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故事:少年将军陈玉成 短暂而战斗的一生

太平天国故事:女杰苏三娘率广西女兵上战场

上一篇:

下一篇:

太平天国故事:捻军在北方牵制清军 与太平军并肩作战

 陈玉成原名陈丕成,洪秀全赐名玉成。广西藤县客家人,是太平天国后期重要将领,骁勇善战,被封英王。陈玉成是太平天国著名的军事家、统帅。

陈玉成少时父母双亡,14岁随叔父参加金田起义。他两眼下有痣,远望如四眼。

1853年随军西征。

1854年6月,西征军进取武昌,由于清军顽抗,久攻不下。陈玉成“舍死苦战,攻城陷阵,矫捷先登”,他亲率500勇士 “缒城而上,以致官兵溃散,遂陷鄂省”。

因功升殿右三十检点,统陆军后十三军和水营前四军,转战湖北﹑安徽等地。

陈玉成治军严整,骁勇富谋略,善筑垒围攻﹑抄袭后路以及于收队时杀回马枪,故有“三十检点回马枪”之谚。

六年春,镇江被困。陈玉成随燕王秦日纲去救援镇江,为清兵所拒,双方相持不下,为解救镇江之围,陈玉成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坐一小舟,舍死直冲到镇江,和守将吴如孝取得联系。

陈玉成、吴如孝会同秦日纲内外夹击清军,清将吉尔杭阿被杀得大败,遂解镇江之围。紧接着太平军云集天京周围,乘胜力拔清军“江南大营”。

在石达开、秦日纲等各路大军配合下,陈玉成率部参加了历时四昼夜的激烈战斗,清军统帅向荣败逃丹阳,自缢而死。江南大营的被摧垮,解除了威胁天京长达三年之久的肘腋之患,并使太平天国在军事上处于全盛时期。

1856年天京事变后,为了扭转危局,太平天国将士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洪秀全自任军师,总理国政,积极着手组建新的领导核心。在1858年恢复了五军主将制,陈玉成为前军主将。

1858年8月,陈玉成、李秀成约集太平军各地守将大会于安徽枞阳,制订粉碎江北大营和江南大营,制止清军进攻天京的作战方案。

会后,陈玉成部由潜山过舒城,占庐州,9月直逼滁州乌衣。在这里与李秀成部会师。

太平军奋力合击清江北大营统帅德兴阿和蒙古都统胜保。

为了消灭清军主力胜保的骑兵,陈玉成部署了一支伏兵刀牌手。25日,胜保骑兵来犯,横冲直撞,气势汹汹,刀牌手一跃而起冲入敌阵,盾牌护身,刀削马足,杀得敌人人仰马翻,胜保落荒而逃。

紧接着一举攻下浦口,歼敌一万余人,使得德兴阿付出巨大代价。

陈玉成、李秀成乘胜分兵横扫苏北战场,各路敌兵,望风溃散。

浦口一役的胜利,摧毁了江北大营,解除了敌人截断天京供应的威胁,缓和了天京危机,使太平天国在天京事变和石达开出走后的被动局面开始扭转,军威得到了重振。

 

三河镇之战

 

当太平军在江北战场捷报频传的时候,湘军头子曾国藩趁机在安徽境内发动大规模进攻。清将德兴阿、鲍超部进犯安庆,清悍将李续宾部接连攻占许多城镇之后,又提兵围困安徽重镇三河,形势十分紧张。

