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间故事:柳州鱼峰山十八罗汉塑像来历的传说

广西民间故事:穷书生获得神力 搬起三块巨石堵住神马

上一篇:

下一篇:

瑶族故事:圣塘山上住一夜 圣塘山下过三年

柳州鱼峰山的鲤鱼岩,有十八罗汉塑像。这些塑像,有额头肿的,有耳朵崩的,有歪颈脖的,有断手臂的,奇形怪状,一看就使人发笑。

这些罗汉为什么塑这样呢?这里流传着一个传说:

从前,有十八弟兄,他们共爷共娘,可是长相却是十八个模样:老大肥噜噜,老二马螳螂 ,老三像条竹篙,老四像个草墩,老五笑眉笑眼,老六一脸横肉,老七挺胸凸肚,老八像条鼻涕虫……

十八兄弟又是坛罐盆钵一窑货:他们不耕不种,常常明抢暗偷,四乡八里的人都讲他们是十八颗扫帚星。

十八弟兄呢? 还自以为是英雄好汉哩!

一次,隔壁村有人买回一条大水牯。夜间,他们挖开牛栏的泥墙,把大水牯拉回来。老大拿着一把尖刀,到牛面前晃了晃,说:“嘻嘻,老兄,委屈你了,我们要宵夜呢。”

那水牯吐出一口大气,把口水喷到老大脸上。

老大很恼火:“嗯! 老子皇帝都不怕,还怕你这条蠢牛!”说着一手去扯牛耳朵,手起刀落,半个牛耳朵掉了下来。

突然,那水牯竟哈哈大笑起来:“小兄弟,委屈你了! 谢天谢地……”

十八弟兄被吓住了,牛会说人话,真是怪事!再看那挨割的耳朵,一点血都没有,十八弟兄更加害怕。

好久, 老大才壮起胆来,问牛:“你到底是什么妖精?''

牛告诉他们:他原是天上的五谷神。早几年,天帝派他査看五谷。到人间,见田里一片金黄,一串串谷穂沉甸甸地勾下了头。听到不如见到,特意掐了三串谷穂回天上给天帝看。

天帝却十分恼火,讲他偷东西,罚他下凡做牛,喊他抓得强盗来替身,才能返回天上当神仙。

牛说:“好了,你们割我耳朵,我上天报告天帝。谢谢你们来顶替我,好好当牛吧。我走了,再见!”

十八弟兄惊呆了。

老大把尖刀“咣当”一声丢往墙角,一挥手,他们呼啦逃跑了。 十八弟兄昏天黑地跑出来,天大亮了,还是在自己的村边。怪啦,跑了一夜的路,谁知像拉磨的水牛一样,老是走不出磨槽。 难道是跑糊涂了? 不可能!他们夜里走路有本事哩,看来挨天帝捉弄了。

老大浑身没了力气,说道:“算了,等天帝传令下来,我们都做牛吧。”

“妈呀!牛挨穿鼻子,挨拉犁耙;不拉,鞭子又抽打,苦死了!”

有人哭了。这一哭,像山崩水倒一样,一个两个跟着哭起来。

“鸣鸣鸣……”

“哇……”

“天老爷,饶恕吧……”

他们哭了大半天,可是过路人都晓得他们是扫帚星,谁也不理睬,他们哭得更伤心了。

中午,一个白发老奶奶走过来,问道:“你们饿了吧?''

他们摇揺头。

“你们身子不舒服吗?”

他们又摇摇头。

“那为什么哭呢?”

老大边搽鼻涕,边诉说事情的原由。

老奶奶听了,安慰说:“莫怕,可以改嘛。记着,以后遇到人家有困难,你们帮人要帮到底,修了阴功,天帝就会饶恕你们了。千万不要再做坏事了啵。”

那老奶奶是个灵童婆,即巫婆,自称能通鬼神。十八兄弟拿她的话当圣旨,他们在路边等了大半天,要帮人做好事呢。

傍晩,一个花一样美貌的姑娘走过来了,她急急忙忙赶路。

老大上前行过礼,问道: “妹妹你去哪里?”

