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故事:女将洪宣娇训女兵数百 智勇双全解衣上阵

太平天国故事:冯云山捡牛粪打短工教书 拉起一支农民队伍

上一篇:

下一篇:

太平天国故事:千古名将石达开 一人头衔十几家

洪宣娇是广东花县(今花都区)福源水村人。原名杨云娇,洪秀全因其为"天父"之女,认为妹,改名洪宣娇,是萧朝贵之妻,生卒年不详。

洪宣娇在太平天国的创建及成长过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是洪秀全和萧朝贵的得力助手。据野史记载,她还参与了天京事变。她是中国历史上众多充满传奇色彩的女性之一。

 

洪宣娇偷学武

 

这个故事说洪宣娇本来就是洪秀全的亲妹妹。

洪宣娇小时候就十分好学,她十岁的这年冬天,见到大哥洪仁发,二哥洪仁达,三哥洪仁坤(洪秀全)经常晚上去村头狮子会学武艺,也闹着要跟哥哥去练武。

但是,当时花县官禄布村的族规是不准女子去狮子会学武的,所以他父亲洪镜扬也就不许她去。

洪宣娇性情很硬,心中不服气,想了一个办法。有一天晚饭后,她对父亲说:“阿爹,你不准我去学功夫,就让我去凌屋村跟金兰姐学绣花吧。”

洪镜扬想了一下:现在她要找个女伴学绣花,这倒是女孩本分的好事,凌屋村和官禄布村是邻村,相隔不远,可以放心让她去。

于是,洪镜扬就答应了女儿的请求,还叫大女洪辛英也一起去学绣花,两姐妹好作伴。

洪宣娇得到老父允许,十分欢喜。晚上一有空闲,她就和姐姐去凌屋村金兰家学绣花。

十多晚后,洪宣娇对姐姐说:“英姐,今晚去看哥哥学武艺,明晚再学绣花吧!”洪辛英也答应了。

官禄布村的狮子会设在村边的树林内,会馆前面有一块林中空地。那时已近年底,村中的男青年密锣紧鼓,加紧练武艺,准备明年正月到外村舞狮献艺。

只见空地四周点了几个铁篮松明火,火光耀眼,锣鼓震耳,好不热闹。

洪宣娇和洪辛英来到树林中,便藏在大树边偷看。她大哥洪仁发被推选为新教头,这晚他正在指点着十多个后生打拳。

洪宣娇看得心花开放,以后每晚都在大树背后边看边学,回到家中也关门在房内练拳。

洪宣娇偷学武的事被父亲知道了,一天晚饭后,洪镜扬当着全家人面责问女儿。

洪秀全见小妹大胆偷学武艺,忍不住替她说情:“阿爹,男女都是人,男子可以学武,女子有本事为什么不可以学武呢?有了武艺傍身,大可以为国家效力,小可以防身,古时有多少女子也是武艺出众的。”

大哥洪仁发也说:“宣娇要学武,就让她跟我去会馆好了。”

洪镜扬听老大、老三说得有理,火气消了一半,他叹了一口气说:“话虽然是这样讲,但我们官禄布村从来没有女子去狮子会学武的规矩,我们不能开例呀。”

老二洪仁达对老父说:“阿爹,既然不准女子到狮子会学武,不如就在家让我和大哥、三弟轮流教她,早晚暗中学一点,说不定娇妹将来会成为女英雄。”

洪镜扬看到三个哥哥都为小妹说情,只得答应洪宣娇在家中院子里早晚练武。但规定:一不准大声呼喝,二不准在外面耍弄拳棒,以免别人讲闲话。

从此,洪宣娇在三位哥哥的指点下,不但学到拳脚功夫,连双刀、双剑也舞得见光不见人。

洪宣娇到了十五岁,长得秀美、结实、气力过人,村里人只知道洪宣娇是个劳动能手,却不知她还练得一身好武艺呢。

有一年年底,十六岁的洪宣娇带着同村几个姐妹上附近鸦髻岭割草。邻村有两个流氓起了邪心,跟在后面,想调戏洪宣娇。洪宣娇连忙把担草用的竹杠举起来,说:“我们要回家了,你们快走开。”

那两个流氓笑哈哈,一齐去抢洪宣娇的竹杠。洪宣娇真的把竹杠劈下来,把一个小流氓的扁担打飞了,还震得他两手麻痛,吓得连忙后退,出了一身冷汗。

另一个小流氓见了,不知洪宣娇利害,暗骂同伴“饭桶”,举起扁担就扑向洪宣娇。

洪宣娇不慌不忙,双手横起竹杠,当头一挡,又是“啪”声一响,那根扁担也反弹飞走了。

两个小流氓见不是对手,连忙拔脚往山下跑。

此后,官禄布村一带的人才知道,洪宣娇是个有武功的女子。村里的许多女子都很崇拜她,凡洪宣娇上山割草砍柴,很多女子都跟着去,还要她教武艺。

洪宣娇就教大家耍弄竹杠,以后又教用柴刀做武器。后来洪宣娇去广西寻找哥哥洪秀全,参加了太平军,村里有五个女子也跟着一起去了。

 

