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27集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28集

上一篇:

下一篇: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26集

第27集


1、金山卫官军大帐外  日——外

        

伴着沉重的鼓声,大帐上升起了“张”字帅旗。

金山卫所有驻军军官鱼贯而入。

阿花夫人和白泫互相对视一眼,也随众将入内。


2、金山卫官军大帐  日——内

        

张经、赵文华并列坐在主座上。

众将一齐行礼。

众  将:“参见张督帅,参见赵大人!〈然后分立两旁〉”

张经仍红着眼睛,看也不看赵文华的表情,语调悲伤沉重。

张  经:“诸位,知道本帅为什么要连夜赶到金山卫吗?”

        赵文华尴尬和不自然地把眼睛望着帐内上空。

        众军官不由得低下了头,阿花夫人和白泫一动不动,表情悲愤。

张经“啪”地一桌子,指着金山卫诸军官。

张  经:“本帅痛心疾首啊!〈气得胡子和手都在发抖〉官军士兵久不经战阵,疏于训练,官军中的十个士兵也未必是一个倭寇武士的对手,而一个俍兵,你们知道吗?和倭寇武士近身格斗,搏击能力决不在倭寇武士之下,如果几个俍兵组合成瓦氏阵法,俍兵就能以一敌三,甚至以一敌五!〈极力地压抑着语调〉昨天一仗,竟战死了近千名俍兵,俍兵所部的重要头领,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竟阵亡十四名!这笔帐怎么算,你们算得过来吗?”

        张经气愤得满脸通红,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帐下诸将噤若寒蝉,更不敢看张经的眼睛,坐在一旁的赵文华脸一阵红一阵白。

张经踱了几步。

张  经:“不知兵者为不知,也就罢了!到了最后,倭寇死咬败退的俍兵和白泫所部,几乎就追到了金山卫城下,你们这些食大明官禄,戴头盔披铁甲的堂堂大明将官,竟吓得当缩头乌龟,不敢出城接应,坐视友军被敌追杀,如此鼠胆,真是丢尽了大明军队的脸!〈表情痛苦〉本帅总督六省军务,请出王命旗牌就有权斩将,可是,真要把你们一个个都杀了不成?”

        金山卫诸将听罢,齐向帅座下跪。

诸  将:“〈齐声〉督帅大人——”

王副将大汗淋漓。

王副将:“督帅大人,末将知错了!”

张经绷着脸。

张  经:“按大明军律,战场上坐视友军失利,不施援手,该什么罪?”

阮文中:“督帅大人,按大明军律,该斩!”

金山卫诸将纷纷叩头。

金山卫诸将:“督帅大人!饶了我等这一次吧!”

张经咬牙切齿。

张  经:“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来人啊!”

        一群军校应声从帐外闯入。

张  经:“从把总、都司,到副将,人人都打十大板,罚俸一年,以充军饷!”

众军校:“遵令!”

        军校们两人一组,拖着金山卫军官们就往外走。

        阿花夫人、白泫鄙夷地看着这些军官们被拖出去的样子,挺身肃立,一动不动。

最后,空荡荡的帐下只剩下了阿花夫人、阮文中和白泫部的军官五六个人。


3、金山卫官军大营帐外  日——外

       

这些平时养尊处优的军官们被扒了屁股,板子挥舞了起来。

这些都司、副将们哭爹叫娘,丑态百出。

板子叭叭响,王副将、李都司肥大的屁股皮开肉绽,二人哎哟之声不绝。


4、金山卫官军大帐  日——内

        

被打的军官们跪了一圈,灰头土脸,赵文华半捂着脸,不敢看,尴尬异常。

张经又站了起来,仍是一副气愤难平的样子,正要说话。

赵文华朝张经拱拱手。

赵文华:“哎呀,张大人哪!本官不得不说一句话了,差不多就行了呀!〈指了指跪着的众军官〉诸位将军都,都成了这般模样啦!”

张经正色地挥挥手。

张  经:“〈沉着脸〉赵大人,你别急,本帅会私下再和你理论理论!”

赵文华:“〈惊诧地〉张大人,你,你这是何意啊?”

张  经:“〈不理赵文华,对被罚的军官们〉按大明军律,权且寄下你们的这颗项上人头,如在战场上再不能协同作战,见死不救,本帅定斩不饶!”

