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故事:李开芳、林凤祥率军北伐 皇帝大臣天天哭

太平天国故事: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状元傅善祥

上一篇:

下一篇:

太平天国故事:冯云山捡牛粪打短工教书 拉起一支农民队伍

清道光年间,地方官府巧立名目,随意向壮族人民增派捐税,并四处出告示,声言如有违抗则捕杀。

所谓"土人",就是指壮、瑶等少数民族,他们多居在山区,在地主豪绅和官吏的沉重盘剥之下,"因是鬻及儿女者,往往有之。斯山居之农所常见也"。意思是指生活无依,被迫卖掉自己的子女。这就是广西众多壮、汉、瑶族杂居区地主剥削农民的状况。

壮族人民负田租沉重,苦不堪言。当时有人描写农民受剥削的状况是:

"六月新债催,十月新租急,

两禾造谷穰穰,终岁无一粒";

"八百苗疆亭甲差,散为官司三十六,

队队狐行而虎威,村村骑马又食肉。

骑马食肉锄头钱,锄到七锄噫可怜。

当时,农民种地大部分缴税,没有多少是自己的,在农民中流传着一些谚语,其中非常有名的是“农民七锄无饭吃”:

一锄供官、二锄供吏、三锄甲差、四锄皂隶、五锄六锄头人把事,七锄才到自家的。


英雄奋起救世人


在农耕又封闭的封建社会,田地多才能自给自足,但是武缘县旱地虽多但田地少,壮民还受地主剥削、压迫更重,百姓苦不堪言。武缘县的县治是今南宁市邕宁区伶俐镇。

1844年夏天,洪秀全、冯云山从广东到桂平、贵县一带从事革命的组织宣传活动。在紫荆山区创立拜上帝会,宣传上帝、基督教的人人平等思想,宣传客家(人)、本地(土人)一家,团结起来灭妖精(清朝官吏),得到壮族和其他各族人民的拥护,他们纷纷加入拜上帝会。

壮族人林凤祥、李开芳也不愿忍受剥削和压迫,与十几个青年人一道弃家离乡,满腔热血,投奔桂平紫荆山,参加拜上帝会。

1851年1月11日,林凤祥、李开芳等参加举世闻名的金田起义。这次起义是汉、壮、瑶等族人民共同发动的,它揭开了近代中国人民民族民主革命的序幕。

太平天国时期,有五位地位次于前期王的人物。他们为太平天国的建立以及发展贡献了很大的力量。因为作战勇敢,当时人称太平天国五虎上将,分别为李开芳、林凤祥、胡以晃、黄文金、罗大纲。

林凤祥是广西南宁市武鸣人,壮族,农民出身,1851年在广西永安(今蒙山)参加太平军。牺牲后被追封为求王。

李开芳是壮族人,广西武缘县(今南宁市武鸣区两江镇龙英村大李屯)人,牺牲后被追封为请王。

林凤祥和李开芳自参加太平军后,在前军主将萧朝贵的率领下,带头冲锋陷阵,攻城夺寨,屡建战功,在永安建制时,林凤祥被授为御林侍卫、李开芳为金一总制。

1852年4月,林凤祥、李开芳随军从永安北上,6月进入湖南,占道州,连克江华、永明、桂阳州、郴州等。

9月11日,太平军进抵长沙城下,林凤祥抢占城南高峰,踞高发炮轰击,清军大溃。李开芳率部入长沙城与清军展开激战,杀死清兵数千人。

由于林、李坚毅果敢,骁勇善战,林凤祥被提为土官正将军,李开芳也被提为金一正将军。

12月2日,太平军攻克益阳,杨秀清命令林凤祥、李开芳率领先锋部队攻打岳州和汉阳,仅10天时间,就占领了湖北重镇汉阳。

 

攻克南京

 

