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青天前传:阴毒鬼谷子坑害自家媳妇 母爱留得婴儿在人世

广东英雄故事:张岳崧倡导并协助林则徐禁烟

上一篇:

下一篇:

黄文开智取法国侵略者国旗 是小兵张嘎的榜样

古时候有个占卜先生,名叫鬼谷子,是蜈蚣精降生。他性情孤僻好胜,如有人胜他,他就要想法控制对方,甚至于要扼杀对方。

有一天,鬼谷子在房里盘膝打坐,闭目养神,忽然媳妇前来禀告:“公公在上,我娘重病缠身,请允许我前去探望。”

鬼谷子见她久不生儿,早想休她,便眉头一皱,说:“媳妇孝敬母亲,我哪能阻拦,不过有个条件……”

“有什么条件,请公公快说。”

“初一去,初一回,回时拿纸包火,一碟有节通窿,一碟无节通窿(中间通的),回时,褪肢笠(光着身子)来见我。”

“啊!”媳妇唰地脸一红,心想:褪肢笠见家翁?回娘家少说也有三几十里,哪能今天去,今晚回来?

媳妇无奈,哭着上路,到了桃花村。

湖边柳树下有个姑娘在看鸭,见她泪流满面,便叫住她问:“嫂子,你有什么难处这么伤心?”

媳妇见她这么好心,便把公公如何难她一事说了一遍。

“这有什么难处。”鸭仔妹说着便贴着她耳朵如此这般地交待一番。

媳妇听罢,高兴地回娘家了。一个月后,媳妇左手提着灯笼,右手挽着装有蕹菜、葱和粽子的竹篮走进书房,说:“公公在上,你要的东西我都带回来了,请公公过目。”

鬼谷子睁开眼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心想媳妇愚笨,准是有人教她,便喝道:“你这是谁教的,快从实招来。”

媳妇吓得浑身筛糠,便说:“是桃花村鸭仔妹教我的。她说纸包住火的是灯笼,有节通窿是蕹菜,无节通窿是葱,褪肢笠见家公是打开的裹粽。上月初一去,这月初一回。”

“好呀!”鬼谷子气得咬牙切齿。他掐指一算知道鸭仔妹是天上的鸡精下凡,非要把她制服不可。

媳妇出去后,鬼谷子便悄悄独自走到湖边,看见鸭仔妹在放牧,便显形蜈蚣去咬她。

鸭仔妹一看,知是鬼谷子所变,也化为公鸡啄它。

蜈蚣见势不妙,又变为大狗向鸡精扑来。

鸡精一见,马上变为大老虎,张牙舞爪。

大狗大惊逃走,复变成鬼谷子,叹气说:“鸭仔妹法术不得了,我一定要收拾她。”


鸡成精


当下,鬼谷子想起二儿天生呆痴三十未婚,决定娶鸭仔妹为媳,把她控制在家。

主意已定,便上山摘下四张青蒟叶、两只槟榔,然后穿件白褂衫,手执葵扇到桃花村来。

到了鸭仔妹家门前,见大门敞开,里面并没见人,便进去。

谁知刚想抬脚,忽然脚重如铅,知是鸭仔妹弄的法,便心生一计,把裤管嘶的一声撕开,露出瘦瘦的长腿,向门内喊道:“大嫂子,请你行行好,借枚针给我缝缝吧!”

鸭仔妹的妈妈出门一看,见是鬼谷子先师裤子烂到大腿根,连忙说:“鬼谷先师进来坐!”

“请移开阁楼上那碗水吧!”鬼谷子恳求。

鸭仔妹妈妈抬头一看,果然看见阁楼上有碗清水,碗面上架着一根黄茅,这才想起女儿临出门时交代不让外人进来的话。

“快借枚针给我吧!”鬼谷子装得可怜巴巴的。

鸭仔妹妈妈想到鬼谷先生是附近有名的人,现在有难处,哪能冷落他,便端张板凳,上去把阁楼的那碗清水移开。

这时候,鬼谷子浑身感到轻松,连忙走进厅里,乘她进厨房的机会,忙悄悄把封包放在厅里的神牌后面。

鬼谷子缝好裤管后,连谢几声,然后告辞回家。

却说鸭仔妹看鸭回来,见阁楼上的碗移了位,当场大哭起来。

妈妈问她哭什么?

鸭仔妹说:“妈,我交代你不要让生面人进来,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鬼谷先师裤管烂到大腿根,我能不借针给他缝缝吗?”

