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在民间的故事:茅山术法师蔡宏艺帮穷人解忧

刘三姐系列故事之一:刘三妹没去唱歌 百鸟来帮忙干活

上一篇:

下一篇:

猴子偷吃农夫剩下的花生和酒 不料却陷入一个骗局

刘三妹“无柴烧脚骨”的故事情节让人印象深刻,在另外的民间故事中也流传有这样的故事情节。

这是一位茅山术法师的故事。

传说,蔡宏艺是广东三水县芦苞独树岗村人,读书人出身,屡试不第;家贫,难谋生计,爱与兵勇、游民、流乞为友。因时受族中绅贵冷遇,而族中人又多不解其所为,遂远走他乡。

后来,蔡宏艺得遇异人点化,学成茅山术。归乡后,从不恃术骄人,更不以术谋生,而家贫如故,邻近的村人均称他为“宏艺法师”,今独树岗北帝庙里还供着他的牌位。


为外乡人讨舍饭扇风熄火


有一年年底,花县有一个邻近三水的村里打醮酬神,惹得独树岗一带不少游民、乞丐都去讨斋饭。怎知施舍饭菜的人家见他们全是外乡人,竟一点也不肯施舍,再三乞求也不发慈悲,于是,他们便与施舍饭菜的人吵了起来。

这时,宏艺正好赶来凑热闹,见到众人争吵,便上前劝阻。他吩咐众人坐到祠堂门口的大树脚下,众人争着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宏艺,并恳求他想办法。

宏艺笑着安慰众人:“耐性点儿吧,过一下就会有人送饭菜来给各位的。”

众人只好呆坐着,巴望着宏艺想法子。

宏艺取出随身带来的烂折扇,对着祠堂门口轻轻一扇,立时那间祠堂里面的蜡烛、长明灯和大光灯全熄了。

主坛的喃呒先生立即吩咐各人重新点灯。

灯刚点亮,宏艺又轻轻一扇,火光又一下子全熄了。

喃呒先生觉得无风熄火很奇怪,就问左右的人:“各位在外边可有得罪什么人?”

众人连忙回答:“没有,没有。”

喃呒先生又叫各人再次点上灯烛,他自己却静静地走到门口。他看见树脚下坐着一群讨乞的外乡人,碗钵上空空的,其中有个斯文的人,手执一把烂折扇。

喃呒先生正感奇异,看见斯文人用烂折扇朝祠堂轻轻一扇,里面的人又嘈起来,说:“灯烛又熄了。”这样一闹,连村里的值理都赶来了。

这时,喃呒先生忽然想起来了:“那扇风的人,不就是宏艺吗?”

于是,他连忙吩咐众人不要薄待那群外乡的游民乞丐,并叫值理把两席酒菜送过去,请他们多多原谅。

那群游民乞丐,一见有人送酒菜来,立即围坐在一起开怀饮食了。

这时,祠堂里面的灯烛便全又通明起来。事后,值理把施舍饭菜的人骂了一顿,叫他以后再不要这样做。

从此,这个村有了什么红白喜事,凡有外乡人来乞讨,都尽力施舍给他们。


用香笠担水


有一天,宏艺的儿媳到江边担水,一不小心把水埕打烂了。宏艺便想另买新的,可一时没钱,又不愿意向别人借。

儿媳问他:“那怎么办呢?”

宏艺想了想,便叫儿媳把神楼的两个香笠拿下来。

香笠是用竹篾织成,四面通孔的,怎能装水?

只见宏艺把香笠的灰尘拍打干净,找来一碗清水,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含些水往香笠上喷洒一番,就叫儿媳用它去九曲河担水。

儿媳莫名其妙,又不敢多问,只好照办。她担着香笠来到河边,把香笠汲入水中,一担起来,两笠水果然装得满满的,一滴不漏。

她担着两香笠水从河边返回家,一路上惊动了众乡亲,不少人纷纷赶来看新奇。

一天,宏艺的儿媳又挑着香笠到九曲河边担水。停泊河边的一只货船上的客人,都挤到船头好奇地观看。

船上有一个游客对大家说:“这不过是雕虫小技,有何难处。”

船上的人问他:“你可会?”

那人说:“担?我不会。要她担不成,我可以。”

大家顿生兴趣,簇拥他到船头试试。

于是,那人便指着宏艺的儿媳说:“香笠是漏水的,担不得。”

如此三番,宏艺儿媳刚担起的两香笠水,便一下子全漏在岸边,吓了她一跳。

这时船上传来哈哈大笑声,她抬头一望,只见挤满船头的人,正朝她指手画脚。她心里明白了,原来是这些人在作弄她。

她只好担着空笠回去,把情况告知宏艺。

宏艺听了,吩咐儿媳把香笠烧了,暂时不要去担水。

到了傍晚,宏艺用黄纸剪了一个铁锚,叫儿媳拿到竹树脚,铲一块草皮压住铁锚,并点上一炷清香,又再三吩咐:“此事对谁也不要说。”