1853年1月12日,太平军结船为桥,跨长江向武昌进攻。林凤祥在李开芳的配合下带领先遣队埋地雷,炸毁文昌门,入城与清军展开激烈的巷战,击溃了清军,占领了武昌城。

同月14日,东王杨秀清升林凤祥为殿左一检点、李开芳为殿右二检点。

不久,"天王"洪秀全又加封林凤祥为天官副丞相、李开芳为地官正丞相。

2月9日,太平军分水陆两路挥师东下。林、李受命统领陆路大军,速克九江、铜陵、芜湖、太平府、和州等地。3月中旬,太平军包围南京城,李开芳率部攻克聚宝门入城。3月19日,攻占南京。

太平天国定都天京(今南京)后,命李开芳与林凤祥、罗大纲取镇江、扬州。

 

李开芳


大战著名卖国贼琦善

 

林凤祥兵至扬州城外,先将壁垒布得十分严整,旗帜遮夭,戈矛蔽日。

清兵大惧。清军将领琦善,就是电影《林则徐》里面的反派,1840年鸦片战争之前,林则徐主张禁烟,对待英国侵略态度强硬,为主战派;而琦善坐享贵族利益,害怕惹恼英国人,主张答应英国人的条件,向英国屈服,为主和派。

英国人本就想殖民中国、操纵清廷,发起了鸦片战争。琦善将所有战争责任归咎林则徐身上,主张“罢战言和”,要求进行谈判。

道光帝任命琦善为钦差大臣赴广东查办,九月初又革林则徐、邓廷桢职,任琦善署两广总督兼海关监督。

琦善在两广总督任上战无战心,一心求和,致使英军占领我大片国土,还在谈判中割让香港岛。

鸦片战争以中国失败并赔款割地告终。中英双方签订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中国开始向外国割地、赔款、商定关税,严重危害中国主权,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丧失独立自主的地位,并促进了自然经济的解体。

正因为鸦片战争失败,导致了前文讲的农民税务负担大幅增长、民不聊生。

鸦片战争十几年后,太平军终于有机会痛打琦善这个卖国贼了。

话说回来,琦善恐军心散乱,欲先立战功,以镇人心。时交初夏,大时酷热,林凤祥亦恐攻城不利,将各军依山傍木为营,以避暑气,再从内河掘通水道,以备不虞,一面等清军来战。

清廷再调漕督杨殿邦,领兵万人,前来助琦善。

林凤祥大喜。先锋朱锡琨问道:"今闻满人加兵,元帅喜形于色者何也?"

林凤祥道:“扬州城内兵官,不是钦差,就是总督,必不用命。且兵符操于胜保,而琦善以相臣统兵,必不甘受令。不久自生意见矣。吾此时却好用兵也。”

三军听了,都很鼓舞。

实际上,清朝兵符,本在琦善。林凤祥故意这样说,是怕军人们听到清朝增兵心生忧虑,所以骗一下他们。

次日黎明,林凤祥见清军移动,即对众将道:"清军以时方酷热,不便用兵去,故清晨来战,彼先攻紫徒庙无疑矣。"

少时,又见清军旗帜不多。

林凤祥对众将道:"清队此来,必非大队人马,不过欲立小功,以定军心耳。吾可让之。待其小小立志,再兴大队前来,吾将可以二鼓再战也。"遂传令偃旗息鼓,不令出战。

说犹未了,只见清军望紫徒庙拥进,约是三五千人马,军中打着双来旗号,直攻太平军。这一路正是太平军朱锡琨的营盘。

清军几次冲突,不能得进。

林凤祥见了,果令朱锡琨营退二三里下寨。

双来见是不能得志,又见太平军众盛,恐防有失,即乘势收军,谎报称击退而回。

琦善听得胜仗,不胜之喜。次日续遣各军出城:先令本部以马队先攻计四桥;以杨殿邦与双来仍攻紫徒庙。方调动间,适向荣令张国梁,以本部五千人到来会战。琦善都令随胜保而去。两路人马,以五更造饭,平明起兵。

安排既定,早有细作,报到林凤祥军里。

凤祥道:"吾固知彼以为昨日小胜,必以全军求一战也。"遂令曾立昌伏兵于廿四桥西,待胜保过桥时,先折桥以断彼后路;随令朱锡琨以大兵从林里桥东深山,乘夜开地穴埋伏,待胜保过桥后,留军一半,截击清兵,却以一半直趋胜保大营;再以周文佳为前部,迎胜保接战。分拨既定,自与诸将来战杨殴邦。

