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28集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29集

上一篇:

下一篇: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27集

第28集


1、俍兵大营军帐内  晨——内

        

项元池和岑匡端坐着,面色冷峻。

两名百姓和一名汉奸被俍兵拖着押进来,站在二人面前。

项元池猛地一拍桌子。

项元池:“快说,你们三人谁是奸细?”

百姓甲和百姓乙慌忙跪下,汉奸看看势头不对,也跪了下来。

百姓甲:“俍老爷啊——”

项元池:“胡说!你们仔细瞧瞧,我就是天都少侠项元池,〈拱拱手〉这位是俍兵统领瓦参将的侄儿。你们,身为百姓,居然为虎作伥,为倭寇当奸细,倭寇设了计,让你们来传话下套,要不是我们身手了得,就被倭寇抓住了!”

百姓甲连叩三个响头。

百姓甲:“〈哭丧着脸〉哎哟少侠,小的哪里知道啊,倭寇把小的们抓去,让小的们知道花婆婆的侄女被抓了,还给小的们指了关押的军帐。后来,说是要杀小的,对,对,就是这位爷,〈指着汉奸〉这位爷和一位倭老爷——”

项元池又一拍桌子。

项元池:“放屁!”

百姓甲:“〈点着头〉哎,是倭寇,这位爷和一个倭寇把小的和他,〈指指另一个百姓〉押到死人坑,说是要杀,后来,就是这位爷,他把小的俩人救了。小的逃得性命,就好心,好心先到俍兵大营报信!”

        两人的眼睛齐唰唰地盯着汉奸。

汉奸也叩三个响头,痛哭流涕。

汉  奸:“少侠,俍老爷,小的原是个商人,懂得些倭人的话,倭寇就把小的抓去给他们传话。正好碰上机会救了两位乡亲,自个儿也逃了出来,哪里知道是倭寇的圈套呀!”

百姓乙:“〈叩头不已〉少侠饶命呀,俍老爷饶命呀,小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想活命,小的家里还有妻儿老小,都靠小的吃饭哪!”

        项元池疑惑地互看一眼,岑匡也站了起来,突然,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汉奸。

        汉奸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眼睛咕噜乱转。

        岑匡一把将汉奸提溜了起来,汉奸不敢看岑匡的眼睛,连连摆手。

汉  奸:“俍老爷,小的是好人,是好人哪!”

        岑匡一咬牙,哗拉地扒下了汉奸的上衣,几个人全惊呆了。

        只见汉奸的背上和胸前,都绘着一只骷髅头。

汉奸扑通跪下,叩头如捣蒜。

汉  奸:“饶命啊俍老爷,我招,我招,我全招!”


2、嘉兴官军大营  日——外

        

张经和阿花夫人边走边谈,营中旗帜纷扬,显示出兵强马壮的景象。

官军士兵在进行操练,充满了大战来临前的紧张气氛。

张  经:“哼,倭寇要调开官军,一举拿下金山卫和俍兵大营,胃口不小啊!”

阿花夫人:“督帅大人哪,用壮人的话来说,野猪梦想要吃水牛,就是吃得下也会撑破肚皮。我们不怕,全营上下,都恨不得早点和他们见血,让黄头领、钟头领他们在地下的祖公面前也好长个面子!”

张  经:“好,咱们就依计而行!记住,还让那个奸细发回假情报!”

        阿花夫人点点头,会心一笑。

阿花夫人已走到营门,向张经拱手辞行。

阿花夫人:“请督帅大人放心!”

张经也拱手,一副期待的神情。


3、倭寇柘林大营达冲帐外  日——外

        

多名倭寇手持倭刀紧张地守在帐外,戒备森严。

帐门外挂着一把大号铁锁,斜斜地吊在门缝处。


4、倭寇柘林大营达冲帐内  日——内

        

从缝隙中透进来的光亮之下,看到达冲双手没有再绑,在地毡上坐着。

达冲的表情忧伤而气愤,她又手抱双膝,似乎在想着什么。

达冲换了一个姿势,脸上的泪又流了下来。

达  冲:“〈自言自语〉阿叔——是我害了你呀!从小你就看着我长大,我达冲还没来得及给你包上一次粽子,做上一次五色糯米饭……我达冲不是不懂事的人,这帮天打雷劈的倭寇,他们不是人,是鬼佬!”

        达冲站了起来,透过缝隙往外看到个个像凶神恶煞似的倭寇守卫,两眼冒火。

达冲脸上涌起悲伤的情绪。

达  冲:“表哥,你会来救我的。达冲生是你的人,死了也是你的鬼。就是做了鬼,也要咬死这些残害百姓的倭寇鬼佬!”