结识洪秀全

 

这个故事说洪宣娇是洪秀全认的义妹。

鸦片战争之后,清朝廷的腐败无能日益显示出来,不断地被迫割地、赔款、开放通商口岸,压在广大人民头上的负担越来越重,九州大地怨声载道。

据有关资料记载,在洪秀全1847年到达广西桂平紫荆山时,洪宣娇曾声称曾梦见上帝,告诉她"十年后有人来此教人拜上帝,汝当遵从",而洪秀全恰恰也自称在那一年发梦,开始以上帝次子和使者身份"拯救世人"。

两个梦话一拍即合,对洪秀全的威望自然有极大帮助。

洪宣娇既是洪秀全之妹,又和杨秀清、萧朝贵关系密切,因此一时间成为上帝会的核心人物,在女会众中影响很大。

 

洪宣娇


下嫁萧朝贵

 

1851年,上帝会的教徒已发展到数万人,洪秀全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便在金田村竖立起太平军的旗号,建立太平天国,洪秀全自称天王,封杨秀清为东王、萧朝贵为西王、冯云山为南王、韦昌辉为北王、石达开为翼王。所封各王都受东王杨秀清节制。

洪宣娇由兄长洪秀全做主,嫁给了萧朝贵。

 

洪宣娇往事:智闯寿春堂

 

太平军占领武宣、象州,吓破了清朝文武官员的胆。朝廷急忙调动两湖、江西、四川、贵州等处大军,进驻象州大林、小林等处。太平军连攻不下,吃了败仗,撤退回到金田来。

这时候,清军调来乌兰泰把守江口,堵死了太平军挥兵东进的路。三江圩团总王作新,阴险狠毒,把新圩、安众、南木、垌心、思义等圩镇的谷物米粮高价买空,运回他的彩江园寿春堂大粮库,想饿死太平军。

为了解决粮食奇缺的危机,洪秀全在傅家寨指挥部召集众将商议对策。

萧朝贵说:“王作新这老妖头怕他什么鸟,请准许我带领一支军马,一天内便要夺得粮食回营,甘用人头担保。”

众将军不同意强攻夺粮的办法,把目光聚集到杨秀清身上。

杨秀清一言不发,却把目光投向洪宣娇。

洪宣娇猜出掌管军机的杨秀清的心意,当众立下军令状,三天内夺取寿春堂的粮食回营。

洪全秀当即授旨,夺粮大事由洪宣娇指挥。

洪宣娇回到女营按兵不动,这就急坏了萧朝贵。他走到女营,要求洪宣娇准许他带领人马夜袭寿春堂。

洪宣娇却打发他回营等候战机,只悄悄地派出十多个女兵打听清军的情形,其他各军营待命等候。

第二天,女兵回来报告:王作新一个月前死了原配夫人,今在崇羌里渌竹村赵府选中了赵玉莲。赵玉莲的父亲在梧州经商,她自小跟随伯父赵德。王作新最近官升千总,他虽年登半百,赵德也愿意和他攀亲。

王作新急于和漂亮姑娘结婚,马上选定日子,要求赵德亲自护送侄女过府成亲,大摆酒筵,借机会巴结清军大小军官。

洪宣娇打听得王作新的情景后,和萧朝贵商议定计。

到了第三天,洪宣娇在龙塘坡埋伏一支人马,专等赵德护送侄女到来。赵家吹吹打打行到龙塘坡黑松林,洪宣娇领伏兵杀出,一个不漏地押回太平军女营。

再说洪宣娇化装成赵家小姐,坐进花轿当新娘,萧三妹、苏四娘化装成陪嫁娘,萧朝贵不舒服地化装为押礼公,轿夫、挑夫、吹鼓乐手等全都由男女太平军代替。一支送亲队吹吹打打、热热闹闹朝寿春堂走去。

王作新虽然未相过赵小姐的容貌,但赵小姐是个富家女,十八青春妙龄,自己巴不得“老藤缠嫩花”,听到鼓乐声由远渐近,便直奔中厅迎接新娘去。

萧朝贵押着礼队,把大红花轿一直抬到正厅。洪宣娇用大红缎布盖着头坐在花轿内,静听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萧三妹、苏四娘身藏暗器,前后护卫。各轿夫抬郎均作着应急准备。一切依洪宣娇的计策实行。

