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罗浮山仙人的故事:何仙姑留下挂绿荔枝

玉帝奖罚不明的故事:神仙偷吃三粒谷子被罚 强盗放下屠刀成罗汉

上一篇:

下一篇:

神话故事:何仙姑当奴隶能成仙

广东罗浮山下西北面,增城县境内,有个青罔村,村前有一条云母溪。这条溪从百花林中流来,水清得可以见到溪底小小的游鱼。

有一天,村中的何泰嫂在溪边洗衣服,忽然感到肚子痛,似乎是胎儿在腹中伸手伸脚。她想:莫不是要生产了?便收拾起衣服,抹干了手脚,赶快走回家去。

她刚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就望见窗外空中有好几片紫色的云霞,光辉闪闪,从东面慢慢飘来。

她偏转头去又望见门外的空中,也有好几片同样的云慢慢飘来。这些紫云越来越近,似乎都在她家屋顶缭绕。

她非常惊奇,正想起床出去看个明白,那些云霞已经消失,婴儿诞生下来了。

生下来的是一个女孩,五官端正,眉清眼秀,一副聪明伶俐的脸相,很逗人喜爱。

何女长到四五岁,便能帮忙妈妈做家务,养猪、喂鸡、煮饭、洗衣服,样样都干。

村里有个老塾师教几个男孩子读书写字,吟诗作对。何女空闲时也跑去听讲。她一听就懂,一学就会。

长到十四五岁时,她已经写得一手好字,并且会吟诗作对了。

有一天夜里,何女梦见一位白长须的老公公告诉她:村前云母溪对岸的小石山有许多石片,叫做云母片,把它磨成粉末,一天吃一些,日子久了,便会在空中飞来飞去,并且会长生不老,像神仙一样了。

第二天清早,何女便去取来一些云母片,磨成粉末,拌上井水,果然味道清香,非常好吃。

她告诉最相好的同伴童童和阿琼。

同伴吃了,却觉得很苦涩,咽不下去,都说何女是开玩笑,骗人吃石头。

何女吃了好几天,便觉得身体逐渐变轻了,走路也很快。她继续吃下去,果然能够飞行了。

她说不出心头的高兴,便写下了一首诗:

                凤台云母似天花,炼作芙蓉白玉芽。

                笑煞狂游勾漏令,更从何处觅丹砂!

这首诗因为开头有“凤台”二字,后来给凤凰知道了,它们便常飞到这小石山上来。人们也就索性把这座小山叫做凤台。

诗的后面二句,说的是葛洪何必为了要找丹砂而想去当勾漏县令呢,吃云母片不是就可以成仙么?

有一天,何女告诉妈妈说:我要飞去罗浮山顶玩。

妈妈以为她说着玩,谁知她真的飞去了。

她常常早上悄悄飞去,晚上悄悄飞回。每次回来,还带了许多山果给妈妈,有蒲桃、香柑、沙棠、天稔子、木葡萄等等,都是平时不易见到的。


何仙姑


何女会飞的消息很快就被人知道了,从村里传到县里,从县里传到府里,一直传到了朝廷。

当时做皇帝的是武则天,她下了一道圣旨,要把何女召进宫里去。

何泰夫妇很伤心,女儿要是进入皇宫,这辈子就再也不能见面了。

何女却轻轻松松地说:“不必担心,很快我就会回来了。”

何女给装饰得很华丽的轿子抬走了,轿前轿后还有许多威武的兵丁跟随着。

他们州过州,府过府,不知走了多少天,跑了多少路,有一天,来到了一个驿站,他们歇下来休息。

何女走出轿门,整一整衣裙,就飞上天空去了。

何女飞回了家乡,爸爸妈妈又惊又喜,他们怕再出事故,便悄悄商量,赶紧给她选定一门亲事。

谁知,到了成亲之夜,何女忽然不见了。

她飞走了,她在房里桌子上留下了一首诗,说:

                麻姑怪我恋尘嚣,一隔仙凡道路遥。

                去去沧洲弄明白,倒骑黄鹤听鸾萧。

她乘着月色,朝罗浮山飞去,飞到将近麻姑峰时,只见峰顶彩云缭绕,白鹤飞翔;峰腰石台上,麻姑和许多仙女正在歌舞宴饮,香风阵阵,仙乐悠悠。

何女还未降下石台,麻姑已经向她扬起双臂叫道:“好呀,又来一位仙姑了。”

麻姑是统领女仙的仙长,看上去像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姑娘。东汉时候,她对人说,已经过沧海三度变为桑田了。

她长得非常美丽,只是手爪却像鸟爪一样。

有一次,她和男仙的仙长王方平一起去探访一个名叫蔡经的人。

蔡经看到她的鸟爪,心中暗想:如果背脊大痒,得她来搔痒,一定是很舒服的。

谁知,王方平一下就察出他的心思,叫人把他鞭了一顿。

再说何女,她一降下,便和女仙们一起唱歌跳舞,蓝采和、萼绿华、杜兰香等都在这里,她们玩到快要天光时,才各自驾着彩云或骑上白鹤,纷纷飞回各自的洞府去。

只有何女和麻姑还没有走。

这时,恰好有个道士要下山去,经过这里。何女便托他带个口信回家,说她有一对布鞋遗留在井边,请妈妈拾好。

她望着周围景色,随口又念了三首诗,要道士去替她转述。她念的是:

                铁桥风景胜天台,千树万树梅花开,

                玉萧吹过黄岩洞,勾引长庚跨鹤来。

                寄语童童与阿琼,休将尘事恼闲情!

                蓬瀛弱水今清浅,满地花荫护月明。

                已趁群真入紫微,故乡回首尚迟迟,

                千年留取井边履,说与草堂仙子知!

这个道士也是有点仙气的人,他一转身就到了青罔村,把遇见何女和她的嘱托,都对何泰夫妇说了。

他们果然在井边找到一双布鞋,一抬头,还看见村边的一株荔枝树上,挂着一条绿带。取下一看,原来是何女的衣带,她昨夜飞过时,被树枝扯断的。衣带上有些散开的丝条却缠住了荔枝果。

以后这株树所长的荔枝,中间都有一条绿痕,吃起来也特别清甜,人们把它叫做“挂绿荔枝”,说是何女留下做纪念的。

可是,官府知道了,却要乡人年年都把这种留着仙迹的佳果送到朝廷进贡。

何女成仙了,人们不再叫她何女,叫她何仙姑了,还在村前建了一座小祠来纪念她。

何仙姑自从嘱咐过道士之后,便随着麻姑飞去。后来,有好几次回到罗浮山来玩玩,有兴致时,仍然写诗。

黍珠庵里东壁上,就有她的亲笔题诗,字写得娟秀柔媚。可惜那块墙壁已经大半崩毁,诗也只剩下开头两句:“百尺水帘飞白虫,笙萧松柏语天风。”

她也曾到小石楼上安放了一颗玲珑的小石,把它装点得更加好看。

至于麻姑,她是每隔若干时候,便来罗浮小住几天,并招集一群女仙来这里宴饮。这块地方,人们就叫它做麻姑台。

近三四年来,不知何故,不见她们再来了,只有麻姑经常沐浴的山溪,还流着她脂粉的香气。

不过,她用一块大青石磨得平滑光亮的梳妆镜,还留在那里,没有带走,大概将来还会回来的。

 

 

采录者:黄  雨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