侗族故事:卖武人横行霸道 郎帕郎欧行侠仗义

太平天国故事:黄文金大战洋枪队

上一篇:

下一篇:

太平天国故事:女杰苏三娘率广西女兵上战场

广西三江县武洛江畔有对兄弟,哥哥叫郎帕,弟弟叫郎欧,兄弟俩因脸色而得名。因为在侗族语言中,“帕”是黑灰色。“欧”是黑红色。

两兄弟力大无穷,武艺精通。

一天,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来找郎帕郎欧比武,在他家门口一直等到傍晚。

郎帕收工回来,肩上挑着一担粗大的干楠竹根。

听那人说了来意,郎帕请他进屋,端板凳请他坐,对他说:“朋友,弟弟郎欧去外婆家了。我们两兄弟都是打单身的。现在要煮饭没有水,我去挑水,麻烦你帮烧火啦。”说完一手提一只桶出门去了。

那人在火塘边,想找柴刀砍碎竹根生火,整个屋到处都找遍,找不着刀,只有坐着抽烟等郎帕回来。

大约半个时辰,郎帕两手各提一桶水进屋来了,见还未生火,就问那新交的朋友。

那人讲明原因。

郎帕放下水桶,随手拿起一根碗口粗的干楠竹根,“咔嚓”一声,竹根就被挤压成碎片。

这样连声“咔嚓”,面前就一堆碎竹片了。

郎帕将插在包头帕上的烟杆取下来,拿着系在烟杆上的打火镰,又从衣袋里摸出一颗白石头,屋角拿出一把禾心草,把打火镰朝白石轻轻一敲,立刻火星飞迸,点燃艾绒,把燃着的艾绒放到草里面,轻轻吹,就烧起熊熊火焰。

郎帕利落的动作,把那人吓呆了。郎帕用手挤破老楠竹根时,他已冒出了一身冷汗。火光下,他看见郎帕黑灰黑灰的脸膛,粗粗的手指,铁塔一样的架势,心想这人不知有多大力气,眼看自己不是对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说:“郎帕兄弟,我在邻寨有亲戚,不打扰你了,明天再来。”

郎帕挽留他:“吃饭再走嘛。”

他连说“不了”,两步并一步溜出去。

有一次,郎帕、郎欧挑箩筐到湖南通道的播阳去买米。两兄弟要纸用,朗欧从墙上扯了一张纸。

后来,有帮卖武的人骑马游街,来到郎帕郎欧投宿的伙铺,气势汹汹地要他俩明天在大坪见个高低!

他俩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惊奇地问情由。

卖武人讲:“你们撕下我们贴的招贴,上面明明写道:我们摆设擂台,会见天下英雄豪杰,谁若敢来比武,撕下招贴,擂台相见。打胜了,奉送白银五十两;打输了,只输白银十两。”

郎欧这才想起刚才从墙上撕下了那张纸,谁料到会惹出这件事,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为妙。

郎帕想了想回答说:“我这兄弟不识字,冒犯了诸位,请高抬贵手。”

那帮人认为可欺,更加耀武扬威。

郎欧说:“纸是我撕错的,不关我哥哥事。我愿意赔钱,我身上只带有两吊钱,赔给你们吧!”

卖武人更加蛮不讲理,把钱拍落地下,恶狠狠地骂道:“谁叫你撕的?交不出十两银子,比武场上见!”

那帮人走了以后,许多人围拢来,有的说:“你们吃错豹子胆?怎敢错撕他们的招贴?”

有的说:“明天若是输了,不但要赔银子,还要烧炮赔礼请他们吃三天酒咧!”

有的出主意:“我看你们还是连夜跑走为好,免得吃亏。”

郎帕、郎欧谢了众人的好意,心想,比就比吧,最大芭蕉叶。

“最大芭蕉叶”是一句广西俗语,表示“最大的祸事不过如此,用命拼搏一下吧”的意思。

两兄弟解开带来的糯饭包,吃饱就睡觉了。

第二天,比武场上人山人海,热闹非常。


侗族男子


郎帕、郎欧离了伙铺,手里各拿一根挑米扁担,肩上各披一条湿水布巾,慢腾腾地来到比武场,找个地方坐下。

卖武人见他们来了,操起一根一丈多长的铁棍在场中央舞起来,舞到他俩跟前。他们连看也不看,只顾抽烟。

直到卖武人第三次舞到郎帕跟前,喊声看打,郎帕才腾起身子。

说时迟,那时快,他从肩上取下湿水布巾,只见白光一闪,卖武人手中的铁棍已被卷到半空中。

郎帕顺手把扁担一挑,卖武人的身子离开地面,像根木头一样“扑通”一声被抛到河中间,溅起丈把高的浪花。

那帮人见师傅输了,抓起刀枪、棍棒一齐涌了上来。

郎帕、郎欧两兄弟背靠背站着,不慌不忙,眼利手快,用湿水布巾一件件收拾了冲杀上来的这帮人的武器,用扁担一个个把他们挑落水里。

这一阵好打,在场人无不拍手称快。

第二天,郎欧、郎帕挑着箩筐回家了,播阳的老百姓感谢他们收拾了这帮横行霸道的卖武人,送给他们许多礼物,还放鞭炮为他们送行。

 

 

讲述者:杨侬香       

采录翻译者:杨友保、萧启中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