姑娘说:“回七十二弄去。”

老大说:“唉呀,日头都落山了,去不了啦。你住下吧!”

“不! 你们都是男人,我……”姑娘心里一半话不敢说出来。

老大说:“放心吧,我们弟兄绝不欺负你。”

姑娘看见他们十分热情,答应了。


柳州鱼峰山


十八弟兄的家住在半山腰,晩上单独让一个房给姑娘睡。

睡到半夜,那姑娘突然叫喊起来:“唉呀,肚子疼,快点来呵,帮我按摩肚子。”

天老爷,这种事怎么做得哩,一个男人的手怎么能去碰一个姑娘的肚皮呢?

老大说: “不行!你自己慢慢按吧,要不我去帮你找点药来。”

那姑娘痛得顶不住了,床板被踢得劈劈啪啪地响,叫喊声揪人心肺:“我肠子打绞了! 唉哟! 唉哟! 求求你们,帮我按一回啊!”

这里要是有个女的就好了。三更半夜,人家都关门睡了,去哪里找人呢? 更何况十八弟兄是扫把星,谁也不敢沾。

这时,十八弟兄好为难。有的说:“去吧,我们帮他们按一下。”

有的马上附和:“是呵,现在救命要紧。”

有的马上反对:“你们想死了,老奶的话都忘了? 千万不要再做坏事啵!”

大家又不敢作声了。

“呜哇!妈呀,肠子断了……”那姑娘痛得大哭起来,哭声像利箭一样穿过每人的心。

突然,老大拿根挑草的圆扁担来,他贴着老二的耳朵说了几句,两人闯进姑娘的房里去了。

大家的心都紧缩起来,一个两个都挤近木窗往里瞄。

这时,只见老大和老二各拿扁担的一头,用扁担去按姑娘的肚子。那圆扁担一下、二下,慢慢来回移动。那动作又轻又匀, 两个人手脚很配合。

一见这样子,窗外的人马上溜开,离了好远才哧哧地笑。

闹了大半夜,姑娘安静地睡了。

十八弟兄合眼,那姑娘又喊:“大哥,来呀!”

老大问:“什么事?”

姑娘说:“我要解手。”

老大说:“你自己开门去吧”

姑娘说:“不,你们来扶我。”

老大说:“我们不方便去。”

房里姑娘咕咕哝哝,显然发气了,也不见灯亮,只听见门“砰”一声开了。

一下子,门外“哇啊”一声惨叫——姑娘出事了。

十八弟兄跑出来,到处呼喊,不见姑娘回音。他们点着火把寻找,见半崖的树上挂着一只鞋子,天啊! 姑娘跌下崖了!

那崖高哩,丢块石头下去,连回声都没有。也不用找了,找得回来也是箩筐装碎肉哩。

十八弟兄后悔极了。晓得这样子,昨夜莫留她过夜好了。还讲帮助人家呢,明明又害死一条人命!

弟兄们你一言,我一语,翻来倒去,竟翻到死路上来了。

“算啦,一起陪姑娘死吧!”

“死就死,死了也表白我们愿意悔改。”

“下辈子再好好做人。”

就这样,十八弟兄手抓着手,眯起眼睛一起跳下崖去。

正当他们跳崖时,那老奶奶赶来了。她马上作起法来。

可是晚了半步,十八弟兄各伤了一点。

那老奶奶原来是天上的神仙,后来她又变姑娘来试一试十八弟兄呢。

十八弟兄跳崖不死,晓得是神仙来搭救了。从此他们不做害人的事,重新做人。

他们回去靠自己的力气,耕田种谷,直到老死。

后来,老人为了告诚后辈,照着十八弟兄跳崖得救后残废的模样,塑成泥像,安放在鱼峰山的鲤鱼岩洞里头。

 

 

讲述者:熊成胜

采录翻译者:潘忠勤、刘启新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