三河是庐州的咽喉,是天京粮食、物资的重要供应基地。太平军在这里固守多年。在湘军疯狂进攻面前,守将吴定规坚守城池,告急求援。

陈玉成闻讯后,一面启奏天王调李秀成同去救援,一面率军星夜驰援三河。

陈玉成采取迂回包抄的战术,率军到达庐江县西之白石山、金牛镇以切断敌人退路,命庐州守将吴如孝会合捻军张乐行部南下阻击敌人舒城援军。

李秀成也赶来在白石山屯兵为后援。

太平军集优势兵力,使敌人陷入四面被围的境地。

1858年11月15日,李续宾部准备先发制人,突然袭击陈玉成的营盘,冲过金牛镇。

陈玉成在李秀成配合下,将李续宾围困营中。三河守将吴定规也从城中冲出,三路兵马,一鼓作气,攻破敌军营盘,全歼清军六千多人,凶悍一时的李续宾走投无路,自缢而死。

曾国藩之弟曾国华哀叹道“敞邑弁勇,自三河败后,元气大伤。虽多方抚慰,而较之昔日之锋锐,究为减色”。

清将胡林翼也供认“三河败溃之后,元气尽伤,四年纠合之精锐,覆于一旦,而且敢战之才,明达足智之士,亦凋丧殆尽”。

浦口、三河两役的胜利,在太平天国革命史上具有重大意义。它鼓舞了士气,稳定了局势,太平军从此转为主动,出现了革命高涨的新局面。

陈玉成、李秀成在战斗中所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才能和杰出贡献,使他们成为太平天国后期威名显赫的将领。1859年夏,二十三岁的陈玉成被封为英王。

1860年,太平军发动了围歼江南大营的战役。太平军采用“围魏救赵”的策略,李秀成从芜湖发兵,昼夜急驰,突然攻占敌人粮饷基地杭州,以引诱江南大营分兵来救。

江南大营统帅和春果然中计。

李秀成当即回师与从上游赶来的陈玉成部猛烈合击江南大营,连破清军营垒五十余座,数万清兵溃散,和春狼狈逃窜。“营内存银十余万,军火局内所有枪炮、火药、铅子等项不计其数”,都成了太平军的战利品。

粉碎江南大营的胜利,再次解除了天京之围。

开京解围后,1860年5月,洪秀全在天京主持召开了高级将领会议。洪秀全批准了洪仁玕提出的战略计划。

为了执行先东进、后西上的方针,陈玉成、李秀成在人民支持下以破竹之势,迅速解放了江浙大部分地区,江南清军几乎全部瓦解,清将和春等在绝望中自杀。

 

剧照:陈玉成(年轻人)


安庆之战

 

安庆自1853年6月为太平军占领后,是仅次于天京(今南京)的政治、军事中心。1858年5月九江失陷后,又成为天京上游唯一的重要屏障,一旦有失,湘军便可直窥天京。

1860年夏,正当太平军二破清军江南大营和东征苏州、常州之际,湘军统帅曾国藩和湖北巡抚胡林翼统率湘、鄂军水陆师5万余,自湖北大举入皖,连陷太湖、潜山、石牌(今怀宁),直逼安庆。

曾国荃率湘军陆师万余人相继进扎安庆北面的集贤关,与提杨载福部湘军水师4000余人担任围城任务;多隆阿湘鄂军2万人驻扎桐城西南挂车河、青草塥,阻击太平军援军。

6月20日,杨载福水师攻陷安庆东路要地枞阳镇(今枞阳县),安庆被合围。

是年秋,曾国荃督军在安庆城外掘长壕两道,前壕围城,后壕拒援。

时安庆由受天安叶芸来、谢天义张朝爵率2万余人驻守。

太平军二破清军江南大营后,天王洪秀全等决定俟东征苏、常胜利,即沿长江上取湖北,迫使湘军回撤以解安庆之围。

9月下旬,洪秀全从江、浙战场调集兵力,分五路由大江南北并进,其部署为:英王陈玉成率军从长江北岸西进,经皖北入鄂东;忠王李秀成率军从长江南岸西进,经皖南、江西入鄂东南;辅王杨辅清、定南主将黄文金率军沿长江南岸趋赣北;侍王李世贤率军经皖南入赣东;右军主将刘官芳率军攻祁门曾国藩大营。

五路中,陈玉成、李秀成为主力,取钳形攻势,预定于次年春会师武汉,以调动围攻安庆之敌。其他三路主要是牵制皖南和江西湘军,并伺机歼敌。

11月下旬,陈玉成联合捻军龚得树等部共约10万余人,沿江北进至桐城西南挂车河一带。时安庆外围湘鄂军不足4万人,陈玉成于12月上旬试图直接救援安庆,为多隆阿所阻。

1861年1月,陈玉成又分兵攻枞阳,欲打破敌合围,也未成功。

3月初,陈玉成率部西进,入鄂东,3月22日在黄州会见英国参赞巴夏礼,轻信其不要进攻武汉的“劝告”,停止向武汉进军,转而进攻鄂北。

4月下旬,陈玉成鉴于安庆被围日紧,又不见李秀成部如期入鄂,遂率主力离鄂回皖。

李秀成对攻鄂不甚积极,所部经皖南入浙江,迟至1861年2月中旬才西进江西,6月上旬攻鄂东南,至中旬前锋迫近武汉。但得知陈玉成部已回师东援安庆,便停止进军,7月上旬率所部撤出湖北,折入赣西北。

