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英雄故事:张岳崧倡导并协助林则徐禁烟

同盟会里高手多 杨沧白凭本事当上孙中山大元帅府秘书长

上一篇:

下一篇:

包青天前传:阴毒鬼谷子坑害自家媳妇 母爱留得婴儿在人世

张岳崧是广东定安人,即现在的海南省定安县龙湖镇高林村人。他是海南在科举时代唯一的探花,官至湖北布政使(从二品)。

张岳崧革除各种陋规,四次受到皇帝召见,倡导并协助林则徐严禁鸦片。

他主持编纂《琼州府志》,擅长书画,是清代知名的书画家,与丘濬、海瑞、王佐并誉为海南四大才子,是海南读绝(丘濬)、忠绝(海瑞)、吟绝(王佐)、书绝(张岳崧)“四绝”中的“书绝”。

 

一、张岳崧支持林则徐禁烟

 

张岳崧与林则徐平生交谊很厚,志同道合,在共同任政期间,做了很多利国利民的事情,至今还为人们所称颂。

张岳崧在为官期间,曾多次同林则徐共事或为前后任官。

张岳崧跟林则徐同是查禁鸦片的严禁派,张岳崧写了不少禁烟的奏疏和文章,为林则徐在广东发动大规模禁烟运动制造了舆论,特别是他在护理湖北巡抚任上所写的《议奏查禁鸦片章程摺》,郑重地向道光皇帝提出了严禁鸦片的主张。

据故宫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存档的资料表明,张岳崧同林则徐合写的奏稿就有多件。

张岳崧在他独撰的《匡俗论》一文中,就指出:“举世狂惑靡然从之,则未有洋烟为祸之益烈者也。”

“盖古今恶行,其损身、败名、丧财、废事,无甚于此者。以外夷诡谲之物,取人厚值而为祸中国,不至人皆病瘦羸夭不止。呜呼,是可哀也!”

在该文中,张岳崧还提出了如下四点切实可行的禁烟办法:“一曰遏其贸易。此物为洋舶带来,能宣谕外国,禁以违制,使之不来固善。二曰严禁造卖此物。三曰示以禁法。四曰讲明义理。”《筠心堂文集》还收有他的一篇《议设立收缴洋烟公局启》提出严厉的禁烟具体措施,主张对吸烟者和贩烟者处以重刑。

 


二、张岳崧亲自参与禁烟

 

林则徐虎门烧烟后的1839年农历五月十六日,张岳崧因母丧归里,路经广州,住在越华书院。

林则徐在百忙中曾亲到越华书院会晤张岳崧,并委托张岳崧代为协理琼州、雷州之禁烟事宜。

张岳崧对禁烟之事是尽力而为的。

宣统《定安县志》有记述:“七月(道光己亥十九年),湖北布政使张岳崧奉讳抵里,承督抚(即林则徐)意,协理烟禁,至雷至琼至县,各集乡绅,设局收缴烟具,发药劝戒,士民生童,应试及赴乡闱者,俱要互结。”

其时,张岳崧已经是66岁高龄的人了。他奔母丧回家恰是林则徐钦差使粤任两广总督,大举发动严厉禁烟之际。张岳崧同林则徐曾是老同事,在禁烟一事上,意气相投,所以林则徐委托他协理禁烟之事。

张岳崧在鸦片战争前夕,对禁烟运动是做了大量工作的。他不愧为一个有觉悟的爱国者和有民族气节的人。

奏闻皇帝请准张岳崧回家守制的是两广总督林则徐。

张岳崧回定安县高林村居祭母,不忘国家大事,对禁烟一事非常关心,为禁烟之事奔走于岛内各县。

他曾多次给林则徐去信,汇报琼州的禁烟情况和探问广州和各地禁烟详情。

张岳崧在1839年农历八月初一日给林则徐的信中,就再次详细汇报了海南的禁烟情况。其中有云:“……日前一函,将岳崧抵籍日期并查禁洋烟情形申报,谅蒙垂览……至洋烟一事,各县城乡市集,人情顽昧,大费提断。又绅士无多,而地方辽绝,极难周遍。崖、陵、昌、感尤似化外,查禁之难似此。”