“可是,我要做他呆痴的二儿子媳妇了。”

“真的?”妈妈惊呆了。

鸭仔妹走到神坛桌前,伸手拿出神牌后面那封包,开来一看,说:“四张青蒟叶,两只槟榔,这是定情礼,祖宗已经收下了。”

 鸭仔妹不得不嫁给鬼谷子呆痴的二儿子。

鸭仔妹和老二成亲吃团圆饭时,鬼谷子当面告诫她说:“鸭仔妹,你以后要老老实实给我看鸭,不要多管闲事。”

鸭仔妹应了一声,心里很不舒服。

有一天,鸭仔妹扛着一袋饲料到湖中看鸭,忽然见有三个身穿长衫的英俊小伙子路过,满面忧愁,便问道:“小伙子,你们哪里来?为什么愁眉苦脸的?”

三个青年见她是个村姑,也不把她放在眼里,摇摇头便走过去。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鸭仔妹说。

三个青年一听,马上转回身说:“那请您说说我们因什么事烦恼吧!”

“想上京应试,问鬼谷子前途如何,是吗?”

“是呀!”三个青年人惊叹说,“鬼谷先师说我们命运不好,不要去了。”

鸭仔妹见他们眉清目秀,将来必有成就,有心给他们解难,便说:“鬼谷子怎么说?”

高个青年首先说:“鬼谷先师说我上京应试是石上栽葱——难中!”

“但也可解释为硬中,俗话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绣花针嘛。”鸭仔妹说。

“说得好!”高个青年有信心了。

胖青年皱皱眉头说:“鬼谷先师说我绳上走马——危险。”

“不,比前一位还好,绳上走马——高中。”

中等身材的青年叹道:“嫂子,鬼谷子先师说我床底劈柴——撞板。”

“比前两位还好。”鸭仔妹安慰说:“床底劈柴不是上下都中了吗?。”

中等身材的青年恍然大悟:“嫂子,你把鬼谷先师的死话解活,我心雄了。如他日真能高中,决不忘您指引的恩德。”

半年后,三位青年同登金榜,衣锦还乡,为了报答鸭仔妹的指引,同赠一金匾挂在她家门楣上。

鬼谷子见状,便问他们为什么又赴考。

三位青年如实相告:“多亏令媳妇指点。”

鬼谷子知道鸭仔妹又破他的计,不觉火冒三丈,待他们走后,马上从床头抽出马刀,把金匾砍个稀巴烂。

鸭仔妹放鸭回来见了,不觉叹道:“公公啊,您为什么这样小气?”

鬼谷子蛇眼一瞪,翘起山羊胡子,吼道:“你多管闲事,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

吃饭时,鬼谷子夸奖老二说:“老二,你老实听话,我说一你不敢说二;可你鸭仔妹调皮捣蛋,多次破我计谋,使我威风扫地。今晚你问她,明早她的床头在哪里?”

“什么是床头?”老二问。

“你只管问就是,别的你不管。”

晚上睡觉时,老二便问鸭仔妹:“明早你的床头在哪里?”

“是谁要你问的?”

“爸爸。”

“是他?”鸭仔妹一怔,屈指一算,知他不怀好意,便撒谎说:“你告诉他,明天我的床头在芭蕉树上。”

第二天一早,鬼谷子听了老二说的话,马上抽刀把院子里的芭蕉树通通砍倒,然后等待鸭仔妹死亡的消息。

黄昏,鸭仔妹放鸭回来,见芭蕉树被砍,不觉又气又怕:“公公真的要害我?”

晚上,老二又遵父命问鸭仔妹:“明天你的床头又在哪里?”

鸭仔妹骗他说在桃树上。

次日,鸭仔妹放鸭回来,又见桃树被砍,不觉全身一震,心里想:真的不是冤家不聚头啊,现在可怎么好?

鬼谷子见鸭仔妹还未死,简直气得七窍生烟,恨恨地想:一定要尽快斩除她。

晚上,老二又遵父命问鸭仔妹:“明天的床头在哪里?”

“你问我的床头在哪里干什么?”

