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29集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30集

上一篇:

下一篇:

明朝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电视剧剧本全集第28集

第29集


1、金山卫城下战场  黄昏——外

        

项元池疯一般地直扑小泉,小泉慌忙后退,几个小倭迎面挡住了项元池。

项元池接连砍倒这几名小倭,飞身跃起,双刀狠狠砸向了小泉。

小泉刚来得及把刀拔出来,就架住了项元池的双刀。

刀术明显提高的项元池和小泉杀得难分难解。

阿花夫人和众俍兵悲愤难忍,勇不可挡,和同样疯狂的倭寇杀成了白热化。


2、金山卫后方官军伏兵阵地  黄昏——外

        

“俞”字将旗之下,俞大猷等众将望着金山卫城下方向,听着呐喊声。

俞大猷:“〈放下单筒望远镜〉信号旗已挂在城头——全面出击!要快!”

众  将:“是!”

         众将转身便跑,向各自部属传令。

白  泫:“弟兄们,快动手哇,别让俍兵弟兄把功劳都拿走了!”

王副将:“娘的,咱也爷们一把,弟兄们,跟咱上啊,杀!”

        “杀”,“杀”,官军纷纷跃出伏击阵地,扑向倭寇队伍的后部。


3、主战场后方  黄昏——外

        

在俞大猷、汤克宽、卢镗、白泫的旗帜下,官军如潮水般向倭寇背后杀来。

倭寇们前后相顾,惊骇了。

俍兵和官军们勇不可挡,倭兵们纷纷倒下,溃散而逃。

阿花夫人和项元池悲愤地追着护卫着小泉的一股倭寇,项元池拼命直扑小泉。

小倭们拼命掩护抵挡,小泉拼命逃。

战场上,到处是俍兵和官军的身影,倭寇四散逃命,倭旗被无数人踩到脚下。

残阳如血,金山卫城墙在天空中映出雄浑的轮廊。

天渐渐黑了。


4、金山卫俍兵大营婚帐前  晨——外

        

唢呐向天高举,乐手吹出了高亢喜庆的曲调〈田阳民间婚乐〉。

大营里处处披红挂彩,似乎一片喜庆之气。

但所有的人都没有笑容,所有的人都忍住悲痛。

所有的人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一场特殊婚礼的仪式。

大帐门前,身穿大红大绿的女兵们簇拥着阿花夫人,静静观看着老麽公举行的仪式。

老麽公把一只大红公鸡一头割掉,鸡扑腾挣扎,滴着血。

几个麽公在一旁敲着法器,和老麽公一道,在帐前跳着奇怪的脚步。


老麽公:“此鸡不是凡间鸡——

        它是天上的凤凰伲——

        只要此鸡报信到——

        阳间阴间都欢喜——

        吉时已到——”

        一时鞭炮齐鸣,唢呐吹出更高声调的乐曲,铜鼓敲响了,锣声敲响了。

        众女兵开始唱了起来。


领  唱:“我用彩布彩巾包花种,我用美锦美毯包花芽,

         拿这枝花去栽我园,捧这枝花去栽我家。


众  和:移栽的秧苗才发芽,移栽的花枝才繁华。

        秧苗移栽还在田,我俩同共这枝花,

        待到春来花繁茂,香气吹满我们家。

      

这边的歌声刚落,从长长的铺了红地毯的彩道上抬来两副担架。

每副担架都由四个女兵抬着,各自躺着新郎和新娘打扮的岑匡和达冲遗体。

整齐地站在地毡两旁的披红挂彩的女兵开始唱起来。


众女兵:“来问岳母要枝花,来求岳父娶依达,

         岳父岳母有心意,愿嫁依达愿移花。

         花开枝头红艳艳,花开丛里放彩霞,

         今日花种带回去,园里栽下盼发芽

         ………………

女兵们边唱着边抬着岑匡和达冲的遗体进入帐内,气氛凄美悲伤。


5、金山卫俍兵大营婚帐  日——内

        

婚帐里点着大红蜡烛,床边贴着大红喜字,窗花彩饰,光彩照人。

众女兵抬着两人遗体轻轻放在婚床上,正要退出,项元池踉跄而入。

项元池:“〈泪如泉涌,叩头伏地不起〉阿匡兄弟啊,达冲姑娘,我这做大哥的,给你们贺喜了呀!”

阿花夫人:“〈泪眼模糊,扶项元池〉元池,起来,起来吧!我这个当婶的,替他们领受了!”

项元池:“师父——”

阿花夫人:“〈朝众人摆摆手〉你们,都出去吧!匡儿、达冲的父母都不在,让我代他们的父母和小俩口说说长辈的心里话!”

