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三九赶山造河 成就环江县地形地貌

徐霞客撮合壮族和布依族和好 贵州姐妹山作见证

上一篇:

下一篇:

徐霞客评点贵阳的太慈桥


自古以来,毛南族所在地方遍地都是大石山,一座紧挨一座,密得像鱼鳞一样。出门三步就得登山爬坳,走得脚软筋酥汗流浃背。

石山多,水却又奇缺。有些垌场的人要翻山越岭,到几十里外和壮族乡村交界处的东龙河去挑水,常常半夜鸡叫就出门,到太阳正顶才能回家。真是“石头贱如屎,滴水贵如金”。

有些山坳陡得怕人,“爬坳像爬树,石壁擦人鼻”,失足跌死的人,难以计数。

石头山实在可恶,可是世世代代对它无可奈何。

不知哪朝哪代,毛南山乡堂八村出了一个覃三九。他小时父母亲先后失足跌死,所以恨透了那些石山,发誓长大了要把石山赶走,好让大家过安逸的生活。

为了这件大事,他跑到很远很远的昆仑山去寻师修炼,学赶山的本领。在法师那里,他勤学苦炼几年,学得功夫精熟,出师了。

快回来时,他对师傅说:“我们毛南人世代受苦,当今皇上只知征粮征税,拉夫拉丁,全不管黎民百姓死活。我回去不但要把山赶跑,还要造宫殿给大家住。”

法师点点头,说:“众人受苦应当搭救,但是赶山造海是个大事,千万不能性急。回去以后,你要先赶山,后造海,再建宫殿,为黎民百姓办好事,就可以当王。事成不成,就看你的功夫深浅了。”

法师说着,还到后园找了两棵葡萄苗,递给三九:“这两棵葡萄苗你带回去种下,一棵公的,一棵母的。公的要种在凤腾山脚,母的要种在龙飞山脚。这是你的护身神,它们会暗助你赶山、造海、建宫殿。”

三九接过葡萄苗,法师又递给一把竹壳做的宝剑:“这是削石山、刻石柱用的宝剑,使用时千万不能漏宝让别人看见。”

三九拜别师傅回家。

到家后,他先把葡萄苗种下,可是一时心急,把种的位置颠倒了:公的种在龙飞山脚,母的种在凤腾山脚。但他自己没有察觉。

位置一种错,两蔸葡萄藤便长得异样快,没有几天工夫,那主藤就大过两人合抱,叶子大得像斗篷一样,支藤攀满大半座山。

那蔸公葡萄长得更快,那主藤简直像飞一样,半个月攀到京城的城墙高头。

一天清早,皇帝要洗脸时,突然飞来一张葡萄叶,盖住他的脸盆。

他奇怪地问太监:“哪里飞来这么大一张葡萄叶?”

那太监一见,也非常惊奇,急忙跑到皇帝的花园里去看,花园里的葡萄叶子只有巴掌那么大的一张,只好回禀皇帝:“不晓得是哪里飘来的。”

谁知第二天早上,又飘来一张大葡萄叶子,把整个脸盆都盖住。

一连七八天,天天这样。

皇帝惊慌起来:“一定出了妖怪。”

他召集文武大臣商量葡萄叶的事,要查个水落石出。文武百官一齐走出皇宫,到京城四周巡查。走到南城门角楼上,看见一根叶大如斗、茎大如桶的葡萄藤,攀在瓦顶上面。查问守城士兵,都说十天前就攀上去了,只知那藤从京城外面伸过来,不知它远在哪方。

文官武将只好回宫照实禀报。

皇帝猜想:这定是妖怪兴兵犯境的先兆,如果不及早清除,祸患无穷。

他派出一个武将和一个法师,出京城去查斩葡萄藤,限期办妥回来禀报。

那武将和法师顺着那根葡萄藤出了京城,往南方走来。走了七七四十九天,一直追查到堂八村,一见那蔸葡萄藤大过两人合抱,心里暗暗称奇。

两人急急忙忙抽出宝剑轮番砍伐。说也奇怪,那宝剑平时斩铁如泥,可是这回砍起那葡萄藤却一刀不进三分。从早到晚两人累得气喘吁吁,到天黑时分好不容易才算砍断,回到住处,已累得像滚水烫过的葱花一样。

