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2: 壮锦就是定情信物

广西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3:裙带变成草花蛇

上一篇:

下一篇:

广西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1:三只蝴蝶的恩爱情仇


木兰峒有个书生叫梁山伯,要到柳州府读书。有一天,他走到一个地方,这里风景秀丽,一湾碧绿的清水河,在一栋白房子边弯过,河边翠竹丛丛,河上群鹅戏水。河边石阶上,有个年轻的姑娘在洗衣服。

梁山伯看到眼前美景,不觉吟起诗来:

                江中一对鹅,

                仰头叫唧唆,

                白毛浮绿水……

梁山伯念到第三句,觉得不好收句,就顿了一下。

那洗衣服的姑娘突然转身接下去:

                无屎莫来屙!

梁山伯给这姑娘嘲笑得火了,便朝姑娘撵来。姑娘赶紧提起衣篮飞跑。

梁山伯见那姑娘跑进了白房子的大门,知道这就是她的家,便上前拍门。

开门的却是一位老人。老人问:“拍门做什么?”

梁山伯说:“刚才有个妹崽笑骂我,我要找她论理。”

那个老人刚想向内屋发问,隔着中堂的布幔一动,那个洗衣服的姑娘走出来了。

姑娘说:“我没有笑骂你什么呀?”

老人问梁山伯怎么回事。

梁山伯讲了赏景吟诗,最后将姑娘笑骂他的“无屎莫来屙”都讲出来了。

梁山伯刚讲到这里,那姑娘就说:“你听错了!听错了!”

梁山伯说:“我耳朵不聋,怎么会听错?”

那姑娘说:“我讲的是‘黄爪弄清波’。哪来的‘无屎莫来屙’?”

老人听了,微笑说:“我这妹崽续的也不错呀?”

梁山伯反复吟诵:“无屎莫来屙,黄爪弄清波,好,续得好!我刚才就因为一下子收不了句,顿一下,谁知这姑娘倒帮我续的好句子,姑娘,我错怪了。”说完,向姑娘打躬作揖,

那姑娘掀起布幔向内屋溜了。

老人知道梁山伯要去柳州读书,请梁山伯在家歇息,酒菜招待。

老人觉得梁山伯是个老实人,问:“相公多大年纪了?”

梁山伯回答:“今年刚满十九岁。”

突然,中堂布幔一动,一个英俊的美少年走来中堂,拉着梁山伯的手说:“小弟今年刚满十八岁,我们两个结拜做兄弟吧!”

老人一愣,说不出话来。

梁山伯却给这后生热情感动了,对老人说:“老伯家有这么一位英俊的兄弟,刚才为什么不请出来相见?”

后生说:“刚才在后山打柴回来,听我妹妹说来了一位大哥,想不到就是仁兄。”说完,便对老人说:“爹!这回有梁兄一同到柳州念书,你总放心了吧!”

老人这才清醒过来,是女儿英台女扮男装,看来倒很像,但不好给女儿出外读书呀,可是有梁山伯在,又不好说,因此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这后生立刻跪在老人面前,扯着衣襟撒娇说:“这回爹爹应该答应了!”

梁山伯把这后生扶起来一同入席,共同向老人敬酒。

这老人名叫祝公远,见梁山伯老实忠厚,又见他没有认出祝英台是女扮男装,也就答应他们两人结拜成兄弟,明天一同起程到柳州府念书。

晚上,妈妈一夜睡不着觉。祝英台安慰妈妈说:“堂前挂着女儿绣的桂花,院中栽着女儿种的牡丹。如果那院中的牡丹枯萎凋谢,那墙上绣的桂花失掉芬芳,就说明女儿在外面做了对不起父母的事,到时候妈妈就算没有这个败家的女儿算了,这回总该放心啦!”

妈妈也答应祝英台和梁山伯去柳州。

快到柳州府城时,前面横着一条江,江边又没有渡船。如果不赶过江,那入学的时间就过期了,怎么办?

梁山伯说:“我们脱下衣服放在马背上,牵着马游水过去吧!”

