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才子周渔璜的故事:猜码“666,五魁首”因他而出典故

太平天国故事:洪仁玕提倡资本主义变法 撰《资政新篇》

上一篇:

下一篇:

戏仔状元杨祚兴的故事


康熙年间,贵阳巡抚卫既齐是个有学问的人,常与门下一帮文人清客在一起吟诗做对。

十五的夜晚,巡抚带着这帮清客,来到南明河畔赏月。看到美丽的夜色,巡抚高兴得很,触景生情,随口出了一联:

                树影横水,鱼游枝头鸦宿浪。

跟随而来的清客听了巡抚大人出的上联,一个个摇头晃脑地大加赞赏,可是,想了半天,只会说:“好个鱼游枝头鸦宿浪,真个是妙语呀妙语。”却没有一人能对出下联。

巡抚心中很不安逸,赏月的雅兴也没了。

众人只好乘兴而来,扫兴而归了。

回府后,巡抚命人将这幅上联贴在四个城门口上,并布告,如有人能够对得出来,要给予重赏。

十天半月过去了,每天围拢观看的人虽然也多,却没有一个敢出来揭告示。

巡抚心想:贵州这地方,真是个蛮荒之地,连一个有才学的人都寻不出来啊!

一天,周渔璜上贵阳,走到大南门口,看见一堆人围着城墙上贴的告示议论,他也挤进去看了一回,二话不说,就踮脚把告示“刷”地一把撕了下来。

守候在旁边的差人,赶忙揪住周渔璜的衣服,大喊:“哪里来的娃儿?这是你随便撕得的吗?!”

周渔璜不慌不忙地说:“我对得起才敢撕嘛!”

有人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把人家放了嘛,为哪样抓人罗!”

差人哪里肯信,但告示既已撕了,也只好带了周渔璜到府衙交差。

到了公堂之上,巡抚问了问周渔璜姓名,年纪等情况,周渔璜对答如流。

巡抚听了,心里暗暗高兴,就吩咐取文房四宝,要周渔璜当堂写出下联。

只见周渔璜满不在乎地提笔舔墨,一挥而就:

                山色倒海,龙吟岩畔虎眠滩。

巡抚过目,不由得暗暗吃惊,一边拈须赞叹,一边叫人端出银子,要重赏周渔璜。

周渔璜却说:“大人,这些银钱于学生无大用,如蒙错爱,只求大人赏学生几册好书就心满意足了。”

巡抚大人听了,心头更加欢喜,就留周渔璜在贵阳玩了两天,才派人挑着几担子书送他回骑龙寨去了。


周渔璜背书赢店


那年,周渔璜要进京赶考了。

周渔璜来到京城,住在栈房等候考试。

有一天,他信步来到一家书店门口,走了进去。

周渔璜从这个柜翻看到那个柜,又从那个柜翻看到这个柜,从早到晚,一下子看了好几百本书,可是一本也不买。

书店老板看了很生气,就上前对周渔璜说:“相公,你翻了这样多书,难道就连一本也看不上?”

周渔璜笑了笑说:“这些书我都背得了呀!”

老板一听,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就对周渔璜说:“相公真会说笑话,天下哪有把书店中的书全背下来的人。”

周渔璜说:“当然背得出。”

书店老板量他说大话吓人,就提出要和周渔璜打赌。当下约定第二天早上,请周渔璜到书店来,由老板随意在书架上取书一本,周渔璜若能背得出来,这个书店就算输给周渔璜;如果背不下来,周渔璜就要照赔一个书店给老板。

周渔璜回到栈房,心想:这般书店,不过是些常见的四书、五经之类,我早能背得;少有几本面生的,今天读过,也就背得了,明天定赢不输,不觉和书僮闲谈起来:“阿马,你看我能不能赢下这个书店?还有什么书我未曾看过?”

不料阿马却说:“相公,你读的书实在很多了,但我看见有一本书,不知该不该相公读?这是相公没有读的。”

“什么书?”周渔璜一听,心中好生纳闷。

阿马说:“说来相公不要笑,我见你没有读过《皇历》吧?”