        众人正要退出,阿花夫人突然又摆着手,众人停住了脚步。

阿花夫人:“〈高声地〉今天,是匡儿和达冲大喜的日子,让营中的贝侬们,谁都不许哭,大碗根漏〈喝酒〉!大块吃肉!”

        所有的人一时掩住了嘴,忍住哭,轻轻退出,落下帐帘。


6、金山卫俍兵大营婚帐前  日——外

        

帐门前点起了又一阵鞭炮声。

老麽公:“〈一敲铜锣〉新郎新娘入洞房了——,贝侬们,喝酒吃肉吧!!”

帐前的唢呐手向天吹奏起来,声音欢乐高亢,喜气洋洋。

大营里摆满了桌桌酒席,众俍兵席地而坐,端起碗来。

众俍兵:“〈高呼〉根漏〈喝酒〉!根漏〈喝酒〉!”

大营里众俍兵吃肉喝酒,“根漏〈喝酒〉”之声此起彼伏。


7、金山卫俍兵大营婚帐  日——内


阿花夫人扶着床沿慢慢坐了下去,一时间,面容苍老而悲伤。

阿花夫人看着两人遗体仿佛熟睡了一般,悲伤得不能自己。

阿花夫人:“匡儿,达冲啊,今天是你们的好日子……你们今天就是夫妻了!营中的老麽公给你们诵了布洛陀经,作了法,你们在阴间也会和和美美地在一起,也会种田打猎,也会孝敬老人,也会生娃崽过日子!你们虽说早早定了亲,可一见面没有不绊嘴的,绊了嘴过几天又好了!可现在成了夫妻,就不一样了,绊嘴会伤人的,心伤多了,夫妻就过不下去了!〈停了一下,强忍着哭腔〉我,我这说的……什么呀?”

阿花夫人扶着腰站了起来,趔趄着走了几步。


8、金山卫俍兵大营婚帐窗外  日——外


达荣妈和达利妈等众女兵从窗外偷看,神情紧张。


9、金山卫俍兵大营婚帐内  日——内

        

阿花夫人颤抖着走了几步,又一次回望岑匡和达冲两人的遗体。

阿花夫人:“你们可真心狠呀!这么些年,你们一个接一个,都走了。阿猛、邦彦、芝儿,还有匡儿,达冲,你们走的时候,都很年轻。年轻好啊,不像我,头发都白了还活着,还在为朝廷冲锋陷阵。〈顿了顿,抑住哽咽的声调〉阿猛,官军说你谋反,你就死给他们看,阿猛你为什么不想想我呀!邦彦,你也是的,你就那么,甘心地不顾自个儿的性命?芝儿走了,也是死给朝廷看的,匡儿、达冲,你们——〈突然高声地〉你们怎么那么心狠,说走就走了呢?难道,只有我这老婆子,命贱,非要活着?〈停下来喘了几口气〉好,好,我就活着,把你们想做的事情,都一一做了!做了,就让我也跟着你们去吧!〈掩面哭泣〉大寿、大禄,别怪你祖婆婆心狠,背着你们上战场,就是让你们知道,你们长大后该做的事,你们死去的亲人托付你们做的事情。〈颤颤巍巍地走了几步,头晕欲倒,又站住了。闭着眼睛〉阿猛,是你吗?是你在叫我吗?你让我做的事情,大得像天,重得像座山!这几十年压得我阿花差点迈不动腿,走不动路!我是想,让大寿、大禄他们早早知道,早早也担一些,别让阿花喘不气来——行吗?啊?”

阿花夫人眼前一黑,天旋地转,眼看就要倒下。

窗户外尖叫一声,闯入达荣妈和达利妈等几个女兵,把她扶住。

几个女兵:“夫人!夫人!”


10、倭寇柘林大营  日——外

         

看着逃回大营的残兵败将,小泉十四郎像头疯狂的恶狼,气急败坏。

小泉十四郎:“〈头发纷乱,两眼通红,走走停停,面向东边挺身狂叫。日语〉天照大神!天照大神!”

松野脸上带伤,满脸乌黑,走到小泉身边。

松野下作:“〈似在安慰地。日语〉统领大人!”

小泉十四郎:“〈有些省悟过来的样子,拍拍松野的肩。日语〉松野君,你的,临时代我照看大营,我要回到领主大人那里,调来全部的兵力,与所有的明军进行决战!”

松野下作:“〈立正〉嗨!”