祝英台说:“不行不行!我爹妈原先不同意我出远门,就是因为请个先生算过,说我三年内要有大灾难。要躲过灾难就要三年不准脱衣服。在光天化日下光身,就冒犯天帝;在水底下裸体,就冒犯龙王。梁兄就一个人游过江去吧!等到晚上再没有船,我自个回家算了。”

梁山伯不同意一个人先过河,一定要等祝英台同走。

等着等着,太阳就要落坡。梁山伯说:“那你就穿着衣服同我一起游过去吧!”

祝英台显得很为难说:“梁兄呀,你可知道我是家父的独生子、家母的单根线,从来不准下水,哪学过游水?你赶入学要紧,还是自个游水过去吧!”

梁山伯说:“我游水在前头牵马笼头,你就抱着马的颈脖浮水过去吧!”

祝英台看看天色已晚,也就答应了。

过河以后,趁天黑在丛林里换衣服,这一关,祝英台瞒过梁山伯了。

当天晚上,他们两个人才到学宫报到。教师见他们两人是从溪峒来的土人,是有心向学的人,答应收下,但只剩一间房一铺床了,就要他们两人同铺睡。

把床铺好后,祝英台在中间画了一条线,对梁山伯说:“小弟在家素来独宿惯了,我们还是画条界线吧,免得挨近了睡不着觉,第二天就没有精神听课了。”

梁山伯说:“划条界线当然可以,但愚兄喜欢翻身,半夜过了界怎么办?”

祝英台说:“好办。小弟自小喜欢独宿但又怕鬼,后来有个巫师送小弟一把匕首,晚上握着睡觉惯了,只要贤兄一翻身过界,小弟这匕首轻轻一捅,不就醒了?”

梁山伯只好吐吐舌头,祝英台微微一笑。

两人高高兴兴洗脸去了。

祝英台每晚都读书很久,等到梁山伯入睡了,她才躺到床上睡;大热天,她也从来不脱衣服。

梁山伯问她,她说:“小弟比兄愚蠢,所以每晚要多读一两个时辰,不这样功课就赶不上了。小弟只为要免三年灾祸,家母给缝了一套紧身衣服,前后一百二十对纽扣,如果每晚睡觉时要脱衣,早起要穿衣,单是解扣的时间也不够用,哪还有睡的时间呢?何况还怕点名迟到,挨教师手板。”

梁山伯听她说得有理,也就不再往下问。

但是,同学中有人怀疑他是女的,偷偷告诉梁山伯,梁山伯也留心观察起来。

有天,两人同吃饭。梁山伯久久地看着祝英台,把祝英台看得不好意思起来,问:“看我那么久做什么?难道我变样了不成?”

梁山伯说:“我发现你耳垂穿过洞眼,难道男人还带耳环不成?”

祝英台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呀!你聪明一世,懵懂一时。小弟早先多灾多难,这你都知道了,我不是小名九妹吗?就因为命硬不好带,爹妈才叫我丫头的名,又给我穿耳坠孔。这点风俗你还不知道吧?”

梁山伯想想也有道理。

后来听人说:女人火气大,用芭蕉叶垫了睡一晚便会焦黄。

梁山伯对祝英台说:“现在大热天睡觉,床上热,今晚我去砍几片芭蕉叶来垫了睡吧!”

祝英台说:“好!”

这晚,祝英台和梁山伯早早睡觉。等到半夜,梁山伯睡熟了,祝英台悄悄起来,把自己垫的芭蕉叶放到窗外去承露水,到天快亮时再拿进来放在席子上。

等到天大亮,梁山伯醒来时,见祝英台还沉沉酣睡,轻轻拍着床板叫醒英台。

梁山伯趁祝英台去梳洗,拿起垫睡的芭蕉叶一对比,感到祝英台垫的芭蕉叶,比自己垫身的还青翠得多,再也不相信别人说祝英台是女子了。

有一次,大家比赛掷石子,看谁掷得远,谁就本事大。一个个轮流掷。

轮到祝英台掷石子时,有个调皮学生说:“祝英台是女人样。”

祝英台斥问他:“你为什么胡乱骂人?”

那调皮学生说:“男人掷石子往前掷,女人掷石子往横掷,刚才大家都见到你往横掷出石子的。”

祝英台说:“射箭还是侧身射才远,掷石子为什么不能横着掷呢?”