第二天早起,武将和法师准备回京报功,谁知那葡萄藤又复原了,连昨天砍下的一星一点的藤屑也不见了,都转合在原位上,像没有砍过一样。

两人举起宝剑又砍,也是从早砍到晚才砍断。

可是第三天早起一看,哎!又复原了。

这样一直砍到第六天,还是砍不断。

一蔸葡萄藤都砍不断,回去怎样交差?两人连觉也睡不安逸。那天晚上,他们坐在葡萄藤底下,守着它,看它怎么复原。

到了三更半夜,两人打起瞌睡来,天亮惊醒时,葡萄藤又复原了。

又砍了一天,晚上仍旧在那里守着,一直守到四更没见动静,武将又打瞌睡了。

法师睡不着,只是迷迷糊糊地闭着眼睛。这时母葡萄藤用女人的声音说:“他们这几天把你砍得遍体鳞伤,万一真的砍断,不但我们夫妻从此离散,还害得主人覃三九也做不成皇帝。”

公葡萄藤答道:“没怕的,这样砍千回万回都没用,除非他们用烧红的铜锅把断口隔开。”

武将、法师醒来时,见葡萄藤又恢复原样。法师慢想起刚才隐隐约约听到的话,知道就是这葡萄藤在暗助覃三九。如今它无意中泄漏天机,这事就好办了。

法师叫武将继续砍伐,他自己去找了个大铜锅,用大火烧得红红的,到了傍晚葡萄藤砍断了,把那烧红的铜锅盖在公葡萄藤的断口处。

这一盖真灵验,葡萄藤复原不得了,枝叶开始枯萎,断口流出来的鲜血,整整染红方圆一里多地。

功成的第二天,武将和法师回京城交差。那公葡萄藤的鲜血还在继续流着。

公葡萄一枯萎,在凤腾山坳口的那蔸母葡萄藤凄凄切切地哭起来。那公葡萄藤流了三天三夜血,她也哭了三天三夜,枝叶也跟着慢慢枯萎了。

母葡萄藤哭出的眼泪,顺着坳口往山下流去就成了一条小溪。从此清清的流水长年不断。

覃三九种好葡萄藤以后,开始削石山建宫殿。

他师傅本来交代,先赶山造海再把京城建起来,让毛南人住上宫殿,最后建皇宫。

三九一想,哪先哪后都得,就先建皇宫。这皇宫要削四四一十六座高山做柱子。

削山用的宝剑是竹壳做成的,谁都不能给看见。但每天削山时,要他妻子送午饭,又不能让她见宝,怎么办呢?他家养有一只黑狗,他就在黑狗颈脖上系一个小铃铛,叫他妻子送饭时,让黑狗走在前头。三九一听见铃铛声响,就到离工场一里路远的地方接饭。

他妻子送了十几天饭,都不知道他在山上做些什么,心想:他为什么不让我到工场去呢?总想看个究竟。

有一天送饭时,她把黑狗关在房间里,直接把饭送到山上去。妻子到了山上,三九听不到铃铛声,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他妻子一看,唷!几根石柱又高又大,削得直直的,柱子上面还刻着龙和凤,像真的一样,快要飞舞起来。

她对三九说:“唷!你出去几年,回来就成了个好石匠啦!你拿什么削这石头呀?”

三九只好扬着手中的竹壳宝剑说:“这个。”

他妻子“喔唷”一声:“你哄娃崽!竹壳剑破豆腐都嫌软,能削石头?”

