仫佬族民间故事:姑娘给老变婆梳头

壮族民间故事:三叠石镇压老鼠精

上一篇:

下一篇:

壮族民间故事:姐弟遇到人熊婆 用智慧勇敢躲过灾祸


古时候,大森林里住着一个婆猕。婆猕是仫佬族称呼,在别的地方叫“变婆”“狼外婆”“人熊婆”,是一种很厉害、很邪恶的生物。

那婆猕留着同姑娘的头发一样长的辫子。婆猕不会自己梳头,头发总是乱蓬蓬的,生了很多虱子。

它每天都到山道口等着,遇上进山做活路的姑娘,就拉她们帮它梳头,打辫子,捉虱子,谁不肯就吃掉谁,弄得姑娘们都怕上山做活路。

山下村子里有一个聪明、勇敢的姑娘,名叫依秀。

有一天,家里没有米下锅了,阿爸又病在床上,她对阿妈说:“我上山砍担柴卖,买点米回来吧。”

阿妈说:“妹崽家去不得,林子里婆猕正等着呢。”

依秀握着柴刀说:“猎人不怕猛虎。阿妈呀,莫担心,到时候自有办法对付它。”

她把柴刀磨得雪亮,把辫子扎得紧紧,上山去。

依秀爬过一座高山,穿过一片密林,来到柴火最多的金鸡山,不一会儿就砍了一大担柴,挑着往回走。

走到山脚下,在大榕树脚歇凉。

她还没坐稳,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哈哈”一阵笑声,回头一看,一个婆猕一边笑一边拖着笨重的身子走过来。

“好漂亮的妹崽呀, 今天运气好,碰上你。”

依秀自知逃是逃不脱了,心里暗暗想办法对付它。

那婆猕将一把木梳交给她说:“快给我梳头吧,头上痒得很。”

依秀拿下自己别在头上的银梳说:“阿婆,我知道今天砍柴准会碰上你,有心来为你梳辫子,你看,梳子我都随身带着咧!”

那婆猕一看,果真是一把银梳,说: “好妹崽,好妹崽! 阿婆也想念着你呀!”

依秀见它相信了自己,接着说:“阿婆呀,你的辫子长,在这地上梳,辫子会拖到泥巴里,多不干净。”

婆猕说:“那到山顶上去梳。”

依秀说:“山顶又高又陡,阿婆难走呵。”

婆猕说:“那就到大石头上梳。”

依秀说:“石头上有青苔,滑着呢,阿婆会跌下来的。”

婆猕说:“你讲到哪里梳? 阿婆由着你。”

依秀说:“阿婆,就到这棵大树上梳吧,又方便,又干净。”

婆猕说:“好,好! 乖妹崽,快上去吧。”

依秀和婆猕爬到大树上。婆猕坐在低一点的树杈上,依秀坐在高一点的树杈上,慢慢地梳起来。


长头发的婆猕


依秀每梳一把头发,便把那把头发绑在树杈上。

梳呀梳呀,婆猕问:“梳好了没有呀?”

依秀说:“你老人家的头发又长又黑,实在好看,我慢慢给你梳,打一条最好看的辫子。”

婆猕说:“好妹崽,你真会说话,阿婆由着你。”

依秀把婆猕的头发一把把全都绑在树上了,把梳子丢到树下,“哎呀”一声叫起来:“阿婆呀,梳子掉到树底下了。”

婆猕说:“不要紧, 阿婆下去给你捡上来。”

依秀说:“阿婆,你年纪大,上下不方便,还是我下去捡吧。”

那婆猕见这个姑娘懂礼数,说:“好吧,你快点捡上来。梳完头,还要帮我捉虱子呢。”

依秀溜到树下,捡起梳子,挑起柴火,说:“阿婆呀,请你等一等。把这担柴挑到街上卖了,回来再给你捉虱子吧。”说完,大步直往山外跑。

婆猕见依秀跑了,想下树追赶,可是头发全被绑在树上了,怎么也下不得。它破口大骂:“你这死仫佬妹! 今天上了你的当,以后再碰上你,非把你撕成肉丝不可!”骂着骂着,它只好猛地往树下跳。

这一跳,绑在树上的头发把头皮全都撕脱了,痛得哇哇直叫。

这时,依秀跑得无影无踪了。

婆猕抱着头,忍着痛,跑回山洞。

狮子、老虎看见它这般模样,讥笑道:“哟! 这回变成公猕了。”婆猕听了很生气,对邻居们发誓:“总有一天把所有仫佬妹的辫子全拔掉,要她们全像我一样秃头!”

这话一传十,十传百,有的妹崽埋怨依秀得罪婆猕,闯下大祸。依秀跑遍各寨对姑娘们说:“莫担忧,有办法对付它。”

当下她告诉大家,往后出门把长长的辫子挽成一个髻,结在脑壳后面,用一个细丝网网起来,再用青蓝布巾包着头。这样,婆猕以为我们没有辨子了。

姑娘们说这是个好办法,大家照着办。

婆猕在山道口子守着。守呀守呀, 奇怪,再也见不到一个长着辫子的妹崽,只好回山洞去。

婆猕正要往回走,山下来了一个挑担的种田佬。

种田佬见了婆猕 ,笑着问道:“阿婆!你的头怎么伤成这个样子啦?”

婆猕说:“莫讲了,都是那个仫佬妹太刁了。要知道她这样狠心,就先吃了她!”

种田佬说:“阿婆好可怜呵!我这里有药,专治跌打刀伤、烂皮脱发的。不知婆婆要不要治一治?”

婆猕说:“要啊要啊。”

种田佬叫婆猕坐路边,打开箩筐拿出一竹篓石灰粉,全撒在婆猕头上,挑起担子走开了。

那婆猕的伤口上、眼睛、鼻子里,被石灰粉腌得又痛又辣,喊死连天。

它想抓住种田佬,可是两眼怎么也睁不开,什么也看不见,只好又哭又骂,慢慢摸回山洞。

摸呀爬呀,来到了一个山路口,前面来了扛斧头、锯子的老木匠。

老木匠笑着问道:“哎呀阿婆,你的头怎么弄成这样,可怜呵!”

婆猕哭着说道:“都是那仫佬妹和种田佬害的。知道这样,我早把他们吃啦!”

老木匠说:“是啊,他们也太狠心啦。阿婆,我这里带有好药,给你治一治吧。”

婆猕说:“你不会骗我吧?”

老木匠说:“我是从来不骗好人的,阿婆放心好啦。”

婆猕说:“那就试一试吧, 唉哟,真痛死我啦!你若给我治好了,我就给你当个外婆好吗?”

老木匠答:“好的。”

他叫婆猕坐到路边石板上,先用冰凉的斧背在它头上轻轻按了几下,问道:“阿婆,凉爽不凉爽呀?”

婆猕说:“好凉爽啊!”

又问:“舒服不舒服呀?”

又答:“好舒服啊!”

这时,老木匠把斧头倒转过来, 用力一砍,把婆猕的头砍下来了。

吃人的婆猕被除掉了,老木匠把草帽脱下来,露出又黑又大的发髻。原来,那种田佬和老木匠都是依秀扮的。

从那以后,仫佬族姑娘爱把辦子挽成发髻,慢慢地成了习惯, 一代传一代,便成了仫佬族妇女的打扮。

 

 

讲述者:杨小妹

采最翻译者:潘琦、包玉堂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