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树偷油陷害樟树 好在有土地公公来评理

鸡为什么看到蜈蚣就去叮?

上一篇:

下一篇:

刘三姐系列故事之一:牛干坏事被刘三姐惩罚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有一天,一个油贩子赶圩买了油。天太热,半路上他放下油桶,靠着樟树坐下歇凉。树上的蝉“知了,知了”地叫着,叫人听了更加发困。

樟树睡着了,油贩子也靠在樟树下睡着了。到后来,连蝉也睡啦。

这时候,旁边的松树趁着大家都睡熟了,把它的根须伸到油桶下,叮穿了桶底,一口气喝了个够,再把桶里剩下的油往樟树上泼洒。

油贩子睡得可死啦,松树偷油他一点也不知道。

樟树睡得更死,连松树把油泼洒到它的叶子上,一点也不知道。

蝉先醒了,刚好看见松树把油桶放回原来的地方。

油贩子醒过来了,挑起油桶赶路,唉!油没有了。油贩子大声喊:“谁偷了我的油?谁偷了我的油?”

这时,松树假装睡着了,樟树也还没睡醒。

油贩子看见无人理睬,一眼看见樟树的叶子还淌着油,便一扁担往樟树身上打过去。

樟树吓了一跳,醒了,见油贩子狠骂自己,说自己偷吃了他的油。

樟树受冤枉啦!但看见自己的叶子淌着油,有理也说不清。


樟树


这回,轮到樟树把蝉骂开了:“这个死虫!就是因为你唱歌,害得我睡着了,要不,我就清清楚楚知道是怎么回事,谁也不能往我身上栽赃了。”

蝉吓慌了,赶忙解释道:“樟树哥,我唱歌唱得自己也睡着了,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我醒来时,看见松树叔叔把油桶往地上放。”

松树猛地打了个颤,慌了神了。它本来是假装睡着的,它们讲的话句句都听得清清楚楚。但它转念一想,就是你这个臭蝉见我把桶放下,又能把我怎么样?你说是我,我说不是我,又有谁来对证?

它装着刚刚被吵醒的样子,满不在乎地说:“你们在这里吵吵嚷嚷,为什么呀?”

油贩子把扁担猛地往地上一顿,斥问松树道:“是不是你偷了我的油?”

松树说:“不是。”

油贩子说:“如果你偷了又不说,往后人来把你砍下,叫你树墩子不再发芽,长不出枝桠来。”

松树争辩说:“偷吃鬼,不抹嘴,不是樟树又是谁?要是我偷,要是我拿,往后人把我砍下,树墩永远不发芽。”

樟树一听笑了,因为它刚才见松树听蝉说话时,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分明是它偷的,就说:“不怕你松树说大话,就怕不说老实话,快叫土地公公来评理,谁偷吃了油就该罚。”

土地公被请来了。土地公听了大家的话,说:“油贩子,你刚才怀疑樟树偷油吃,你打了樟树一扁担;现在大家又怀疑松树偷油吃,你也捅它一扁担吧!”

油贩子拿起扁担往松树身上一捅,戳进树身里去了,好一会儿,又用力把扁担抽出来。

这一抽,好哇,一股油也跟着流了出来。这回,松树没话可说啦,它那厚厚的疙瘩树皮也没法遮它的丑了。

从此以后,松树就受了惩罚,一直到现在,人把它砍了,树墩子真的不发芽,不再长枝桠了。它肚子里还往外淌着油。

樟树呢,长着油滑光亮的叶子,是当年松树把油偷偷泼洒上去的缘故。



讲述者:苏美超

采录翻译者:苏  珊

采录地点:武鸣县马头乡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