11、海边  黄昏——外

        

松野带领留守的倭酋送行,小泉上了船,两眼直愣愣地望着送行的众倭酋。

众倭酋最后一次向船上的小泉躬身,目送。

倭船渐渐驶离了岸边。


12、海上  黄昏——外

       

挂着“八幡大菩萨”、“春日大明神”倭旗的船驶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甲板上,小泉又恢复了霸气十足的样子,眼睛中的神态狂妄而傲慢。


13、倭岛大领主住室  日——内

        

大领主长得像个圆滚滚的皮球,面色极其凶恶,半裸的屁股遮住了大半个榻榻米。

住室前面的空地上,一群倭女正跳着优雅的扇子舞。

近侍们殷勤地递给他一杯酒,他一仰脖子,喝掉了,眼睛却还盯倭女们鼓胀的胸脯。

大领主正看着起劲,咧嘴怪笑着,一从事官入室禀报。

从事官:“〈日语〉报领主大人,好像是小泉十四郎回来了!”

大领主像赶苍蝇似地挥挥手,众倭女款款退去。

随后,大领主在近侍们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和从事官一起出屋。


14、倭岛大领主住室外  日——外

        

这是一栋拥有倭式风格的建筑,临海岛最高处。

大领主一伸手,从事官忙给他递上了单筒望远镜。

大领主皱着眉头看着望远镜,镜中出现了小泉的船,船上倭旗在飘扬。

大领主的表情变得异常难看,他看出船上除了几个人外,抢来的东西什么都没有。

大领主:“〈咬着牙〉八格!”


15、靠近倭岛海岸  日——外


小泉的船在快速驶向倭岛岸边,船上小倭欢呼不已。

只有小泉面色阴沉,他神情忐忑不安。

船靠岸了,岸上众倭跑来迎接,船上的小倭也争先恐后地跳下船去。


16、嘉兴官军大营辕门  日——外

        

张经和俞大猷、汤克宽、卢镗等众将站在辕门帅旗下,迎接湘西土兵到来。

土家族装束的士兵们在两个骑马将官率领下来到辕门前,连忙下马。

年轻的一点跳下马鞍。


字幕:  

湘西永顺宣慰司彭明辅

        年纪大的也翻身下马。


字幕:

湘西保靖宣慰司彭尽臣

        

看到张经威仪赫赫地由众将簇拥站在帅旗之下,两人趋前几步便拜。

彭明辅:“末将彭明辅参见督帅大人!”

彭尽臣:“末将彭尽臣参见督帅大人!”

张  经:“〈乐哈哈地扶起二人,环视众人〉哈哈哈——本帅盼湘西的土兵二部,真是如大旱之望云霓啊!诸位将军,直捣倭巢,犁庭扫穴,指日可待了!”

众  将:“〈齐躬身〉谨遵督帅之令!”


17、倭岛大领主住室  日——外

        

大领主对单腿跪下的小泉十四郎又打又踹,小泉嘴角流血,仍一声不吭。

不一会儿,大领主打累了,瞪着眼睛在那里喘气。

小泉十四郎:“〈倔强地。日语〉请领主大人下令,全岛兵力尽赴柘林大营,与明军张经部决战!”

        大领主又起一脚,踹在小泉的脸上。

大领主的脚在他的脸上踏出一个鞋印,但小泉还是以原来的姿式一动不动。

小泉十四郎:“〈仍倔强地。日语〉必须有足够的兵力,才能一举摧毁明军的抵抗意志,消灭他们!”

大领主:“〈气喘吁吁地。日语〉浑蛋!无能!蠢猪!我,我恨不得杀了你!”

        大领主低头咆哮着,像头发怒的胖野兽。

小泉十四郎:“〈以同样的语调。日语〉财物和子女,从大明国沿海的百姓中取之不竭,但一定要彻底击败明军!”

大领主:“〈日语〉八格!〈咬牙切齿地〉全岛的兵力,不不,还要加上从别的岛借来的兵力!蠢猪,这回你要是再空手而回,那就别怪本领主用家法侍候!”

小泉十四郎:“〈头一扬〉嗨!”


18、倭岛岸边  黎明——外

        

太阳刚从海面上升起,倭岛上浪声四起,大批倭寇纷纷上船。

后续的倭寇们源源不断地,唱着倭舞,提着倭刀,迈着短腿,走向岸边的倭船。

大批的倭船驶离海岸,小泉指挥船上的海盗旗那巨大的骷髅头像显得狰狞可怕。


19、海边  日——外

    

倭船遮天蔽日,在海上浩浩荡荡,海面上波涛汹涌。


20、倭寇柘林大营  日——外

        

众倭兵持刀操练,松野像个凶神恶煞似地在操练行列之间走来走去。


21、嘉兴大营张经帅帐外  晨——外

        

鼓声擂响,“张”字帅旗飘扬。

众将盔甲灿然,列队入帐。


22、嘉兴大营张经帅帐内  日——内

        

众将齐向张经参拜。

众  将:“参见督帅大人!”

