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仔状元杨祚兴的故事

贵州才子周渔璜的故事:猜码“666,五魁首”因他而出典故

上一篇:

下一篇:

同盟会里高手多 杨沧白凭本事当上孙中山大元帅府秘书长

清光绪末年,当时八大丑角之一的杨祚兴,编演了一出丑角戏《秀才担枷》。

此戏写二次春闱不第的秀才刘恩,专为举子作文,让他们夹带入考。后被提学御史查获,革去刘恩秀才学衔,重罚挂牌游街。提学御史夫人怜其才华,劝夫复刘恩秀才学衔,并赠银饯别。

该戏上演后,当地豪绅、儒生很是恼火,以“污辱科举、丑煞儒生”之罪,捉拿杨祚兴送官府问罪。

知县郭国恩本觉此乃小事,又见其貌丑,早厌三分,原不想理案,但又碍于豪绅、儒生之面,只得勉强升堂审理。

公堂之上,郭知县问:“下面犯人可是戏仔杨祚兴?”

杨祚兴从从容容,拱手以唱代答:“知县果然有慧眼,不问早知我表章。杨祚兴走南闯北,从未上过这公堂。”

他这么一唱,惹得衙役和围观的人都笑起来。

郭知县拍了一声惊堂木,“嘿!大胆戏仔,你可知罪!”

杨不慌不忙,又以唱代答:“祚兴一生唱大戏,不放火,不杀人,不抢劫也不骗钱财,清清白白竟犯罪,明镜高悬也等闲。”

一答完,又引得堂上众人目光不约而同地往悬在正堂上的“明镜高悬”匾额看去。


戏子


郭知县也感到此案过分了,但就此了结,有损县官体面,于是再拍惊堂木:“你编演《秀才担枷》诬蔑春闱,羞辱斯文,丑化儒生,岂非罪焉!”

杨祚兴随口又唱:“知县知书应达理,史是实来戏是虚。如把虚来当实事,就无海瑞打严氏。戏是扬善鞭腐恶,才会有包公治阴司。贼喊捉贼不难见,谁做无义恨无义。《秀才担枷》是好戏,教人勤奋读书诗。科考场里莫作弊,主考官应廉洁无私。倡导正义反有罪,难道扬恶才正理?大堂之上秉公断案,明察秋毫严惩腐儒!”

杨祚兴唱完,郭知县也觉得此戏仔果有文墨,如再审下去,恐怕自己也下不了台,于是起身说:“午休已到,此案候后续审。戏仔杨祚兴留下,其他人回家去。”

退堂后,郭知县带杨祚兴到后堂,叫夫人备好酒菜,俩人对饮。

席间,聊谈得知杨祚兴少年曾就读会同端山书院,因貌丑两次府试不第,后入科班学艺。

郭知县对杨祚兴说:“你果有文才,不愧寒窗苦读,可惜我无力助你。只赠你四字‘戏仔状元’”。

于是,“戏仔状元”就这样在梨园内外传开来了。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