林凤祥又下令道:"清军如攻紫徒庙,本营且勿理他。待我军在廿四桥得胜,则彼全军皆乱矣。吾因而攻之,可获全胜。"

三军得令,都于四更造饭,以待清军。

且说胜保以本部人马令张国梁为先锋,直望廿四桥杀来。时天色初明,远望太平军不多,却靠廿四桥驻扎。胜保以为太平军精锐,必在紫徒庙大营,故不以廿四桥一军为意。到时胜保拔队攻进太平军队里。周文佳略应一阵,太平军都望桥西而退。

张国梁不舍,直趋过桥来。

胜保见太平军败得容易,且退时旗帜齐整,乃惊道:"彼非真败也,吾中计矣。"急令前军休进,奈军士进如蜂拥,令传到时,已过了大半。

胜保道:"此时便不可退矣。不如齐进,或可并力支持也。"遂督亲军并渡过桥来:只见周文佳的人马,在草地上乱走。张国梁依然赶过来。

不上四五里,只见伏兵四面齐起,金鼓响天,喊声震地。胜保太惊。回头望时,又见东南角上伏兵,皆从林里地道而出。而朱锡琨一支人马,如自天而降。

胜保与张国梁,只得合力混战。争奈太平军人马多众,凭高看下,势不能抵敌。清兵折伤大半。

胜保知不是头路,急传令退过桥来。奈桥已折断,不能得过。军心益惧,更不敢回战。

曾立昌人马锐气倍增,逢者便杀。

张国梁马下早挨一枪,急向左右换了一匹马,奋力望北方杀来,并呼道:"今不尽力,是死地矣。当于死里求生。"

清军听得,胆气一振,就杀条血路,直出重围。张国梁在前,胜保在后,且战且走。

是时太平军又复大至,尽把清军围住。胜保传令军士:一头混战,一头筑造浮桥过河。

对岸的太平军,把抬枪乱行轰放过来。

清朝军心愈慌,纷纷逃走。胜保叹道:"吾死于是矣。"

张国梁听得大怒,立刃数人。军士畏惧张国梁,此时不敢逃遁。于是奋力复出重围,迤北而遁。

太平军随后赶来。降者死者,不计其数。

胜保奔到上流,见追兵远去,即令军士填造浮桥,奔回大营。谁想营中,已换了旗帜。早被朱锡琨分军夺了。

胜保仰天长叹,欲拔剑自刎。张国梁急夺其剑抢救。随从劝道:"胜败兵家之常耳!何必学小丈大为短智哉?"

胜保道:"吾以精锐马队,一旦中了奸计,丧于敌人之手,还有何面目见人?"说罢放声大哭。左右皆来相劝,方始收泪。

张国梁便收拾残兵,不过二三千人,自与胜保欲回扬州城。

方欲行时,忽见前途喊声大震,原来杨殿邦往攻紫徒庙之兵,因听得廿四桥清兵大败,并相传胜保不知下落,故人心惶恐,不战自乱。

林凤祥统率各路人马,如排山倒海赶过来,势不可挡。

杨殿邦正在危急,张国梁欲领残兵相救;怎奈曾立昌、朱锡琨已追到了,只得望后而逃。

曾、朱二将就分军,以曾立昌阻击胜保,以朱锡琨截击杨殿邦。因此杨殿邦不能得脱。双来已死于乱军之中,杨殿邦死命杀出重围,军士大半逃走。

林凤祥大杀一阵。正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清兵皆不敢回扬州城去。林凤祥即传令收军。

是役毁营垒六十九座,倒大旗十余面,部将死者二十名。余外清军死伤,及所获辎重,皆不计其数。

这一场大战,三尺小儿,也识得林凤祥名字了。

凤祥遂大犒三军。

凤祥召集众将议攻取扬州城。有说明攻的,有说暗攻的,不能胜记,凤祥奋然道:"用兵全凭一股锐气耳。今方乘胜,何患不得?"说罢,即点精壮军上百余人,皆身材矫健者,皆着随自己而行。约定朱锡琨三鼓时分,带兵到扬州城附近,呐喊助威。朱锡琨领诺。