到了半夜,潮水开始涨了,泊在河边的客船货艇纷纷起锚开船,而那只船的锚就是无法拔起来,全船的人客急得满头大汗。

这时,有个人忽然想起香笠担水的事,对大家说:“我们得罪了宏艺,一定是宏艺使法戏弄我们,快找人向宏艺赔礼求情吧。”

那个耍弄宏艺儿媳的游客一听心里明白了,立即拿出二两银子叫船家上岸去赔礼,请宏艺放他的船开行。

宏艺见船家百般求情,就接过银子,对船家说:“本来不关你事,做人要厚道些,如果碰上另一个人,非弄到你们沉船不可。这事就算了,回去开船吧。”

那船家感激一番回到船上,把宏艺的话对众人说了一遍,便赶忙启锚开船。他用篙一撑,船就开动了,众人都感到万分惊奇,纷纷议论宏艺的本事。

原来,船家一走,宏艺就叫儿媳把纸锚取回来烧掉了,并把船家的那二两银子交给儿媳去买水埕。


法师


请酒


有一天中午时分,宏艺在庙门口与一群游民乞丐扯三拉四。

话题扯到了村中某间杂货铺,经常用次货充好货,并且短斤缺两,而又生意兴隆,真是天公无眼。

其中一人问宏艺:“这杂货铺,你可领教过没有?”

宏艺笑而不答,只从身上摸出两文钱来,说:“各位跟我去饮酒好了。”

众人见只有两文钱,便笑道:“两文钱只顶一小壶酒,够不着我们润喉咙。”

宏艺说:“放心好了,我包你们饮个够就是了。”

于是,其中一人找来一个青瓦酒壶就去买酒。宏艺把两文钱交给他后,再三吩咐说:“买酒时千万不要说是我买的,老板问你什么,你都不要搭理。”

少顷,酒买来了。宏艺先拿起酒壶饮了一口,就交给各人轮流饮,并吩咐只准一人一口,轮完后再转过头,如此反复,便足以使大家饮到够喉(即喝个够)。

众人见仅得一壶酒,一个一口,以为反正后面的人轮不着了,不如自己多喝些,于是接到酒壶后都拼命张大喉咙。

然而,却也真怪,一连饮了几轮,小小酒壶依然有酒,众人心悦诚服了,都说宏艺有法术,讲义气。

宏艺笑问大家:“饮够了没有?”

大家齐声说:“够了,够了。”

宏艺便把酒壶拿回来,大大地饮了一口,而后把酒壶放到地面,说:“够了,留待下一回再饮吧。”

其中一人把酒壶拿起来,想再饮一口,岂料壶里一滴酒也没有了。

其时,杂货铺老板听说宏艺在庙门口请人饮酒,一壶酒饮来饮去没个完,不禁大吃一惊,急忙打开酒瓮一看,当即呆住了:满瓮的酒,足足少了一半。他心知肚明,这是宏艺使法术教训自己。

自此之后,他再不敢短斤缺两骗人了。


变青竹蛇咬小偷


独树冈村周围有不少涡塘,村里有很多人都习惯放鱼笼装鱼。宏艺的儿子也一样,每晚他都放十个八个鱼笼,希望能装三几斤鱼换些油盐钱。

村里有几个放鱼笼的人欺负宏艺的儿子老实,每天早上总是去把他鱼笼的鱼捉得七七八八。

宏艺知道后,不但不动怒,反而吩咐儿子不要与人生气。

有一晚,宏艺的儿子又要去放鱼笼。宏艺从村边摘来几片竹叶交给儿子,吩咐他在每个鱼笼口上都插一片才放入水里。当晚,儿子按照父亲说的去做,很快就把鱼笼放妥当。

第二天一早,那几个人又照例去收宏艺家的鱼笼,怎知手一摸下去,当即感到双手疼痛麻木。他们猜想一定是被青竹蛇咬了,于是咬着牙忍着痛,急忙提起鱼笼一看,却不见有蛇的影子,只有一些杂鱼,笼口都插有一片青竹叶。

他们想,莫不是宏艺作的法术?于是便一齐去求宏艺给他们解救。

宏艺故意问他们是怎么回事,几个人只得老老实实讲清摸鱼笼的事,并发誓以后不敢再犯了。

宏艺听后笑了笑,说:“你们知错就好,没事了,回去吧。”说罢,就出门去了。

几个人也只得各自回家,刚走出巷口,大家的手就顿时不痛了。


宏艺过年


有一年岁晚,乡下已忙于炸煎堆、油角,油香四散,而宏艺家穷,年货尚未有着落,媳妇不免满腹怨言,问:“老爷,我们怎么办呢?年晚煎堆人有我有,再穷,也得想法子弄一点拜祭祖先吧。”

宏艺听了有点难堪,只好安慰一番。

这天下午,宏艺又到庙门口消磨日子。几个正在庙门口闲谈的父老,见宏艺一副寒酸相,便故意挖苦地问:“你家准备炸多少煎堆、油角过年?”