“床头是什么?”老二懵懵懂懂地问。

鸭仔妹长叹一声:“床头就是胎儿的保护神,如果你惊动了他,不但胎儿死亡,而且连我也要死的。”

“原来你有身孕?你不能死,你千万别说实话。”老二伤心极了。

鸭仔妹知道自己天数已尽,便如实告诉他说:“老二,你告诉公公,明天我的床头就在我床头。”

“这是真话吗?”老二为她担心。

鸭仔妹流泪说:“不,这……这是假话。”

“假话就好,一定要说假话。”老二心痛极了。

天将亮,鸭仔妹便起身梳头,身着出嫁时母亲给她的红裙,然后到厨房做饭,煎好十个荷包蛋,一碟四只,另外三碟各盛二只。四只蛋是给公公的。二只蛋的是给大哥、大嫂和老二的;她自己呢,不吃也罢。

天大亮时,鸭仔妹正端着饭菜给公公送早餐,忽然房里传来刀劈床头的啪啪声,她顿时脸色惨白,一托盘饭菜掉在地上,紧接着大叫一声,倒在地上不动了。

老二闻声赶来,伏在她的身上痛哭:“妹妹呀,你为什么要说真话呀?”

鸭仔妹微睁开眼看他一会,痛苦地说:“老二,这是天数,我无能为力。我和你几年恩爱,今朝死别,实在令人伤心……我死后,请选朝南地方安葬。给小孩一张木椅,连同小孩衣服在坟前烧掉,我就感激不尽了。”

鸭仔妹说完,便闭上双眼死了。


三年后的一个下午,老二舅父到鬼谷子家来催账,说:“姐夫,你媳妇天天到我店铺割半斤精肉,说是给婴儿吃的,三年来未给过一文钱。”

鬼谷子仰天大笑:“你见鬼了吧,鸭仔妹已经死了三年啦。”

舅父心里发怵:“姐夫,莫非她阴间生了孩子?”

鬼谷子一怔,屈指一算,后悔地说:“不错,是生了个男孩。唉,为什么我早没料到呢。”

老二听说鸭仔妹在阴间生了男儿,每天还到舅父肉店割猪肉,半信半疑。

第二天天未亮,老二便跑到舅父肉店探望,太阳半天高了,猪肉快卖完了,还未见她的影子,便问舅父:“为什么她还没来?”

舅父抬头望望,见日头半天高,便说:“你躲着,她就要来了。”

刚说完,鸭仔妹便穿着红裙出现在他眼前。

老二等她拿着精肉往回走时,便悄悄跟在她后面。过了山坳,忽然一阵清风吹来,鸭仔妹忽然不见了。

老二再三呼喊,也不见她的回声。

老二伤心地回来问舅父:“舅父,有什么办法使她还阳?有什么办法见我的孩子?”

舅父说:“不用急,明天再来,保证你见到她和孩子。”

次日清早,老二躲在肉台下。

日头竿高时,鸭仔妹又来割肉。

舅父给了肉后,老二按舅父教的办法,悄悄把针线别在她的红裙上,然后抓线的一头,跟着她走,过了山坳,清风吹过,鸭仔妹又不见了,但线还紧蹦着,说明她还在前面走。

到了荒冢,线忽然松弛下来,老二一见,原来是座荒坟,这才记起三年前葬她的情景,说:“鸭仔妹我对不住你,是爸爸不让我来祭扫。”

“不必说了,你回去吧!”

“你快显形吧!我要见你和我的孩子!”老二苦苦哀求。

“……好吧!”鸭仔妹说完,墓门便吱呀一声开了:“跟我进来吧!”

老二跟着她的脚步,弯腰进洞。

洞里阴森森的,行约二丈,前面豁然开朗。

他抬头一看,原来是青砖砌的厅堂,厅里有桌椅,木椅上坐着一个黑面婴儿,他不觉暗吃一惊:“他是我的儿子?”

“是的。”鸭仔妹说。

老二伸手要抱孩子,却被鸭仔妹拦住。

老二乘机抓住她的手,她马上现出原形。

老二高兴地说:“鸭仔妹,抱着孩子回家吧。”

鸭仔妹说:“明早你折菖蒲一束,桃叶三枝,放在墓碑前,碑门自开,你便可以进来了。”

第二天,老二折桃叶和菖蒲放在墓碑前,碑门开后,老二迅速进入厅里,见她正在给小孩喂奶,便阴郁地说“妹,我只愿和你在一起。”

鸭仔妹明白他的意思:“公公不愿我还阳是吗?”

“是呀,他说:‘人都不要,怎能要鬼?!’”

“好吧!”鸭仔妹把孩子递到他手中,鸭仔妹便不见了。

老二大声哭喊,睁眼一看,原来自己抱着孩子站在墓前。

老二把孩子带回家里,家人见他脸上半白半黑,便叫他“黑面仔。”

后来,黑面仔成为辅佐宋仁宗皇帝的龙图阁学士、开封知府包文拯。

 


讲述者:张来旺  

采录者:李光文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