他在信中详述海洋上偷运鸦片入境之情况后,也提出了禁烟的办法:“管见以为似宜严禁民船,不准出洋,而限以月日,庶可免此。”

张岳崧在禁烟中任劳任怨,不怕辛苦,他在这封信的信尾有云:“时查禁到文昌县城,以积热发痔,力疾握管,竟不成书,不胜惶汗。”

张岳崧归里祭母期间,所给林则徐的信,绝大部分都是汇报禁烟情况,商议禁烟方法,探询禁烟情形的,但也有谈及私人情谊之处。由此可以看到张岳崧同林则徐的私人感情是极其亲密的。

现在广东画院藏有张岳崧的数幅手迹,其中就有张岳崧抄录林则徐诗文的手稿。

 

三、家庭趣事:床上是夫妻,床下是师生

 

当时,张岳崧的儿子张钟彦,少年聪慧,但极贪玩,父亲又离家远在湖北为官,管教不到,所以学业并不好。

孩子成人娶妻后,又沉迷房纬,更加无心向学,妻子虽屡加规劝,但钟彦就是不听。

岳崧知道后,便从湖北布政使任上请假回家省亲,并打算物色一位有学问的西宾先生,请到家里教育钟彦、钟秀、钟璘三个儿子。

张岳崧回家路经广州时,拜访了当时任广东提学的朋友陈嵩庆。谈话中提起了想请西宾教育儿子的事。

陈嵩庆听了,笑着说:“何必四处请西宾,你家目下就有一位有学问的人可充此任哩!”

张岳崧听了不觉吃惊,自己家里哪来这样有学问的人呀?

问陈嵩庆,陈又故意不愿直讲,只是说:“何须着急,到家后留心一下便会知道的。”

张岳崧回到家乡,首先考查了几个儿子的学问,都使他不满意,对钟彦更是放心不下。

这天,张岳崧正自闷闷不乐,想着陈嵩庆的话,不觉暗自苦笑。他看了一会书,觉得没有心绪,便提笔练字,练了一会又觉得无聊,便搁下纸笔到外面去散步。

待他归来时,只见刚才他练字时写的“大贵莫过学道”几个字的左侧,有人添了“至乐无如读书”一行字,恰好联成一副工整的对联。

细看这几个字,工整秀逸,不觉心中思忖:“这人以读书为最乐事,也自是不凡,且能对得如此工整好对联,才思之敏也就可见了。可这人是谁呀?家里好像并没有这样的人。”

这时,小儿子钟美跳跳唱唱跑进来,他便问:“阿美,你看见谁在这儿乱画吗?”

阿美摆摆头:“我到三叔家玩八哥,刚回来,不知道呀!”

“阿公,刚才是媳妇在此胡乱涂鸦,请阿公原谅!”一串娇滴滴的声音。

张岳崧回过头来,见门口站着钟彦的妻房。

媳妇姓符名素文,是他的文昌友人符其珍的爱女。符其珍在湖南当县令,颇有政绩。

聘定符素文时曾听说她读书识字,但以为女流人家,只不过识得几个字而已,今见她居然写得如此好字,对得这样工整的对联,不觉大出意料之外,便说:“阿公不责怪你!既然你能对得如此好联,定然是读了不少书的了?”

符素文上前深深一鞠,毕恭毕敬地说:“媳妇不敢!媳妇自小喜爱读点书罢了。”

张岳崧又问:“那么,八股时文你也会做了?”

“媳妇不能科场赴考,但时文写作也粗知一、二。”

 “那好,我现在出个题目,你做来让我看看如何?”

 “请阿公出题。”符素文又一鞠身回答。

 张岳崧出了一道八股文的题目,便又同媳妇天南地北,经史子集地谈了起来。

符素文对答如流,确是才华横溢。

张岳崧不觉悟到,陈嵩庆所说的家中自有极有学问的人,恐怕就是我的这位媳妇了。心中默想,媳妇当西宾倒也省得去请他人,再看她写作的时文如何再确定吧!