        忽然,达冲神情略怔,透过缝隙,她看到松野和几个倭酋正朝这边走过来。


5、倭寇柘林大营达冲帐外  日——外

        

松野和几个倭酋大摇大摆地来到帐外,其中一个倭酋哗啦啦地掏出钥匙。

锁打开了,松野走了进去。

松野头一摆,身边一个倭人操着生硬的日式汉语说着话。

倭酋翻译:“姑娘,统领大人请你说话,请——”

达冲昂然出帐,在帐门口看了看久违的阳光,挺身跟着众倭走去。


6、倭寇柘林大营小泉指挥帐  日——内

        

帐内精心布置了一个榻榻米,摆放了一套精致茶具,两个倭女低眉顺眼地立于旁侧。

        小泉一见众酋拥着达冲进来,立时满脸堆笑。

小泉十四郎:“〈日式汉语〉欢迎,大大的欢迎!”

        小泉起来躬身,把达冲让到座位上,众倭酋侍立两人周围。

        小泉一挥手,两个倭女忙乎起来,表演起了茶道。

小泉十四郎满面笑容地说了一串日语。

倭酋翻译:“统领大人说,这是日本的茶道,本来就源于中国唐朝,请姑娘品尝!”

        小泉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示意达冲也喝。

        达冲毫不客气,端起来就喝,差点呛了喉咙。

小泉大笑,摇摇头,说了一串日语。

倭酋翻译:“统领大人说,喝茶要品,不能像牛饮,就像姑娘您的长相一样,是画,要慢慢看!”

达冲腾地火起,眉毛一挑。

达  冲:“少来这一套!本姑娘是壮家女儿,人人都会种田插秧,人人都会拉牛犁地,渴了就这样喝水!”

        倭酋翻译叽里咕噜一阵翻译,小泉听着,点点头,这才又说了一串日语。

倭酋翻译:“统领大人说,壮人其实和倭人一样,都是天朝的最边远的子民。日本国王,在洪武皇帝的时候,就接受了天朝的册封,就和你们壮人土司老爷一样,都要接受北京皇帝老爷的确认。倭人之所以这样,是天朝对倭岛进行贸易封锁,不得已,倭人才自己来到天朝做生意。”

达冲冷笑一声。

达  冲:“杀人,抢人,烧房子,抢东西,抢银子,这就是你们的做生意!你们倭人是鬼,不是人!”

倭酋翻译叽里咕噜一阵翻译,小泉听完,满脸怒容,沉默了好一阵子。

看样子是极力地压住了火气,小泉又说了一串日语。

倭酋翻译:“统领大人说了,他不会为了你的无知生气,只有一点提醒姑娘,你们壮人历来是天朝的边鄙之民,官老爷们都看不起你们,你们何必为这个朝廷卖命呢?”

达冲重重地一拍桌子,震得茶杯差点掉地下,两名倭女变了神色,倭酋们一阵惊慌。

达  冲:“放屁!不单单是我们壮人,就算是苗人、土人、瑶人,只要是个有良心的人,看到你们的罪恶,都会和你们拼命!说什么朝廷,官府,官老爷,都不重要!”

        倭酋翻译翻译过后,小泉恼怒地站了起来,瞪着达冲。

        达冲也站了起来,看也不看众倭,神色凛然。

        小泉也一拍桌子,震得两个倭女变了脸色,说了一串日语,“八格”之声不绝。

倭酋翻译:“统领大人也说了,放屁!你们会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达冲理也不理,昂着头,走出帐内。

        众酋看了看小泉,小泉挥挥手,众酋连忙跟着出去,只留下松野和小泉。

小泉十四郎脸扭成恶相,咬牙切齿。

小泉十四郎:“〈日语〉立即实施计划!”

松  野:“〈挺身〉嗨!”


7、金山卫周围乡村  日——外


画面一:伴着浓烟滚滚,一队队倭寇手举倭刀四处乱蹿,嘴里吱哇乱叫。


画面二:某村空宅,几个倭寇手举火把点燃房窗,然后哈哈大笑。

        突然,官军追来,倭寇们扔下东西,跳跃着逃跑,瞬间不见了踪影。


画面三:老百姓扶老携幼,在手持刀枪的义勇们的帮扶掩护下,撤离村中。


画面四:黑夜里,众倭围着火堆,喝酒吃肉,又唱又跳。


8、金山卫城门洞旁  晨——外

        

阿花夫人和最后两拨被调去应付倭寇骚扰的官军将领白泫、王副将、李都司告别。

阿花夫人:“〈拱手〉白将军,王副将,李都司,你们可要当心哪!”