那调皮学生说:“不是的,不是的。因为女人奶子大,直掷不方便,不信你脱下衣裳给大家验验。”

祝英台受到侮辱,十分气愤,便趁那调皮学生要动手动脚时,打了他几个巴掌。

众人因为他没有礼貌,都说:“打得好!打得好!”

祝英台气得跑回宿舍,一夜没有睡熟。仔细思量,看来读书三年已满,家里父母一定挂念,还不如回家好。但又觉得和梁山伯感情很好,如何舍得,虽愿结为鸳盟,女人怎好意思自己开口,便留诗一首。

第二天向老师请假回家,老师同意了。

梁山伯送行。两人走上一个高山,祝英台说:“休息一下吧!听说这个地方有无花果,梁兄能不能去折两个来润润喉。”

梁山伯忠厚老实,直走到山前山后去找,结果空手回来。

祝英台唱山歌笑他:

                无花果树叶青青,

                两个果子藏树荫,

                有情有意摸到果,

                香在喉头甜在心。

两人又走到一座树林,英台说:“能有两片红皮柚来吃多好。”梁山伯又到树林去找,找遍了树林连红皮柚子树的影子都不见,又空手回来。

祝英台又唱山歌:

                红皮柚子长树桠,

                有情有意伸手拿,

                有情有意剖开看,

                剥去红皮现红花。

他们走到大河边,一只船正向岸边驶来。祝英台说:“梁兄,你看到什么了?”

梁山伯说:“我看到一只船正向岸边驶来。”

祝英台说:“你眼是不错,可惜心太直了。”

梁山伯说:“我不懂你的话。”

祝英台说:“怎么不好懂,我再唱一首山歌吧!”

                一枝芙蓉站岸边,

                河里漂来一只船,

                有心折花船靠岸,

                哪曾见过岸拢船?

梁山伯还是不明白这个意思。

这时,河里游来一对白鹅,并排在河里游水。

祝英台说:“梁兄,要是我们像那对白鹅这样形影不离多好呀!”

梁山伯说:“贤弟讲话差了,这白鹅哪能和人比呢?”说时,那白鹅“昂昂昂”拍打着翅膀,好像两个人相互攀肩向远处游去了。

这时,河边有一对青蛙追着小虫吞吃了,相互依偎着。

祝英台对梁山伯说:“梁兄,你看这对青蛙多么亲昵,假如我们两个这样亲昵多好啊!”

梁山伯说:“贤弟又差了,为什么把我们人比作青蛙,这个比不得的。”

这时,有一对鸳鸯从远处飞来,落在河里。这对鸳鸯一落到水面,便你啄梳着我身上零乱的羽毛,我啄梳着你身上零乱的羽毛,非常相亲相爱。

祝英台看着这对鸳鸯沉思起来。

梁山伯说:“贤弟,这对鸳鸯可算是恩爱夫妻了。”

祝英台突然脸红说不出话来,向梁山伯痴痴地望着。

梁山伯问祝英台,为什么脸红起来?

祝英台哈哈大笑。

梁山伯问为什么?

祝英台说:“我不笑就要哭了。想起你我同窗共砚三年,感情不能说不好,你今天来为我送别,说明我们难舍难分。我们就要分别了,就想把一句心里话向你说说:我家有个妹妹,就是当年在河边洗衣服的丫头,如果你能看上她,请你今年放假时就来我家说媒,不知你意下如何?”

梁山伯说:“你那妹妹聪明伶俐,愚兄虽有此心,就怕高攀不起。”

祝英台说:“我给你留了一首诗在砚台下,你回去好好拆开看看,如果你有情有意,就照那信中行事,不要给旁人知道。”

这时,那艘渡船靠岸了,祝英台就要上船作别,临上船时,又交代说:“要记住:有心有意船靠岸,哪曾见过岸拢船!”

梁山伯来不及回答,只见那船像箭一样,冲开水波,把祝英台渡过江去了。这时,才感到自己孤独起来,赶快打马跑回学宫来。

一下马,急忙打开房门,见砚底压着一幅色彩斑斓的壮锦,壮锦里包着一封信,拆开一看,可愣住了!