帅座上的张经摆摆手,众将分列两旁,然后他示意侍立的参军拉开墙上地图。

张  经:“〈看着地图,自信地〉诸位,目前我大明军队对柘林倭寇已经形成合围的决战之局。总兵俞大猷部在泖湖,参将卢镗部在嘉兴,兵备任环部在苏州侧应,这三处均各配土兵;另外,最靠近倭寇柘林巢穴的是游击将军白泫和参将瓦氏夫人部,还有游击将军邹继芳部、参将汤克宽部均配有俍兵。这些要塞均死死钳住了倭寇枯林大营。几个月来,各部无不厉兵秣马,日夜操练,士气高涨,有这个合围的有利态势,决战的时机已经成熟!”

俞大猷:“〈出列拱手〉督帅大人,据末将侦骑密报,倭寇自从在金山卫城下惨败之后,又从倭岛增兵,每天都有倭船到岸。”

张  经:“〈仰天大笑〉哈哈哈——现在的官军不是以前的官军了,粮草充足,训练精良!何况,包括湘西土兵等客军均已到达,本帅就这么说吧——柘林大营的倭寇再多,也只能是瓮中之鳖!”

        众将一阵开心大笑。

阿花夫人:“〈激动出列〉督帅大人!就让我阿花啃最难啃的骨头吧!”

张  经:“俍兵和土兵勇冠天下,决战之时,本帅一定要用作尖刀!”

阿花夫人、彭明辅、彭尽臣:“〈躬身〉谢督帅大人!”


23、俍兵大营  晨——外

        

俍兵们正在操练,演练岑氏阵法。

各种组合兵器和防护兵器随阵形变动,步调一致,杀声震天。

阿花夫人在前头走着,一边说着什么,身边紧随一位青年将领。

青年将领回头,定格。


字幕:

山东参将戚继光


戚继光:“〈诚恳地〉本将防守山东,此次到嘉兴向督帅大人述职,听说瓦参将所部俍兵十出九胜,真是羡慕之极呀!”

阿花夫人:“〈谦让地〉噢,我老婆子能有什么高招,靠的是祖上传的兵法,还有孩子们呐,都还能争气!”

        走着走着,戚继光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的眼睛瞪得老大。

        正在演练中的七人阵随着一声口令唰地变成了十二人阵。

        刀手、矛手、铜牌和藤牌组合得更为严密,形成了一股更为强劲的突击力量。

阿花夫人:“戚参将——”

       戚继光不答,表情怔住了,仿佛着了迷似的。

阿花夫人:“〈靠近他〉戚参将——”

戚继光:“〈省悟过来,击掌〉瓦参将,妙啊,妙啊,七人阵和十二人阵,变幼无穷,倭寇蝴蝶阵又能如何?”

阿花夫人:“〈笑笑〉蝴蝶阵?是有些变化,老婆子看倭寇摆弄的蝴蝶阵,我们的岑氏阵法也要有些变通才可!”

戚继光:“〈击掌〉好,好,瓦参将,给本将讲讲这其中的精妙,如何?”

阿花夫人:“〈指点着〉本阵是七人为伍,每伍都独立作战,四个人专门攻击刺杀,三人砍敌之首。要给士兵们讲明白了——作战时分工不同,不管是谁割了敌人的首级,都是七人共有!十二人组合成不同的攻击和防护分工,也是同理!”

戚继光:“〈感慨地〉好呀,好呀!作战时如此,军纪上一定也有规制!”

阿花夫人:“〈喜道〉戚参将真是有心人!

戚继光:“〈激动地向夫人拱手〉多谢瓦参将!本将多年来苦苦寻求破倭寇蝴蝶阵之法,没想到在您这儿找到了!回营后,本将就组织士兵照此操练,让倭寇尝尝瓦氏阵法的厉害!”

阿花夫人:“〈摇头〉哎,戚参将真会说笑,这不过是岑氏土司兵的阵法稍加变通而已,真能破了倭寇的阵法,也是祖公老爷的功劳!”

戚继光:“〈狠狠地砸了自己手掌一拳,坚定地〉能,一定能!”

        两人相顾而笑。


电视剧《瓦氏夫人》剧照



24、北京皇宫大殿玉熙宫精舍  日——内

        

虽是大白天,里面仍是不见阳光,只有烛火通明。

纱缦里面的蒲团上,嘉靖帝在闭目入定。

黄公公悄无声息地走入殿内,到神坛前先换了香,然后拿起白涓布四处擦洗起来。

嘉靖帝:“〈突然开口〉看见了吗?朕刚才差点飞了起来!”

黄公公:“〈故作惊喜〉回主子,奴才刚才就觉得衣角飘来着,原来是主子又精进了!”

嘉靖帝:“〈盯着他〉朕要你的真心话!”

黄公公:“〈慌忙跪下〉奴才,奴才只是,想让主子高兴!”

嘉靖帝:“〈白了他一眼〉哼!朕是梦里面觉得要飞起来了!”