林凤祥又令军士,各带坚固麻绳一条,绳约二丈,绳上各束铁条一枝。二更时分,悄悄到了城外。

是时扬州城里,人心畏惧,不敢出观。故林凤祥百人,直抵城外,用绳抛过城;大叫一声,杀入城楼上,拔出短枪。

所有清军,闻风胆落,皆一哄而逃散。

朱锡琨,又领大队人马直赶到扬州城外,金鼓乱呜,呐喊助威。

琦善听得太平军已进了城,急欲调兵时,林凤祥百人已夺开城,朱锡琨大队拥入。

原来琦善因胜保、杨殿邦两军俱败,已如惊弓之鸟,只把重兵拥护衙之内外,四城俱安守卫。不意被太平军袭进去了。

是时听得扬州夫守,琦善全没了主意,又不知太平军人马多少,只得弃城而逃。

林凤祥既得扬州,出榜安民,秋毫无犯,传檄各州县,纷纷来附,声威大震。

清军皆望淮南奔逃。风信报到北军城里面,清军大惧,忧虑不知所为。

林凤祥传令,休兵数天,然后大进,同时把捷音报到金陵。


出师北伐


为彻底摧毁清朝的统治,派兵西征的同时,天王洪秀全与东王杨秀清委派天官副丞相林凤祥、地官正丞相李开芳为主将,率兵两万,由扬州出师北伐。

这支从扬州出发的军队,数量着实不多,但质量却精锐到惊人:清一色由从广西出来的太平军老兵组成,即太平军常说的"老广西"。

这些老兵各个身经百战,更对天国的信仰,坚定到了狂热地步,作战精神十分勇敢顽强,战斗力更十分悍勇。

北伐军至浦口,又与春官正丞相吉文元等部会合,全军两万人,先后北上。其目标是直捣清政府的老巢北京,以夺取全国政权。

北伐军遵照"师行间道,疾驱燕都,无贪攻城夺地"的战略方针,一路转战江苏、安徽、河南、山西、直隶数省,10月底便胜利到达天津附近。

 

深入华北

 

北伐军由南京浦口出发,经安徽滁州北上。在皖时得到捻军的配合,6月攻克河南重镇归德(今商丘),击溃清军5000余人,缴获大批铁炮、火药。因无船只,未能渡黄河北上,乃循黄河南岸西行,抵汜水,得到当地百姓支持,征得数十条民船,开始抢渡黄河。

主力渡过黄河,占温县,围怀庆(今河南沁阳),与城内外清军相持两月。

一部未得渡,南返安徽。

怀庆知府颜炳焘在当地浴血阻击太平军,拖住了林凤祥。

太平军主力陷入清军优势兵力的反包围中。

清军主帅纳尔经额,深受咸丰帝信任的文华殿大学士,满族大臣中少见的文化名流,上了战场就现形,一开始自作聪明瞎指挥,被林凤祥略施小计,摆了个假军事工事就糊弄过去,轻松从清军眼皮底下突围而出。

7月28日,北伐军撤围西进,经垣曲入山西,过平阳(今山西临汾)、洪洞、黎城,东入直隶(今河北),克临洺关、邢台,北上藁城,东占深州,稍事休整后即东进沧州,占领静海和独流镇,在此屯驻待援;前锋抵达天津西杨柳青。

 

京师震动

 

北伐军深入直隶,清廷震动,为解救京城危局,咸丰帝即命胜保为钦差大臣,率军由南而北追赶,并命惠亲王绵愉为奉命大将军、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率军由北而南迎堵。

从东北和蒙古调来大批精锐,全是清朝号称弓马骑射最强悍的老底军队。

僧格林沁这个人,在周星驰电影《武状元苏乞儿》里是个反派,所以看过电影的读者会有印象。

北伐军占据静海、独流后,胜保即设大营于良王庄,僧格林沁设大营于王庆坨,进行围堵。

面对太平军,清军此时被吓破胆的战斗力,比如直隶大战,奉命增援的黑龙江骑兵马队,被太平军一个冲锋,立刻被打的如鸟兽散,有些人由于跑的太积极,竟把马匹武器全都扔光,连衣服盔甲都给扔掉,最后居然要着饭回了京城。