白泫拱手,爽朗地笑。

白  泫:“哈哈,游击将军,就是游击嘛,这回,唱主戏的,就靠瓦参将了!”

王副将也拱手。

王副将:“请瓦参将放心,我王某不会再糊涂了!”

阿花夫人再次拱手,看着他们一一通过了城门洞,才转过身来。


9、金山卫俍兵大营  黄昏——外

        

天空湛蓝,飘扬着“瓦”字将旗和绘有动物图案的岑氏土司的图腾旗。

肃立的手持钩刀长矛的俍兵哨兵。

军帐一个连着一个。

从大营远望金山卫城墙轮廊,夕阳如血。


10、金山卫俍兵大营外  晨——外

        

一队百姓吹着唢呐,敲锣打鼓来到大营门外。

百姓们提着蛇笼,牵着狗,赶着猪,抬着各种礼盒,为首的正是陈师爷。

陈师爷柱着手杖走到大营门外,身后跟着朱察卿、张之象等学生。

手持长矛的俍兵卫兵见状,忙微笑着迎出营门。

俍兵卫兵:“〈喊着〉乡亲们!这些日子,劳军的乡亲越来越多,夫人说了,再也不能收乡亲们的东西了,请你们回去吧!”

陈师爷捻着白胡子。

陈师爷:“这位兄弟,这些东西,可都是你们喜欢下口的?”

俍兵卫兵看到狗和蛇笼,笑着点点头。      

陈师爷咳嗽一声。

陈师爷:“你们不仅要收下,我这位老汉阿公,还要有劳你们的瓦参将亲自出迎!”

俍兵卫兵愣了一下。

俍兵卫兵:“〈不解地〉啊?为什么老阿公?”

陈师爷:“〈笑着〉兄弟看阿公这年岁——”

俍兵卫兵:“您老可有八十了吧?”

陈师爷点点头。

陈师爷:“我跟阿花的交情,比这岁数的一半还长咧!”

俍兵卫兵:“〈大惊〉啊?你还知道我们夫人小名——〈转身〉我这就去这就去,老阿公,你等着!”

        陈师爷乐哈哈地看着俍兵卫兵慌忙入营,继续捻须等候。

        不久,阿花夫人、岑匡、项元池及几名女兵近侍走出营门。

        阿花夫人一步一步地走向陈师爷,走近了,阿花夫人的眼睛登时发直了。

阿花夫人:“〈激动地〉先生!啊先生,我是阿花啊!〈阿花夫人疾行几步,下拜〉”

        陈师爷忙把跪下一半的阿花夫人扶起来,师生俩互相搀持着,瞬间都热泪盈眶。

陈师爷:“〈欣喜地〉阿花是大将军了,这一跪啊地动山摇!可使不得使不得呀!”

阿花夫人:“阿花跪天跪地跪祖公父母,也跪先生!〈说完,挣脱欲跪,被陈师爷死死扶住了〉”

陈师父:“好了阿花,有这份心就好了,先生受领了!〈推开,仔细看着阿花夫人的脸〉阿花啊,当年你和阿猛老爷,那是多好的日子啊,这几十年啊,先生做过多少次梦,总是梦见阿花在背诗经,在和阿猛老爷对歌!〈拭泪,欢喜地〉为师曾经说过,阿花要是个男儿,包不准会当封疆大吏,或为将为帅,卫国安邦哪!现在,阿花也还是个女儿身,却当上大明朝的三品参将了!”

阿花夫人摇着头,泪花四闪。

阿花夫人:“先生,别说我和哥哥们想念你,就是我阿爸直到临死,也还在说,陈师爷让我别做糊涂事,可我还是做了,我悔青了肠子,悔不听陈师爷的话。归顺州还有很多的官吏百姓,他们到现在还在念叨着,当年的陈师爷,那是一个多好的汉人呀!”

        周围百姓人人笑着,朱察卿和张之象也很激动。

陈师爷拉过朱察卿和张之象。

陈师爷:“来来来,这就是能杀倭的阿花夫人,你们的师姐!为师一辈子最得意的学生,就是她了!”

朱察卿、张之象躬身施礼。

朱察卿、张之象:“拜见师姐,拜见参将大人!”