很快,符素文写的时文交上来了,果然,行文流畅,词藻华而不浮,立论实在,不觉叹道:“如此才情女中难得呀,我这几个儿子如果学得她的一半学问,科甲题名也就有希望了。”

张岳崧召齐三个儿子,宣布让符素文当他们的先生,教他们读书作文。考虑到钟彦可能会不服妻子教导,便当场赐给符素文一条皮鞭,并当面交待说;“你和钟彦的关系自今天起,床上是夫妻,床下是师生。如果钟彦不努力学习,不服你管教,便可用这条鞭子打他。”

张岳崧安排好了这些家事,便回湖北布政使的任上去了。


张岳崧雕像


符素文在家倒也不负所托,认真教导诸叔子,诸叔子也很听话,认真刻苦学习。

只是她的夫郎钟彦却不那么听话,有时教着书,钟彦却两眼直直地欣赏着她的衣裙头饰,有时突然抱住她亲嘴。

于是,她便真的举起鞭子抽打,打得钟彦不敢妄动。

素文又卸去女儿装,穿上秀才衣袍,在大堂上教书。

有一天,符素文要钟彦写一篇时文,钟彦心想,我现在作文的工夫还差,不如抄一篇以前老师做的范文拿给她看,定会令她满意。便暗自抄了一篇以前老师做的范文拿给妻子,到外面玩去了。

晚上归来,他只见妻子双眼红红的,满脸泪痕,便上前问道:“哎哟?是谁欺负你啦,这么伤心落泪。”

不问犹可,这一问只见妻子从桌上抽出一叠文稿,摔在他的面前,恨恨地说:“看你做的什么文章吧!胡乱抄来文不对题,句子也不通畅。这样的文章如何能去应考!”说罢,抄起鞭子便打起来。

这一下,钟彦才知道是抄范文惹出来的祸,赶忙用手挡着鞭子说:“莫打!莫打!这篇文章不是我写的,是抄以前老师的范文。”

“唉?这样的老师,写这样的范文,真是误人子弟!这样吧!限你今夜重做一篇来。”

钟彦躺倒在床上,望着素文笑笑说:“待明天吧!今夜我累了。”

符素文见此情景,心中气恨,恨他读书不用功,如不狠心管教,有负公公所托,也有负自己对他的期望。可公公曾交待过,床上是夫妻,床下是师生,而今他躺在床上,我如打他便是妻子打丈夫而不是师长打学生了。

她心生一计,说:“你过这边来,我有件好玩的东西给你。”

钟彦好奇,翻身坐起笑嘻嘻地走过来,只见素文突然板起脸孔,手举皮鞭,狠力抽打到钟彦身上,边打边骂:“似此懒惰,实非重责不可!”

最初,钟彦还以为妻子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但鞭子抽打在身上,一鞭一条血痕,痛得热辣辣的,知道不是开玩笑了。由于父亲曾有所交代,不能反抗,只得求饶:“好吧,我来做文章给你看便是了。”

平时,钟彦何曾认真做过什么文章,这次搔耳挠腮,勉强做了一篇给素文。

素文看后叹了一声:“文章虽不甚合格式,文理也缺透达,但议论还有气魄,稍强于那篇范文,孺子还算可教。今后一定要认真读书,多练写作才行。”

自此,素文对钟彦管束更严,天天督促着他读书做文章,钟彦稍有点懒惰或不正经,便举起鞭子打,直打得钟彦东躲西藏,连声叫饶,弄得小兄弟们哄然大笑。

不过,小兄弟们还是为他想了妙法:“哥哟,前日父亲交代过,你跟嫂子床下是师生,床上是夫妻,待打时你逃到床上便是了。”

果然这一招很灵,钟彦一跳到床上,素文便不再打了。

就这样,钟彦在素文的严加管教下,由不自觉到自觉学习,进步很快,学问大进。

道光十九年(1839年),张钟彦赴广州,得到当时任两广总督林则徐的指导教诲,参加乡试考中了举人。

林则徐为此很高兴,并在经济方面给钟彦以帮助。

张钟彦考中举人后更加发奋学习,此后,又考中进士,走上了仕途。

张岳崧与张钟彦被人称为“父子进士”,有此佳话传世。像素文这样的媳妇也是古今很多家庭梦寐以求的。

张钟彦历任吏部文选司郎中,稽勋司郎中,户部江南司郎中,浙江道监察御史,宣化知府。后因得罪奸佞,降任唐县知县,郁郁卒于任上。一生仕途颇有建树。

 

 

讲述者:符之粤

采录者:许荣颂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