那些日子北京城里乞丐扎堆,全是组团跑回来的八旗精锐。

北京城的慌乱局面,更超乎后人的想象:太平军攻克定县的消息传来后,全北京就炸了锅,短短几天时间,就逃出了三万多户十几万人。

最惨淡的时候,京城平日最繁荣的前门大街,都是满目荒凉,放眼望去一个人都没有。

太平军酣畅淋漓的北伐胜利,还闹出了爆炸般的国际影响。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都是格外关注,照英国驻上海领事的说法,清王朝的灭亡,看似就是分分钟的事

千里之外的伦敦,传言更是:咸丰皇帝已经把大批皇宫财宝转移到漠北去,一路都是黄金白银,相当灿烂耀眼。

而传说中正转移财宝的咸丰帝,其实已濒临绝望,甚至还给大臣们发表了一个哀叹:明代之行见矣。也就是眼看要步崇祯帝后尘,爬煤山挂歪脖子树的节奏。

而比起明朝灭亡前的凄风苦雨,当时清王朝朝会上的悲惨景象,更堪称昨日重现:每次咸丰召集群臣开会,刚说了几句严重形势,接着大臣们就是一群哭,朝堂上嚎哭声震天,一连几天都是如此,闹得大清的各位高官,人人全是肿眼泡。

如此大好形势,身为主将的林凤祥,也是壮志满怀。早在打到河南朱仙镇时,他就曾派人回天京汇报工作,满篇全是壮丽景象:"自临淮至此,尽见坡麦,未见一田,粮料甚难,兵将日日加增,尽见骑马骡者甚多。忖思此时之际,各项俱皆丰足,但欠谷米一事。临淮至此,着人带文回朝数次,未知至否?如此山遥水远,音信难通。兹今在朱仙镇酌议起程,过去黄河成功,方可回禀各王殿下金安,无烦远虑也。转奏天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节节胜利的太平军,一路虽说战无不胜,但只是劫掠而非占领,因此越往北边打,越身陷重围,等到兵临北京的时候,基本就已成孤军深入,很快后路被断,陷入团团重围。

北伐军以流动作战见长,一旦在静海、独流驻止下来,即迅速陷入清军的重围。

而老天这时也不做美,这年中国北方的第一场雪,比往年来的都要早,来自南方的太平军战士,本就缺衣少吃,又碰上这恶劣天气,立刻冻伤减员严重。

久等援军不至,处境日益艰难,乃于四年正月初八突围,南走河间县束城镇;一月后又突围走阜城。

清军马队紧追不舍,北伐军再度被围。

 

清廷合围

 

咸丰帝危急之下,调集兵马组织了最悲壮的一次出征,委以僧格林沁重任。

僧格林沁是当时满蒙贵族中最善战的王爷。僧格林临危受命后不慌不忙,改变以往与太平军盲目死磕的犯二打法,改成一路围追围困,跟已经强弩之末的太平军,打起来车轮持久战。

战术一对路,战局骤然反转。太平军先被阻击在静海独流,被拖得濒临弹尽粮绝,无奈之下林凤祥只好南走连镇,树木城,浚濠沟,坚守待救兵。

这下更中了僧格林沁下怀,缓过气的清军,立刻集中优势兵力猛扑过来,但还是极有耐心的周旋,哪怕咸丰皇帝不断死催他总攻,却还是只当苍蝇嗡嗡,坚持按照自己战术打,就像几块巨石一样,缓慢而扎实的朝着太平军碾压过去。

这种战术下,凶悍的太平军北伐部队,也丧失了最后得胜的机会。

虽然绝境之下,太平军的抗击依然壮烈,林凤祥在连镇浴血死守,多次击退僧格林沁的猛扑,他身边最精锐的两千老广西勇士,全部战死。

 

林凤祥


援军溃散

 