金山卫诸将又一次叩头。

金山卫诸将:“谢督帅大人哪!〈扶着腰入列〉”

张  经:“阵亡了那么多的俍兵弟兄,本帅痛彻心肺,今后,没有本帅帅令,谁也不许调动俍兵一兵一卒!赵大人虽有权直接指挥军事,却并不知兵,俍兵遇伏折损之事,赵大人难辞其咎!”

赵文华坐立不安。

赵文华:“张大人,本官是心里着急呀!”

张  经:“赵大人,纸上谈兵谁不会啊?”

赵文华:“本官这是在帮你呀张大人!”

张  经:“〈大声地〉本帅宁可不要这样的帮忙!”

赵文华显然生气了。

赵文华:“你!好好好,本官不和你争,本官这就走!”

        赵文华说罢,站了起来,就往外走。

众将正要恭送,但被张经严厉的目光制止住了。


5、金山卫官军大营帐外  日——外

        

赵文华悻悻出帐,帐外赵的随从军校围了上来。

赵文华一甩袖子。

赵文华:“走!”

军校们拥着赵文华离去。


6、金山卫官军大帐  日——内

        

张经在帅座之下踱来踱去,一边说着话。

白泫、阿花夫人和众多的金山卫军官肃立静听着。

张 经:“不知三军之事而同三军之任,败亡之道也!一国最怕有三公,军中就怕有不同的命令,赵大人胡乱插手指挥,导至俍兵所部吃了大亏,这事本帅一定要奏明皇上!〈把目光看向阿花夫人和白泫,亲切地〉瓦参将、白将军啊,两部阵亡军官、头领,本帅会依例厚加抚恤家人,望你们两部尽快恢复元气,待各路援军到达战区,一齐参加会战!”

阿花夫人、白泫躬身施礼。

阿花夫人、白泫:“谢督帅大人!”


7、金山卫城墙上  黄昏——外

       

张经和阿花夫人从城道拾级而上,走上城墙,边走边谈。各自亲兵在身后远远跟从。

张  经:“夫人呐,谁不知道,倭寇狠毒,倭寇诡诈,对他们用兵可不轻松!朝廷剿倭也有年头了,越剿越多,越剿倭寇闹的动静越大,这是为什么?就是官军从来没有取得一次完全彻底的胜利,能把他们侵入内陆的巢穴一举拔除!对倭寇的攻击,要组织好绝对优势的兵力,一举围歼才能成功!”

阿花夫人十分愧疚。

阿花夫人:“我阿花本就是个村妇,赵大人又是朝廷的一品大员,壮人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大官抬举过呀!张大人又不是不知道壮人的禀性,受人一滴水,恨不得回报他人一池塘,赵大人一下令,也怪我阿花头热,——哎,〈哽咽地〉害了那么多的头领,还有那么多的弟兄,实在不该呀!”

张经点点头。

张  经:“夫人明白就好啊!皇上有皇上的心思,朝廷里还有很多的大官,都能对我老张指手划脚!〈转过来对阿花夫人〉但不管怎么说,我老张最看重的就是俍兵弟兄!”

阿花夫人:“多谢张大人,多谢张大人看得我们壮家俍兵!”

        突然,张经眼睛望着俍兵大营方向,表情定住了。

        大营方向,操练声震天动地,龙腾虎跃,旗帜招展。

张  经:“〈感慨地〉嘿嘿,我老张多虑了夫人!”

阿花夫人:“壮人的性子就好比水牛,被人打痛了,逼急了,也会红了眼睛,一下子死了这么多弟兄,活着的弟兄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自己脖子上的最后一滴血溅到倭寇的脸上!”

张  经:“〈兴奋地〉说得好,说得好!”

       夕阳把远方的山峦的轮廓映照得十分灿烂,落日城关,显得雄浑壮观。


8、嘉兴城外小渔村 日——外

        

村口一棵老树,老树下陆续走回了一些村民百姓。

一个没离村的老头看着回来的村民一家,咧着笑。

老头沙哑着嗓子。

老  头:“可回来了?”

汉子看了看村里破败景象,又看看一起回来的女人和孩子。

汉  子:“阿叔,就这一年工夫,村里就败成这样了!”

老  头:“能这样就不错了!你们可都跑光了,就剩咱这几个老汉,这点力气只够把祠堂整整,弄弄,别让它也倒了,省得你们回来连个拜祖宗的地方都没啊!”

女  人:“阿叔,我们在外头,都听说俍兵比倭兵狠,把倭兵都打跑了,打怕了?”

老  头:“俍兵不来,倭兵就没有害怕的主,三天两头,三俩个倭寇把倭刀一挎,就敢下来牵猪抓鸡,百姓哪有安生日子?现在,这些强盗可不敢轻易下来了,你们回来就好,把长满草的地里整整弄弄,今年还能赶上种一茬子庄稼!”

