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间故事:姐弟遇到人熊婆 用智慧勇敢躲过灾祸

仫佬族民间故事:姑娘给老变婆梳头

上一篇:

下一篇:

汉族民间故事:巧姐智斗人熊


从前,在我们壮族居住的地方,到处都是森林。森林里有野兽,还有吃人的人熊婆。人熊婆是一种怪物,形状像猩猩、狗熊,身有长毛,会学说人话,好吃人。

在一座森林边沿的山脚下,住有一家人。 家里有爸爸、妈妈、姐姐、弟弟四个人。

有一天,爸爸和妈妈到很远的亲戚家办白事去了。留下姐弟二人在家,临走时交代: “晚上如果害怕,到山后喊外婆来陪你们过夜吧。”

森林里静悄悄的,长长的白天还没有过, 弟弟就哭了起来。

姐姐把花猫抓来:“莫哭莫哭,姐姐给你背小娃娃玩。”说着用背带捆起花猫放在弟弟背上。

过了一阵,弟弟玩腻了,又哭起来。

姐姐说:“好吧,我们一起去找外婆吧。”

弟弟不哭了,姐弟两人往后山找外婆去了。他们都没有去过外婆家,只记得爸爸妈妈说从屋后爬山过去就到了。

两人爬啊爬啊,好不容易爬到山顶,往下一望,一片黑沉沉的森林。

弟弟对森林高声喊着:“外婆呀外婆,你在哪里呀?”

这时,森林里正有一个人熊婆,好久没有吃到人了,听到小孩子喊外婆的声音,没有人答应,心想,为什么不冒充外婆呢?

等到弟弟再喊第二声时, 人熊婆学着老太婆的声音答起话来:“小外孙,是你喊我吗?”

弟弟听见答声,正要答话,给姐姐制止了,说:“森林里有人熊婆,碰到它会给吃掉的。可不能乱答话!”

人熊婆见孩子们不再说话,又问道:“小外孙,你喊外婆做什么呀?”

弟弟觉得姐姐胆小,不顾她的阻拦说:“爸爸走亲戚啦,叫你去陪我们过夜。”

人熊婆高兴了,说:“外婆现在捡柴草,外孙进森林来帮点忙吧!”

弟弟想进森林去,姐姐死命拉住不放,悄悄地说:“我听见答话的声音不像我们的外婆。我们叫她出来,如果是外婆我们就帮她,如果是人熊婆,我们就跑。”

说完,对森林喊着:“外婆! 我们爬山累了,歇一下。我们渴,外婆有水拿点给我们解渴。”

人熊婆不敢在太阳光下走出森林,说:“外婆带来满葫芦的水都喝干了。你们到地里拔几根甘蔗吃吧! 吃了就回家,晚上我去和你们做伴。”

弟弟听到有甘蔗吃,拉着姐姐去折甘蔗,一路走回家。

姐姐有心计,吃下来的蔗渣,都丢到路边的草丛去。弟弟心太实,一点事都不懂,把蔗渣丢在路上 。


人熊婆


夜了,人熊婆顺着蔗渣路找到小孩的家,“砰砰砰”地拍起门来。

姐姐问:“谁呀?”

人熊婆说:“是外婆呀!”

弟弟就要去开门。姐姐制止他,对门外说:“我们外婆讲话的声音很清脆,你讲的话为什么这样沙哑呀?''

人熊婆说:“外婆这几天捡柴草,腰骨痛了,炒点黄豆下酒,把嗓子烧沙哑啦。”

姐姐说:“你从门下的猫洞伸只手给我们看看,是外婆一定给你开门!”

人熊婆蹲下从猫洞伸进手来。

姐姐觉得这只手很粗糙,叫弟弟也来摸。

弟弟惊叫起来:“不是的! 不是的! 我们外婆的手不这样粗糙。”

人熊婆一听,立刻缩了手,说:“外婆天天到森林捡柴草,哪有不粗糙的!”

弟弟说:“你不要骗人,我们外婆的手哪有你这鹰爪一样的指甲啰!”

人熊婆知道骗不了小孩,想了个办法,用利齿把尖爪子咬断,又到屋前屋后转了一圈, 发现有个蜂箱在那里,扯出一片蜂巢来揉碎,用蜂腊在手上紧搓紧搓,觉得手掌滑润了。又来到门边喊:“外婆来了,快开门呀!”

弟弟说:“先把手伸进猫洞来看看。”

人熊婆又把它的手伸进猫洞,弟弟上去一摸,没有利爪又滑润,叫姐姐也来摸。

姐姐摸摸也觉得没有原先粗糙,点一下头,弟弟上前开门。

门板刚开一条缝,屋里的灯光射出来,人熊婆怕小孩看到它那毛茸茸的身体惊慌逃跑,用手把门环紧紧扣住:“外婆有眼病见不得灯光,你们先把灯吹黑,外婆才能进屋去。”

弟弟很想外婆快点进屋陪他们,便把灯吹黑。

人熊婆随即进屋,马上把门拴上。

姐姐摸黑搬来一条板凳:“外婆请坐!”

