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成传世文书:钧谕李昭寿的信函

歌唱父母的山歌歌词1

上一篇:

下一篇:

太平天国故事:忠王李秀成安抚民心的招抚文


李昭寿,河南固始人,初为盗,受清道员何桂珍招抚,后来杀死何桂珍投降太平天国,隶李秀成部下。

太平天国戊午八年(1858年)九月叛太平天国,以滁州降于清钦差大臣督办安徽军务胜保,清廷命更名为李世忠,以参将即用。

李昭寿曾是李秀成的爱将,李昭寿既叛变,李秀成就手书上面这封信,警告说:"各路之妖可缓诛,惟胜保与尔势必先诛也",可见其对叛徒之痛恨。

但"惜尔如珍宝,视尔如手足"、"待尔有情"、"不亦惜哉"又强调了自己对李昭寿的情谊,为将来再把李昭寿招过来,留出情感余地,他为李昭寿指出的出路是"劝尔既已妖途,何须往返,尽可速速归林。"

值得一提的是,李秀成在信中写到"尔自投顺天朝,试问所因何事?今又转降胜保,难保不察前因,尔终久总难释其前过。大丈夫岂可且顾眼前,不思后患。"

李昭寿在清廷的下场,李秀成在其叛变时就已经给他指出来了。

清光绪七年(1881年),清廷以擅捉贡生吴廷鉴一事为借口将李昭寿处斩,不幸为李秀成所言中。


副掌率后军主将李钧谕


李昭寿知之:

照得投明弃暗,固俊杰志建非常;识势知时,亦英雄心存是耍。本主将自与尔共事以来,觉尔大有作为,将才不俗,故惜尔如珍宝,视尔如手足,揆尔之为人,谅知情义,必知始终如一,必知患难同当。竟不意尔乃反骨之人。早知其如此,悔已迟矣。

诫本主将目不识人,自己爱将,除徒教蹈行仁,劝尔从善,谁料尔出乎反乎,辜负我一片同仁同义之心矣。

姑勿再论。尔自投顺天朝,试问所因何事?今又转降胜保,难保不察前因,尔终久总难释其前过。大丈夫岂可且顾眼前,不思后患。何况我主天王待尔不薄,本主将亦待尔有情。

无奈尔行为不轨,往往与同朝者争竞;尔统下每每滋扰良民,以致军民怀怨。但尔若在天朝,本主将事事包荒,尔知道否?今已降妖,是人人得而诛之矣。

本主将之前情尔既不念,而我与国诛之大义,岂忘心乎!

尔既归降胜保,为目前之计,陷我滁州、来安,此诚恩仇报也。

惟是我耿耿此心,终怀不服,愿尔降妖亦能实力拒我也,尔之官兵,前皆赖我陶镕,性情本领均巳洞悉。尔之欲反天朝,本主将誓必与师问罪,情义既绝,各路之妖可缓诛,惟胜保与尔势必先诛也。

尔自思之,尔若拒以滁城可恃,胜保有势,试问天京东门之向妖头[注1],桐邑抗拒之秦妖首[注2],今年抗绕江浦、浦口之德妖头[注3],侵犯三河之李妖头[注4] ,其肆猖狂,其毒狠贪,尚被大兵云集,一旦消亡,尔谅知乎!

劝尔既已妖途,何须往返,尽可速速归林。若敢诡计仍恃,更恐尔敌莫保。何言妖与不睦,杀妖道台而来,何虑天朝难容,返又降妖而去,似此无常反覆,岂志者所为而留名迹于天下后世也,不亦惜哉!

特此钧谕。

                                                                                                                                               太平天国戊午八年十月廿七日


注释:

1、指清江南大营钦差大臣向荣

2、指清福建提督秦定三

3、指清江北大营钦差大臣德兴阿

4、指湘军将领李续宾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