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匹泥马引发的血案 法师与庙神斗法的故事

罗隐的故事传说:皇帝做不成 乞丐有金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神仙未必都是好人 这个土地公公频繁作恶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广东龙胜张桥乡,有个叫张真君的人,自幼离家到庐山拜在陈天祖师门下学法。

光阴似箭,转眼几十年,张真君学成,功力纯精,法力无边,就别师下山。

临别之时,陈天祖师问张真君:“你今后愿法力万代呢?还是愿香火万代?”

张真君不假思索地回答:“愿以香火万代传之。”

张真君回家后,成家立室。

一次,他到肇庆看戏,归来时途径新兴神马庙。此时已近黄昏,法师到神马庙上过香,拜过主师,并请求主师借马一匹回家。

主师面有难色,说:“区区一庙宇,老衲仅潜心念佛诵经,实难以找一骑相助师父。”

张法师便指了指佛殿两旁塑有的两只泥马,主师哈哈大笑说:“这是对泥马,师父要来何用?”

法师也笑一笑,说:“你借给鄙人自有妙用。”

主师只好同意,法师请人牵过泥马,并且吩咐他千万不要回头看,他自己才骑上泥马背,念了句咒语,泥马霎时变作一匹真马,格格走动起来。

一路上,牵马的人感到很奇怪,当来到张桥村西北处,牵马的人偷偷地回头看了泥马一眼。

霎时,泥马变成了一堆烂泥,法师也跌到了地上,他狠狠地训斥了牵马的人。自此,本地人便称这里为烂马滩。


法师


可这事情就闹大了。牵马的人回神马庙禀告了庙主师,主师搭起神台,焚香烧烛,禀告了庙里的神。

庙神勃然大怒,认为法师故意弄坏泥马,当即要找法师算账。

法师只好向庙神赔礼,但庙神却不领情,坚持要与法师决一死战。

当晚,张法师偷偷来到神马庙,口念真言“火烧神马庙,火烧神马庙”,霎时神庙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庙神被火烧得苦不堪言,只好从厨房水渠中逃走。

第二天,法师回到家里,知道那庙神一定会来报复,便向妻子交代两件事:一、见有乞丐妇人来不要施舍;二、若然见他死了也不要嚎哭,这样他在斗法中定会获胜。

说完他就盘腿坐在房中闭目养神,等待庙神来交战。

果然,庙神变成一只老鼠钻到法师家里,法师的妻子惊叫一声“这里来了一只老鼠”。

法师眼睛一亮,摇身一变,变了只雄赳赳的大黑猫,张牙舞爪,向老鼠扑去。

庙神见状,慌忙变为一只强悍的狗,面露杀机进攻大黑猫。

法师叫了声来得好,变作一只咧着血盆大口的白额老虎,咆哮着飞身向狗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庙神立即变作一只老鼠,慢悠悠地躺在灶底下。

这下可气得法师七窍生烟,他叫了一声“变”,又变作一只大黑猫。

双方正斗得激烈时,法师的妻子突然尖叫一声“大猫”(广东开平县人称老虎为大猫)。

法师以为庙神变成大猫,自己急忙变成一只狗。

呜呼!只因一时疏忽,不料那庙神又变成了一只凶猛的老虎,一掌抓住狗腰,张口把狗咬得血肉模糊。

因为法师法力深厚,未被伤及元气,本来只要稍为养息,是可以恢复的。

这时恰巧有一个乞丐妇人,满面灰尘,衣衫褴褛地向法师门前走来,抖着手向法师妻子要米。

法师妻子因丈夫被庙神咬伤,正是悲痛之际,只好叫乞妇离去。

无奈乞妇死缠住不肯离去,法师妻子被她缠得不耐烦,只好施舍一把米给她,希望她快快地离去罢了。

不料那乞妇接过那把米,却向法师身上一撒,那些米立即变成一条条蛆虫,在法师身上蠕动。

乞妇故作震惊地对法师妻子说:“哎呀,大嫂子,您丈夫身体已腐烂,生蛆了,还不跪下痛哭!”

法师妻子见丈夫身上满是虫,不禁心如刀割,放声大哭。

她哪里知道,只因这一哭,就使法师的法力大大减退,最后渐渐消尽,结果一命呜呼了!

为了纪念张真君法师,张桥乡的百姓每年都在三月初至十五日,举行祭醮,正是应了他在下山时向陈天祖师说的愿望——留香火于万代。

 

 

讲述者:张振环、张国清 

采录者:梁泽泮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