汉子提起包裹。

汉  子:“是啊,阿叔说得是,我们走!”

        一家人拖儿带女,蹒跚着走进村里。


9、小渔村朱察卿家院落  日——外

        

一身文人打扮的朱察卿走出屋外,看着破败的院落发呆。

突然,他透过半倒塌的院墙,看到晃动着也是一身文人打扮的张之象面孔。

朱察卿:“〈惊喜地〉之象兄!”

张之象迈入朱家院落。

张之象:“察卿兄!”

        两人互扶着肩,一时无语,互看着摇摇头,一副感慨万分的样子。

        看着村是左右邻家陆续有人整理破败的院落,朱察卿举起手中的扇子,踱起步来。

朱察卿:“之象兄,劫后余生,家园破败,此情此景,不能无诗啊!你我联诗一首,如何?”

张之象:“就请察卿兄出第一句吧!”

朱察卿把扇一打,吟咏起来。

朱察卿:“乌鹊飘零月满溪——”

张之象看了看周围残败景象,联了下句。

张之象:“尧林何处得安栖——”

朱察卿:“万方多难疲征敛——”

张之象走了几步,想了想,扇子一挥。

张之象:“百战无功厌鼓鼙——”

朱察卿一脚踩到坍塌的院墙上。

朱察卿:“荒径客归惟见草——”

张之象:“〈不假思索〉故邻人去不闻鸡——”

朱察卿:“〈想了想〉携家欲问桃源路——”

张之象望了远方的天空,声调悲伤。

张之象:“只恐云深路已迷。”

        两人对视着,感叹地笑了笑。

朱察卿:“之象兄和我的这首联句诗,堪称写照哇!”

张之象:“〈淡笑〉哈哈,回来了好呀,过几日你我二人同去看看陈先生,也好让他老人家知道,我二人还活着呢!”

朱察卿凄然一笑,又叹一气。

朱察卿:“唉,物是人非,物是人非啊,遭此劫难,岂能不潸然而泪下?”


10、嘉兴城门  日——外

        

城门洞上方镌刻着“嘉兴”两个遒劲大字。

门前没有士兵守卫,又恢复了一副和平宁静的气氛。

进出的百姓,有男有女,有老人小孩,推车,提篮,挑担,进进出出。


11、嘉兴城街道  日——外

        

街巷人家,一幅江南人家的生活风俗画。

茶摊小吃一溜排开,人们来来往往。

店铺林立,行人徜徉自在。字画古玩店,古色古香,极为幽雅。

手摇纸扇的书生慢慢悠悠地走着,对着店铺东瞧瞧西望望。

熙熙攘攘,街道一片繁荣景象。


12、城内陈师爷私塾大门 日——外

        

长长的小巷胡同的中央,一户人家大门十分幽雅。

大门上方挂着牌匾,上写着“嘉兴陈氏私学”。

朱察卿和张之象从小巷口走来,一脚踏进了大门。


13、陈氏私塾学堂  日——内

        

师案上,老态龙钟,神情儒雅的陈师爷正坐着,摊开书卷。

师案之下,规规整整地坐着二十多名十几二十岁的书生。

朱察卿和张之象走入学堂,十分惊喜。

朱、张二人:“先生——〈躬身施礼〉”

陈师爷抬起眼望着,想要站起来。

朱、张二人忙上前扶住他,同学们也站起,围了过来。

陈师爷:“察卿、之象,你们也回来了!〈不解地把目光投向众学生〉跑的时候,都跑光了,怎么的,说回来,又都回来了!你们家里都好吧?”

       朱察卿和张之象对视一眼,摇摇头。

朱察卿:“〈哽咽着〉先生,死的就算安息了,活的还活着,这出门在外,先生的安危,一直在我们心中惦记着。”

张之象:“村里的人家能回来的都回来了,没有回来的,估模都遭了难喽!”

陈师爷:“听说,张督帅从很远的地方,征来了什么兵,把倭寇总算打怕了!”

学生甲:“先生,是俍兵!自从来了俍兵,小股倭寇再也不敢来了,要是来大股的,官府就能预先知道,提前让百姓们躲起来。就这样,百姓们才敢回来!”

陈师爷:“好,好,这个俍兵,看样子是有本事的,比官军强!他们是从哪儿征调来的啊?”