壮锦


原来信里写着一首诗:

                当年洗衣在河边,

                情哥骑马过村前。

                三句鹅歌掀水浪,

                一言续句两情牵。

                无花果熟留哥要,

                红皮柚子留哥连。

                项鸡脸红将生蛋,

                少女红唇想结缘。

                情哥不是痴呆子,

                赶快请媒缔良缘。

梁山伯看完信,这时才明白祝英台原来就是那日河边洗衣裳的姑娘,便也向教师请假,说爹妈病重。教师也准许他回家。

梁山伯失魂掉魄地追赶祝英台,走到一个大塘边,看到一对白鹅游过来,梁山伯问:“你们见祝英台走多远了?”

白鹅抬起头“昂昂昂”叫着。

梁山伯听不清它讲什么,气起来用两手抓两个鹅颈,狠狠往路边甩去,鹅颈给拉长了,所以现在白鹅都长着长长的颈脖。

梁山伯失魂掉魄地追赶祝英台,走到田坎上,见到一对青蛙在田坎边捉虫,梁山伯问:“你们见祝英台走多远了?”

青蛙“啯啯啯”叫着。

梁山伯听不清它们讲什么,心中一急就气起来,双脚踩着它们的头跑过去。青蛙的头给踩扁了,所以现在青蛙的头都是扁的。

梁山伯失魂掉魄地追赶着祝英台,走到大江边,大江茫茫没有渡船,只见一对鸳鸯在江里戏水。

梁山伯问鸳鸯:“你们见祝英台走多远?”

鸳鸯回答:“走过三天啦!”

梁山伯一急,就要游水过江,谁知这江才涨了水,中间流水很急,把他推回岸边来。

梁山伯问鸳鸯:“你们能帮我过江吗?”

鸳鸯说:“我们当然能帮你过江,但不知道你拿什么东西给我们作报酬?”

梁山伯说:“我出门很急,什么东西都没带,身上只有这幅壮锦最贵重了,你们帮我过了江,我就把这送给你们吧!”

鸳鸯便一只在一边,架着梁山伯肩膀游到了对岸。

梁山伯把壮锦送给鸳鸯做报酬。鸳鸯把这幅壮锦做成两套衣服,所以现在鸳鸯身上的羽毛是非常漂亮的。

梁山伯虽然这样着急,但是,晚了!因为祝英台回家后,家里出了一件大事。

原来,镇安府(在今百色市德保县)有个土官马文才,早就知道怀远(今宜州市怀远镇)地方有个聪明美丽的祝英台,曾经几次派媒人来下聘,祝公远家都说到外婆家去读书没有回来。

祝英台回到家的消息一传出去,马家立即又派媒人来下聘礼,祝家不好拒绝,便问英台。

英台说:“我们家是知书识礼的家,他既要下聘,我先出个对给他,他马文才对得出,才好答应婚事呀!”

媒人问:“那请姑娘出个对吧!”

祝英台说:“好,我就出个对子:怀远怀君千夜泪。”

媒人把对子拿回去,马文才愣了,因为他家虽是世袭土司,却没有文墨,一听说祝英台要对对子,便说:“我土官喊声地震,讲话铁钉!明天就请个先生来定日子,一定要讨人。”

第二天择日的先生来了。先生说:“大老爷,命相不对呀!”

马文才说:“有什么不对?”

先生说:“老爷的命是老鼠命,只能打地洞;人家小姐是凤凰,要飞天的。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合不来。”

马文才说:“怎么合不来?老鼠吃谷在仓库里,难道凤凰不到库房来吃粮食?你胡乱算命,我要打烂你的招牌。”

马文才说完,就派人到祝英台家强迫下聘礼。

这天,梁山伯骑着马,一路赶到怀远祝英台家来,见到了那一湾清水,见到了那粉白房子,心中很高兴,然而只少了一样,就是那河边少了一个当年洗衣裳的姑娘。

梁山伯用力抽马一鞭,转过弯到了祝英台家的门前,家丁向里通报,就听里面应声“客堂等候”。

梁山伯在客堂等候,这客堂就是当年两人结拜的地方,刚刚回想当年的情景,突然听到幔帘里佩环响声,接着幔帘一掀,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出来,深深对他一揖。

梁山伯一面还礼,一面仔细看看。

只见这个姑娘戴着两对银镯,好像蛟龙绕在手腕;头上插着金钗,像孔雀点头;衣裳上绣着蝴蝶起舞,裙子边似海浪翻波;衣带是壮锦斑斓,布鞋上绣着莲花;她那一张小小的嘴唇,却像那要开不开的玫瑰花。

梁山伯说:“我们原来兄弟相称,今天应该怎么叫你才好?”