黄公公:“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嘉靖帝不再说话,轻闭着眼睛,双手作着收势,慢慢站了起来。

黄公公:“〈给嘉靖帝递上了一杯茶〉内阁递过来两份奏折——”

嘉靖帝:“〈呷了一口茶〉哼——”

黄公公:“〈小心地〉一份是赵文华的,还有一份是张经的,皇上要看——”

嘉靖帝:“把严嵩和徐阶叫来问话。”

黄公公:“奴才这就去!”


25、北京皇宫大殿内  日——内

        

嘉靖走上高高的御座上,看完一个奏章,随手搁在手边,又看起第二份。

看着看着,把这份奏章也烦躁地扔在另一侧。

想想,又把刚扔掉的奏折拿了起来。


26、北京皇宫大殿外  日——外     

        

黄公公带着两名内阁成员入内,严嵩走得慢,黄公公一直在前头小心地引导着。

徐阶也不慌不忙,但从不越过严嵩的脚步。

一行人走过门坎,进入大殿内。


27、北京皇宫大殿内  日——外


黄公公:“皇上,严阁老和徐阁老来了!”

嘉靖帝看也不看两人,两眼冷冷地望着空中的纱缦。

严嵩、徐阶:“〈都跪了下去〉微臣叩见皇上!”

嘉靖帝:“起来吧!”

严嵩、徐阶:“〈爬了起来〉谢皇上!”

嘉靖帝:“赵文华和张经的奏折都有内阁的票拟,同一件事,他们所述内容却不尽相同,你们认为他们俩人中谁更可信!”

       两人互望一眼,徐阶示意让给严嵩先说。

严  嵩:“回皇上,微臣以为赵文华所述是实。张经总督六省之兵,却迁延时日,靡饷耗师,所打几个小仗,都是客军所为!”

嘉靖帝:“〈不动声色地〉徐阶,你说!”

徐  阶:“皇上,臣以为,张经所讲未必不是实情!不过,倭寇碰到俍兵,倒是有些怕似的,这几仗,俍兵都打赢了!”

严  嵩:“老臣也以为,俍兵比官军强!”

嘉靖帝:“〈又闭上眼睛〉出去吧!”

严嵩、徐阶:“是!”

        两人恭恭敬敬地叩了一个头,退出了。

        嘉靖帝烦躁地把两份奏章扔出御座之外。


28、绍兴胡宗宪大营将旗之下  日——外

        

胡宗宪面色冷峻,似带着倦意,双手叉腰,站在演兵场正面,眼睛似闭非闭。

赵文华急匆匆而来,看到胡宗宪的样子,嘴角不禁扑哧一笑。

赵文华:“汝贞,嘿嘿,按察使掌一省刑名,你可把捕快们都训练成士兵了!”

胡宗宪:“〈拱手〉兄长见笑了!这可是张督帅的意思,咱这一省刑名之首,也要领些兵,划个防区!”

赵文华:“〈轻蔑一笑,恨恨地拍着胡的肩〉走!我有话跟你说!”

胡宗宪:“〈不情愿地〉哎呀兄长,没看见小弟在忙吗?”

赵文华:“〈皱着眉头〉我从苏州府赶来,还不是为你的事,就这样慢待我呀!”

胡宗宪:“〈才转身〉好好好——”

        两人肩并肩走着,进入大帐内。


29、胡宗宪大帐  日——内

        

一入大帐,赵文华就朝帐内卫兵挥挥手,卫兵看胡宗宪,胡宗宪也挥手,这才离去。

赵文华:“〈几乎贴近胡宗宪的耳边,掏出书信〉严阁老和小阁老托人送来密信,你自己看!”

        胡宗宪看完,把信交还赵文华,不发一言,转身就往外走。

赵文华:“〈追上来,扳住肩〉哎,哎——”

        胡宗宪只好停住了脚。

赵文华:“〈正声地〉这可是两位阁老的意思,搞掉张经和李天宠,你来当浙江巡抚!”

        胡宗宪又继续往走,赵文华急追,到了帐门口。

赵文华:“哎,哎,别走哇!”

胡宗宪:“〈又停了一下,故意站在帐门卫兵身旁〉兄长是奉旨督师,却只能督到小弟这按察使衙门,知道是为什么?”

赵文华:“咱可是为了你好,两位阁老的一番好意,你心中得有个准!”

胡宗宪:“〈一边走着,悲天悯人地〉人生一世,尽人事而已!〈又往外走〉”

赵文华;“〈愣了一下,又追上〉汝贞,汝贞,哎!〈看着胡宗宪的背跺脚〉”


30、倭寇柘林大营  晨——外


大营内,一片沸反盈天的景象。

有训练的,有乱窜的,有的显然刚从倭岛过来。

新倭兵的到来,不断引起正在操练的老倭兵的欢呼!

