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会闹腾!起义军将领李文茂初会韦祖芬 又动刀子又唱戏

黑旗军抗法故事:刘永福用牛做开路先锋

上一篇:

下一篇:

壮族英雄故事:莫一大王率领壮族人民起义


1854年7月,陈开领导天地会众在广东佛山起义。李文茂率众于广州北郊响应。陈、李联合各路义军围攻广州。

清朝慌了,殖民者也慌了,英国海军用军舰运送清军进广州。第二年,起义军撤围,沿西江而上,占领浔州(今广西桂平),建大成国,并占领附近州县,陈开称镇南王。

1861年,陈开的起义军被清军击败,在贵县(今贵港市)木格被俘就义。

李文茂占领津州后称平靖王,率义军占领象州、柳州、融县等地,攻桂林不下,1858年退往黔桂边境,在怀远(今三江)深山中病死。李、陈余部会合一起继续战斗。


早年,陈开和李文茂带领义军,从广东打上广西,到桂平以后,把桂平改为秀京,建立大成国。接着李文茂准备攻打武宣县城。

清朝咸丰皇帝,知道桂平失陷,惊慌不安,急令地方官府多抽兵丁,进行防范。

李文茂摸清清军的虚实,他感到自己兵马不足,要攻下武宣县城还有困难。这时,他听说武宣县二塘乡朗村有个韦祖芬,有几百人马,打着劫富救穷、反对清朝的旗号,但也常常劫掳江上行商和路人财物,绿林气较重。

李文茂考虑很久,为了壮大力量攻县城,决定和韦祖芬合伙。

李文茂一边派兵明攻、暗袭守在桂平上游的清军,一边领着几个兄弟到二塘暗访韦祖芬。

李文茂戴着竹丝尖顶帽,短衣打扮,来到二塘暗访了两天都没有眉目。

第三天是圩日子,李文茂在牛行走了一圈,在牛行旁边的一家门口蹲着。他见一位老人在这家忙出忙进,他几次同那老人打招呼,老人只是微微点头,一句话也不说。这老人名叫黄三叔。

李文茂蹲久了,正起身要走,见三叔提着一大挂牛肚牛肠从圩上回来。李文茂微笑着又向他招呼。

黄三叔这次头也不点,进家后回头向门外望了一眼,接着,一个年约三十岁的汉子也进了他家。这汉子头戴竹丝圆顶帽,脚穿禾杆草鞋,颈大腰圆,浓眉下一双滚溜溜的大眼睛,这人就是韦祖芬。

韦祖芬大步走进黄三叔的家后,使了一个眼色,黄三叔立即把一条绳摔出门外。接着,三个身背竹丝圆帽的人来到李文茂身旁,拍了一下李文茂的肩膀,李文茂来不及弄清是怎么回事,便被两个人连挟带推地进了黄三叔的家,关上了大门。

黄三叔望着三个人把李文茂五花大绑,推进后屋,才慢慢地打开大门,向外窥探片刻,再坐在门口洗牛肚、牛肠。

韦祖芬坐在一张四方桌边,面对着李文茂劈头就问:“你是哪里来的行商?”李文茂直挺挺地站着,没有回答。

那三个推李文茂进来的人,从腰间拔出雪亮的七寸刀,朝他眼前一晃,恶狠狠地说:“你带多少银子来二塘圩买牛?讲!”

李文茂不慌不乱地回答:“我不是行商,更不是来买牛。”

一个人用七寸刀尖指到李文茂的鼻子说:“不讲!老子这可是白进红出的啵!”

韦祖芬见李文茂不开声,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气冲冲地说:“有钱人,钱就是命,命就是狗屎。”

三把七寸刀齐指到李文茂胸膛说:“你愿意给钱,还是给命?”

韦祖芬见李文茂还是不作声,沉沉地说:“搜身!”

三个人一齐搜李文茂的身,搜出几块小白银和几十个铜钱。


李文茂


韦祖芬又说:“再搜!”

