一刀砍死了那名倭酋。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转身,与他对阵的倭酋用手中的刀扔出,从后背剌穿了后心。

钟富山一样地睁着双眼倒下了,黄维踉跄地扑到老战友的身边。

黄  维:“〈抱着钟富悲愤大喊〉阿富,阿富!”

        钟富笑了一下,眼一闭死了。

黄维正要站起,龟田的刀就砍到了。

        黄维气愤万分,和龟田杀在了一起。

此处设计一套动作:两人最后都疯狂只攻不守,同时把刀捅进了对方的胸膛。

       看到黄维也倒下了,阿花夫人愤怒至极,她挥舞双刀,连连杀了几名倭寇。

阿花夫人与岑匡、项元池及几名女将等互相配合,锐不可挡,杀出重围。


33、战场外  日——外

        

阿花夫人的马尾上血迹斑斑,马毛几乎被刀锋砍光。

三人率突围出来的人回身一看,脸色一震。

岑  匡:“婶你看,白将军他们还没突围!”


34、战场中白泫将旗之下  日——外

        

白泫的身边人越来越少,好几重倭寇疯狂地进攻着。

白泫自己也和倭兵交上了手,情势十分危急。


35、战场外  日——外

        

阿花夫人毅然拨转马头,两眼喷火。

阿花夫人:“还有那么多的贝侬都没有杀出来,再说我们壮人不能对不起朋友——跟我杀回去!”

项元池:“〈拉住了马头〉师父!让我和岑匡兄弟杀回去救白将军,您就留在这里吧!”

阿花夫人:“〈一纵缰绳〉少罗嗦,快随我杀回去救白将军!”

几个女兵近侍:“〈担心地〉夫人!”

阿花夫人狠打一鞭,项元池一闪,几乎趔趄倒地。

阿花夫人的马闪电一般跑向阵中。

项元池、岑匡及女兵近侍们见状,也举着刀呐喊着杀回阵中。


36、战场中白泫将旗之下  日——外

       

阿花夫人勇不可挡,随后杀来的项元池、岑匡等人也凶猛异常,

倭寇纷纷倒地,三人及女兵头目手举“瓦”字将旗杀入白泫身边。

阿花夫人:“〈大声地〉白将军,请随我突围!〈对着众俍兵大呼〉贝侬们和官军弟兄们,跟着我杀出去!”

说完,阿花夫人一马当先,杀了过去,前头倭寇纷纷倒地。

在阿花夫人身后,形成了一股突围的洪流,滚滚而去。


37、战场另一头  日——外

        

小泉用单筒望远镜望着望着,对着身边的一名小倭点了一下头。

小倭连忙举起手中的骷髅旗挥了挥。

在阿花夫人的前面,突然涌起一股极其凶悍的由忍者和特种武士组成的拦截队伍。

此处设计一场壮观的厮杀场面,最终阿花夫人和白泫带着剩余的人溃围而去。


38、败回金山卫的路上  日——外

        

突围的俍兵和白泫官军且战且退,已经望见金山卫城墙。

倭寇仍狂追不止,俍兵们与尾追的倭寇厮杀中,又倒下不少人。

阿花夫人:“〈砍了一个跳近身边的倭兵,又气又急地对白泫大喊〉白将军,城里的官军为什么不出城接应?”

白  泫:“〈逼退了一名倭兵,纵马来到阿花夫人身边〉这些狗娘养的,早被倭寇吓破了胆!瓦参将,你明白张督帅的心思了吧?这些狗娘养的官军不整顿,怎么能和倭寇决战?”

阿花夫人:“〈悲愤地望着金山卫城墙上观战的官军〉真是好官军!贝侬们,弟兄们,只有我们自己救自己了,杀呀!”