学生甲:“好像,是从两广,不不,是从广西的田州府征调来的,领头的是一个叫阿花的婆婆,快六十岁了,能使双刀,冲锋陷阵,勇不可挡。在金山卫城外,阿花夫人就像大战长坂坡的赵子龙,杀进杀出,救了游击将军白泫——”

陈师爷猛然一怔。

陈师爷:“你,你说什么?田州府?阿花夫人?”

学生甲:“〈疑惑地〉是啊先生!”

陈师爷:“〈激动地一拍大腿〉阿花夫人,那是为师当年在归顺州当师爷的学生呀!”

众学生惊讶地大张着嘴。

众学生:“啊?”

陈师爷抖索着手,身子也激动得乱晃。

陈师爷:“察卿、之象,还有你们,快!快叫上我那阿囡!到野地里捉蛇,把家里的狗拴上,为师要到俍兵大营看看!阿花夫人,为师可有几十年没见她了!快,〈高声地〉阿囡——”

朱察卿:“先生,先别急,来来,先坐下先坐下,先别急!”

张之象:“是啊先生,学生先去打听打听,改日咱们好好准备准备,再去不迟啊!”

陈师爷:“〈坐下,大张嘴〉阿花呀,为师可想死你了!”


14、俍兵大营训练场  日——外

        

俍兵在操练着,人人龙精虎猛,一副同仇敌忾的气势。

项元池和岑匡对练双刀,你攻我守,两人已不相上下。

阿花夫人和几位女兵提着茶壶和花碗走过来,两人也收了势。

项元池向夫人拱手。

项元池:“师父!”

阿花夫人:“〈招呼着〉来来,元池、匡儿,喝点水!”

        接过女兵近侍倒的茶,两人一气喝干。

项元池:“多谢师父和阿匡兄弟,元池总算把双刀练成了!”

岑  匡:“大哥要是再碰上砍伤你的倭寇,就好好治治他!”

项元池:“哼,两次败在他的手下,咱做梦都想出这口气!要是让咱再遇到他,非让他尝尝瓦氏双刀的厉害!”

阿花夫人不禁笑起来。

阿花夫人:“那可是归顺州土司岑家祖传的刀法,我和匡儿自幼习岑家双刀,可不是什么瓦氏双刀啊!”

项元池:“〈也笑〉师父,可怪不得徒儿我呀!浙江的百姓现在只知道瓦参将使双刀,让倭寇胆寒,他们并不知道师父姓岑!”

阿花夫人:“好了好了,只要让百姓觉得倭刀并不可怕就行!就像我阿花,要的是杀倭寇的名份,不在乎朝廷叫我姓瓦还是姓岑!”

项元池:“百姓们都知道师父叫阿花,都知道瓦的汉意就是花。都夸师父和俍兵大营的女兵,都说想不到壮人俍兵女的更厉害——〈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噢,对了,师父,阿匡兄弟,前些日子苏州百姓都传说有一个和你们说话口音相同的外地姑娘被倭寇抢走了。后来我想了想,是不是那天,我和义勇队杀进倭营时见到的那个姑娘!”

阿花夫人:“啊?有这事?”

岑匡也紧张起来。

岑  匡:“大哥见她什么模样?”

项元池摇摇头。

项元池:“夜里看不清,只觉得很年轻,性子烈,双手被绑了,就凭那双脚,也把近身的倭兵踢得满地乱滚。”

阿花夫人:“〈吸了一口气〉会不会是达冲?是不是她带来了家乡的音信?出什么事了匡儿?你和元池得去打探打探!”

岑  匡:“达冲?〈脸唰地变了色〉婶,就这两天,我和元池大哥再摸营去!”

项元池:“对,兄弟,我们去探探!”

        阿花夫人神情凝重地点点头。


15、倭寇柘林大营骷髅旗之下  日——外

         

风吹着骷髅旗,那图案白森森地,十分恐怖。

小泉十四郎和松野下作等几个倭酋站在旗下,任风吹着,满脸痛苦。

小泉十四郎:“〈日语〉俍兵大大的厉害呀!我们的损失不比他们少,他们大大厉害呀!”

松野下作两眼发红。

松野下作:“〈日语〉那个白头发的瓦婆婆,没有哪个武士能接她三个回合,都被她杀了!就她那匹马,也伤不了,只是揪光了她的马尾巴上的毛!”

小泉十四郎阴鸷地瞪着眼睛,随即咧嘴怪笑了一下。

小泉十四郎:“〈日语〉唔,唔,记住,在战场再遇到瓦婆婆,一定要让她和我交手!〈冷笑着〉哼哼,作为日本两大刀圣的亲传弟子,没有遇到对手很久了!”

