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1:三只蝴蝶的恩爱情仇

广西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2: 壮锦就是定情信物

上一篇:

下一篇:

刘三姐系列故事之一:刘三娘与甘王唱歌成瘾


这是广西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在广西叫做《三蝶奇缘》。

《三蝶奇缘》在广西大苗山,同时流传着叙事长歌,韦公、采啵、燕啵、丝味等男女歌师都能传唱。

韦公读过私塾汉文经典,很会讲故事,又很能唱歌,他所讲的苗语故事夹叙夹唱。


柳州城外有个祝家庄,有家富户祝员外。祖上做过知府,娶山中一位苗女为妾,正房未生孩子就去世了,偏房顶替上来,生子传下后代。

祝家五代独生,祝员外四十多岁又得一个女儿,取名英台。英台跟哥哥一起读书,写诗作对。两人赛诗时,哥哥常常败下阵来。

哥哥结婚三天,上京赶考,中了探花。祝家庄张灯结彩,柳州知府登门赠匾,轰动柳州方圆百里。

不久传来恶讯,祝公子欢喜过度,一命归天。

过了两年,英台要去庐山读书,想考个状元回来,补哥哥的遗恨。

阿爸、阿妈、嫂子都不赞成她外出读书。

嫂子说:“姑去读书,夜间睡宿同谁眠?女儿家心野,将来难找婆家哪。”

祝英台在院子里种一蔸花,请来爸、妈、嫂子说:“天井种花,能去读书花鲜鲜。花若干枯,慢来骂我祝英台。”

头天栽花,二天转青,三天长花苞,祝员外夫妇认为是天意。

嫂子不放心小姑独自外出,半夜烧一锅滚水淋在花身,第二早喊英台,请来公婆讲:英台种的花死了。

大家来看,花开放了,还有几只蜜蜂嗡嗡唱歌哩。

英台女扮男装,告别亲人上路,说:“女儿种的花如果枯死了,说明女儿在外头做了对不起爸妈的事情,绣房里有女儿刨的竹节鞭,任凭爸妈抽打。”

再讲柳州城里有家富户,姓梁,祖上从广东来广西做生意。梁家八代单传。梁员外晚年才得一个儿子,取名山伯。他十八岁这年动身去庐山读书。途中大雨,躲进凉亭,撞在亭里祝英台的身上。

两人不撞不相识,避雨相撞却结拜为兄弟。一路上步行、乘车、乘船,谈谈说说唱唱,不知不觉出了广西地界。

这天,梁山伯、祝英台来到一条小河边。

渡口空无一人。日头落到对河的山坡那头了。

山伯脱衣,赤膊一身下水,催英台赶快过河寻旅店住宿。

英台和书僮合衣过河,钻进刺蓬换了干衣出来。

山伯问英台:“何必背这一身的湿衣裳呢?”

英台答:“父母早交待,过河莫脱衣,水里有龙王。”

梁、祝二人来到庐山拜师。先生猜算出两人中必有一女子,说:“只剩下一间房一张床了。你们在床中间放一碗水。如果明晨水泼出来,你们就另投名师吧。”

祝英台这一夜都没有合眼,梁山伯倒头便睡。英台悄悄伸手过去,在山伯的鼻孔前停留一下试探他的鼻息,又缩手回来,心里赞叹:“这个人几诚实呀!”脸不觉一热,赶紧闭上眼睛。

这些举动,先生躲在窗外看见了,他的心放了下来,英台这女子早有提防,山伯还蒙在鼓里。

第二天,先生叫人把房子从中一隔,各住一边。

二人在庐山勤学三年,学了满肚经文。

这年三月三歌节到了。先生准假三天,让大家到歌坡去学习民间的学识。他告诫弟子,心诚学识就丰富,《诗经》大都是从民间采集来的呢。

坡会上人山人海。斗马、赛马,还有芦笙踩堂哩。

梁山伯看芦笙看得手脚痒痒的,他从一个后生的手中拿过芦笙,依呜依呜吹奏起来。

祝英台不知不觉中踩起歌堂来了。

梁山伯停下芦笙,问:“贤弟,你怎么踩歌堂?”