阿花夫人:“〈忙还礼〉好啊,先生,师弟们,〈转眼向乡亲们,挥手〉乡亲们,别站着,都进来,进大营去!”

俍兵卫兵走过来,对阿花夫人指指乡亲们的慰劳品。

俍兵卫兵:“这,夫人——”

阿花夫人一看,笑了。

阿花夫人:“噢,这回就破例吧!收,收!先生带着乡亲们送给我的东西,都收了!”

       乡亲们一片欢呼,帮着赶猪牵狗,进了营门。


11、俍兵大营瓦氏大帐  日——内

       

陈师爷和阿花夫人并列而坐,众人在下首分坐两旁,女兵们给众人一一端上了茶。

陈师爷:“〈激动着,慷慨激昂地〉为师是老了,可眼睛还是亮的,看到倭寇猖獗,官军无能,就恨不能自己也上阵杀敌!有多少次,为师就对学生们讲,要对付倭寇,官军是不行了,非调广西的俍兵不可!”

朱察卿:“是啊师姐,先生常说这样的话哪!”

陈师爷:“到底还是张督帅英明,嘿,说来说去,张督帅和阿花也算是老相识了,知道俍兵的厉害!”

阿花夫人:“阿花15岁还是个蛮女子的时候,先生就给阿花讲忠孝节义,讲中华一家的大道理。我阿花率壮人俍兵不远千里来杀倭寇,都是先生讲的忠,先生讲的义,先生讲的中华一家啊!我们壮人,没有不懂得这个道理的,俍兵弟兄流血,是为了中华流血;俍兵弟兄杀倭,杀的是中华的敌人!”

陈师爷:“〈欣慰地〉说的好,说的好呀!”

        张之象首先鼓起了掌,众人一片掌声。

        突然,一个俍兵急奔入内,跪禀。

报信俍兵:“禀夫人,倭寇果然来了!”

        百姓们紧张起来,阿花夫人站了起来。

阿花夫人:“〈自信地〉先生,乡亲们,看我阿花上阵杀敌!”

陈师爷站起,拉着阿花夫人的手。

陈师爷:“阿花——”

阿花夫人:“〈自信地〉先生放心,我阿花等的就是这些强盗!”

        说罢,阿花夫人率众人急奔出帐。


12、金山卫城道  日——外

        

阿花夫人和陈师爷、学生及众头领上城。

俍兵们紧随其后,纷纷上城各守其位。


13、金山卫城墙上  日——外

        

“瓦”字将旗的旁边,是一杆岑氏土司的图腾旗。

将旗和图腾旗之下,各有一顶伞盖。

将旗之下,站立着指挥战斗的阿花夫人,簇拥她的是众头领和陈师爷、乡亲们等。

图腾旗之下,是着金盔金甲的五六岁的大寿、大禄,由达荣妈、达利妈等看护着。

从城墙往远处望着,烟尘滚滚,倭寇黑压压地排成阵狂奔而来。


14、金山卫城下  日——外

        

小泉和松野两骑当先,率众倭兵狂奔,来到距城防射程之外,小泉举起了手。

倭兵们停住了,人人虎视眈眈地望着城上。

倭寇们显然已准备了攻城,数千人的队伍中配备着攻城战车和云梯等器械。

小泉在前,松野擎着骷髅旗,倭寇翻译紧随后,三人骑马驰到射程之内。


15、金山卫城头  日——外

         

阿花夫人身边的岑匡拉弓欲射,阿花夫人挡住了他的弓。

阿花夫人:“匡儿,看这倭狗要叫什么?”

从城头上看去,三人越驰越近,就连脸上的表情都看得清晰了。

三人仰着脸,小泉一骑当先,两骑分列两侧。


16、金山卫城下  日——外

        

小泉朝城上吼了一通日语。

倭寇翻译沙哑着嗓子。

倭寇翻译:“〈生硬的日式汉语〉统领大人说,俍兵是壮人,不应该管江浙的事,应该回到广西去!”


17、金山卫城头  日——外


阿花夫人仰脸大笑。

阿花夫人:“哈哈哈——告诉你的主子,俍兵也是堂堂中华的武装,有强盗侵入国家,哪有不保卫之理。你们倭人,赶快滚回小岛上去,免得做了异乡的野鬼!”


18、金山卫城下  日——外

        

倭寇翻译跟小泉一阵嘀咕。小泉又说了一通话。

倭寇翻译:“统领大人说,他久仰瓦参将的大名!但你现在已经中了我们的调虎离山之计,城中仅有俍兵一支孤军,已经被我们围得水泄不通,早早投降,念俍兵是客军的份上,饶了你们的性命!”