松野下作:“〈点头,日语〉嗨,一定要让她尝尝日本刀圣刀法的厉害!”

      小泉不再说话,转身走向指挥帐走去。


16、倭寇柘林大营小泉指挥帐  日——内

        

小泉一进帐内,立于门侧的小倭把他的披风给取下了。

小泉走到地图和海图跟前,面色阴沉地看着,松野和几个倭酋也跟着他看。

小泉十四郎看着金山卫位置,指了一下,吸了一口冷气。

小泉十四郎:“〈日语〉大明国的军队,用他们百姓的话来说,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还可以用他们百姓的话来说,是驴粪蛋,表面光。他们,本来已经不堪一战,不料,俍兵一来,又鼓起了大明军队的勇气。”

松野下作:“〈悲伤地,日语〉统领大人,龟田君是我的好友,他战死了,我一定要为他复仇!”

小泉十四郎阴鸷地笑了一下。

小泉十四郎:“〈日语〉你们,一个是妓女的儿子,一个是海盗的儿子,都要为武士的荣誉而战!”

松野下作:“〈挺身〉嗨!”

小泉十四郎:“〈日语,老谋深算地〉如果不能全部消灭俍兵,就不可能彻底击败大明的军队,摧毁他们的战斗意志,我们,要像以前那样进出大明国的疆土,就难了!”

众倭酋:“〈立正〉嗨!”

小泉十四郎重重地把手掌落到图上的金山卫位置。

小泉十四郎:“〈日语〉一定要摧毁金山卫,全歼俍兵!”

众倭酋又一挺身。

众倭酋:“嗨!”

小泉十四郎坐回椅子上,朝众倭酋招招手,众倭围拢过来。

小泉十四郎:“〈眼珠诡谲乱转,低声地做着手势。日语〉向俍兵大营,派遣间谍,虚张声势,调走所有的官军,然后——〈两手作了一个合围的姿势,狠狠一抓〉唔——”

        众倭酋点点头,明白了。


17、嘉兴官军大营  日——外

        

张经急匆匆地朝帅帐走去,身后跟着李天宠、俞大猷、汤克宽等。

张  经:“〈回头〉李抚台、俞总兵,你们还要加紧对义勇的训练,有时候,他们比官军还管用啊!”

俞大猷:“〈开心地〉末将这几天叫人往苏州各城门都贴了告示,嘿嘿,没想到,百姓们报名十分踊跃,上至六十老翁,下至十二岁的小儿,都要求上阵杀敌!”

李天宠:“张督帅哪,浙江的百姓被倭寇害苦了,他们不像官军,家就在当地,对倭寇的恨,深到骨头里喽!”

说着,来到了帅帐之外。


电视剧《瓦氏夫人》剧照:双刀瓦氏



18、嘉兴官军大营张经帅帐内  日——内

        

张经走入帅帐,坐了下来,众人也环坐着,围着张经。

张  经:“〈轻摇头,叹口气〉官军?本地官军这几年都被倭寇打怕了,用他们做主力无济于事。我们的决战,主力只能用客军呀!本帅眼下迟迟不发起攻击,就是要等客军聚齐,可赵文华大人自恃奉旨督察沿海军务,又是严阁老的义子,胡乱插手,这像什么话呀?”

汤克宽:“督帅大人不必多虑,俍兵吃了这一亏,也不会听他的;赵大人他,恐怕再也不会直接指挥了!”

俞大猷:“末将也规劝过赵大人,他表示再也不直接指挥了,可他,嘉兴大营不呆,一头就砸到胡汝贞那里去了!”

汤克宽:“〈气愤地〉朝中都说严党严党,这胡汝贞是严阁老的门生,赵大人硬是只和他凑一块!”

张  经:“汝贞不见得就和他们搅和什么!”

李天宠:“督帅大人啊,不管汝贞和他们搅和什么不搅和什么,汝贞这个人大局还是能把住的,就是赵大人尽这样折腾,不是个好事!”

俞大猷:“督帅大人,抚台大人,末将觉得只要灭了倭寇,朝廷自有公论,个人荣辱,又算得了什么?”

汤克宽:“说的是啊督帅大人,我们这些人何尝不是这样想!”

