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三姐系列故事之一:刘三娘与甘王唱歌成瘾

广西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1:三只蝴蝶的恩爱情仇

上一篇:

下一篇:

刘三姐系列故事之一:广东汉族刘三妹结缘苗族人家


刘三姐出生在浔州府(今广西桂平市)崇姜里。当地称她刘三娘。三岁  会唱山歌,三村六垌都称她神童。

刘三娘的家里只有一块瘦田。八九岁就到龙井村财主莫贵仁家看牛顶债,日日都同甘王看一帮牛。

甘王比刘三娘大两三岁,不识唱歌,日日赶牛到岭坡上,跟三娘学唱歌。

有一日,她们赶牛到岭坡后,把一头最会偷吃的大水牛栓住,三娘就在树荫下安心教甘王唱歌了。傍晚,三娘和甘王把牛赶回牛栏后,财主来查看,那大水牛咿咿呀呀地讲它被栓了一日,吃不饱。财主马上捉甘王、刘三娘来打。

第二天刘三娘同甘王上岭,仍旧栓住那头水牛,久不久换一处草好的地方,让它吃饱,但少给水饮。晚上,它又告状,还把往日刘三娘怎样教甘王唱歌、煨芋头吃一一讲了出来。刘三娘、甘王又挨打,打得更厉害。

三娘、甘王连续挨打,决心治服那头大水牛,一时想不到好办法。正在愁闷,遇着一个看牛婆,她教给三娘一个办法。三娘就同甘王用灯草火烧了一下牛下巴,牛就成了哑巴。

过几日,财主知道那头牛不会讲话的来由,又重重地打刘三娘和甘王一顿,命令刘三娘不给甘王教歌,还交待几头黄牛做探子。

那几头黄牛几次把刘三娘教甘王唱歌的事讲给财主。刘三娘发恼了,把所有的牛都烧哑了。

有一头肥壮躁烈的大水牛牯,不服气,多次踢刘三娘,想害死刘三娘。三娘和甘王觉得这头大水牛牯是一大祸患,不除掉它就要被它害死。

二人合计在岭坡把它杀掉,割下牛头扎上大石头,沉到烂泥塘里,回去讲给财主,有头牛走进烂泥塘上不来了。

财主带两个长工赶来看。两个长工不愿下塘去,就用长长的绳索打个结,抛去套住牛头,人在塘基上拉。谁知牛拉不起,人反倒跌落塘里,好不容易才爬上岸来,不敢再去拉了。这时,天色渐渐黑了,财主只好带长工回家。

半夜,刘三娘估计财主明日还会去拉牛,趁着月色,同甘王一起松开连着石头的麻索。

第二天一早,财主果然又带几个长工来了。财主和长工在塘基上蹲着监督,要甘王和刘三娘去拉牛。他们看了一会儿,见甘王拉上一只牛头,个个都睁大眼睛,不知为什么头断了?

刘三娘唱一首山歌来激财主:

                真火滚,真火袅,

                烂泥深到沉死牛,

                咁多长工拉不起,

                甘王哥拉牛断头。

财主不相信会拉得牛断头,一直把这件事记恨在心,总想弄个水落石出。

第三年,天大旱,塘水干了,塘底烂泥干裂了,财主带几个长工去挖塘泥,挖了大半边塘都不见有一块牛骨,断定是刘三娘和甘王捣鬼,便把他们赶走了。

刘三娘回了家,甘王还给财主做工。

三娘的大嫂知道细姑唱歌招祸,不准她再出去唱歌。三娘不管大嫂怎样刁难,都要去邻村同甘王唱歌。



有一年清明节,家家户户都赶插秧。刘三娘一面做工,一面抽空去教甘王唱歌。她大嫂恼火了,留下一半田给三娘插,限她两日插完。三娘无忧无愁,照样去唱歌。

第二日天未亮,她大嫂就要她去插田。三娘说:“你不要操心,我今日一定插完。”说完又去教唱歌了,到太阳偏西才去插田。

三娘一到田头,一帮帮麻雀、白鹤、猫、狗跟着来到田里帮插秧,不多久就插完了。她跑回家一说,大嫂不相信,要同细姑一起去看。到了田头,见棵棵禾苗都插得齐齐整整,半块田不缺一棵秧苗,十分欢喜。

大嫂见插秧难不倒刘三娘,便要她上山斩柴。

甘王知道了,赶来帮忙,山猪、白鹤也来帮忙,一日就斩得一大堆柴。

第二日,大嫂见三娘还在家,就说:“七晏八晏啰,还不去斩柴呀?”

三娘回答说:“已经斩得这样大堆咯,烧到开春都烧不完啊,还要那样多做什么?”

大嫂绷紧脸,嘟着嘴说:“不去斩柴,你就放米去煮粥,不准你用柴烧!”说完坐在厨房门口监视。

三娘不忧不愁,手灵脚快,三车两转就放好米下锅,坐在灶口边,挽起裤脚,双手合拢,上下捋几下双脚,两脚一伸,放进灶肚,立时见火光熊熊,不一会儿,一锅粥爆爆滚,粥熟了,双脚抽出来,火熄了,放下裤脚,拿起碗筷,端熟粥给大嫂吃。

大嫂睁大眼睛,不知粥熟不熟,吃了一口,慢慢品尝,接着大口大口地把一碗粥吃完了。

三娘使脚骨煮熟粥,她大嫂也想学学。第二日一早起床,她就学着三娘轻手轻脚放米下锅,坐在灶口边,捋捋双脚,把脚伸进灶肚,盼望起火,过了很久,都不见火光,把脚抽出来,放一把柴草做引火,点燃之后,再伸双脚进灶当柴烧,这回烧得她咿呀大喊,直骂三娘。

当晚,三娘的哥哥刘二回来了。嫂嫂就把这几年来,三娘唱山歌招惹是非的事一一诉说。

刘二听了,非常恼火,搬来一块大马卵石放在大门口,大骂一阵,对三娘说:“你烧得红这块石头,你以后就得出去唱歌。烧不红,半句都不准唱!”

三娘一声不响,立即把石头搬下锅,坐在灶口边,用手捋捋双脚,把脚慢慢伸到灶肚,登时灶里火光熊熊,烧到三更,大石红通通的。三娘大声叫哥哥来看。刘二看到这情景,睁大眼睛,一声不响地走了。

三娘见哥哥转身走,大声唱了一首歌:

                亚哥癫,亚哥癫,

                马卵石头给妹煎,

                煎到三更大半夜,

                亚哥成佛妹成仙。

从此,刘三娘日日夜夜同甘王到处唱山歌,歌声满山满岭飘。



讲述者:吴世初  

采录者:黄君满、刘经元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