洪秀全、杨秀清得知北伐军抵达天津附近后,才着手组织援军。四年正月初七,夏官又副丞相曾立昌等率领援军由安庆出发,经河南永城、夏邑渡黄河,由江苏丰县入山东北上,于三月十五攻克临清,北距阜城仅200余里。

但临清城内粮械被敌军焚毁殆尽,城外又有胜保部清军赶到围困,曾立昌等遂迁就部分新成员的畏敌惧战情绪,竟置北援任务于不顾,二十六日弃城南走,途中屡战不利,一退再退,以致溃不成军,被清军和地主武装截杀甚众,曾立昌等牺牲。

援军的溃散,使北伐军的前途更加险恶。

 

全军覆没

 

林凤祥、李开芳被困于阜城,不知援军已到临清。四月初九,北伐军自阜城突围,进据东光县之连镇。当天,清军又赶到围困。

为分敌兵势,林凤祥、李开芳商定分军。

李开芳率600余精骑南下接应援军,驰抵山东高唐,方悉援军已在临清败没,乃据高唐作固守计。清军胜保所部当即赶到,又将高唐围住。

林凤祥则继续困守连镇,内缺粮草,外无援兵,以劣势兵力顽强抗击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部清军。次年(1855年)2月弃守西连镇,集中兵力守东连镇。

从此,林凤祥、李开芳分驻两地,顽强抗击清军。

清军统帅僧格林沁将连镇层层包围,待至雨季到来,清军又引南运河水,将连镇淹泡,使北伐军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

可是林凤祥镇定自若,继续指挥突围作战,连僧格林沁也认为,北伐军"虽被围万分穷蹙,粮米断绝,以人为粮,或战或守,从容不迫,毫无溃乱情形",充分显示出林凤祥的军事才干和大将风度。

1855年3月7日,在孤军奋战9个月后,连镇终被清军四路攻陷,林凤祥因重伤,偕部分将士退入地道暗室,翌日被叛徒施绍垣出卖而被俘。由清侍郎瑞麟、总兵经文岱等槛送到北京,由大将军绵愉办理此案。

在清廷严刑逼供下,林凤祥仅留下一份403字的《供词》,录下其身世及经历。最后被害于北京西市。行刑时(凌迟)林凤祥毫无惧色,"刀所及处,眼光犹视之,终未尝出一声",时年三十一岁。

后来,1863年,洪秀全追封林凤祥为殿前夏季察天军顶天扶朝纲求王协千岁。

话转回来,打败林凤祥后,清军僧格林沁立即移兵猛攻高唐。

二十九日,李开芳弃城南走茌平县之冯官屯。

僧格林沁又率数万清军赶到,围攻两月未克。(minjiangushi.com小龟侠评:数万清军打600天平军,围攻两月未克,不是共军太狡猾,而是国军太无能了)

僧格林沁不敢进逼,他展转筹谋,因冯官屯旁旧有汉河,可通途运河,乃用水攻,引放运河以灌冯官屯。

太平军从屯内向西南面的清军炮台边开地道,打算轰开缺口突围。三月初八夜,先向这一面佯作突围,与清军略一接触,即诈败退回。清军自以为防守严密,太平军不会再从这方面来突围了,不加警备。

第二夜,太平军就在这裹放地雷把炮台前的濠墙炸塌,立刻冲出,斩杀清军。清军仓卒失措,四散逃命。

时炮台外还有围濠一道,太平军正在赶急填濠,僧格林沁已闻警,飞调大军到,扼濠堵截。

太平军苦战不能过濠,乃把炮台上的大炮和其他军器一起俘获,从容退回沟内。

清朝皇帝得知失败的消息,命军机大臣傅谕僧格林沁等叹息说:“甚至伤亡兵勇,遗失炮位,似此情形,……以万馀兵勇,围数百之贼,百计经营,迄无把握,朕心宝深焦灼”。

三月十三日,清军引河工竣,第二天,放水淹浸,围堤以内,高处有水三四尺,低处水深至五六尺,太平军潜伏处,都有水三四尺,火药、谷麦半被水浸。

在水淹的第二天,太平军在西北面清军炮台附近埋的地雷,其火药袋、火药篓都被水漂出。此地已遭水淹,不可能再用地雷轰塌围墙。

三月二十九日以后,水势已经成围,难以飞渡重濠。但英勇的太平军决不在困难前低头,连夜向清军南北炮台进攻,企图突围,终因兵力太相悬殊,敌人又靠大水作围,都被阻截退回。