        众将齐点头,眼里透出忧虑而焦急的神情。


19、倭寇柘林大营达冲帐内   夜——内

        

月光从帐篷缝隙透出一星半点的光亮,照见达冲的脸庞。

达冲伤心地哭着。

达  冲:“达冲对不起你呀阿叔……〈低着头,又抽着鼻子〉表哥,你在哪里,你不知道达冲已经来了呀!表哥,你快来啊,来呀,来救可怜的达冲!〈转换了语气,幽幽地〉要是表哥看到我,他该有多伤心呀!表哥,你可要为阿叔报了这个仇,要不,阿叔就是死了也不会闭眼哪!”


20、俍兵大营  夜——外

        

月光之下,岑匡在巡营,远处似有山歌声传来。

走着走着,岑匡望了望月亮,想起达冲,两眼发呆,不禁轻声唱起山歌。

岑  匡:蕉花嫩红不比妹,甜酒不比你香醉,

歌圩相逢不眨眼,想眨一眼怕你飞!

怕你变成鹧鸪鸟,只见飞去不飞回,

怕你变成金丝鲤,跳过龙门哥难追!


21、倭寇柘林大营达冲帐内   夜——内

        

月光从帐篷缝隙透出一星半点的光亮,照见达冲的脸庞。

达冲抽完鼻子,看着一星月光,轻声唱起来。


达  冲:妹盼阿哥来看妹,妹等阿哥音信回;

        想哥想得身子冷,想哥想得嘴没味。

        哪个晚上妹得睡,哪个早上没有泪?

        想哥想得身子瘦,盼哥盼得眼皮垂。

 

22、俍兵大营  夜——外

        

月光之下,岑匡泪眼模糊,仍在唱着。

岑  匡:怕你变成雷打闪,叫我那样去捉雷……


23、倭寇柘林大营达冲帐内   夜——内


达  冲:我若眨眼你飞了,要唱情歌去找谁!

唱完,突然达冲觉得被绑的双手绳子有些松动,身子立时扭动了起来。


24、倭寇柘林大营  夜——外

        

喝得醉熏熏的松野下作踉跄而立,突然他嗖地拔出了倭刀,在月光下舞了起来。

一招一式,沉重有力,也充满了武士的悲怆情怀。

舞着舞着,转身一个长劈,长长的倭刀直直插在泥地里。

松野半跪在刀前,满脸是泪,喉咙里喘着粗气。

松野下作:“〈流着泪。日语〉龟田君,樱花再灿烂,也要零落成泥!化身为泥土是我们武士的命运!我松野下作要追随你龟田君,做一堆化成泥的樱花!”

松野自言自语说完,掏出腰上的酒壶,一饮而尽,将酒壶望空抛去。

酒壶还未落地,松野就拔出地下的刀,在半空把酒壶击了个粉碎。

松野又舞起来,边舞边唱。


松野下作〈唱〉:樱花落,樱花落,

樱花落下武士终,

武士身如樱花败,

樱花如血身如泥,

武士命殒倭刀在!

牙沙吉牙沙  牙沙吉,牙沙吉荷!

牙沙吉牙沙吉,牙沙吉荷!

唱完,舞完,松野仰天而立。

松野下作:“〈伤心地大叫,日语〉龟田君——”

松野把倭刀狠狠地送回刀鞘,踉跄地往帐篷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突然,他停住了脚,好像想起了什么,使他蹑手蹑脚地走近一个帐篷。


25、倭寇柘林大营达冲帐内   夜——内

         

达冲已解开了绳子,把耳朵紧贴到外头。

帐外传来踉跄的脚步,和喘着粗气贴在帐壁的沉重呼吸声,达冲警惕起来。


26、倭寇柘林大营达冲帐外   夜——外

        

松野把头使劲晃了晃,像头野牛似地直直撞入帐内。


27、倭寇柘林大营达冲帐内   夜——内

        

透着星疏月光,松野看到达冲若隐若现的俏丽面容。

松野脸上立时现出一种浪笑和凶狠兼有的表情。

他嚎叫一声,像只狼似地朝达冲扑了过去。

达冲只轻轻一躲,松野碰了个嘴啃泥,身子滚到帐壁,震得帐子直摇晃。

松野又站了起来,喉咙里发出声音,浪笑着,向达冲步步逼近。

松野下作:“〈生硬的汉语〉哟西,哟西,你的,花姑娘的,大大的好!我的,日本武士的,大大的好——”

松野又是一个猛扑,这回似乎是扑到了达冲的身上,但不知怎么回事又撞到了帐壁。

还没等松野回过神来,腰间的倭刀已被达冲抢到手上。

一道闪亮的刀光,差点削掉了松野的鼻子,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28、倭寇柘林大营达冲帐外   夜——外