祝英台说:“你还讲那么多礼节,我压在砚台下的信看到了吗?”

梁山伯说:“我就是看到了砚台下的信,马不停蹄追到你家来了。”

祝英台说:“梁兄呀!你为什么不清醒一点?一家有女百家求,山边的牡丹花谁手长谁就摘到手。你还不快点回家请个媒人上门来……”说着,就数说着镇安土官马文才要来强娶的事。

梁山伯没想到来时一腔热血,临行一瓢凉水,赶出门骑马,竟忘记祝英台在给他送别,就没魂没魄地赶回家。

梁山伯赶回木兰峒,和母亲商量派人到祝英台家说媒。

正说得高兴,突然听到村外喧嚷,母子俩到门前来看。只见一队人马走过村边,前边是灯笼红旗,接着是吹打乐鼓,三声铁炮响震田峒……

梁山伯问村人:“谁家这样热闹?”

村上人说:“是镇安土官马文才强娶祝公远家的女儿做亲。”

梁山伯一听,就愣了起来。

母亲过来劝他:“我儿,我们无钱无势,看来不能和马家这土皇帝斗了,是不是另找一门亲算了。”

梁山伯说:“妈妈,我和祝英台三年同窗共砚,我们的感情比麻索还韧,比铁链还强,人世间什么斧锤刀剑,也难割得断、砸得烂的呀!”

妈说:“可怜的孩子,人家派千军万马去抢亲,我们一家两个人怎么办?”

梁山伯就这样含恨死去。临死前,告诉妈妈,把孩儿的尸体,埋到木兰峒外的霸陵桥边,马文才抢来的祝英台一定会经过这里,让孩儿的阴魂和她会会面也好。说完,死去了。

马文才是土官,土官就是土皇帝,要哪个民女做老婆谁敢抗拒!祝英台被迫上花轿了。

这祝英台是个有主意的人,她不哭不闹,只是静静想自己的心事。

这天,来到霸陵桥边,她从轿帘里见到桥头有个新坟?问从人是谁家的坟墓。

随从说:“墓上石碑写着:梁山伯之墓。”

祝英台知道梁山伯死了,就叫住轿,说要祭一下自己的友人。轿夫停轿了。

祝英台走到墓前跪下,哭诉起来:

                梁兄为何抛开我?

                叫我如何敢偷生!

                马家虽然强娶我,

                我身还是哥的人。

                既然梁兄成仙去,

                情妹也在后面跟……

祝英台一面哭,一面从头上取下金钗,当香火插在墓前……

突然,天空雷响、电闪。

祝英台仍然在哭着:

                乌鸦成群来结伴,

                冥钱飞散不见情。

                你死今天我祭奠,

                我死日后填牛坑。

                有灵请开坟墓盖!……

这时突然空中电光一闪,雷声隆隆,坟墓真的裂了开来。

祝英台一跃,进了墓中。

随从们向前一抢,只扯得两片衣角,松手一放,两只蝴蝶飞上了天。

马文才知道,就来挖墓,不见尸体只见两个白色的鹅卵石,就带回家。可是这两个鹅卵石不管放在哪里,一转眼,又聚拢在一堆。

他知道这是梁山伯和祝英台的精灵,但砸又砸不烂,捶又捶不扁,就把它们一个丢到河那边,一个丢到河这边,中间隔着河,看还能聚在一起?

谁知,两岸边各长出一棵树,这两棵树长出浓浓的树叶,树叶相互交盖,中间树桠对树桠,下面根连根,各个树桠上还有个疙瘩,好像眼睛对眼睛一样。

马文才知道了,气得吐血,不久便死了,变成了掩脸虫。



讲述者:韦  奶 

采录翻译者:蓝鸿恩

采录地点:广西马山县古零乡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