 

诈降失败

 

僧格林沁要活捉李开芳,假说爱他才干,望他来投。

李开芳正在无计可施,以为何不如将计就计,竟出下策,於四月二十一日,先派心腹先锋黄近文带领将士一百四十多人,混入难民内,齐出诈降,在外接应。

他看见僧格林沁把诈降的将士用小船渡出重濠,以为敌人中计,到二十四日晨,大风骤起,飞沙扬尘,瞬息不辨南北。他就写一封诈降信给僧格林沁。

僧格林沁要他先缴械。

开芳带领将士,全副武装,乘坐小船,伪作前来缴械。

他以为僧格林沁受降不会作防备,又有黄近文等在外接应,天又大风蔽日,正是突围的好时机,一到濠边,就可以乘此脱逃。

不料僧格林沁早已看出他的诈降,先把黄近文等都杀死,绝了接应,到要渡他出濠时,又暗派马步队万多人张左右翼包围着。

开芳既入敌人彀中,和将士都在濠边被擒。

僧格林沁将李开芳及他的部下黄恣端、谢金生、李天佑、谭有桂、韦名傅、曹得相,关入监牢押送北京,其馀将士一百多人,都在冯官屯被杀牺牲。

开芳在路绝食,槛送官员屡次婉劝,均拒不食。

 

英勇就义

 

太平天国乙荣五年五月初五日,李开芳等七人在北京就义。敌人正绑黄懿端上身时,懿端飞脚把敌人踢死两个,踢伤两个,把敌人吓倒。

到刑场时,观众万头攒拥,懿端高声对观众说:「自出天京,所向无敌,清妖不堪一击,灭亡就在眼前」。

当敌人把开芳和懿端用寸磔酷刑凌迟处死时,他们都昂首扬眉,怒目四顾,表示蔑视敌人,英雄不屈。李开芳终年约40余岁。

1862年,太平天国追封李开芳为请王,系衔:殿前春季电察天军顶天扶朝纲请王合千岁。

 

北伐军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太平天国的领导者于攻占金陵(今南京)后,对革命形势缺乏清醒的认识,贸然派出 2万余精锐,深入华北,谋取北京,结果陷入清军重围;加之后援部队派出过迟,且于中途溃散,北伐军遂失去了突围南返的希望。这是太平军自起义以来所遭到的一次最大损失。

太平军北伐,孤军远征,长驱六省,广大将士英勇奋战,震撼清朝心脏地区,牵制大量清兵,对南方太平军和北方人民的斗争客观上起到了支持作用。

因太平天国首义发生在广西,故有大量壮族人民参加了太平天国起义,西王萧朝贵,北王韦昌辉,北伐主将林凤祥、李开芳等等,都是壮族人。

太平天国第一位烈士、后被追封为嘏王的卢六以及后封的慕王谭绍光、赞王蒙得恩皆为壮族人。

卢六是太平天国起义前的洪秀全、冯云山最得力的助手,为发动太平天国革命作出了重要贡献。

由国家民委民族问题五种丛书编辑委员会《中国少数民族》编写组所编写的最权威《中国少数民族》(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一书中同样记载"卢六、萧朝贵、韦昌辉、李开芳、林凤祥、蒙得恩、谭绍光"等太平天国名王名将的民族成份为"壮族人"(同书第502页)。可见这些英雄豪杰的民族成份毋须置疑。

太平天国革命运动中,汉、壮、瑶等族人民团结奋斗、通力合作、并肩作战的革命精神,成为后来八桂各族人民合力推翻三座大山,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实现民族平等和民族团结,共同创造繁荣富强广西的重要"精神基因"。

 

 

收集整理:minjiangushi.com小龟侠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