19、金山卫城头  日——外


阿花夫人:“〈气愤地〉少废话!什么客军?中华的武装有保卫中华土地之责,本参将只能送你们一句话,俍兵就是只剩下一个人,也不会让你们这些强盗得逞!”


20、金山卫城下  日——外

        

翻译说给了小泉,小泉涨红了脸。

小泉十四郎:“八格!〈转身纵马而回〉”

身后两骑也紧随其后。


21、金山卫城头  日——外

        

岑匡狠狠吐了口唾沫。

岑  匡:“呸!放他祖宗的野猪屁!”

阿花夫人看着三个倭寇纵马而去的背影。

阿花夫人:“匡儿,倭寇要扑城了,先让他们尝尝岑氏兵法的粪战!”

岑  匡:“〈笑〉哈哈,婶,全城百姓听说要让倭寇吃粪,这几天把全城的粪都掏了,熬了二十几大锅哪!〈转过脸去〉抬上来!”

众俍兵:“是!〈应声下城道〉”

阿花夫人:“元池——”

项元池:“在——”

阿花夫人:“让乡亲们都下城!”

        众乡亲一听,轰然起来。

陈师爷:“阿花,我那么大岁数了,没有见过怎么痛快地打倭寇,就让我和乡亲们帮点什么吧!”

        众乡亲纷纷附和。

阿花夫人走到陈师爷面前。

阿花夫人:“先生啊,在城头,有久经战阵的俍兵,乡亲帮不上忙,在城道下,燃了几十口大锅,添柴烧火,滚油锅都用得着乡亲们,往城上送滚石,给炮送铁丸子,都用得着乡亲们。先生,您老就当这个头吧!”

陈师爷:“〈激动地〉好,阿花,先生就是累死了,也死得其所!乡亲们,跟我走!”

        陈师爷带着朱察卿、张之象和乡亲们走下城道。

        这时,达荣妈走过来,向阿花夫人施礼。

达荣妈:“夫人,是不是让两位孙老爷下城去?”

阿花夫人:“〈坚定地〉不,两位孙老爷是田州之主,也是俍兵的统帅,你们四十名女兵近侍,全给我护卫孙老爷!有两位孙老爷在,金山城就在!”

达荣妈:“〈一凛〉是,夫人!”

        阿花夫人往城下一看,城下视线远处开始出现了列成队的倭寇攻城队伍。

        一锅接着一锅烧滚的大粪搬上了城跺口,锅下仍架着火,维持着翻滚的状态。

        锅中的大粪臭气冲天,众俍兵有的捏紧了鼻子,有的咧嘴笑着,向城下作着鬼脸。


电视剧《瓦氏夫人》剧照


22、金山卫城下  日——外

       

攻城倭寇排成整齐阵式缓缓向城墙逼来,渐渐靠近。

突然,前头的倭寇飞跑加速,奔到一定距离,蹲伏而下,齐唰唰亮出铳炮。

扛着云梯的倭寇超越他们快速向前奔跑,同时,倭寇的铳炮开始齐射了。


23、金山卫城头  日——外

       

“瓦”字将旗之下,阿花夫人唰地拔刀一挥。

阿花夫人:“开炮!”

岑匡令旗同时一挥,城墙上的官军炮阵地上炮手开始点燃引信。

倭寇的铳炮不时击中在城墙上的俍兵,但大多数俍兵仍伏在跺口后,一动不动。

官军的炮口开始地喷出火光,声音沉闷,但场面极其壮观。

倭寇的铳炮越来越密集,阿花夫人身边火光乱迸。


24、金山卫城下  日——外

        

抬着云梯的倭寇们狂叫着加速,把云梯架在城墙上,嘴衔倭刀,开始攀登。

后面蹲伏着掩护的倭寇铳手仍在轮流着装弹,轮流着发射。

倭寇们刚攀到一半,突然,城头上一片呐喊之声,出现了无数个俍兵士兵的脑袋。

有的云梯被掀了下来,攀爬在上面的倭寇手脚落空,从云梯上掉下来,摔成肉饼。

有的云梯上的倭寇眼看就要爬到城头了,被滚石砸了下来。

城头的大锅滚油和滚粪也开始往下泼了,一泼一大片,到处是倭寇们的惨叫声。

倭寇们的后续跟进的部队被城头炮火不停地轰击,不断被炸得东倒西歪。


25、金山卫城头  日——外

        