三个人把李文茂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地搜着,突然在李文茂的脚裹肚边,搜出一把雪亮亮的七寸刀。

韦祖芬顿时火冒三丈,接过尖刀,猛力插在桌面上,狠狠地说:“呵,脚上藏刀,你一定是官府派来的暗探!”

李文茂仍是不慌不乱地说:“我不是暗探,我是过路人。”

韦祖芬紧逼地盘问道:“过路人?为什么蹲在门边这样久?”

“我是来暗访韦祖芬的。”

韦祖芬拔起在桌上的七寸刀,不冷不热说:“啊!你是来暗访韦祖芬的,你挑红薯进灶——该煨了!”

韦祖芬对三个人喝令道:“拖他到后园去,绑在马桩上,我要亲手开他的膛,挖他的心!”

李文茂说:“慢着!好汉们,请切勿误大事,我有话要讲。我是奉秀京大成国之命,来这里暗访韦祖芬的。”

韦祖芬听罢,双眼盯望被摔在墙边的竹丝尖顶帽,心想,这帽产在桂平,他说来自秀京是不假,便心气平和地说:“真的,奉大成国之命?”

“真的,我奉命来和韦祖芬相商大事。”

“什么大事?”

“军机大事,不见韦大哥,绝不能说。”

韦祖芬说:“你叫什么名字?”

李文茂察言观色,这时已意识到此人八成是韦祖芬了,便脸带笑容地说:“我是大成国平靖王李文茂。”

韦祖芬顿时又起疑心:“你真是李文茂?好!李文茂是唱广东戏的,你唱几段听听。”

李文茂摇摇身子,摔摔脖子,说:“兄弟把我弄成这样子,怎么唱?怎么演呢?”

“松绑!松绑!”韦祖芬叫人捧来一碗茶,李文茂润润喉,调调嗓子,就边唱边演起《六国封相》来。韦祖芬连连点头。

接着,李文茂又唱一段《将相和》,一人做两人的戏,表演得很细腻,很逼真;唱得很悦耳,很感人。

唱还没有完,韦祖芬低头拱手说:“文茂哥!小弟正是武宣朗村韦祖芬。小弟身在穷乡僻壤,见识短浅,一时鲁莽,险误大事,有罪!有罪!请兄长从严发落!”

那三个人见了,马上收起七寸刀,跟着拱手赔礼。李文茂一一还礼,高兴地说:“不必如此,都是好汉,今日相会,真是三生有幸。”

正当韦祖芬等人消除怀疑畅开叙谈的时候,突然门外有三个身背竹丝尖帽的人,手握七寸刀,齐喊一声:“杀!——”像猛虎一般冲进黄三叔的家。黄三叔哪里阻挡得住,不等到他向后屋报信,那三人已向后屋冲去了。

原来,他们是跟随李文茂的弟兄,知道李文茂被抓,特地来救援的。韦祖芬等人突然听到前屋传来喊杀声,各人立即拔出尖刀准备迎敌。

那三人一跨进后屋,双方都亮出尖刀站好架势,相互虎视眈眈,真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李文茂看见是自己带来的人,连忙跳进中间,拨开大家的手,对那三人说道:“都是自己人,不可鲁莽!”接着他介绍说:“这是韦祖芬兄长,其余各位都是兄弟。”一场误会解除了,大家顿时高兴得流下泪来。

午饭做好了,黄三叔走进后屋乐哈哈地说:“真是不打不相识呀,兄弟们都到齐了,来,开桌吃饭吧!”大家坐定后,

韦祖芬说:“桂平,不,秀京来的兄弟,你们到我们二塘,没有西山茶喝,没有什么好酒好菜招待。我们这带地方有句老话:‘黄茆二塘,牛肚牛肠。’大家随便用吧!”说得大家哈哈大笑。

席上,李文茂和韦祖芬等人,边吃饭边商量合兵攻打武宣县城的大事。



讲述者:黄发利  

采录翻译者:区农乐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