老妖头王作新早把胡须刮光,把以前被洪宣娇刺伤的左眼角那伤疤痕用白粉涂盖,穿一件血红印袍,胸前挂着一朵碗大的红花,到花轿前把新娘迎出来。

正厅宾客如潮涌,喜娘把新娘扶进正厅里。

王作新和洪宣娇拜完堂,引新娘进洞房。王作新迫不及待地支走了陪嫁娘,把房门关上,满脸堆笑举手去揭新娘的盖头布。

洪宣娇把盖头布掀落地上,手握匕首朝他胸心刺来。

王作新是武举出身,他用力以手掩挡。“哟!”的一声看清楚是洪宣娇时,臂上已挨了一刀。

王作新大呼“有贼呀!”这一惊呼,侍在门外的陪嫁娘萧三妹、苏四娘,劈门闯进新房。

王作新跳上窗台,跳窗,捂住血淋淋的右臂逃走。

洪宣娇穷追不舍,从洞房追到正厅。惊得寿春堂像一箩倒落地上的螃蟹——乱作一团。

萧朝贵听到新房里洪宣娇已拼杀起来,即把摆满菜肴的桌子掀翻,杀死几个团练,直奔南门栈桥杀来,手起刀落像切西瓜砍掉守门团练,放下吊桥。

早在寿春堂外埋伏的杨秀清,领太平军杀进寿春堂来。清军军官贵客从醉中惊醒,各顾各逃命。

再说洪宣娇追杀王作新,大乱中找不见这老妖头。萧朝贵适时杀回,两军合一把清军团练杀个人仰马翻,会合杨秀清打开大粮库。

在打扫战场时,不见了王作新与清军主要军官。原来王作新家里设有夹墙洞,在一片慌乱中,他带领清军要员从夹墙洞逃走了。

洪宣娇智闯寿春堂,夺得粮食百石,充实军粮,大振军威,又救济饥民,大得民心。

 

解衣上阵

 

洪宣娇者,军中称萧王娘,天王姊,西王萧朝贵妻也。年不满三十,艳绝一世,骁勇异常,从女兵数百名,善战,所向有功。

萧王娘及女兵皆广西产,深奉秀全教,每战先拜天帝。淡妆出阵,挥双刀,锋凛凛落皓雪。乘绛马,鞍腰笼白氍毹,长身白皙,衣裙间青皓色。

临风扬素腕,指挥女军,衫佩声杂沓,望之以为天人。

女兵皆锦旗银盾。战酣,萧王娘解衣纵马,出入满清军。内服裹杏黄绸,刀术妙速,衣色隐幻,一军骇目。

后来,西王萧朝贵死于围攻长沙城的战斗中,洪宣娇成了寡妇。

 

暗杀杨秀清

 

1854年,太平军攻占了南京城,遂将南京定为太平天国的都城,改名天京。

洪秀全下令将全部随营女眷集中起来建立的"女营"改为"女馆",由东王杨秀清兼任总管,洪宣娇则任监察。

此时的洪秀全早已沉湎于情色享受之中,太平天国的军政大权实际掌握在东王杨秀清手中。而杨秀清在天京的大权独揽,使天王洪秀全和许多太平天国将领都对他心存不满。

洪宣娇看准世态人心,在联合了一批反杨势力的同时,鼓动洪秀全密召北王韦昌辉回京共图大事。

北王从安徽战地匆匆赶回天京。这期间洪宣娇一改常态,主动走进东王府,对杨秀清表现得特别热络,杨秀清喜出望外,以为她不计前嫌,竟听从洪宣娇提议,由自己出面为北王举办一次盛大的洗尘宴。于是,举世震惊的"天京事变"由此拉开了大幕。

 

天京事变

 

公元1856年9月2日,在东王府里大摆的筵席上。韦昌辉率兵血洗了东王府,杨秀清以下两万太平军将领都死在韦昌辉等人的刀下。

石达开闻讯返京,指责韦昌辉滥杀无辜,韦昌辉又欲杀石达开。石达开缒城而逃。

当夜,韦昌辉血洗翼王府,将石达开家眷及翼王府内人员全部赶尽杀绝。接着洪秀全下诏通缉石达开。

石达开逃至安徽举兵靖难。

"天京事变"之后,太平天国元气大损,最后,诸王中只剩下忠王李秀成。

1864年7月,清军终于攻破天京城,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宣告结束。


结局

 

洪宣娇的归宿众说纷纭。有些野史认为她在天京之乱中被乱军杀死。洪秀全在平息内乱杀死杨秀清、韦昌辉的同时顺便搞掉这个能量很大的"御妹"也并非没有可能。

还有一些野史则认为洪宣娇是在清军攻陷天京时战死。

也有说天京城被攻破之日,洪宣娇乔装成民妇,随着逃难的人群到了上海,而后又辗转随同洋传教士远渡美国,在美国旧金山一带开业行医,洪宣娇(杨或王宣娇)早亡。

 

 

收集整理:minjiangushi.com小龟侠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