岑氏土司图腾旗之下是一张罗伞,下面坐着戴金盔金甲的岑大寿和岑大禄。

两个小孩也镇定自若,一点也不害怕。

岑大寿和岑大禄的前面,站着两个女兵,挺身而立,纹丝不动。

达荣妈和达利妈则站在岑大寿和岑大禄的左右两边。

突然,挡在前面的一个女兵中火铳倒下。

迅速有另一名女兵代替她站在原来位置,挺身而立,纹丝不动。

“砰”地一声,又一名女兵倒下,另一名女兵快速地站在她原来的位置上。

旁边的女兵迅速抬走伤者,进行救护。

阿花夫人和岑匡、项元池在城墙上走来走去,挥舞着手中的刀指挥战斗。


26、金山卫城下后方  日——外

        

骷髅海盗旗之下,小泉十四郎用单筒望远镜观察攻城情况,面色阴沉。

松野下作和倭寇翻译站在他的身后,也一脸晦气。

小泉十四郎放下望远镜,摇摇头。

小泉十四郎:“〈日语〉停止攻城!”

松野下作:“〈大惊。日语〉什么?”

小泉十四郎:“〈加重语气。日语〉停止攻城!”

松野下作:“〈挺身〉嗨!”

松野跳到身后高堆之上,挥舞着手中的海盗旗。

从松野站处一直到攻城倭兵中间,不断有人挥动相同的旗语。


27、金山卫城下  日——外

        

旗语不断挥动,倭寇们开始撤退。

倭寇们潮水般地撤到城头上铳炮射程之外。

挨城墙边上的城下,躺了一地的死尸,战场上浓烟滚滚。

撤离的倭寇队伍的旗帜残破不堪,有的已被炮火轰成碎布条。

倭兵们人人沮丧,抬着还能动的伤者踉跄地走着。


28、金山卫城头  日——外

        

城头上的俍兵们也纷纷直起腰来,开始抬走伤者,整理战场。

阿花夫人和岑匡、项元池巡视着城头,精神抖搂。


29、金山卫附近官军埋伏阵地  日——外

        

“俞”字将旗之下,挺身站着俞大猷、白泫、汤克宽等将领。

俞大猷也在用单筒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金山卫城下。

俞大猷:“〈放下望远镜,对众将〉瓦参将真是硬骨头,倭寇们的牙咬不动了!”

汤克宽:“我们什么时候出击?瓦参将没有发出让我们出击的信号?”

俞大猷摇摇头。

俞大猷:“别着急,估摸着瓦参将是想把倭寇们拖残喽,快垮了,才让咱们动手!让弟兄们都耐住性子!”

汤克宽、白泫、王副将、李都司等:“〈齐声〉是!”

埋伏阵地的沟沟坎坎间,匍匐着无数官军,他们一动不动注视着前方。


30、金山卫城下  黄昏——外

        

太阳西斜,光晕似乎想极力穿破云层,但又无能为力,云彩被映照得极为灿烂。

松野擎着海盗旗和翻译紧随小泉之后,三骑穿过满地的死尸驰到城下。

呈“品”字形驰来的三骑后面,还跟着由若干倭寇推着的一辆囚车。

松野看也不看横七竖八的死尸,仍是以一种不可一世的神态望向城头“瓦”字将旗。


31、金山卫城头  黄昏——外

        

岑匡的眼睛渐渐瞪圆了,他几乎趴到了城跺外。

岑  匡:“〈伤心地〉达冲妹——”

这一声震得阿花夫人身边的众头领几乎要跳起来。

阿花夫人也靠到城墙边上。

阿花夫人:“在哪,达冲在哪儿?〈眼睛也睁圆了〉”

阿花夫人从城跺上露出了半个身,定着眼睛看着城下的囚车。

阿花夫人:“〈大喊〉达冲,看到我了吗?”


32、金山卫城下  黄昏——外

        

囚车内的达冲不仅看到了,也听到了,她着急地在囚车中转着身子,泪流满面。

达  冲:“〈也喊〉夫人,我看到你了!表哥,我看到你们了!”