阿花夫人和白泫率领剩下的俍兵和官军再次和倭寇们杀成一团。

倭寇们不追了,他们看着已离金山卫城下不远的俍兵和官军余部,目光充满恨意。


39、金山卫城门 日——外

        

守城官军士兵把沉重的城门推开了,望着入城的俍兵和官兵士兵面面相觑。

阿花夫人和白泫率领剩下不到一半的人疲惫不堪地走入城中。

城门洞里直到街道两旁,站着王副将、李都司等一干明军将领和许多士兵百姓。

他们心惊胆战地望着几乎人人带伤的俍兵和白泫部官军们。

王副将、李都司:“〈拱手〉瓦参将,白将军——”

身上血迹斑斑的阿花夫人和白泫理也不理,眼睛也不望他们,只顾纵马入城。

阿花夫人刚刚走过几步,突然,又纵马回到王副将、李都司面前。

阿花夫人举着马鞭,指着两人。

阿花夫人:“你们,都是大明朝廷的好将官啊,你们如此贪生怕死,如此见友军遇险而不救,迟早会被倭寇砍了脑壳!你们这些滥竽充数的大明将官,对得起今天战死的俍兵和白将军的弟兄吗?〈恨恨地〉你们,还是个男人吗?”

王副将假惺惺地拱手。

王副将:“瓦……瓦参将,本部没有接到将令——”

        “啪”地一鞭,鞭子从王副将的脸边上扫过,王副将不禁打了一个趔趄。

王副将:“〈捂着鼻尖〉你,你!”

阿花夫人:“这就是本夫人的将令!”

阿花夫人一拨马头,狠击一鞭,奔驰而去。

         众明军将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装聋作哑,不发一言。


40、金山卫俍兵大营  晨——外

        

阳光爬上了飘着“瓦”字将旗的大帐。

大帐内外,扎满了纸人纸马,身穿法服的麽公率众徒弟手举着法器。

从帐门外排到大营门口,两列俍兵浑身缟素,表情悲痛,挺身而立。

突然,一排号手对天吹起了牛角号:“呜——呜——”地响着。

三阵牛角号过后,悲切的唢呐声响了起来,麽公们的法器也敲响了。

众麽公戴着面具跳起了招魂之舞,动作诡异,气氛肃穆。

阿花夫人和项元池、岑匡举着阵亡的14位重要头目的灵牌缓缓走入大帐。

达荣妈和达利妈牵着岑大寿、岑大禄的手也跟在阿花夫人身后走入大帐。


41、金山卫俍兵大营灵帐  日——内


灵帐正中,摆放着阵亡的黄维、钟富等十四位重要头目的牌位。

阿花夫人、岑匡、项元池和身边女兵近侍等向灵牌叩拜,泪如泉涌。


42、金山卫俍兵大营灵帐外  日——外

     

悲怆的唢呐声,满天的白纸纷飞,麽公的法器在空中摇动,敲响。

张经、阮文中和随从也腰扎白带,出现在灵帐外,卫兵想入帐通报,被张经挥手制止。


43、金山卫俍兵大营灵帐内  日——内

        

阿花夫人率众头领再一次叩拜,起身,发现身旁多了几个人,仔细一看,大惊失色。

阿花夫人连忙向张经施礼。

阿花夫人:“督帅大人!”

        众头领也大惊,齐唰唰向张经行礼。

众头领:“督帅大人!”

张经向众人摆摆手,只管和阮文中、随员向灵位下拜。

张经红着眼睛,对着灵位。

张  经:“黄头领,钟头领,各位头领们,我老张来迟了呀!老张对不起你们呐!〈转过来,对着阿花夫人等〉阵亡的俍兵弟兄,无论是头领,还是普通一兵,都是老张帐下的保国安民的英雄!他们活着的时候,是全军的英雄!他们死了,是全军的军魂!老张要拜他们,要拜他们啊!”

阮文中再次跪倒大哭。

阮文中:“各位头领,各位老同,我来晚了!你们只管杀得痛快,丢下我这个老同不管,我阮文中羡慕你们啊,有马革裹尸这样的好事,你们竟然扔下我,太不够朋友,太不够老同了吧!”

阿花夫人:“〈激动而委屈地〉督帅大人!阮大人!”

张  经:“〈眼圈发红地〉老张听到你们要出击的消息,就知道坏事了!和文中马不停蹄地赶来,可还是没赶上拦住你们,阿花夫人啊,老张一定要调查事情真相,谁的责任决不辜息!”

        阿花夫人和众头领百感交集,再次一齐向张经拱手行礼。

阿花夫人和众头领:“督帅大人——”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