骷髅旗之下的高坎上,站着小泉十四郎,他看到兵力雄厚的样子,得意妄形。

不断有走动而来的倭兵向骷髅旗下的小泉欢呼。

终于,小泉嘴痒难熬,要开口说话了。

松野下作:“〈挥动着骷髅旗,大喊。日语〉统领大人训话!统领大人训话!”

       众倭渐渐在高坎之下聚集起来,仰脸望着小泉。

小泉十四郎:“〈高举起着双手。日语〉诸君——你们来到了梦想中的天堂!这是大明国最富有,女人最迷人的地方!”

众  倭:“〈兴奋高呼。日语〉武运久长!武运久长!”

小泉十四郎:“〈日语〉只要打好了这一仗,大明国就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我们,这个富庶之地就成了我们的仓库!当你们回到日本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一船的财宝,和一船的美女!”

众  倭:“〈再次欢呼〉武运久长!武运久长!”

        这时,一个倭酋来到他的身边,对着他的耳朵说了些什么。

        小泉像什么都没听到似的,脸上仍挂着倨傲的自负的笑。


31、倭寇柘林大营小泉指挥帐  晨——内

       

小泉瞪着狐疑的目光走来走去,松野等人跟在后边,瞧着他的神色。

小泉十四郎:“〈日语〉土兵?湘西?〈又走了几步,瞪着松野,吓得松野后退几步。日语〉你,就带着新来的诸君去探探他们的能耐——”

松野下作:“〈挺身〉嗨!”


32、前往石塘湾的路上  日——外


松野下作率大队倭兵在行军途中。


33、防守石塘湾的参将卢镗大帐前  日——外

        

彭尽臣向卢镗行军礼,卢镗还礼,彭尽臣转身就走。

卢  镗:“〈想想〉哎,慢,此战目的是让贵部尽快熟悉战场,但毕竟贵部初来乍到,倭寇诡诈,万一不利,从速撤退,不可恋战!”

彭尽臣:“〈躬身〉谢大人提醒!”

       彭尽臣转身而去,卢镗看着他的背影,神色凝重。


34、路上  日——外

        

彭尽臣率土兵一部急匆匆地向石塘湾赶去。

前头的头领骑着马,后头跟着跑步的土兵,人人手持长矛和藤牌,面无表情。


35、石塘湾倭寇埋伏圈  日——外

        

倭寇们伏地埋伏着,虎视眈眈。

有些倭寇藏在水边的沟坎里,用水草伪装着,只有两眼露出凶光,显得很不协调。

彭尽臣的部队刚刚进入伏击圈,四面倭寇伏兵大起。

彭尽臣勒着马,一时不知所措,土兵们也晕头转身,不断有人中火铳倒下。

而前头,松野已举着长长的倭刀,率众倭兵疯狂地奔过来。


36、绍兴胡宗宪大营  黄昏——外

        

一骑探马飞奔入营,在“胡”字将旗之下勒住,马扬起头,长啸一声。

探马滚鞍落马,将缰绳甩给跑过来的军士,自己奔入胡宗宪大帐。

探  马:“〈大喊〉报——”


37、胡宗宪大帐  黄昏——内

        

胡宗宪正和手下幕僚说着什么,探马奔入,行单腿跪的军礼。

探  马:“报——”

        胡宗宪站了起来,走下案桌。

探  马:“〈喘着气〉按察使大人!土兵彭尽臣部在石塘湾遭到伏击失利!”

胡宗宪:“〈走到探马面前〉石塘湾——”

        胡宗宪和手下幕僚都挤到案桌上地图跟前。

        胡宗宪的手重重落到“石塘湾”地名上。

胡宗宪:“石塘湾是督帅大人划给我们的防区,彭尽臣和卢镗部都是友军,理应支援。〈转身对幕僚〉事不宜迟,我们连夜出发!”

幕僚们:“遵令!”

胡宗宪:“〈又挥挥手〉我部火速增援石塘湾的情况,同时派探马飞报俍兵大营!”

一幕僚:“〈躬身〉是!”


38、路上  夜——外

        

胡部士兵手举火把,急速向石塘湾挺进。

火光中,映出骑马的胡宗宪焦急而冷峻的脸。

士兵们脚步匆匆,穿军靴的脚踩在泥地上,坎洼里,零乱而急促。


39、石塘湾彭尽臣部和卢镗部大营  晨——外

        

彭尽臣和卢镗出迎胡宗宪,胡宗宪翻身下马,三人互相拱手。

彭尽臣:“〈感激地〉按察使大人,这股倭寇是有备而来,本部是吃了亏了!”