“啊——”周渔璜一听,大吃一惊,自己确实没有认真读过《皇历》,就赶紧叫阿马将《皇历》买了来,认真读了一遍。

第二天一大早,周渔璜准时来到书店,书店门口已围了许多人,都是昨天听到消息后,特地赶来看稀奇的。

当场,双方各请了中证人,并高声宣布了双方约定的条件。

然后,老板不慌不忙从书架上取下了一本书,递到周渔璜手里。

周渔璜一看,正是《皇历》!

他微微一笑,清了清喉咙,然后,滔滔不绝地背诵起来,从头到尾,一字不差。

背完之后,又说:“听着,我再给你倒背回去!”

门口堆山塞海的人早已惊得目瞪口呆,老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叩头:“相公高抬贵手,恕我有眼无珠。我一家老小全靠这小店过日子……”

周渔璜双手把老板扶起,当众讲:“我哪里是要你的书店?只不过从今以后,凡我贵州上京来的举子,到了你这店里,如有用得着的书,定要免费赠送,不可收取分文。”

“是,是,一定照办!”店老板感激万分,当即在门上贴出了告示。

从此,凡贵州上京的举子,都在这家书店里得到了不少方便。


剧照:周渔璜



“五魁首”与周渔璜


                魁首!魁首!五魁首!

                经魁!经魁!

                五经魁首!

这些酒席筵前划拳的呼叫,大家都喊得很顺口,很熟练。可是,“五魁首”的来历,却与周渔璜有关。

这一年,周渔璜上京赶考,会试第三场交卷后,便在考棚夹道中散步。

偶遇邻号同试的直隶举人,但见此人五官端正,举止不凡,两人便交谈起来。

两人论文谈诗颇投机,此人就将本场底稿请周渔璜指教。

周渔璜读后佩服地说:“读君文章甚感洋洋宏论,有气吞山河之势;文采斑澜,辞藻华丽,是不可多得之作。只是在用典用字上,似乎还有不足之处,但当在五名之内。”

同时,也将自己文稿送请斧正。

此人看后说:“读先生文章真是字字珠玑,用典用字确实不凡,但还嫌气魄不足。可是,也当在八名左右。”

数日后会试发榜,那位邻号直隶举人,正取在第五名,周渔璜也取在第八名。

接着,便是忙着参加殿试,迎接喜报。

在赴琼林宴后,周渔璜和几位同榜进士去拜主考。

当大家告辞时,主考单独留下周渔璜说:“贤契可知,和你在场中交谈的直隶举人是谁吗?那是当今的圣上!”

周渔璜听了,慌忙站起来说:“学生罪该万死,求恩师代求皇上开恩!”

主考笑着说:“不知者不为罪,贤契请坐,听我慢慢地说,圣上对贤契甚为嘉许,贤契也是一次殊遇,自有飞黄腾达之日。此次圣上隐讳应试,乃是想让天下评评自己的文采。圣上文章虽取在第五名,但我朝是从《五经》、《四书》取士,而且圣上宏论气吞山河,实为《五经》的魁首。

因此,大家议定:奏请圣上恩典,将继状元、榜眼、探花、传胪之后的第五名,定名为:‘经魁’,用昭我朝圣世。

并且今后写榜,也先从第五名写起,然后再写前四名,因为第五名是圣上文章的名次。”

主考说完之后还兴奋不已。

据说从此之后,清代写榜,不单殿试、会试,就连各省的乡试,也都是先从第五名写起。

而今天大家划拳时喊的“经魁”、“五经魁首”的典故,也就是这样来的。


江南主考周渔璜


有一年,周渔璜出任浙江乡试正考官。

动身之前,康熙皇帝钦赐御笔一支,要他为国家认真选拔人才,秉公办事。

临行前,当朝内阁大学士徐大人把周渔璜请到家中盛宴款待。

席间,徐大人给他打招呼说:“江南乃才子之乡,我有个文才出众的外甥叫黄××,是个解元,望多多关照。”

周渔璜不免点头称是。

江南真是山清水秀,风光迷人,并且文化也发达。

这一年,听说皇上派来的主考大人竟然是个贵州蛮子,考生就十分不安逸,街头巷尾,酒楼茶肆,都在议论着这件事。

特别是这个徐大人的外甥黄公子,仗着有钱有势,带了一帮官宦人家子弟,成天不是聚在酒楼茶馆高谈阔论,就是钻进柳巷花院里寻欢作乐,把个主考大人周渔璜全不放在眼里,甚还口出狂言:“今科不点我黄解元,看我不点火烧他的贡院门!”