    

松野连滚带爬,刚刚蹿出帐外。

达冲就持刀跳出,一片刀光仍劈向松野。

达冲手持倭刀追杀松野,吓得松野吱哇乱叫。

众倭兵听到叫声,围了上来,齐战达冲,但都被达冲杀得东倒西歪。

达冲正杀得起劲,突然,她的刀被小泉的倭刀架住了。

此处设计一套格斗动作——

小泉使用日本刀圣的绝技刀法,加上力气优势,终于把达冲压倒在地。

众倭一拥而上,按住了达冲,把她押到小泉面前。

小泉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盯着达冲,对众倭下了命令。

小泉十四郎:“〈日语〉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女人,任何人不许动她!”

众  倭:“嗨!”


29、倭寇柘林大营  晨——外


骷髅旗和海盗旗迎风飘扬。

倭帐一个接着一个,倭寇哨兵手持长矛、倭刀,迎着海风和太阳,一动不动。


30、倭寇大营小泉指挥帐内  晨——内

       

小泉十四郎从榻榻米上醒过来,一咕噜坐起,面色阴沉。

小泉十四郎:“〈日语〉来人!”

松野和另一名倭酋应声而入。

松野下作:“〈躬身。日语〉统领大人!”

小泉十四郎指着松野大声训斥。

小泉十四郎:“〈日语〉浑蛋,你的肩膀上难道是一个葫芦吗?”

松野下作:“〈不明白地〉嗨!”

小泉十四郎:“〈日语〉日本猪也比你开窍!这是一个大脚的女人,她的勇气和刀术难道不能让你有所警觉吗?”

松野下作:“嗨!”

小泉十四郎:“〈日语〉还愣着干什么?不知道怎么做吗?必须立即弄清楚她的身份!”

松野下作、另一名倭酋:“嗨!〈转身出帐〉”

        小泉用阴鸷的眼睛紧盯着两人出帐,这才紧紧裤腰带,拿起倭刀,走出帐外。


31、倭寇大营骷髂旗下  晨——外

        

小泉走到骷髅旗下,练起了倭刀。

动作架式与松野不同,更显武士风范。

一套动作下来,收刀,引来围观的众倭兵一阵喝彩。

众倭兵:“〈鼓掌。日语〉刀圣的刀法,天下无敌!”

        小泉刚刚把刀放入腰间刀鞘,松野就带着一名汉奸来到跟前。

汉  奸:“〈躬身,日语〉统领阁下,小的已问清楚,这名女子从俍兵的家乡来,是来找俍兵部队的,她的身份高贵,是俍兵统领阿花夫人的侄女。”

        松野翻译了一遍。

小泉十四郎大喜,仰天笑个不停。

小泉十四郎:“哈哈哈——哈哈哈——”

松野下作:“〈不明白地。日语〉统领大人——”

小泉十四郎仍在笑。

小泉十四郎:“哈哈哈——”

众倭兵受到感染,也哈哈笑起来。

最后,松野和莫明其妙的汉奸也跟着笑起来。

小泉十四郎向松野招了招手,松野附耳过来。

小泉向他低声说着什么,松野不住地“嗨,嗨”地答应着。


32、倭寇柘林大营外  黄昏——外

        

汉奸在前,松野押着两个双手反绑的40来岁的男百姓往远离大营方向走。

松野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边走着边在百姓的头顶上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倭刀。

两个百姓战战兢兢,两腿发颤地跟着汉奸走。

松野下作:“八格!八格!”

汉  奸:“倭老爷说了,就连你们俍兵统领花婆婆的侄女都已经落到了倭老爷们的手里,他俍兵再狠,也不够倭老爷们捏的!”

男人甲:“〈害怕地〉我们不认识什么花婆婆,我们从来没干过对不起倭老爷的事啊,到底要我们干什么去啊?”

松野下作:“八格!八格!”

汉  奸:“倭老爷说了,要你们干什么,呆会儿就知道了!不过,我可给你们透个底,这个倭老爷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

男人甲:“哎哟——求您给倭老爷说说,我们可都是老老实实的百姓啊!”

男人乙:“您给倭老爷说说,放了我们,我们全家老小感您的大恩大德,来世做牛做马报答您老哪!”

汉  奸:“啊呸!谁稀罕你说的空话!说实在话,这个倭老爷指不定让你们帮着挖宝贝呢!”

男人甲:“宝贝?”

男人乙:“挖宝贝还把我们绑上?”