卢  镗:“快入帐议事!“

        三人转身走入大帐。


40、彭部和卢部大营大帐  晨——内

        

三人刚刚落座,帐外响到一声传呼。

军士传呼画外音:“瓦参将到——”

        话音刚落,阿花夫人风一样地走入大帐,三人都站了起来。

胡宗宪:“〈惊讶地拱手〉夫人来得好快哪!”

阿花夫人:“〈也拱手〉接到了按察使大人的飞骑通报,本将点了一千俍兵星夜驰援。”

彭尽臣、卢镗:“〈感激地〉多谢夫人!”

胡宗宪:“来来来,坐下议事!”

        主座上空着,四人都在下首面对面坐着。

胡宗宪:“〈信心十足地〉倭寇这回是误判了情势!督帅大人正在全面筹划,各部官军无不严阵以待。 这股倭寇既然出来了,就不能让他们再回去!”


41、石塘湾附近某村  日——外

        

松野下作所部打了胜仗,得意忘形,他们牵牛赶猪走出村口,乌烟罩气。

村落中房屋残破,浓烟滚滚。


42、水路上  黄昏——外

        

一艘插着官衙旗号的华丽的船驶向石塘湾水路。

船仓里钻出一个身着六品官服的年轻人,仔细一看,却是项元池。

他背着手,装模作样地四处张望,船上的官军也都是俍兵所扮,也警惕地望着四周。

船仓里和甲板上都装满了酒坛。


43、松野营地  黄昏——外

        

营地里四处点起锅灶,四处浓烟,众倭忙着埋锅造饭。

松野下作兴致勃勃地剥着牛皮,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几个小倭正在帮着他。

一名小倭走到松野下作身旁,躬身。

小  倭:“〈日语〉松野大人,有一艘官船正朝这里驶来!”

松野下作:“〈立时站了起来,狞笑。日语〉哈哈,春日大明神,你赐的胜利来得太快了!他们不知道这条水路已经落在我们手里。〈仰天大笑〉哈哈哈——”

松野下作扔下剥牛皮的刀,一挥手,众小倭立时涌到他的身边。

松野一边往外走,一小倭一边给他递着倭刀,身后迅速跟着一群倭兵。


44、水路上  傍晚——外

        

官船不慌不忙,众俍兵进进出出船舱,把酒坛子搬来搬去。

项元池仍背着手站在船头,故作悠闲,嘴唇上还粘了一圈胡子,一本正经。


45、岸边芦苇丛中  傍晚——外

        

松野和众倭兵守在芦苇丛中,盯着船驶来,突然一跃而出。

众倭在松野的带领下,嗷嗷叫着扑向官船。


46、水路上  傍晚——外

        

项元池故作慌张,忙脱了官服,和船上俍兵纷纷跳水,游过对岸逃走。

众倭也不追赶,迫不及待地跳上船去,一揭开酒坛盖,高兴得手舞足蹈。


47、岸边  傍晚——外


众倭兵兴高采烈,像蚂蚁似地把酒坛往岸上搬运。


48、对岸不远处的芦苇丛中  傍晚——外

        

项元池等人跳船并没有远走,伏在芦苇从中观察。


49、倭寇营地  夜——外

        

火光熊熊,倭寇在火堆旁大吃大喝,酒坛四处乱放,酒香四溢。

在一个接一个的火堆旁,醉得忘乎所以的倭寇们跳着倭岛之舞,丑态百出。

跳着跳着,不断有人扑通倒地,在地下呼呼大睡。


50、松野营地外  夜——外

       

官军、俍兵、土兵队伍已悄悄接近,在月光下,闪出项元池的脸。

项元池:“〈一挥手〉快跟上!酒里的迷药发作了!”


51、松野营地  夜——外

       

松野又喝了一碗,迷迷糊糊地站起来,又稀里糊涂地摔了个狗啃泥。

这时,倭寇营地四处杀声大作。

官军和俍、土兵举刀杀入倭营。

水光中依次闪出指挥众人冲杀的阿花夫人、胡宗宪、卢镗、彭尽臣的脸。

松野趴在地下的身子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终于勉强站了起来。

他捡起地下的一柄倭刀,头重脚轻地走着。

项元池跳到他的面前,松野摇摇晃晃地举起倭刀,与项元池对砍,被项一刀砍死。

残余倭兵狼狈不堪地逃跑,明军乘胜追击。


52、唐家湖畔 晨——外

        

残余倭兵满脸污黑,狼狈不堪地退向唐家湖。

官军喊杀声越来越近,倭兵们惊恐万状,突然,挂着倭旗的倭船出现了。

小泉面色冷峻地站在首船甲板上,这十几条船往岸边靠去。

残余倭兵们连滚带爬,被船上倭兵救上了船。

官军追兵追到岸边,停了下来。


53、运河沿岸村落  日——外

        

一溜倭船沿运河驶去,沿河村落浓烟滚滚。

指挥船上,小泉面色极为阴沉,众倭酋围站在他身边,也满脸懊丧。


54、俍兵大营外  日——外


陈师爷和朱察卿、张之象带着众乡亲敲锣打鼓,提着蛇笼和牵着狗再次来到。

阿花夫人率众头领在营门外迎接。

陈师爷:“〈乐哈哈地〉阿花啊,乡亲们听说你们又打了胜仗,非要拉着我这个老朽一块来犒劳你们!”

