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被扣抢一只鸡 又遇公证人阿富舔肥 幸得好官相救

民国军阀混战时期 贵州省主席周西成听老师劝谏

上一篇:

下一篇:

Minjiangushi.com观点碎片:壮族有什么特色文化?


宋醒,字荣初,绰号宋马刀,湖南省宁乡人。生于清光绪年间。自幼爱习武。于民国十三年来到贵州,投靠军阀周西成,曾任省巡侦大队长、贵阳保安团团长。

军阀杨森主持黔政时,任他为毕节警备区司令。他在贵州活动大约有八年时间。民间流传有很多关于他的传说。

宋醒每天都便衣出门,四处查访。

这天,他来到河坎街,步上龙井桥,忽然见有好多人围在一处,就过去挤在人群中,看见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抱起一只公鸡,一边哭一边数:“说哪样算了,一只鸡好容易喂大嘛?说是你家喂的就是你家喂的?你让我进你家去喊,看哪个喊得应。”

这时,只见一个年纪在五十上下、头戴缎帽,身穿长袍马褂的男人说:“我家院子喂有五六只大母鸡,都是你的吗?你耍赖也不看看这是哪样地方,快给我滚远点!”

侧边有几个帮腔的说:“你这个乡巴佬,打冒诈打在花老太爷家来了,我们这样多年街坊,谁不知道花老太爷是最讲道理的。算罗,你各人快点走罗!”

农妇听了更加伤心哭了起来。

花家趁机把朝门“砰”地一关。

宋醒在一旁实在看不过去,就对农妇大声说:“你是哪里的?你把事情经过讲出来,让我来给你断一下。”

这一说,花家朝门又打开了,花老太爷盛气凌人地走出来,怒气冲冲地说:“是哪个要来断公道?!我倒要看看是如何断法!”一面叫人到警察局去喊人。

宋醒也不理会,只管问那农妇:“你把鸡的来由从头到尾讲给大家听,不用怕,只管照实讲。”

这个农妇说:“我是乌当乡下的,屋头人叫我抱两只鸡来卖,菜市散了,只得串街卖。走到这个巷巷,母鸡一扑,我手一松,它就飞下地,我一追,它就钻进这家朝门里去了。我赶紧推门进去,请他家帮忙捉一下,这位老太爷就不认,把我骂出来……”说着,又哭起来。

宋醒说:“大家听了,这个乡下妇女像不像来打冒诈的人?点把钱,在乡下逼出人命的有得是。是不是请花老太爷说说,鸡究竟是哪个的?”

这一说,周围的人又七嘴八舌讲起来。


军阀时期的军人


花老太爷掉脸叫家里佣人把家里的鸡用笼子捉出来,叫她认。他鼻子哼了一声,恶狠狠地对农妇说:“你要冒认,我姓花的也不好欺!”

不多久,佣人真的把鸡笼提出来,要那农妇认。

农妇走过来一看,指着一只麻花母鸡说:“就是这只。”

宋醒指使农妇把鸡捉来,拿在手上,用食指和大拇指轻轻一捏鸡嗉子,心里有了谱,就高声说:“大家听了,我这个人爱管闲事,但要带天良,说错断错,任大家教训。”

回头问老太爷:“你家鸡喂的什么食?”

花老太爷说:“我家鸡是喂来捡饭、捡剩菜和下蛋的,今早还喂的大米哩。”

有个邻居搭腔说:“人家花老太爷家,人参燕窝用箩筐挑,喂的鸡狗都比我们吃得好哩。”

宋醒转身问农妇拿什么喂鸡。农妇说:“我们连人都没得饭吃,只拿点包谷喂鸡,没得包谷时,就喂点饭豆。”

宋醒听了,走到高坎坎上,大声说:“各位都听到了,花公馆的鸡喂的是大米白饭,乡下人喂的是包谷饭豆。现在两边都一口咬定鸡是自己的。鸡虽小事,名誉是大事。你们几位高邻,愿替花家作保吗?”

三个邻居都说愿意作保。

三人话音未落,也不知什么时候,宋醒抽出马刀,一刀把鸡头宰了,将鸡嗉子剖开,大家一看里面尽是包谷,并没有一粒饭。

大家看得目瞪口呆,花老太爷带怒拂袖转身,预备关门,三个保人也想溜之大吉,哪知已有便衣堵住。

正在这时,花家叫人到警察局他表侄那里请来的人到了,是个巡官,那人走拢来刚要发作,一见是宋大队长,连忙立正、敬礼,不敢移动。

花老太爷这时才晓得,这就是闻名已久的宋大队长、宋马刀了,心中直发抖。

宋醒两手叉腰,说:“鸡到底是哪个的,说呀!”

花老太爷也不回答,只是一再认错,愿多多赔钱,汗水八颗八颗地落。

那三个担保的人也都低着头直认错。

宋醒叫花老太爷拿出两块大洋作赔,吩咐农妇把死鸡拿走,赶紧回乡下去。还要农妇转告乡下人,遇到这种事,就到警察局、保安处去告。

他们老是不照闲,就到省公署找他本己。本己:贵州特有土语,即本人,亦即“我”之意。

农妇叩头谢过就慌慌忙忙走了。

宋醒等农妇走后,见人越围越多,就高声说:“大家听着,现在事已公断,大家看如何发落?”

大家说:“请大队长处置。”

宋醒这才宣布:“叫花家这位老太爷游街三天,游街时,边走边喊:‘我花大富冒诈乡下人一只鸡,大家不要学我这样。’

这三个保人,阿富舔肥,昧起良心说瞎话,实在可恶!三天之中,也必须跟在姓花的后面。在姓花的屁股上挂一个猪尿泡,叫他三人边走边舔,这就是舔肥捧泡的下场,让大家都晓得。”

宋醒把这个美差交给警察局那个巡官去执行。



讲述者:官永富、官  印

采录者:郭家强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