同学们起哄:“应该喊贤妹!比我们寨上的姑娘还有身段,踩得还有样哩。”

祝英台说:“家中我为长。小妹要去踩歌堂,我只好偷偷去学,学会了再教小妹,这样我也就会了。”

三月三歌坡回来,大家学识都有长进,写出好多书房里作不出的好诗文。

九月天,有同学放话:“祝英台是个女子。”

梁山伯同他们辩论。

同学说:“你看他的胸前,有一双鼓鼓的奶子。男子的奶子有这么胀鼓鼓的?”

又有同学说:“我们约他一路下河边洗凉。”

大伙拖梁山伯喊他一路下河边,祝英台讲:还有点事情,跟后就来。可是一直都没有到。

梁山伯责问他:“为什么失信?”

祝英台推说:“伤风头痛下不得冷水。”

梁山伯摇摇头,又问:“睡宿如何不解衣?”

祝英台一时答不上,慌乱中手指碰到衣扣,答道:“衣衫难解又难穿,上下三百铜扣子,夜里解扣到天光。”

梁山伯还是摇头,说:“哪有早晨穿到夜,哪有解到五更初。”

祝英台憋得脸红到耳朵根,突然起身奔出门外。

梁山伯怔在屋里,后悔莫及。

英台独自坐在小溪边,拍打一下鼓起的奶子:“就你不争气!唉!硬要鼓起来!”

十八岁的姑娘正是奶子一天比一天鼓的时候呀,看来庐山住不下去了。

她去找师母告假回广西,吞吐吐说:“我……我是个女儿家。”

师母说:“我们早就看破了。唉!女儿习文真难哪!当年我也这般出来一整年,认识了你师傅。”

她老老实实地说:“我同山伯同窗三年……”羞羞答答拿出一只扇坠。

师母接过这定情信物,说:“这个媒,我做定了。”

祝英台想走还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怎能忘记?她解下腰带,写了一首诗,压在梁山伯的草席底下,走了。

梁山伯听师母说贤弟回广西去了,拔脚赶来,赔礼道歉。

英台推说家里来信,父亲病重,暂时回去探亲,请梁兄宽怀。

山伯这才收拾愁容,送贤弟一程。

祝英台恨不得这条路永远不到尽头,就这样走下去。

走呵走呵,走到一个小山头,英台突然开口:“梁兄呀!你看那边有蔸石榴?果皮都爆裂了,几甜呀!”

山伯说:“光秃秃的一片,哪来石榴?”

英台说:“贤兄不知哪!

                哥哥送我到山头,

                山头有蔸好石榴。

                果子隐在树叶底,

                可惜哥眼不中用。”

走呵走呵,不知不觉下了山。小溪边有蔸大柳树,一对喜鹊在枝头喳喳唱歌,英台说:

                “哥哥送我到溪边,

                树上喜鹊唱连天。

                它们成天对打对,

                英台独个几可怜。”

走呵走呵,走到一口大水塘边,塘里鸳鸯对对。英台说:

                “哥哥送我到塘边,

                塘中成双好鸳鸯。

                它们自由成双对,

                配偶何用靠爹娘。”

走呵走呵,来到河边。渡船从对岸划过来了。

到了河中间,河水把船往下游推去。船夫用尽力气,挣扎好久,船才慢慢拢岸。

英台说:

                “哥哥送我到河边,

                河中有只小渡船。

                你看只有船就岸,

                哪有移岸去就船。”

走呀走,前头一条山溪汩汩流出谷口。山伯说:“贤弟,去洗把脸,清爽爽好赶路。”

英台洗罢脸,溪水清清,恢复平静像面镜,笑着说:“梁兄!你看水里。”

山伯看了看水,说:“水里什么也没有呀!”

英台说:“你低头细看。”

山伯当真低下头,鼻子几乎碰水面,说:“什么也没有呀!”

英台叹气:“唉!

                哥哥送我到溪边,

                水中倒影两个人。

                低头看见几清楚,

                一男一女几分明。”

山伯看祝英台好久才说:“贤弟是不是归心似箭,急晕了头、急花了眼?”

