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为儿子精心安排未来 可惜儿子烂泥扶不上墙

深宫皇帝金口难开 清官丘浚为民请命

上一篇:

下一篇:

大将军冯公小时候受黎族恩惠 当大官后不忘报恩

从前,贵阳有个大财主,外号叫广大银子。广大银子家财万贯,光是贵阳城广东街两边街房,就有他家的大大小小铺面七百二十个。

但是,广大银子钱财虽多子嗣薄,膝下只有一个宝贝儿子,人称广大公子。

广大银子宠爱儿子没得讲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捏在手里怕扁了。

广大公子从小就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别的一样不会。小时候,老子也拿他进过学堂,可是读不进书;干脆叫他经商,不经商还好,一经商就亏本。

广大银子无奈何,自怪命中注定,只好把儿子当头猪样养起来。

广大银子财大气粗,哪个也不敢惹他。所以,儿子虽憨,没有一个不尊称他为广大公子的。

先前还不觉得,等老婆一死,广大银子就有点感到日子不多了。他想,人终归有一死,我倘若死了,这憨包儿子咋个交待?

他为这件事,好久好久吃不下饭,睡不安稳觉。

后来,想出一个办法:让儿子在七百二十户店铺里头轮流吃饭,一家供一天。从右边吃过去,再从左边吃转来,正好是两年时间。

按这个方法供养他,直到憨包儿子死的那天,然后,再由七百二十户佃户出资安埋他。

广大银子拿定了主意,就去找各家佃户商量。

佃户们想,这有哪样希罕,两年才轮到一天,何况店铺全是广老板的财产,这样做,等于白捡得一份家业。

广大银子和哪家商量,哪家都是满口应承,同时还感激广老板的大恩大德。


七百二十户店铺


事情商定没得几年,广大银子就久病不起了。他找来所有的佃户,和他们一家家立下字据。等办完这些事,他就闭了眼睛。

佃户们为广大银子操办了七七四十九天的丧事,直到入土才各自散去。

广大银子死后,广大公子如野马无笼头,一天到黑,胡思乱想地玩耍。

有一天,他叫来一些金银匠人,叫他们把家中库存的金银打成纸一样薄的金银蝴蝶。他又弄来一台簸谷子的风簸,在一个好天气,叫六个脚夫挑起那些金银蝴蝶,两个脚夫抬起风簸上了路。

广大公子带着这些人一路朝黔灵山顶爬去。

来到山顶上,他就打发脚夫下山,一个人就把那六挑金银蝴蝶像簸谷子一样,用风簸扬得满天都是。

一时间,金蝴蝶、银蝴蝶漫天飞舞。

山下游人抬头一看,还以为是菩萨显圣了,一齐磕头作揖。等到捡到了金银蝴蝶时,才发现是些真宝贝。

这一下,人人争先恐后去抢,扑爬礼拜地追。黔灵山山陡石多,草木丛生,一下摔死跌伤好多人。

不到两个时辰,广大银子一生的积蓄,就叫憨包儿子用风簸扬得一干二净。

这儿子站在山顶哈哈大笑,又顺便一脚,把风簸踢下岩去。

广大公子耗完父亲一生积蓄,又把家什卖的卖,当的当,不到几个月,连他住的房子都卖掉用光。

这个时候,也就没有人来巴结他了,也没有人再叫他广大公子了。

好在有点眼光的广大银子为他安排得有一个轮流到七百二十家佃户吃饭的字据在他手中,果然,七百二十家佃户都好好招待广大公子。

这广大公子虽说落到这步田地,但也还不失富豪身份。他在每个佃户家吃上一天饭,就写一个“送”字,把那铺子全部送给那家佃户。

刚好两年功夫,七百二十家铺子就全数送光了。

那一年冬天,天气特别冷。人们一大早起来,在北门桥上发现一具尸体,围观的人中,没有哪个认不得这就是广大公子。

 


讲述者:马宗麟

采录者:苏培荣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