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故事:护寨英雄被自己保护的人厌恶

壮族故事:三捧泥土下葬风俗的来历

上一篇:

下一篇:

彝族三月三来历的故事:奢香夫人治理贵州有方


很久很久以前,苗山出了一个英雄。他勇猛无比,十二只白额老虎不敢近身 。

一次,官兵进山掠夺财物,他领众人打退官兵回到寨上。

酒席间,大家兴高采烈,掰肩膀,扯耳朵,你来我往大碗大碗地串杯饮酒庆贺胜利。

不一会儿,个个像被野猪拱翻的木薯杆,醉得东倒西歪。

酒足饭饱后,大家谈起了打仗的事。

有的说自己拳脚狠。有的讲自己刀棒强,一个不服一个,争得天崩地裂。

他听着,看着,禁不住双眉倒竖,眼睛圆睁,抹一把嘴,分开众人,跌跌撞撞走近大水缸边,他抓住水瓢,捞衣袖往缸子底猛舀,“哗!”一缸水点滴不留,全部顺瓢泼出,似一场倾盆大雨自天降下,淋得大家一头一脸,个个成了落水鸡。

他笑得前翻后仰:“哈哈哈,你们鼓大眼睛看看吧! 到底是哪个武艺高,本领强?”

经冷水突然一淋,大家的酒全醒了,你望我,我望你,再也没有哪个出声透气 。

这件事过不久,有人说他了:“他这样狼,又看我们不起,以后要招灾惹祸的。”

“若不赶早除掉癫狗,癫狗迟早要咬人。”

几个老人受众人委托,走上他家木楼,迈进他家堂屋,转达了大家要处死他的决定 。

阿妈听说大家要杀儿子除祸害,哭着哀求老人们帮说情。

老人们无可奈何地回答说: “阿婆啊,杀你崽是众人议定了的,更改不得呀!”

阿妈说:“我崽护村保寨,为众人出生入死,众人不能对他这样狼心啊!”

老人们个个低头烧烟,不再说话 。

哀求不抵事,阿妈头一昂,说:“众人不容我崽,但崽是我养大,要杀由我杀!”

老人摇头不相信,间:“你真的忍心杀你崽,你哪样下得手?”

阿妈停了停,回答他们:“我崽生,在刀枪里生,死,也应该在刀枪里死。为众人去死,他心才安。下回有官匪来打寨,我叫他去迎战。我偷偷跟在他背后,用粉枪打死他。若是你们信不过,那就派人到坡底去,听我的枪响吧!”

老人们走了,阿妈叫儿子把房族弟兄们找来,整整商量了一夜才散去。


寨子


官兵又来劫寨打抢了。他听从阿妈的话,扛梭标,拿砍刀,带领房族弟兄们迎战敌人。

他们前脚出门,阿妈也扛一杆粉枪跟后上了坡 。

两兵相逢,互不相让。坡上刀光闪闪,喊杀连天。打啊,打啊,打到日头落坡。

“乓”的一声,阿妈的粉枪响了。躲在坡底的人听到枪声,急忙跳出草丛,跑回寨子报信。

天星出来了,房族弟兄一个接一个回寨了,唯独不见了他。

阿妈哭啊,哭啊,全寨人都听到她喊崽的哭声,大家认定他死了。 祸害被铲除了,往后不用为他担惊受怕了。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阿妈年老过世了。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官匪劫寨打抢更加猖狂。苗人抵挡不住时,常常思念他,但一想到他是个祸害,又恨起了他。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跟他同班的人背弯了,发白了,众人慢慢把他忘了。

一天深夜,月黑风高,从他家木楼里传出嚎啕大哭声,大家不知出了什么事,点火把到他家去看个究竟。

不看还罢,一看吃一惊。他死了,刚刚断气,粗大的身子直直地摆在地下的草席上。他脸色红润润,胡须白蓬蓬,眉间还透出年轻时的一股英气。

房族弟兄们早到了,围坐在火塘边守护他的尸身。原来,以前他并没有真的死去,阿妈的粉枪是朝天打的, 是阿妈和房族弟兄们用计谋把他收藏到现在。

他生前为大家出生入死,到死也没有祸害过别人。人们明白了,后悔了,流泪了,更加敬重他,要送他出山去。

出山那天,人们学他阿妈,站在寨旁高坡上,“乒”“乓”地打响粉枪。

因为他生前带领大家冲锋陷阵,抗官匪,所以男子汉们还拿来标梭、砍刀、粉枪,成群结队地走在抬尸架前头, 模仿他打仗时英勇顽强“呜!呜!”地冲冲杀杀、进进退退,一直送他到安葬的地方。

后来寨上死人,我们苗家都用这种方式送葬,表示对死者的尊敬,以激发大家团结对敌的英勇斗志,只是用的工具梭标、砍刀、粉枪渐渐被木棍替代了。



讲述者:贾配林

采录翻译者:梁柯林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