33、金山卫城头  黄昏——外

        

岑匡和项元池看到城下的囚车,义愤填膺。

岑匡眼睛发红,带着哭腔。

岑  匡:“〈声嘶力竭地〉达冲妹——”


34、金山卫城下  黄昏——外

        

达冲不住地拍打着囚车,痛不欲生。

达  冲:“〈望着城头撕心裂肺大喊〉表哥——”

小泉看着城上城下的反应,狞笑着鼓起掌来。

小泉朝城上说了一串日语。

倭寇翻译:“〈朝城上喊〉统领说了,听说这位姑娘不仅是瓦参将喜爱的侄女,也是俍兵大营中一位武士的未婚妻——”

松野又说了一串日语。

倭寇翻译:“我们倭岛有一个规矩,武士之间为争夺爱人,可以进行格斗,现在我们大营中看上这位姑娘的武士也很多,久闻瓦参将刀法之名,与倭刀也有一比,我们双方比一比如何?这样,不仅可以分出双方刀术的高下,也好决定这位美丽的姑娘应该归属哪位武士。武士之间比武,两军停战,我们绝对保证比武的武士的安全!”

达  冲:“〈哭喊着〉表哥,千万别上他们的当!夫人,你们开炮啊,轰死这帮鬼佬啊!”


35、金山卫城头  黄昏——外


岑匡不顾一切地跺脚大喊。

岑  匡:“达冲,表哥来了,表哥救你来了!”

岑匡手抓双刀,倏然起身,疯了似地往城道下跑去。

阿花夫人:“〈急了〉匡儿!匡儿!〈跺脚〉唉!〈对项元池〉元池,快,你跟去!”

项元池:“是!〈转身也跟下城道〉”


36、金山卫城下  黄昏——外


城门吱呀地开了,岑匡单骑冲了出来,随后,项元池率小队俍兵也冲出。

小泉三人纵马退回到囚车跟前,从后面的倭寇队伍中跑出一队倭寇,列在他的身后。

项元池率这队俍兵也站在岑匡身后,人人仇恨地盯着对面的敌人。

岑匡下了马,手提双刀威风凛凛地走到两拨人的中间地带,挺身而立。

倭寇囚车中的达冲悲喜交加,她泪眼模糊地看着对面的岑匡。

达  冲:“〈自言自语地〉表哥——你来救达冲了……你来救达冲了!〈一边抽着鼻子〉”

小泉朝身后挥了挥手,一名魁梧壮实的倭寇,也手提大刀,凶神恶煞地走向岑匡。

两人对峙片刻,突然风沙袭来,两人同时动手。

〈设计一套武打动作〉风沙吹过,已有一人倒地。

  岑匡看着倒地倭寇踉跄着想站起来,突然又舞起一片刀光。

倭寇的手筋脚筋被挑断,痛苦地在地上翻滚。

岑  匡:“〈高声地〉本头领给这位手拿烧火棍的武士留了条命,可从今往后,他再也站不起来了,你们可别把他扔下喂了狼!”

        小泉侧着脑袋听翻译一阵嘀咕,脸变成猪肝色。

小泉十四郎:“八格!〈手一挥〉”

        小泉身后众倭中又有一人手提长刀,朝岑匡步步逼来。

岑匡沉下眼睛,专注地盯着眼前的倭寇。脚下慢慢地划着地。特写。

突然脚下停住了,然后迅速地跑向前方。

     〈设计一套武术动作〉,两人斗在一起。

        这人功夫高一些,但也不到三个回合,就被岑匡一脚踹翻,也痛苦地在地上翻滚。

岑匡仰天哈哈大笑,他长发飘飘,像个天神。

小泉十四郎又把手一挥。

小泉十四郎:“八格!阴流六式——上!”

        又一名倭寇手擎长刀走了上来,这名倭寇身材奇高,长相更为凶恶。


37、金山卫城头  黄昏——外

        

阿花夫人和众女兵紧紧盯着岑匡的动作,一动不动。

阿花夫人:“达荣妈,让火铳手都盯着!”

达荣妈:“是,夫人!倭寇要使坏,就打掉他!〈转身而去〉”

       达荣妈走向一排趴在城跺边上的火铳手。


38、金山卫城下  黄昏——外

       

这名倭寇走到岑匡跟前,咧嘴怪笑了一下,黝黑的脸上乍一现出白牙,很是吓人。

突然,这名倭寇狂叫一声,起刀扑向岑匡,两人撞在了一起。

斗着斗着,突然小泉十四郎高叫一声。

小泉十四郎:“〈日语〉燕飞!”

这名倭寇陡然奔跳起来,刀横刮似燕扑人,岑匡只乱了几个步子,稳稳地招架住了。

小泉十四郎:“〈日语〉猿飞!”

格斗中的倭寇身形又变,似大猿展臂,刀法极为凌厉。


39、金山卫城上  黄昏——外

       

紧靠在城跺口的阿花夫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互斗的身影。

阿花夫人:“〈大喊〉匡儿,别慌!你杀得了他!”