1861年4月下旬,陈玉成弃鄂回皖,经宿松、石牌,于4月27日进至集贤关,逼近围安庆城的湘军曾国荃部,旋又分军扎营于城东北的菱湖,与城内守军相呼应。

与此同时,天京当局鉴于“合取湖北”以救安庆的计划未能实现,决定派干王洪仁玕、章王林绍璋率兵直接援安庆,定南主将黄文金在进军赣北失利后,也率部自芜湖西援。

5月1日,万余人进至桐城新安渡、横山铺、练潭一带,连营30余里,谋与陈玉成部会师,共解安庆之围。

两江总督、钦差大臣曾国藩闻太平军数路齐救安庆,急调湘军总兵鲍超部6000人自江西景德镇赴援。

坐镇太湖指挥安庆战局的胡林翼也调总兵成大吉部5000人往援,并提出“南迟北速”,先打洪仁玕、林绍璋,后对付陈玉成的作战方案。

月初开始,太平军与湘军在安庆外围展开激战。2日,多隆阿督兵万人进攻洪仁玕、林绍璋等,太平军败退桐城。

6日,黄文金合林绍璋等督军3万进攻新安渡、挂车河,亦为多隆阿所败,退守桐城孔城镇。

此时,陈玉成得知援兵将至集贤关,便留靖东主将刘仓琳等率4000精兵守卫赤岗岭各营,自带五六千人于19日赴桐城,会晤洪仁玕等,再谋解围之策。

24日,万余人分三路进攻挂车河,又为多隆阿所败,伤亡较大,又退回桐城。驻守赤岗岭各垒的太平罕孤立无援,被鲍超部击败,刘跑琳及所部全部阵亡。

菱湖太平军营垒亦被曾国荃攻破,守军退入安庆城。

此次救援又告失败,战局更加被动。安庆太平军被围年余,粮弹将绝,出城降敌者日众,形势极为危急。

正在皖南的杨辅清应陈玉成之约,渡江西援安庆,与驻桐城的林绍璋、吴如孝、黄文金部合攻挂车河多隆阿部失利,退至桐城。

陈玉成、杨辅清率四五万人陆续进入集贤关内,扎营40余座,城内守军亦列阵于西门一带。

太平军十余路猛攻湘军后壕,前仆后继,轮番冲锋十余次,均为湘军凶猛火力所阻,损失甚重。

太平军又连连进袭,亦未得手。

时城中粮尽弹绝,湘军乘势猛攻。凌晨,湘军于北城轰塌城墙,蜂拥登城,攻入城内,滥肆屠杀。叶芸来及平西主将吴定彩与万余守军全部殉难,安庆陷落。

 

宁死不降

 

安庆失陷后,陈玉成退守庐州,“请命自守”,并派扶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等远征豫陕,“广招兵马,早复皖省”。

陈玉成打算分兵扫北,“由汴梁直取燕京,共归一统”。但这时他的处境十分困难,外有敌军多隆阿部进逼,内有天王洪秀全的革职处分。

1862年5月,多隆阿围攻庐州,陈玉成决定弃城北走,同远征的西北军会合。

正在此时,盘踞在寿州已暗投清军的苗沛霖诱劝陈玉成前往寿州,并许以帮助陈玉成攻取河南。陈玉成不听部下的再三劝阻,决意出走寿州,结果中计遭擒,被送往清帅胜保营中。

陈玉成在敌人面前表现出坚贞不屈的英雄气概。

据<被掳纪略>载:苗将英王陈玉成上来。英王上去,左右叫跪。

陈玉成大骂道:“尔胜小孩,在妖朝第一误国庸臣。本总裁在天朝是开国元勋,本总裁三洗湖北,九下江南,尔见仗即跑。在白云山踏尔二十五营,全军覆灭,尔带十余匹马抱头而窜,我叫饶你一条性命。我怎配跪你?好不自重的物件!”

胜保想以荣华富贵来诱降,陈玉成喝道:“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

1862年6月4日,陈玉成就义于河南延津,时年26岁。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