英台长长叹了一口气,望着水上漂流的几片叶子,像对自己,像对河水,像对梁山伯说:

                “可惜空把书来诵,

                水生芙蓉却望空。

                有缘千里红线飞,

                莫负芙蓉情所钟。

                枉在人间是男子,

                哥哥老实太过龙。

                气得芙蓉钻水了,

                有女不谋中何用!”

梁山伯根本没有听见,他转过那山弯去了。枝头上的鸟崽吱吱叫着替英台着急。

走呀走,来到古庙。梁山伯拜了拜佛像。

祝英台跪他身旁,说:

                “英台大胆说兄知,

                兄若为僧我为尼。

                我同梁兄齐跪下,

                夫妻拜堂好百年。”

梁山伯气恼地一甩袖子,站起来跺脚说:“一对男子怎样拜堂?愚兄不送了,你自己保重吧。”出庙门奔原路走去。

英台正要去追,山伯“哎哟”跌倒。

英台过去替他揉脚。山伯偏脸过一边。

英台说:“梁兄,读书人的气哪能这样大的呢?我是替你着急嘛。梁兄呀!你年过二十尚未娶亲,我想给你做个媒。我有个小妹,同我是双胞胎哩,我愿为梁兄搭桥。”

山伯一喜:“真的?”

英台说:“弟弟还能哄哥哥。不知哥哥愿不愿意?”

英台说:“你可要早点来把亲聘定哟,要是人家走在前头了,到时喊天叫地都不灵了。”

她反复叮咛:

                “我给梁兄打个谜,

                千千万万要记真。

                二六、三六、六一六,

                准时前来把亲定。”

又取出一只扇坠交梁山伯,说:

                “我把扇坠交给兄,

                你拜师母就知由。

                两只扇坠配成对,

                就等梁兄到家求。”

临别时英台又叮咛一句:“梁兄可要记真,回去晒床呵。”

祝英台学成归来,常与柳州文人赋诗作对,一时名盖柳州。

树大招风,花香引蝶。祝府门槛挨媒人踩烂了不晓得多少条,板凳挨媒人坐歪了不晓得多少张。


三只蝴蝶


路分三岔,话分两头。柳州府马太守来广西接任不够两年。他有个独龙崽马广,年方十九,文才虽讲比柳宗元还远得很,但在柳州这块地皮上也是掰着指头可以数得着的人物,去年中了举人,更是瞧不起寻常的女子。

马太守年过五十,抱孙心切,几次给儿子提亲,儿子首先问女方文才怎样?

祝英台归来,马广开始哼哼几声:“蛮地有何才女?”后来她名声大了,马广不服,拿出中原抄来的妙对,叫人送去。

想不到送对人还未回到家,祝府的人把对好的对子送进门了。

马广一看,连声称妙,急急找父亲,请快快派媒人。

马太守当然高兴,马上把柳州名声最大的覃媒婆请来,托她到祝府做媒。

覃媒婆花言蜜语说得祝员外心动,交英台的八字红庚给她。

马家将祝英台的红庚和马广的八字一对,拍案叫绝,是双好筹。

马太守托覃媒婆领着家丁,抬着猪羊三牲重礼、五百两黄金,天麻麻亮就送到祝府。

祝英台回来半年多了,遥望北方,那块精心织齐准备送给情人的紫布锦不晓得翻看了几多回了,梁山伯却至今毫无音讯。他早就应该到了的呀!

祝英台盼梁兄,盼哪,盼哪。

这一早却是母亲来向女儿道喜,说的是马太守的公子举人马广,一个有财有势又有文才的靓崽。

英台只得把和梁山伯凉亭结义、庐山同窗三年、留下扇坠信物、托师母做媒……一古脑儿全倒了出来。

妈妈说:“柳州梁家,我们也曾考虑。只是他家公子三年不归,不敢草率从事。女儿约他一个月内来提亲,如今半年多了未见音讯。唉!人合命不合哪!”