“不信你看!”三九扬起手中竹壳剑,想削几剑给他妻子看看,不料那剑已经卷口,变得和真的竹壳一样,哪里还砍得动石头!


石雕


三九见宝已漏了,长长地叹了一声。

皇宫没有建成,石匠的手艺却传了下来,毛南山乡世世代代出了很多的巧石匠,堂八村石匠的功夫尤其出名。

覃三九当晚回家,心里盘算赶山,想把石山通通赶出仪凤坳,再分三个方向赶走:东南方赶往德胜一带,南方赶往金城江一带,东方和东北方赶往水源、妙石、川山一带,把毛南地方变成一片平平的好地方。

第二天大清早,三九扬起一根赶山鞭,把几十座山往水源方向赶去。赶到仪凤村坳口时,歇下来吸袋烟,让那群石山先走。

那些石山走的真快,过一会儿就走了几十里,三九吸完烟已经赶不上了。走到三娘屯的大路口时,他遇到一个从妙石村那边走来的胖女人。

三九就问:“姑姑,你从前面过来,见不见我那一帮水牛往这条路过去?”

胖女人答道:“没见什么水牛呀!只见几块石头山刚往前面滚过去。”

三九一听,知道又漏宝了。

原来覃三九学会赶山术,能把石山变成水牛赶着走。可是一时疏忽,歇下来吸烟,那“水牛”离赶山鞭远了,就现出石头原形往前滚。

三九赶快往前追赶,走到三烈屯一看,一群石头山坐在那里不动,再施几次法术也都不灵了。

当晚,覃三九回到三娘屯住。他想,赶山不成,就造海吧!

天黑不久,三九施起法术来,限定南海的十二条龙要在三更过后、鸡叫头遍时刻,同时到来造海。

谁知那个胖女人也住在三娘屯,和三九住的是隔壁家。因为那晚天气闷热,她翻来覆去睡不着,不停地用大葵扇扇凉。快到三更天,蚁虫叮咬她的屁股,就用大葵扇猛拍几下,本来是赶蚊子的,不料响声大,惊醒了主家的几只大公鸡。

公鸡都是先拍打翅膀才喔喔啼叫的。主家公鸡一听葵扇拍打的响声,很像拍打翅膀声,以为别的公鸡要叫了,争先恐后地啼叫起来,接着全村的公鸡也都叫了。

因为公鸡提前啼叫,只到了两条龙,还有十条不来了,海也就造不成了。

两条龙只造得两条河:一条是大环江,另一条是小环江。

建宫殿、赶石山、造大海都没有成功,覃三九知道自己的功夫还没有到家,再到昆仑山寻找师傅继续修炼去了。

覃三九虽然大功不成,但给壮乡造了两条河,为毛南地方赶走了几十座山。所以现在环江县有大、小环江两条河,下南乡的下南、波川、中南、堂八、仪凤等村屯有了可以种水稻的田垌,也建成了种植水稻的村屯。

只不过,多数村寨仍然被石山包围,只能种旱粮,因此把这些村寨叫做“晓垌”。


另一故事版本


三九到昆仑山学法术,带竹壳刀、芦苇秆、龙须草三宝回家。胖妻要他杀鸡,他没有杀,胖妻心里不高兴。

三九削山修宫殿、赶山造平原、牵龙造海,都为胖妻干扰而未成功。


另一故事版本


壮族传说《三九和土地婆》情节略同毛南族传说,但三九法术学自其父三界,是个反面人物形象,毁陆造海,建海上宫殿,想称王。

土地婆为救民众,有意破其法宝和法术,使他失败。

三九赶山有利毛南山乡而不利壮乡,因此毛南族传说和壮族传说里,人物形象一为正面,一为反面。

有的毛南族师公说,风流的女神灵娘和三九、土地公、蒙官、鲁班都有私情。

胖妻、土地婆、灵娘都与三九有恩恩怨怨。



讲述者:谭瑞福

采录者:覃鸿图、袁凤辰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