人熊婆有条尾巴,不能坐板凳,就说:“外婆屁股生疮,坐不得板凳。你们帮我找个鸡罩来吧!”

弟弟说:“鸡罩在门角里,里面罩了鸡,不好挪。”

人熊婆说:“那我自己到门角去找吧!”

它摸到门角,坐到鸡罩上,那条长尾巴从罩顶伸到鸡罩里去,, 咝咝嗦嗦地摆动,把罩里的鸡弄得叽咯咯地直叫。

姐姐问:“外婆,鸡罩里的鸡怎么乱闹起来呀?”

它说:“外婆屁股生疮,有腥味。这些鸡都往疮口乱叮,外婆用手赶鸡呀。”

弟弟觉得疲倦了,把花猫交给外婆,说要睡觉了。

姐姐不得不陪着弟弟上床,同一头睡下去了。

人熊婆也上床睡了,因为棉被小,所以只得自己另睡一头。

它好久没有吃人了,想趁着姐姐睡熟后,把他们捆绑起来带回森林里美美地吃一顿。但发觉姐姐老是睡不着,不好下手。

它想着想着,口水也流出来了,肚子饿得难受,把小花猫掐死,连肉带骨大口大口啃起来。

姐姐听到啃骨头的声音,警觉起来,问:“外婆,你啃什么呀?''

人熊婆说:“外婆身上还有几颗黄豆,嘴馋了随便啃啃。''

姐姐说:“你也给几颗给我吧?”

它说:“小孩吃黄豆会坏牙齿,不给。”

猫血直往床上流,姐姐发觉床上湿漉漉的,又问: “外婆,床铺怎么湿漉漉的呀?”

它说:“外婆年纪大了,禁不住尿,尿床了。”

姐姐用手摸,摸出一条像肠子样的东西,又问:“外婆,这是什么东西?”

人熊婆骗她说:“是你弟弟绑猫用的裤带,给尿湿了。”

姐姐心里犯疑,觉得手上湿腻腻的,她拿到鼻上一闻,觉得有血腥味,猜出这是猫的肚肠,知道人熊婆骗她。

她想起床逃跑,但又怕弟弟给它抓住吃了,心里很焦急。她想了一个办法,用力把弟弟的屁股狠心地扭了一下,骂起来:“还不醒来!”

人熊婆发起脾气来:“深更半夜叫醒他做什么?”

姐姐说:“外婆,你尿床把弟弟的衣服都搞湿了,叫他起来换衣服。”

人熊婆说:“黑漆麻喳的深更半夜,湿一点怕什么!”

姐姐说:“外婆,我弟弟身子单薄,湿一点就着凉,着了凉就咳嗽。你外婆年纪大了身子又不好,不怕他咳嗽吵醒你呀!”

人熊婆只好答应了,但又怕她逃跑,用一条绳子把姐姐的辫子绑住,说:“快起来吧,换好衣服就睡下来,免得又着凉了。”

姐姐拉起弟弟,觉得辫子不自在,用手一摸,知道被它用绳子绑住了,便偷偷解下,把绳子绑在床脚下,又推又拉把弟弟推在梯子边,往竹楼上躲藏。

人熊婆见好久没有动静,便拉绳子,发现拉不动,叫他们,又不见答应,知道姐弟已经躲起来,便起床在屋里摸,用鼻子闻。

姐姐在竹楼上躲藏着,也听见它在屋里走动,才记起楼梯没有抽起来,万一给它爬上来就没法跑了,走出来要抽掉梯子。

人熊婆也发现了梯子,拼命来拉。

孩子的力气当然没有它的力气大,梯子被它拉去,把姐姐也拉倒在楼梯口的南瓜堆上。

这时,天开始蒙蒙发亮,姐弟已能看见人熊婆站在楼梯下。

弟弟害怕,姐姐着急。

人熊婆高兴地说:“你们两个小鬼崽还敢躲起来,我要抓你们到森林里去美美地吃一顿。”说完, 爬上梯子来。

人熊婆身体重,两个孩子想把梯子掀开,却没有那么大的力气,不小心把楼梯口的南瓜堆弄翻了。一个南瓜直滚下楼梯,正好打在它的脑壳上,它晃了一晃。

姐姐见这情景,忙叫弟弟:“快,快! 把南瓜往下砸,对准这个怪物狠命地砸。”