宏艺苦笑着说:“你们有,我也不会缺。”

入夜,宏艺在自家的灶膛塞满一大把禾草,又在锅里放了半锅水,吩咐媳妇:“千万不要动。”而后便上烟馆去了。

此时,那几个在庙门口挖苦宏艺的父老,家里头正大开油锅,但灶膛里只见烟,不见火,锅里的油老是不开……

那几位父老终于悟起来:“一定是白天得罪了宏艺法师,这下子他在作怪了!”于是,他们马上派人去找宏艺讲好话,恳求原谅,并吩咐:“见着宏艺法师,你们就说,待我们炸好煎堆油角后,一定送些给他。”

他们的家人找到烟馆,见着宏艺,正想按父老所吩咐的话赔礼道歉,宏艺却抢先拦住他们,说:“你们回去好了,你们的东家说话要算数。”

那几个家人晓得宏艺的脾气,只好各自返家去回话。怎知一回到家,便见灶膛火焰通明,锅里的油已咝咝地冒烟了,煎堆油角已炸好了不少。

第二天,那几个父老便乖乖地打发家人把煎堆油角送去给宏艺过年。


庙门角立牌位


每年大热天,蚊子都很厉害,宏艺每晚都到村里庙门口闲坐乘凉。他坐在左边,左边就没有蚊子;坐在右边,右边就没有蚊子。大家都喜欢他四处坐坐。

有时,宏艺在庙门口的石板上睡一夜,这样一来,那晚睡在庙门口角落的游民、流乞,就不再给蚊子咬了。

有一天,众人问宏艺有没有办法使各人都有好觉睡。

时值北帝庙维修,宏艺对众人说:“你们不用烦恼,我自有办法。”

当晚,宏艺同众人在庙门口过夜。

次日早晨,北帝庙在前一天修好的地方塌了一角,值理见状,指责泥水师傅偷工减料。泥水师傅无可奈何,只好翻工。宏艺一班人见到,都说功夫不错。

到了夜晚,宏艺又同众人在庙门口过夜。

第二天早晨,听到泥水师傅大叫奇怪,原来翻工的地方又塌了下来。

值理知道后,心想怕是得罪了神灵,就虔诚地再拜一次北帝爷,并吩咐泥水师傅小心再修。

泥水师傅在翻工的地方焚烧香纸钱,祈求神灵保佑今晚平安无事。

晚上,聚在庙门口的人,都在议论这两天的怪事。

许多人都来问宏艺:“这是怎么回事?”

宏艺说:“这是碰巧的。”

深夜,宏艺见众人都睡熟了,就坐起来,拿起他的破折扇,对着白天翻修好的地方,一连扇了三下,那个地方就又一声不响地塌了下来。

怎知宏艺的一举一动,早就被想探个究竟的泥水师傅偷偷看了个清楚。

次日,泥水师傅就把夜晚见到的情况告诉值理,值理立即去找宏艺,问他为什么这样做。

宏艺对值理开心见诚地说:“只要让我在庙角有个地方着落就平安无事。”

值理们请来父老,议决在庙门口入门左边角落替他立了个牌位。

立了牌位后,修建工程平安无事,晚上宏艺不来,也不见有蚊子来咬人了。这时众人才明白,是宏艺为众人着想的。直至如今,庙门口再没有蚊子咬人。


无柴烧脚骨


有一天清早,宏艺儿媳要到田头收柴草。临行前,她先将米和菜洗好放到锅里,并告知宏艺,待她回来再烧火煮饭。

宏艺听后便到庙门口闲坐,碰巧那天聚集的人不多,坐了一会儿就回家了。

他走进厨房,看到各样都准备妥当,只是儿媳还没回来。

他想:干脆自己动手好了。于是便关上厨房门,搬了张凳仔放在灶口,坐下后,就把双脚放进灶里,拿起火镰包打火。

霎时间,他双脚着火,但却纹丝不动,像是没事一样。不一会,饭滚开。

儿媳挑柴草回来,一踏进巷口,见到厨房冒烟,门却紧紧关着,大吃一惊,连忙大叫几声,却无反应。原来宏艺作法的时候,是不能讲话的,所以听见儿媳叫唤也不应声。

儿媳急忙转到猫窗前往里窥看,只见宏艺将左脚从灶里抽出来,用手里的一扎草扫扫,脚上的火便熄了。

儿媳见状吓了一跳,不禁惊叫:“老爷!火烧着脚骨啦!”

宏艺正要把右脚抽出来,突然被儿媳的惊叫声撞破了法,那条腿虽然抽出来了,但却烧坏了。

一阵刺心的剧痛,宏艺晕倒在地。

儿媳慌忙大声叫嚷,左邻右里闻声赶来,破门而入,把宏艺抬到厅上。由于伤势过重,医治无效,一代异人与世长辞。



讲述者:陈耀槐

采录者:李广惠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