40、金山卫城下  黄昏——外

      

一听这话,岑匡勇气又长,发起反击,逼得倭寇连连后退。

小泉十四郎的嘴角略跳了跳,又突然喊起来。

小泉十四郎:“〈日语〉山阴——,月影——,浦波——,浮舟——”

格斗中的倭寇不断地变幻身形,手法怪异,这一来来回回,岑匡被对方逼倒在地。

城上城下一片惊呼,倭寇的长刀仍旧攻击不停,岑匡只好在地上翻滚着躲避。

岑匡手中的双刀不断地架开倭寇的长刀,情势危急。

身后站在队伍正中的项元池双目圆睁,手握双刀几次欲跃步向前,但都忍住了。

突然间,城上传来阿花夫人一声断喝。

阿花夫人画外音:“匡儿,下路!”

在这危急时刻,岑匡瞧着机会,双刀滚向对方脚下,齐唰唰地把这名倭寇双脚砍断。

这名倭寇惨叫一声,山一样地倒下了,岑匡挺身而立,威风凛凛。

城头上一片欢呼。

小泉等众倭寇哗地又后撤了十余步。

城上城下鸦雀无声,就这样静静对峙着。

骷髅旗之下的小泉表情既难以置信,又有些害怕,又有不甘,眼睛鼻子十分复杂。

他的手好几次滑下腰间的倭刀,攥住刀柄,可又松开了手指。

终于,小泉朝囚车挥了挥手。

囚车旁的倭寇打开了囚车,放出了达冲。

在两军阵前,达冲飞快地跑出岑匡,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岑匡无限爱怜地看着达冲的眼睛。

岑  匡:“达冲妹!”

达冲幸福而激动地仰看着岑匡的眼睛。

达  冲:“表哥!”

        两人再次拥抱在一起。

        城上城下一片沉寂,尸横遍野的战场上轻烟缭绕,残阳如血。

        项元池一挥手,放出了岑匡的马。

        岑匡跳上了自己的马,温柔地把达冲拉上了马背。

        达冲紧紧抱住岑匡的后背,岑匡一勒缰,转了过来,两人脸上洋溢着甜蜜和幸福。


41、金山卫城头  黄昏——外


阿花夫人和众女兵抹着眼泪。

阿花夫人:“〈哽咽地〉匡儿,达冲!”

达荣妈、达利妈和几个女兵拥着阿花夫人泪流满面。

众女兵:“夫人!”


42、金山卫城下  黄昏——外

        

岑匡和达冲相拥着纵马向俍兵队伍驰来,项元池紧张地盯着他们,就要跨前相迎。

突然,“砰”响起了一声火铳声,达冲摇摇欲倒。

岑匡回头一望,“砰”一声,岑匡也摇摇欲倒。

小泉恼怒地回望了一下,身后两名倭寇一脸无耻地收起了火铳,铳口还冒着烟。

在灿烂的夕阳下,两人拥抱着从马上摔了下来,马长嘶一声,愤怒地举起前蹄。

两人倒在地下,仍两眼相望着,两只手极力地要靠拢着对方,终于又紧握在了一起。

项元池和城下的俍兵们懵了,怔怔地立在原地。


43、金山卫城头  黄昏——外

        

阿花夫人和众女兵瞬间惊呆了,城上所有的俍兵士兵也目瞪口呆,静得可怕。

土司图腾旗之下,大寿和大禄两张可爱的小脸也绷得紧紧的。

一时间,气氛静得可怕。

岑大寿朝城下挥挥手,从小嘴里嘣出稚稚的童音。

岑大寿:“嘎〈杀〉——”

岑大禄也接着哥哥冲口而出。

岑大禄:“嘎〈杀〉——”

阿花夫人直起腰身,两眼望天,满含悲愤。

阿花夫人:“听到田州之主的话了吗?”

所有俍兵:“〈悲愤至极地〉嘎〈杀〉——”

        一时间,“嘎〈杀〉”,“嘎〈杀〉”的声音震天动地。

城道上乱了起来,都处是急匆匆的脚步。


44、金山卫城下  黄昏——外

        

城门大开,俍兵们在阿花夫人率领下,潮水般地冲了出来。

项元池把刀一挥,率原地俍兵迅速向前冲锋。

小泉一伙急速后退,他身后的倭寇们也冲了过来。

双方很快撞到了一块,杀了起来。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