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点故事:吴三桂在贵州兵败 留下许多地名

瑶族故事:石头嘴巴出米养穷人 变成大蛇咬财主

上一篇:

下一篇:

罗汉帮济公挑行李 从此不再回广州海幢寺


有一次,吴三桂被水西兵围困在六圭河,他选派一员猛将突围,去向清军朝廷告急搬兵。

不料突围出去的那位将官,却被义兵捉住,将他信中“请速发兵到六圭河”的“圭”字改为“广”字,派人改装成清兵,仍把信送去。

不久,清廷派兵到六广河援救吴三桂。

哪知龙场和水西交界的六广河,与水西和积金交界的六圭河中间相距好几百里,远水解不了近渴。

那吴三桂等得心慌意乱,眼看饷尽粮绝,只得和义军三拼三杀,人马差点拼光,剩下百多骑从员,杀出重围,夺路奔逃。

到了河边一座小山上,听后面追兵高叫:“戴红顶子的就是吴三桂,活捉他!”

吴三桂吓得脸上起灰,急忙脱下帽子,甩在山上,打马逃走。

刚逃到一个斜坡处,后头义兵追来,大叫道:“穿黄马褂的就是吴三桂,快逮住!”

吴三桂吓得浑身打颤战,又急忙脱下黄马褂,撂在斜坡上,打马逃命,穿林绕树而去。

后来,当地人把他甩帽子的那座小山,取名“顶子山”。凡过往行人,都要在顶子山上屙尿,叫做:

                尿淋吴王红帽子,气死朝中保镖狼;

                浑身威风都扫尽,笑尔枉为一朝王!

吴三桂撂黄马褂的斜坡,当地人取名叫“马褂坡”。每年铲草烧灰积肥,人们都争着到马褂坡去铲,口中唱着山歌:

                火烧吴王黄马褂,笑到来年春草发;

                春草发时再来铲,满坡满岭笑哈哈!


吴三桂与倒马坎


吴三桂冲破水西各族兵马的包围,逃出六圭河之后,不敢走毕节出川,只得带着一群残兵败将,原路逃回水西城,想据城死守。

白天,听见城外吼声如雷;晚上,看见四山火光冲天,不敢久留,决定取路由六广方向,逃出水西奔湖南。

刚出城不远,来到东郊凉风洞口,爬上望城坡头,正下得两级石阶,忽见对面山上尘土冲天,来了一队人马,吴三桂以为绝路又逢劲敌,吓得嘶声惨叫:“此乃天灭我也!”

顿时从马背上落了下来,一连滚下好多级石阶,鼻中鲜血长流。

不多时,对面山上的人马一阵风来到跟前,才知道是朝廷派来援救他的兵马。

吴三桂一下又变得骄狂起来,哈哈大笑道:“任尔水西兵如蜂涌,又把我奈其何哉!”

可他不敢反脸看水西城一眼,急忙跳上马背,带着兵将匆匆地向东逃去。

后来,水西人便将东郊望城坡这段石阶,取名“倒马坎”。每当人们游玩到此,都喜欢在凉风洞石壁上刻诗,讥笑吴三桂。


吴三桂跪拜乌鸦神


有一年,吴三桂带领十万清兵“剿水西”,被水西军打得丢盔撂甲,只好身带数人跑入乌撒林海中逃命。

一进林海,大雾,辨不清方向,东走西窜,好多天都找不到路出去。突然间一群乌鸦从头顶飞过,飞飞停停,停停飞飞。

吴三桂说声:“有了!”带起随从拼命追赶乌鸦,刚走出林子,那群乌鸦就不见了。

他高兴极了,说:“乌鸦神引路脱险,天不灭我啊!”他急忙跪下叩头,感谢乌鸦神救命之恩。

这时见一樵夫从面前经过,吴三桂问道:“樵哥,这里叫什么地名?”

樵夫抿嘴笑笑,打趣地说:“这里原来无名,多承客官来给它取名叫‘跪鸦岭’啦。”

不久,跪鸦岭这名字不但传遍岭下一带人家,还传遍乌撒各地。


乌鸦


后来吴三桂到了昆明,想当皇帝,征派黄铜铸造金殿时,还在屋顶上铸了个乌鸦,早晚烧香祷拜。

文武官员不知底细,还认为他是对天祈祷哩。

有一天,吴三桂到后山陈圆圆出家的庙里去烧香,陈圆圆对他说:“大王,谁不知你在水西吃过败仗?为了不失大将风度,你以后不必来这里,每天只管对乌鸦烧香叩头罢了。”

吴三桂是个搽着粉儿进棺材——死爱面子的人,顿时被羞得满脸通红,回去后叫人将金殿屋顶上的铜乌鸦锯了,只剩下两只脚杆。

接着又派人到乌撒暗示水西李总兵,叫赶快将跪鸦岭改叫“归鸦岭”。

那李总兵是吴三桂部将,在水西吃败仗时也有他一份,于是,急忙派人到那里插上“归鸦岭”的大木牌。

可是,不几天木牌不见了,不知是谁在一堵石崖上深深地刻了三个大字——跪鸦岭。


叛徒的下场


彝族有“天好地好,叉戛拉不好”这么一句谚语。人们对有叛徒行为、专在人群中进行挑拨离间的人,就常以这句话来鞭鞑他。就是说,叉戛拉成了叛徒的代名词。

不需多加说明,只要说声“叉戛拉”,连小孩都知道讲的是什么。

水西安土司家,有个专管粮食的头人,名叫叉戛拉,这人十分奸诈。在吴三桂去占领云南路经水西家的地盘时,水西家执掌兵权的将官,集中兵力阻挡,不准吴三桂通过,并向吴三桂要很多的过道钱。

吴三桂虽然带有千千万万的人马,但要想轻易通过是不行的。

吴三桂了解叉戛拉的为人,就对他说:“只要我能通过,又得到一点粮草,待打倒了水西家,占领了云南,他的家业全部归你统管。”

叉戛拉信以为真。

在吴三桂提出“就让一箭之地也行”的要求时,土司底下的人都不同意,说:“即使是一箭之地也不能退让!”

这时,叉戛拉在土司跟前拨弄说:“汉人叫让一箭之地,就让他吧,一箭能射多远呢?再说让他进来,我们才好收拾他!”

土司经不起拨弄,就答应让一箭之地了。

说起来也令人难以相信,吴三桂射出了一箭,箭头一直往西飞,最后插在云南昆明城楼上,水西家的人个个感到惊慌,但还是坚持不让通过,全力堵住吴三桂的兵马。

吴三桂的人马粮草断绝了,进退两难。

正在这时,叉戛拉又向土司拨弄说:“与其使汉人赖在这里,不如趁他饿饭的时候,给他一点粮草,让他胀饱了动不起的时候,就一股劲把他扫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叉戛拉在粮草上有权力,土司就相信他的话,允许他派粮派草送给吴三桂。

吴三桂得到了粮草,充足了力量,就一举把水西家打败,一直杀上云南去。

这时,叉戛拉就向吴三桂要求,兑现他原来说过的话。

哪知,吴三桂说:“我要处死你这个贱骨头!你对你的主人都如此出卖,何况我是汉人呢?我要你来作我将来的叛徒吗!”

叉戛拉吓得魂不附体,连磕了千万个响头,也是枉然,最后被吴三桂砍下了脑壳。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