英台恳求爸爸退掉马家的亲事。祝员外摇头,说:“坐了这张板凳就难起身了。”

讲古的人两头忙,说罢西方讲东方。

(minjiangushi.com小龟侠解释:“讲古的人两头忙,说罢西方讲东方”是讲故事人的口头语,意思是:讲故事的人两头忙,讲完了这个人的一段故事,要讲另一个人的故事了。)

梁山伯自从祝英台走了以后,听课走了神,吃饭不知味,睡觉不知枕。

这天,他又无精打彩地倒在床上,隐隐约约一股霉味,他一摸,席子已挨泪水打湿。他猛地记起,临别时英台千交待万叮咛要晒床。以前隔不了几天都是英台来晒的。

山伯一翻床,飞出英台留下的诗文。读着读着,悔恨、哭泣,“我真是枉读一肚书!二六、三六、六一六,相加合成三十,喊我一个月内赶往祝家提亲……”

梁山伯突然想起祝英台临别讲的话,泪水也顾不上抹,直奔师母家。

师母拿出扇坠,讲他“真是个木头脑瓜!”

山伯接过扇坠,行李也顾不得打点,急奔柳州。

路上经过几多日晒雨淋都不说,单讲他天麻黑到了柳州城,家门也不进,直奔城外祝家庄,拍开祝家大门,向祝员外说明他是祝英台的同学,特来拜访。

祝员外说:“英台外出多日,一时难得回来。”吩咐家人带山伯到客房休息。

山伯刚走,英台奔了出来,被父亲拉回绣楼,说:“如今你是马家人,哪能放肆动私情。”

英台要求见梁兄一面。

父亲答应成全这一回,但提出三条:明晨相见,从此不再来往,劝他另寻紫布锦;见面笑容相迎,不准啼哭;马家权势大,要懂得利害,劝他死了心。

第二早山伯告辞,祝家家人传话,小姐回来了。

山伯见了英台,兴奋过度,没觉察英台的心情、脸色变化,一个劲地傻笑。

英台忍不住大股大股的泪水涌出凤眼:“贤兄哪,你来迟一步了,如今我俩相思变成空了。”

梁山伯离开祝家庄,一路上不晓得跌了几多个跟斗,天麻黑才摸进家门,一头栽在床上昏昏沉沉,再也清醒不起来了。

爷娘急得团团转,再三追问根由,山伯呐呐地道出实情,最后说:“再见英台一面,死也闭眼了。”

妈妈心痛儿子,带上重礼来祝府求亲。

祝员外答:“小女早已许配太守马公子。”

梁母要求见祝英台,祝父答应了。

梁母要求英台治儿子的相思病,再见山伯一面。

祝父说:“英台已是马家人了。如果太守知道,哎哎!你我两家都不好说话呀。”

英台说:“伯母,你坐一下子,我写一封信给梁兄,他看了可能回得拢。”

梁母接过英台给的一封信,道了谢,转轿回屋,交给山伯。

山伯打开一看,是英台的一缕头发。这时门外传来炮声,“马家花轿接人去了。”

梁山伯对母亲说:“我死了请把儿埋在通往祝家庄的道路边。……”说完,一缕魂絮脱窍幽幽飘去,两眼却睁得大大的。

这边说到马家的接亲队伍还没有出城门,梁山伯的死讯已传到祝家庄。

祝英台大喊一声:“哥哥呀!”便晕死过去。

接亲的队伍进庄,英台要去祭奠梁兄,不然死也不进马家门。征得马家人同意,祝员外提出:一不披麻戴孝,二不痛哭失态。

祝英台哪管这么多,现成的三牲重礼一齐带去,风风火火直奔柳州城。

一落轿,英台就哭得跌坐地上。她一哭三爬爬到山伯灵前,磕响头,掀开大帐,扑在山伯身上,抱颈交颈,哭得天昏地暗,细雨纷飞。

                妹我来迟一步了,

                哥你为何不等我?

                哥哥独自先走了,

                丢下妹妹孤苦多。

                哥哥你去为哪个?

