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南族三界公的故事:不愿当神仙 回家养菜牛

壮族祖先的传说故事 猴子和人的来历

上一篇:

下一篇:

白马状元的故事:又是竹子里有兵马


毛南族人爱养菜牛,爱吃菜牛肉,也爱唱赞颂三界养菜牛的歌:

                庙节五色糯饭摆中堂,

                鲜嫩的菜牛肉炒生姜,

                菜牛肉九呀九里香,

                三界公的功劳永不忘。

传说三界是毛南山乡饲养菜牛的创始人。他九岁失去爸爸妈妈,孤苦伶仃,只好帮人家放牛。

他自己连一根牛毛也没有,但是他爱牛好像亲兄弟,放牛还有“圈地为栏”的妙术。

他每天清早把牛群赶到垌场里,选好草场,手拿牛鞭在地上画个圈,就上山砍柴去了。等他担柴回来,牛群还是在他划定的草场里吃草,一头也不会跑出界外。

一天,他赶着牛群来到百草垌,垌里百草长得特别茂盛。眼看牛群吃嫩草,他心里甜滋滋的,给牛群划定草场,拿着板斧上山砍柴去。

他一个劲往上爬,爬到一个通天洞,洞里银光闪闪。三界进去一看,有八个人在下棋,一对对下得十分认真。

他横放斧柄坐在一旁,看得入迷,忘记砍柴。

直到红日落山这些人才放下棋子,破开蟠桃做晚餐。

往时,一个蟠桃都破成八片,这次一连破了八个,都是破八成九,众人觉得很奇怪,抬眼见三界坐在一旁,问他:“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三界照直说:“我原本上山砍柴,路过洞口,看见洞里银光闪亮,进来又见你们下棋,看得上瘾,不觉过了一天。”

原来这些都是仙人。仙人下棋虽只一天,凡间却已过了很多年。

众仙问三界:“天都快黑了,你还去砍柴吗?”

这时三界低头望望板斧,斧柄已经朽烂。他说:“斧柄都朽烂了,还砍什么柴!”

众仙认为他有仙缘,将破桃多出的那份递给他吃,称他为“九仙”,邀他同路回仙山去。

众仙引路走在前,三界跟随走后边,走了一程又一程,过了一山又一山,众仙个个急着登仙堂,三界老是惦念着牛帮。

大家来到金刚山,山上林木苍翠,山间溪水淙淙,景色真是人间少见。

三界不觉赞叹道:“好清的水啊,正好派用场呢。”

众仙异口同声应道:“对呀!好洗木耳设斋宴。”

三界随口说道:“好洗牛肚打边炉!”

打边炉是毛南人煮吃的一种习惯。牛肚,即牛胃。边炉,即火锅。煮开一锅汤,把牛胃洗净切成薄片,放下汤里烫得刚刚熟就吃,像北方火锅涮羊肉,味道非常鲜美。

众仙听了,停步细看一阵三界的脸色,说:“难为是个半仙,至今还想念牛帮,看来难登仙界,请你重回凡间吧。”

三界别了仙人,沿着老路返回百草垌,大牛小牛挤满垌场,数来数去都数不清,乐得他心里开了花。


菜牛


他心想:当初只有十几头牛,头头瘦如老母猪;如今哪来一大帮,个个肥鲁鲁?我在这一带放牧十几年,几多垌场都到过,唯独把牛圈在百草垌,牛就大变样,莫非这里仙人来过,水草变得不寻常?

他仔细观察,发现几头牛在争着吃一蔸树苗,一下就把大大小小的叶子吃得精光。他走近一看,是莎树苗。

这时他又看见一帮牛抢着吃一丛草,走近一看是竹叶草。

这两样草木,别的垌场少见,唯独这里长得特别旺盛。

三界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吃了这些叶和草,牛才繁殖得这样快,长得这样肥。

三界把牛赶回村里,照原来的头数还给主人,还剩一大帮牛。他留下几头自己养,其余都分给没有牛的穷兄弟、苦姐妹。

三界又从百草垌采回莎树种和竹叶草子,撒遍山山。从此,百里毛南山乡,垌垌都变成好牛场。不到几年,菜牛成群成帮,遍及各个山寨。

不料,一个深夜,来了一群恶狼饿虎,袭击放养的牛,损失不小。

三界心如刀绞。他想:这样在野外放牛,难免受虎狼伤害,也难防从山上跌下摔死。为了安全,他砌起石墙盖好栏,把牛关在栏里槽养。

从此,他天天割回竹叶草,一把一把地丢在栏里给牛吃;采回莎树叶,切细了用滚水烫软再拌一些小米、玉米粉和少量生盐喂牛。

这样精心喂养,比在百草垌放养长得更好了,圈养七八个月,老牛变嫩,瘦牛变肥,个个毛色光亮,腿壮腰圆,肉质也比野外放养的更加甜美鲜嫩。

三界槽养的方法,很快传遍毛南山乡,家家户户都槽养起菜牛来,毛南地方也因此得名“菜牛之乡”。

后人为了纪念三界的功劳,每到五月庙节(又称“分龙节”),各村各寨都杀菜牛到三界庙祭奠三界公,唱起颂歌:“菜牛肉九呀九里香,三界公的功劳永不忘。”


三界的故事续集一:毛南族传说《雷王怕三界》


雷王饿了就到人间抓小孩吃,被三界抓住,拖到牛栏,套铜圈上头,勒得他龇牙暴睛。雷王从此不敢再吃小孩。三界允许他吃小猪。所以毛南族人祭祀雷王时,供以小猪;家家正厅都设三界公爷神位。


三界的故事续集二:《包公判案》


三界以五木当肋骨医治死了的商贩,死尸得以复活。但是,商贩扭住三界索赔货担。

两人告到包公处。三界讲明缘由,包公下令抽掉木肋骨,商贩当堂倒下。

这些传说续集与《三界公爷养菜牛》参看,我们知道,三界为毛南族传说中的善神形象。



讲述者:蒙海山

采录翻译者:蒙国荣、过  伟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