仫佬族民间故事:俏娘和金童受封建礼教压迫

京族故事:情侣订婚用花木屐风俗的来历

上一篇:

下一篇:

广西孟姜女的故事:千里迢迢给丈夫送衣

广西罗城县双寨村附近有座金鸡山,半山腰有个岩洞,叫俏娘岩。每当中秋节晩上,就会听到一阵阵男女合唱的歌声,那歌声飘飘忽忽,那音调悲切凄凉。传说岩洞里有一座高大的石头坟, 坟里合葬着一对年轻的情人。

那后生家在双寨村,名叫勒强,聪明又能干。小时候,每年二月庙会,大家总要选他装扮金童,骑马游村。他扮装金童,不用打粉,不用抹色,只穿上彩服,戴上金冠,插上雉尾羽, 就跟门上贴的画一样。

勒强十八岁那年,父母亲病死了。为了安葬父母,他卖身给本寨一家财主当长工。从那时起,日子过得蔫蔫的,好比霜打的茄子一样。

一天,勒强进山砍柴回来,在九里河上同年桥头歇脚。

九里河水清清,勒强下河洗脸, 刚要合手舀水,突然看见水里有一张清秀的笑脸痴痴地望着他,那弯弯细细的眉毛下,一双大眼睛亮闪闪。

这时,桥面上传来一阵“哧哧哧”的笑声。

勒强抬头一看,原来那姑娘正在桥上望着他笑呢。

这姑娘是上寨的俏娘,会绣花,会做鞋,谁穿上她做的鞋就舍不得脱下来。她的歌声, 比蜜糖还甜。

她心里早就暗暗地爱着勒强,可是姑娘家脸皮薄,总不好意思开口。

她刚从外婆家回来,身穿斜襟蓝靛衣,腰围花边彩裙,手上戴着亮闪闪的玉镯,见勒强一个人在河边,就大胆地望着他。

她见勒强起身要走了,壮着胆子吞吞吐吐地说:“强哥,有件事想问你一下。”

勒强心有点慌,结结巴巴地说:“有什么事你就讲嘛。”

可是,俏娘半天也想不出一件事来。

勒强感到很不好意思,就说:“没有事我就回去了。”说罢转身就上岸。

俏娘急了,忙说:“强哥,你看你褂子破了,我帮你补一下吧。”

勒强脸更红了,却心不对嘴地说:“不用, 不用,我自己会补。”挑起柴担要走。

俏娘看见河边的竹林,急中生智,忙说:“强哥,明天是八月十五,我妈叫我来摘点竹叶回去包粽杷。这些竹子又高又大,我摘不到,请你帮一下忙吧。”

勒强不好意思推托,只好脱下褂子,爬上竹子摘叶子。这时候,俏娘捡起勒强的褂子,拿下河边洗净,晒干,把破了的地方一针一针地缝补起来。她边缝边唱:

天上星星伴月亮,

地上金鸡伴凤凰。

阿妹单身人一个,

伴我哥哥在何方?

勒强丢下一把竹叶,唱一支山歌:

“冷风黑夜伴霜雪,

穷人日子伴黃连。

阿妹歌甜莫取笑,

海水点丁苦难燃(言) 。”

俏娘接着唱道:

“一片真心,日晒芝麻望开口;

二月新笋,风吹雨打盼成林……”

这时,勒强边摘叶子边答唱:

“聪明伶俐,妹是园中花一朵;

麻布遮身,哥怎配作摘花人……”

他俩一唱一答,山歌越唱越多,越唱越甜。从此以后,勒强每次进山砍柴,俏娘都在同年桥上等候,同去同回。天长日久,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了。


仫佬族姑娘


第二年中秋节晚上,他俩约好在同年桥上相会。

勒强先来了,他坐在桥头等候俏娘。等啊等啊,从月亮升起等月亮落山,又从太阳升起等到太阳落山,桥上走过一对一对情人,还是不见俏娘的影子。

后来,同村的一位老人走过来,对勒强说:“你没有金弹子,怎么打得好鸳鸯? 俏娘的爹爹把她嫁给财主做小老婆了。你还在这里傻等什么?”