                还不就为祝英台;

                现在妹同哥交颈,

                你就亲亲妹的腮。

                喊天现在天不应,

                叫地现在地不灵;

                哥你有灵就等妹,

                黄泉路上再诉情。

                哥哥你快闭眼睛,

                妹我早是梁家人;

                你就放心先步走,

                妹我等下背后跟。

祝英台用嘴唇把梁山伯睁着的双眼吻合上。她哭呀哭,哭得青山白了头,哭得小河涨大水。

祝家连连来人催,梁母也是又拉又劝,她还是紧紧抱住梁兄不松手。

                四年前逢在凉亭,

                未成夫妻已同床;

                来得明呀去得清,

                兄弟夫妻早成双。

                来得明呀去得清,

                不怕先生用水装;

                妹我长夜睡不着,

                哥你一觉到天光。

                哥你路上莫心焦,

                冰清玉洁妹花鲜;

                伴你坟中非别人,

                是我英台陪身边。

英台哭灵的事,一下子传遍柳州城。马太守气得胡子都吹起三尺高。

马广却赞叹:“难得难得。阿爸,你就不要难为人家。我马广能有这么个女子相伴,给我宰相我都不干了。”

英台哭灵的第二天,梁山伯安葬了。

第三天,马家来接英台,花轿绕道,避开山伯墓。英台在轿中喝道:“我要再看一眼梁兄的灵坟。不然……”亮出一把剪刀,直抵喉咙。

马广忙赔笑脸:“转轿。”

到了梁山伯坟前,祝英台下轿,跪下,抱住石碑,放声痛哭。突然坟地升腾起一团紫雾,散去时不见了祝英台,只见天上翩翩飞舞着一对大彩蝶。

马广一见此情景,歪歪斜斜奔进竹山。

等众人发觉寻来,他早就一根腰带挂竹梢。

马太守知道凶讯,当天就在梁山伯坟旁筑起一座大坟,压倒梁墓,连祝英台嫁妆一起厚垫在马广身下,叫她想翻也翻不了。

刚立好石碑,马广坟尖升起一团紫雾,一只黑蝴蝶飘飘飞起,绕坟九圈,向远处那对大彩蝶追去。


故事到这里基本就结束了,这个故事在广西很多地方流传,但是韦公所讲《三蝶奇缘》还有尾声:

清明节马、祝、梁三家都来上坟挂青,吵得天地不宁。刚好包公巡察到柳州,停轿问来由。

三家各说各的理。

包公说:“三天后升堂。”

包公同王朝、马汉微服私访,弄清三家曲曲折折的事情,倒在阴阳枕上睡去。

包公魂游太上老君宫。太上老君叫他先救活三人。

包公醒来,传三家人挖坟搬棺。棺下有洞,洞中两张石床,一张床躺着紧紧相抱的梁祝,一张床躺着马广。

包公给三人灌参汤,三人醒活转来。

三人各说各的理。

包公让祝英台在滩头洗长发,梁、马二人抽签,马抽得北签站北岸,梁抽得南签站南岸,长发飘往哪边便和那家结亲。

开头吹南风,英台长发飘往北,突然转大北风,英台长发直飘南岸,山伯搂发怀中。

三家纠纷解开,马氏父子向梁、祝致贺。

马广后来上峨嵋山学佛,当佛寺的主持。马太守调往湖广。

三年后,梁山伯上京考中状元。

韩宰相招女婿,梁山伯不肯。

韩宰相面奏皇帝,封梁为元帅,领兵三万北上抗击匈奴,被围在辽阳城。

祝英台见夫三年不归,女扮男装上京寻夫,访得音讯,刚逢朝廷开考,也考中状元。

韩宰相招女婿。祝英台洞房花烛夜,对韩女讲明真情,韩女同情,双双揭皇榜出征。

韩宰相配备精兵良将,祝韩二人率十万雄兵北上。韩女熟读兵书,大获全胜,解了辽阳之围。

梁、祝、韩三人奏了宰相一本。皇帝要斩宰相。

梁、祝双双为他求情,讲了韩女功劳。皇帝开恩赦罪。韩女由皇后作主,配给梁山伯为妾。

后来,祝、韩二夫人各生一子,梁家不再单传。

梁山伯思乡心切,奏准皇上,和祝英台、韩氏女同回广西探亲。这些都是“梁祝后传”了。



讲述者:韦  公

采录翻译者:过  竹

采录地点:融水县香粉乡雨卜村九象新寨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