汉奸一脸不耐烦。

汉  奸:“哎呀,到地方给你们解开不就成了吗?”

松  野:“〈日语〉浑蛋,快走!”

汉  奸:“倭老爷说,快走,前面就到了!”

       说完话,两位百姓全愣住了,汉奸也装作愣住的样子。

       汉奸的脚步停下了,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坑,坑里躺着两个百姓装束的死人。

松野下作:“〈日语〉跪下!”

汉  奸:“倭老爷让你们跪下”

        两名百姓一见坑里,吓得魂不附体,痛哭流涕,叩头求饶。

男人甲:“倭老爷,饶命啊,倭老爷饶命啊!”

男人乙:“行行好吧兄弟,帮求求倭老爷,我家中还有八十岁的老母啊!”

松野下作近乎咆哮着。

松野下作:“〈日语〉浑蛋!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的周年!”

汉  奸:“倭老爷说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周年!我的娘咧,真要杀你们!二位,可对不住喽!这个倭老爷真要杀你们,这个坑就是埋人的坑了!”

男人甲:“哎哟,饶命啊!”

男人乙:“饶命!”

        松野不理,高高地举着倭刀,用力劈下,两名百姓眼睛一闭,浑身瘫软倒在地下。

        突然,“扑通”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到坑里。

        两名百姓眼睛一睁开,却傻了眼,掉到坑里的是松野,刀也掉到坑下。

        坑太深,松野一时爬不上来,吱哇乱叫着,朝汉奸伸着刀,让汉奸把他拉起来。

汉奸装作害怕的样子。

汉  奸:“二位,二位,我要拉出他来,他还要再砍你们一次,你们——”

        两名百姓仍傻呆呆地,不知所措,一动不动地望着坑里。

       坑里的松野仍旧吱哇乱叫着,踩在坑里的死人身上,十分恐怖。

汉  奸:“〈跺脚〉你们,还等死啊,快跑啊!”

男人甲和男人乙这才醒悟过来,撒腿就跑。

汉奸从后面追上,边跑边喊。

汉  奸:“唉,唉,你们可别没良心,等等咱——”

      两名百姓回头一望,汉奸也跟跑来了,于是拉着汉奸一块跑


33、俍兵大营外  晨——外

        

三人连滚带爬地跑向俍兵大营前,拼命挥舞着双手。

百姓甲:“俍兵老爷,我们探得倭寇机密大事,快让我们进去!”

百姓乙:“耽误不得啊,贵统领花婆婆的侄女就在倭寇手里呀!”

        大营的几位俍兵打开了营门出来,拉起了他们。

汉  奸:“〈装作狼狈地〉我的天哪,总算逃得性命,快带我们去见你们统领!有倭寇营中的机密大事!”


34、倭寇柘林大营  夜——外

        

岑匡和项元池两人各着一身夜行服,潜行到达冲帐前。

岑匡往四周看了看,一掀帐帘就进。

项元池在帐外监视着四方的情况。


35、倭寇柘林大营达冲帐内  夜——内

        

“啪”地岑匡划着了手中的火镰,火苗照亮了被绑在柱子上的达冲。

达冲憔悴睁开了眼,惊喜万分。

达  冲:“表哥——”

岑  匡:“达冲——”

        岑匡说完就要扑过去解开达冲的绳子。

达  冲:“〈着急地〉别过来!”

        岑匡才来得及收回一条腿,另一条腿踩出一个大坑,“哗啦”泥土直往下掉。

        在岑匡和达冲之间,地面上迅速出现了一个大陷阱,岑匡大惊。

达  冲:“表哥,快走,这是倭寇下的圈套!”

        达冲的话刚落音,帐外响起了倭寇的呐喊声。

岑  匡:“〈绝望地〉达冲——”

项元池帐画外音:“兄弟快走!”

岑  匡:“达冲,我会再来救你!”

岑匡一转身,一柄倭刀就已朝他劈面而来。


36、倭寇柘林大营 夜——外

 

岑匡跃出帐外,与项元池配合着,且战且退。

达冲画外音:“〈撕心裂肺地〉表哥——”

岑  匡:“〈一边与倭兵格斗一边凄声大喊〉达冲,你别怕,哥会救你的!妈的,要当死鬼的,就来吧,来吧!”

岑匡手起刀落,一个倭兵惨叫一声,死于刀下。

岑匡愤怒地还要上前攻击,被项元池死死拉住。

两人互相掩护着撤离,越来越多的倭兵嗷嗷叫着追了上来。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