一天,黄解元带着一二十个自称江南第一流才子的公子哥儿,正在张家酒楼上粗喉咙大嗓子地猜拳行令。

忽然,黄解元心血来潮,要大家即席赋诗,并以张家酒楼为题,每人写首诗,写不出者罚酒三大杯。

不一时,店小二把桌子摆好,放上笔墨纸砚。

只见这伙人喝得醉醺醺的,你推我,我让你,没得一个敢打头阵。

这时,坐在墙旮旯里独斟独饮的周渔璜站起身来,挨拢去看热闹。

黄解元看到他土里土气的打扮,就讥笑说:“难道你也想来做诗吗?”

周渔璜连忙说:“不敢!不敢!”

“你若写出首诗来,我给你开酒钱。”

周渔璜微微一笑,把手一拱,说:“此话当真?”

“当真!写不出来,你就要给我们每个人磕三个响头。”黄公子有点得意忘形。

“好!”周渔璜把袖子一卷,接过笔来写了第一句:

                抬脚上到张家楼,

十几个公子哥儿一念,就拍手的拍手,捧腹的捧腹,其中一个说:“这像哪样诗,分明是放牛娃儿在牛屁股后头吆喝,全是一股牛屎味。哈哈……”

周渔璜听了,也不动声色,不慌不忙地写下了第二句:

                手提羊毫把诗讴。

这回,公子哥儿们稍微平静了点。

其中一个说:“这句不晓得他是从哪家灰渣堆上捡来的,还算沾了点诗的气气。”

周渔璜扫了众人一眼,手腕一抖,写下了后头两句:

                不是巫山遮住眼,

                看破江南十二州。

这时,黄公子和自称江南第一流才子的一伙全都憨包了,个个嘴巴子张得大大的,半天都合不拢来。

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周渔璜把笔一撂,转身下楼,扬长而去了。

乡试时,黄公子因文章华而不实,周渔璜未予录取,从而得罪了徐大人。

徐大人就找岔子给周渔璜小脚鞋穿,这是后话。


周渔璜巧戏大学士 


周渔璜的才学很得康熙皇帝的赏识。

有一天,皇帝说:“没想到贵州那穷乡僻壤也能出像你这样才华出众的人啊!”

“启奏皇上,”周渔璜说,“我在贵州算不上才子,那儿有的是很有才学的人,可惜太穷,无法进京赶考。我只不过比他们多几两银子罢了。”

内阁大学士在一旁听了很不服气,就说周渔璜欺君犯上。

周渔璜偏不认罪。

康熙皇帝就让内阁大学士亲自去贵州一趟,选些人才进京。

大学士领旨到了贵州,在甲秀楼前贴了一幅上联,说如能对出下联便可到京城做官。

谁知一连三天没人去对。大学士更加怀疑周渔璜了。

因为这上联出得很简单:

                金殿皇皇,七弯八角九翘。

其实,大学士是动了一番脑筋的,这样的对联,告诉君王一听便是简单上联,而这些没有见过金銮宝殿的穷贵州人就无法理解,也就无法对下联。

为了向皇上交待,大学士又叫士兵抓了几个农民、樵夫来对,这些穷人自然只能摆摆手就走了。

大学士认为这次已有了参倒周渔璜的把柄,便得意洋洋地回京复命。

谁知周渔璜问明情况后大笑:“你出如此简单的对联,贵州那些才子不愿跟你凑趣,只是摆手对了你的上联,意思是:

                玉手摇摇,五指三长两短。

大学士听了答不出话来。



讲述者:陆长寿

采录者:安文新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