朱察卿、张之象:“〈拱手〉师姐有礼了!”

阿花夫人:“〈笑着拱手〉先生,又劳您大驾了!师弟们,快请!”


55、俍兵大营  日——外


一行人喜气洋洋地走过军帐之间,卫兵们持矛肃立,对他们行注目礼。

陈师爷:“〈招呼着一位百姓身边的小孩〉来,阿囡,跟爷爷走!”

阿花夫人:“〈喜爱地〉先生他这是——”

陈师爷:“哈哈,这是我的小孙子,他天天就缠着我这个老朽,说要来看看花婆婆将军!”

阿花夫人:“〈蹲下去,看着孩子〉看看呀阿囡,花婆婆像不像将军?”

阿  囡:“〈若有所思地〉唔,不像!”

众百姓:“哈哈哈——”

        突然,眼尖的小孩盯着不远处的草丛。

阿  囡:“〈一指〉爷爷,你看——”

陈师爷:“〈定眼一看,摆手〉别动,别动——〈弯腰俯下身去〉快,阿囡,拾那边的木枝来!”

        草里出现了一条胖蛇,一老一小俯下身去,那蛇觉出了意外,正要逃走。

        陈师爷的手杖压住了蛇的七寸,一位百姓把蛇抓了起来,放入蛇笼。

        朱察卿、张之象和众人笑了,阿花夫人也笑了。


56、俍兵大营阿花夫人帐外  日——外

       

帐外将旗飘扬,卫兵肃立。

一行人正要入帐,朱察卿摆摆手。

朱察卿:“师姐大人!”

       阿花夫人回过头来,陈师爷也停住了脚步。

朱察卿:“〈感触地〉先生,师姐大人!自从师姐率俍兵弟兄来到,地方上就渐渐安定了,我等同出先生门下,就联诗一首,以志今日之事,好不好啊?”

陈师爷:“〈捻须笑〉你们同窗同门,唱和唱和,也是一大盛事!怎么样啊阿花?”

阿花夫人:“先生,二位师弟,我阿花只会唱山歌,都是粗词儿,哪会联诗啊!还是两位师弟来吧!”

        众百姓鼓掌。

朱察卿:“〈打出纸扇,看了看张之象〉之象兄,我先来了!〈情绪酝酿毕,脱口而出〉江南千里暗妖氛,野哭家家不可闻——”

张之象:“〈想了想〉落日群弧窥白骨,荒林万马卧黄云——”

朱察卿:“将军不下征夷令,使客空傅祭海文——”

张之象:“试问刀重霄肝处,殿头香气正氤氲——”

朱察卿:“万里迢遥征戍士,虎符星发路何赊——”

张之象:“帐前竖子金刀薄,阃外将军宝髻斜——”

陈师爷:“〈击掌〉好,好一个阃外将军宝髻斜!”

阿花夫人:“〈不好意思地〉我阿花可是个蛮婆子,哪有兴致梳这么个,这么个什么宝髻呀!”

达荣妈:“看把夫人说得!夫人当年不也是土司家的千金小姐啊,现在都成了将军了,还不兴那个宝髻斜!”

朱察卿:“都听好了,这一句可是说先生和阿囡的了——田父诛茅因缚犬,乞儿眠草为捉蛇——”

众百姓:“〈鼓掌〉好,好呀!”

陈师爷:“〈捻须微笑〉这句真可谓是江浙百姓对俍兵情意的写照哇!”

张之象:“军储不惜人间供,愿斩鲸鲵净海沙!”

众  人:“〈鼓掌〉好呀!”

阿花夫人:“〈激动地〉乡亲们,乡亲们哪,你们的抬举,我阿花真是消受不起啊!如今——这情势可不比当初,张督帅调集的各路兵力都到了,对倭寇合围之势已成,别看倭寇增兵不断,他们再狠,再凶,来得再多,也只是落到陷阱里的野猪!乡亲们,彻底歼灭倭寇,就在眼前了!到那时,我阿花一定率领俍兵弟兄,冲锋陷阵,直捣倭巢!”

众百姓:“〈振臂欢呼〉宝髻将军,杀尽倭贼!宝髻将军,杀尽倭贼!”

        百姓们群情激动,欢呼声此起彼伏。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