两姐弟拼命抱起南瓜往竹楼下的人熊婆狠砸。

第一个南瓜砸到它的头上,它昏沉沉地叫了一声,手还紧紧地抓住梯子。

第二个南瓜砸着它的手,它的手松开了,但两只脚爪还狠命抓住梯子。

第三个南瓜砸下,正中它的怀里,它身子歪倒了。

第四个南瓜砸中了它的双脚,它倒下去了。

姐弟用力把楼梯抽上来。天大亮了。人熊婆怕大人们回来,慌慌张张跑回森林去了。

爸爸和妈妈回来了,知道姐弟斗破了人熊婆,说:“人熊婆是鬼怪的东西,又会骗人。讲力气,你们敌不过它。讲手,你们没有它的爪利。讲脚,你们没有它跑得快。碰到它,只能靠你们机灵、勇敢对付。”

不久,爸爸和妈妈叫姐姐去放牛,叫弟弟去买盐巴。

姐姐在森林边放牛,因为太阳太大, 牛跑进森林躲荫去了,姐姐不得不到森林里找牛。

人熊婆那夜被姐弟打了一场,总想报仇,这天也到森林边来。 它远远见一个女孩进森林赶牛,悄悄地躲在一旁。等到姐姐走到它跟前, 猛地扑过去,把姐姐抓住了,高兴得大笑起来。

姐姐记住爸妈的话,要机灵勇敢,便镇定起来。

人熊婆因为前几天才给南瓜砸得头肿鼻青,这一笑,头上热起来。头一热,觉得奇痒难受,腾出一只手来抓头。

姐姐说:“你吃我容易。但你头痒了,吃起来也不舒服。先帮你捉头上的虱子吧。捉光虱子再吃我也不迟。”

人熊婆觉得有道理,但又怕孩子逃走,说:“你爬到树上去,我坐在树杈上。”

人熊婆坐到树杈上,好像坐在靠椅上一样,认为姐姐在树上要下来一定要过树杈,放心让她帮捉虱子。

姐姐帮捉虱子,有时还搓几下,人熊婆很舒服。

姐姐逐步把它的长发拢起来,结成一条辫子,把辫子绑在树桠上。

等到绑好以后, 姐姐才拉着树梢,吊了下来,逃跑了。

人熊婆见她从树上吊下来逃跑了,便要下来撵,但是头发被绑在树桠上,要挣挣不脱,要走走不开,急得用尽力气来挣脱。

这一挣脱,头发全部脱光,头皮也不剩几块,弄得满头血淋淋的,又痛又辣。它还想跑去撵姐姐,但是,姐姐已跳上牛背,大牛牯扬尾向森林外跑了。

人熊婆要追出森林,又气又恼,见她骑在牛背上越沟过洞,觉得再追也难追到,便在路边歇息。

人熊婆发现头上流下来的血太多,扯一张芭蕉叶做头帕包起来。

这时,远远又见一个孩子走来。这个孩子,就是去买盐巴回来的弟弟 。

弟弟没有注意路边有人熊婆,只顾赶路一直走到它跟前才发现它。

弟弟心里噗噗直跳,但是一想起爸妈的话,便镇定下来。

人熊婆抓住弟弟,张开大嘴来咬。

弟弟说:“你要吃盐巴吗?”

它说:“你还不知道我要吃人的肉吗?”

弟弟说:“吃肉,没有盐来点,不好吃的。”

人熊婆没有尝过盐巴,便问:“盐巴是什么东西?”

弟弟把刚买的盐巴打开给它看,说:“这盐巴不但拿来点肉好吃,还可以做药用哩。碰伤了,发肿呀,出血呀,拿来擦擦就好。”

人熊婆望望盐巴不信。

弟弟说:“你拿点放进嘴去尝尝嘛!”

人熊婆真的伸手拿盐巴,放进嘴去尝,觉得味道很好,说:“盐巴真的能治好碰伤、碰肿和出血吗?”

弟弟说:“怎么不能?我们在家都是这样治的。”

人熊婆把头上芭蕉叶做的头帕打开,露出血淋淋的脑壳问:“这也能医好吗?”

弟弟答:“能!”

人熊婆说:“那你帮我撒点盐巴上去吧!”

弟弟说:“我一面撒盐,你一面用手搓,盐味进得快,也越好得快。”

人熊婆坐下来,弟弟一面往它头上撒盐,它一面用力搓。越搓越感到又痛又辣,直痛得它在地上打滚,这时,弟弟乘机逃跑了。

人熊婆滚呀滚呀,把在泥浆里滚泥的一头水牛吓跑到河里去了。

人熊婆想:水牛满身污泥到河里给水泡,污泥全干净了,我这头上给盐巴咬得难受,到水里一泡也会好的。

它往水里一跳,下水就再也上不来了。因为人熊婆没有学会游水的本领。

 

 

讲述者:佚名

采录翻译者:蓝鸿恩

采于广西南宁马山县。

 

 点击观看大战人熊婆壮语版动画片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