勒强听了,好比遭到雷劈火烧。他想立即去把人抢回来,可是俏娘还不是他的人啊。他想跳下九里河寻死,又被老人拉住,好言好语劝他:“只要山有梧桐树,哪怕没有凤凰来。好好种地吧,将来另找好姑娘做伴。”

俏娘被抬进财主家。财主心肠毒,讨了几个老婆都没有生养,把他们统统赶出家,如今,又要俏娘为他传宗接代。

俏娘到了财主家,闹生闹死不和那财主同房。财主逼她去刮玉米草,她把玉米苗铲掉。

财主逼她去插秧,她把秧苗全部倒插到烂泥里。

一天夜里,俏娘从财主家偷偷跑出来,去找勒强。一见面,话还没有说,俏娘就紧紧抱住勒强大哭。

勒强见她脸上和手上青一块、紫一块,心痛好比刀割肝肠。 他轻轻地抚摸着她手上的伤疤,唱道:

“伤心多,妹去人家受折磨。

拳打脚踢哥知晓,心中想妹眼泪落。

伤心多,见妹帮人去割禾。

两瓢潲水当粥饭,心中痛妹像刀割。

伤心多,见妹砍柴上山坡。

百斤担子压肩上,怒火烧在哥心窝。

哥泪落,眼泪落干只有火。

哪天火烧城隍庙,哥带阿妹离鬼窝。”

第二天,财主得知俏娘和勒强暗中相会,骂道:“这种贱女人要来干什么?我要把她生遣出去,生遣出去。”

生遣出去就是卖出去。凡是被生遣出夫家的女人,一定要在野外茅棚或岩洞里住上三个月,叫做“清洁身子”。然后才允许转回娘家或另外嫁人,否则只有跳进鬼龙潭了结一生。

俏娘和勒强相会回来后,被赶到灰寮里去住。当时,她本想咬断舌头自尽,可是一听讲要把她生遣出去,她咬紧牙关活了下来。

她爬着去找邻居的一个知心姐妹,请她去告诉勒强,快准备银钱来赎她。

勒强得了口信,又高兴又发愁:他没有钱,拿什么把情妹赎回来呢? 他横下一条心:借钱,再卖身顶债。

他连夜把这件事和财主讲了,话还没讲完,财主把脸拉长,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埋葬父母借的钱还没有还清,又想借钱讨老婆?”

勒强气得头顶要冒火。

第二天一早,勒强正准备出门。不料那财主却笑眯眯地对他说:“勒强,你要借钱讨老婆,这是件好事嘛。昨天,怕你讲假话骗我借钱去赌,没有答应。现在我问清楚了,你真的是借钱讨老婆,我借给你。”

常言道:“快嘴老婆肚空空,闷嘴老婆一肚虫。”这家财主老婆平时不言不语,不阴不阳,心水却坏透了。

昨晚,勒强和财主谈话时,她在一旁偷听,听到财主拒绝把钱借给勒强,勒强一走,她就冲出房门,一手扯住财主的耳朵,拉进房里,骂道:“我说你这死脑瓜,几十年的饭你算白吃了。这几年长工难请,我们把钱借给他,等他把老婆讨来了,还不是给我们添一个帮工?再说,我们借钱给他讨老婆,左邻右舍,三村五寨,哪个不讲我们慈善呢?这样的好生意你不干,你还想干什么?”

勒强得了钱,立即往山那边跑去。

谁知他来到财主家,俏娘已被卖出去了。

财主说: “老弟,你来迟一步,昨天我就把她卖出去了。不信你到金鸡山的大岩洞去看,她正在那里清洁身子呢。”

勒强一听,往金鸡山跑去。

这天,正好是八月十五。金鸡山的大岩洞里,这对情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又是哭又是唱。一连三天三夜,两人粒米不进,滴水不沾,最后双双死在岩洞里。

很长很长时间,没有人敢上去给他们收尸。老天有眼,一个漆黑的夜晚,派雷公下来,劈倒岩顶上的一块大石头,把他俩合葬了。

从此以后乡亲们把这个岩洞叫“俏娘岩”。每到中秋月夜,仿佛能听到俏娘和勒强在岩里唱歌哩。

 

 

讲述者:梁秀明

采录翻译者:吴保华


更多故事